回归者(新版) 第一卷 第三章 疑惑

menghaoxxx 收藏 0 18
导读:回归者(新版) 第一卷 第三章 疑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8/


“到了,就在那边!”又穿过一片密林,顺着裘卡手指的方向,一个人族的中型城镇坐落在对面的山腰处,而中间那座木石结构的城堡显然是这个城镇的中心。

此时已接近黄昏,放眼望去,万家灯火与苍穹群星相互辉映,仿佛两面深邃的镜子,展现着只属于夜晚的美丽,山顶的瀑布落下后形成的一条蜿蜒的小河如同绸缎搬静静穿过喧闹的市街,为城镇点缀上几丝悠远。

“看样子还未被发现。”法兰德兄弟见此情景不禁松了口气,两人偷跑出来的事若被知道了城里不可能还这么平静。

比起人类,身为泽格尔的艾克斯视力则要好得多,瞳孔迅速调整焦距,将所视物拉近,再加上独有的采光性,像夜视仪般,即使是灯火无法照到的角落也一览无遗,一副全息立体地图已深深印在艾克斯大脑内。

“快走吧,只要在城堡关门前赶回去就不会被发现!”彭卡摆了摆手,示意裘卡和艾克斯跟上,而此时却异像突生。

伴随着隐约却非常急促的钟声,城内的灯火迅速熄灭,之前还灯火通明喧闹不绝的法兰德城瞬间被笼罩在黑暗中,一片幽静。

“是城堡的宵禁信号,就算我们偷跑的事被发现了也不用这么大阵张吧?”裘卡开玩笑道。

“哥,别闹了,”彭卡皱眉道,“肯定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艾克斯并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不过他倒是察觉了眼前的城市面临正遭遇‘入侵者’,泽格尔拥有能探测其他生命体的生物波的能力,所以它们才能在茫茫宇宙的中毫无偏差的找到新的目标,进行它们对其他物种的永无止境的同化与吞并之路。

但艾克斯此时却无法知道‘入侵者’究竟是什么,毕竟艾克斯这个世界还不了解,所有的一切对艾克斯来讲都是全新的,不过艾克斯倒是能判定出这些‘入侵者’不是人类,因为它们的生物波与裘卡和彭卡相差太多,,而且数量不少,虽然现在离城镇还有点远,但它们移动的速度极快,很快便会让法兰德城兵临城下。

情况紧急,两兄弟超近路直线赶往城堡方向,艾克斯并未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他们,反正现在自己也不会说话,想说也说不了,只能跟着随机应变。

进入城镇的范围后经过了几户人家,但屋内早已空空如也,屋内桌上摆着的还冒着热气的饭菜说明他们屋子的主人及其家人刚离开不久,而且还是在吃饭时间仓促离开的,究竟什么原因让他们这么急?

“看来平民们已经都到城堡去了。”彭卡很快作出结论,看到艾克斯露出一丝疑惑后又解释道,“法兰德城并不是大型城市,只有大型城市才会在城市外围筑有城墙,加上城内的城堡,大型城镇都拥有双重防线,像我们这种中型城镇国王为防止叛乱不允许拥有城墙,所以只有城堡本身是唯一的防线,每当有战事时城里的人只有全部躲到城堡去。”

说完后彭卡才想起艾克斯根本不懂自己的话,尴尬的摸了摸头,却发现艾克斯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

这下就算彭卡也有点受不了了,被如此一个绝世美人直直地望着,任谁也无法不为所动吧?虽然心里一直在念‘他不是女人他不是女人’,但眼睛就是移不开。

“快低下!”一声巨吼将发愣的彭卡拉回现实,彭卡立刻听出这是裘卡的声音,想也不想便猛的压下身子,身后立刻传来刺耳的金属物撞击声。

回头一看,彭卡吓呆了,终于明白艾克斯为何这样看着自己,其实他并不是看自己,而是在看自己身后的东西。

六米多长的巨大身躯,尖锐的利爪闪着寒光,是时不时滴落的恶心唾液说明了对方现在很饿,那对方那看自己的眼神明显透露着“食物”意思。

魔兽的一种,魔熊。

裘卡及时的一剑解救了彭卡的危机,但自己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虎口震裂,剑被折断。

握着断剑,裘卡一动不动的望着魔熊,不敢有丝毫大意,而魔熊似乎也知道眼前的人类并非弱者,暂时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怎么回有这种东西!”法兰德兄弟不约而同的想到,难怪城堡会忽然发出宵禁令,就是因为这些东西的原因?可是魔熊一般不会在有人类的地方出现,究竟怎么回事?

艾克斯没考虑这些,虽然自己现在失去了精神力,但眼前的低等生物还不配威胁到自己,但艾克斯也同样奇怪为什么这种生物会在这里出现,,因为这种生物……早已该绝种了!

不同于法兰德兄弟那样只是对这种生物的习性有所了解,艾克斯却是非常了解这种生物,因为这种生物以前就生活在地球上,而那只母体目睹了它们的出现到灭绝的全过程,而这些记忆现在自己当然也拥有。

大地懒,生活在公元前1900万年至8000年前,有巨大的爪,一般身长6米,体重超过一头大象,它与它的后来的远亲树懒差别很大,大地懒的防御措施十分完美,在皮肤下面有许多小骨片,就像穿了许多盔甲一样,成年以后,它们的这些盔甲会变得非常坚固,足以令任何生物望而生畏。

外表看去大地懒的确有点像熊,不过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其中的差别,熊的脸部只有嘴部是向前突出的,而大地懒却是像圆锥体般整个脸部都向前突出。

不过问题是,这些早已绝种的生物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裘卡当然不知道这些,他现在想的只有如何度过眼前的危机,之前用尽全力的一剑砍在了对方腹部的骨片上,剑断了却没造成多大效果,不过至少让魔熊巨爪落下的时间慢了几秒,救了彭卡一命。

“女王!”彭卡反应也不慢,趁魔熊和裘卡对持的机会,立刻召唤出女王。

“攻击!”立刻下达攻击命令,彭卡相信一个魔熊还不会是女王的对手。

但是冰石中的女王并未发动攻击。

“怎么回事?”彭卡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女王居然会不听自己的命令。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更是让彭卡目瞪口呆。

女王那从长久以来一直紧闭的双眼不知何时睁开了,深蓝色的双眼直直地瞪着艾克斯。

不过,没人注意到,冰石中的女性嘴角正勾勒出一丝诡异的弧线。

艾克斯很吃惊,确实很吃惊,它不知道眼前冰石中的女性究竟是谁,而且对方竟然没有生物波,若不是亲眼看见,艾克斯几乎察觉不到她的存在,而那只母体留下的记忆中也完全没有这种生物的资料,但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完全可以将她当成一种新进化出的物种。

但让艾克斯不得不注意的是,对方隐藏着的精神力简直强得可怕!

她究竟是谁?

未来得及弄清这一切,艾克斯头却忽然感到强烈的头痛。

然而,随着冰石中的女性再次闭上双眼,消失在虚空后,艾克斯的头痛却瞬间消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彭卡,你在干什么,快来帮我!”裘卡急促的叫声将还在疑惑中的彭卡拉回现实,彭卡也终于想起还有魔熊的存在。

“女王!”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希娃为什么不会听自己的命令,但彭卡还是知道先得解决眼前的危机,再次召唤女王。

但情况却再一次出乎意料,女王不再出现。

“怎么回事?”又试了几次,还是没反应,彭卡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但裘卡那边状况可不会因为这样而时间停止,大地懒的巨爪已落了下来。

难以想像大地懒那笨重的身躯居然有如此快的速度,挥爪时带起的劲风使裘卡站不稳身子跌倒在地,裘卡心里浮现出‘完了’两个字便闭上了眼。

想像中的痛苦感觉并未出现,慢慢睁开眼,裘卡看清了救自己的人。

覆盖着坚硬无比的龙鳞,艾克斯及时伸出右臂拦住了大地懒的巨爪。

虽然很想弄清楚之前究竟是怎么回事,艾克斯还是知道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才是重点,不过值得高兴的一点是,虽说凭自己的力气早已料到能挡住大地懒的这一击,但也作好了被大地懒利爪划伤的打算,可是这身复活时长在身上的鳞甲却出乎意料的坚韧,比之以前泽格尔生物最新进化出的装甲外壳有过之而无不及,真得归功于那只黑龙,若不是吸收了它的血自己不知何时才能复活,还因此拥有了龙族龙鳞的特征,这对于此时没什么力量的艾克斯来说是最高兴不过的,至少对自保而言又增加了一个筹码。

艾克斯现在对龙族的兴趣倒是越来越大了,拥有了龙族的基因,艾克斯已经感觉到这个物种不仅拥有惊人的生命力,其精神力也非常强大,艾克斯已决定,如果有了足够的力量,在这个世界第一个要吞并的种族便是龙族。

虽然龙鳞很坚韧,也很有弹性,但若覆盖过多也会影响行动力,挡住了大地懒的巨爪后,与之接触的右臂上部分的龙鳞再次没入体内,与之前一样,只有重要部位始终覆盖着鳞甲,至于其他部分,有需要时再浮现出来。

艾克斯当然没在意裘卡的这声感谢,不过他对这种早已绝迹的生物的出现倒是很感兴趣,仔细观察着大地懒的每一处,看看这个物种有没有值得吞并的价值。

对自己过度的自负使大地懒注定走上死亡之路,大地懒不相信眼前这个小小的‘人类’会是自己的对手,完全忘记了之前对方还轻易挡下了自己一击的事实,而身为泽格尔族的艾克斯也不可能手软,大地懒引以为傲的骨片‘铠甲’被轻易穿透,艾克斯不喜欢做无谓的事,右臂直接穿透大地懒的前胸,贯穿了心脏,以最简单的动作结束一切。

法兰德兄弟倒不会觉得艾克斯‘残忍’,毕竟那是魔兽,只是感到这一切与艾克斯的外表完全不符,不过对艾克斯的疑惑越来越多的同时也不会忘了是艾克斯救了自己的事实。

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魔兽的出现已说明今次事件不同寻常,彭卡也来不及多想女王为何无法再召唤,三人继续赶往城堡。

***

终于来到了城堡底部的入口处,拥挤的人群使三人不得不放慢速度,因为整个城镇的人全部都来到了这里,不过底部是给平民避难所用,三人的目的地是城堡上方。

慢慢在人群里穿插,看到法兰德兄弟二人的都纷纷向其行礼,看来他俩还是小有声望,因为那些人并非因为他俩是贵族才行礼,两人的衣服早已被黑龙烧烂,若不是认识本人,在这么多人的地方绝不可能看出他俩还是贵族,倒是艾克斯,身上的大地懒的血迹已用水洗去,人群一看见必定会主动让出一条通道让他通行无阻,因为这位先生(呃……或者小姐吧)的相貌和举手投足之间透出的气质绝不是普通平民所能拥有,再加上普通人对‘与贵族一起的也是贵族’的理解,人们已开始猜测她和法兰德家族的关系。

对于人类社会的不了解,再加上语言不通,艾克斯并不知道那些人类在说什么,裘卡也还好,在他听来,如果那些平民议论自己和艾克斯是‘那种’关系的话自己反而求之不得,倒是纯情的彭卡有点受不了,边走边找了个话题想打破尴尬的局面:

“哥哥,你终于知道自己半调子的剑法根本派不上用场了吧,难得剑圣施耐特先生肯教你剑法,你却只学一些花俏的动作,真搞不懂你怎么想的。”

“你开玩笑,那个虐待狂同性恋外加恋童癖,如果要他教我武功,我宁愿放弃午睡放弃带着狗奴去街上调戏良家妇女!”听到彭卡这样说,裘卡的身体立刻夸张的筛着糠,“理想主义总是抱着解救世界或者一部分世界的梦想;而浪漫主义者就总觉得自己生活在童话里,根本不需要解救;至于后现代的理解,那就是此人根本就是疯子,我们知道,疯子是需要解救的,哪怕他觉得他不需要解救。这样看来,理想主义的确相当霸道,浪漫主义纯粹是白痴,而后现代则是无可救药。但从那家伙的行为来看,他以上三种都不是,他TMD根本就木有主义!”

“哦,是真的吗?我自己都不知道……”

“当然是真的!”裘卡条件反射般的立刻肯定,但下一刻却不再出声了,因为他发现刚才那句回应并不是彭卡的声音。

“这个声音该不会是……”裘卡已经料到来者的身份

“施耐特先生,您好!”彭卡非常尊重这位父亲的好友,不仅因为他是大陆十剑圣之一,还因为他多次救过自己的父亲。

“你们终于回来了。”艾克斯此时也看清了眼前的人类,一名50岁左右的中年男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