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二部 第二十三章 相互妥协

而山 收藏 0 28
导读:与日争辉 第二部 第二十三章 相互妥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钟诚上任后,整顿机关工作作风,工作重心围着工作实际需要转,而不像以前不管有事无事都围着几个主要领导转,楚寒工作明显感到轻松舒畅许多,但刘山等人却感到不方便了,人人向海口的刘浩天告急,说如果他还不回来,儋县要变天了!

海口,冗长的会议终于结束,郑浩天收拾好文件包急急往外走。 “浩天!稍等片刻!”门口处,地区副主任张义成叫住了他。

郑浩天闻声停下,堆着笑脸走近张义成。张义成拍拍公文包,拎在右手边走边说:“浩天!会议结束了,轻松轻松,到我家吃顿晚饭去!”他很感激郑浩天前天夜里去看望他。

郑浩天着急回儋县,为难道:“张主任!您太客气,这次就不打扰了,下次我再专程看望您!”

张义成扭头见郑浩天神色匆匆,问:“浩天!怎么?有急事吗?”

郑浩天道:“我想回县里去!”

张义成嘿然挥手:“天都快黑了,回什么回啊?今天到我那里吃顿晚饭,咱俩好好聊聊,明天再回!”

郑浩天含歉:“真对不起!张主任!县里已派车来接了!”

张义成认真审视一眼,正经神色:“真的有事?”

郑浩天轻叹一声:“新到的那个楚主任把罗屈明的县办公室主任给撤了,其它县代表们怎么反对都没用!”

张义成勃然大怒:“太过份了!还讲不讲民主集中制了?撤一个县办公室主任,他有通知地区吗?”

郑浩天早憋了一肚子怨气,发着牢骚:“张主任!我就不明白,怎么就钻出一个年纪轻轻,毛还没有长齐的楚主任来呢?这也对儋县人民太不负责了吧!”

张义成瞪一眼:“浩天!别乱说,什么负责不负责的?”接着叹息一声:“本来省区两级都已内定你为儋县主任了的,可不知咋的中央又下派了个楚寒来!”

“可这个楚寒什么都不懂,对农业更是一窍不通,还尽闹笑话,主持工作后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动用财政经费为农民买避孕套!您说搞笑不搞笑?”郑浩天万般无奈。

“有这等事?”张义成好笑,但想想人家才到任几天,不宜妄下结论,劝道:“浩天啊!正是由于人家不懂,你们这些老同志更要多帮助他,搞好班子内的团结,才能搞好儋县的工作!”

郑浩天点头:“我明白!”

“好了!既然你有事,我就不留你了,你回去吧!注意路上安全!”张义成道。

郑浩天告辞,往停在坪里的一辆吉普车走去。

晚八点回到家里,郑浩天吃过晚饭洗过澡,便拖着杨敏上了床,真不知他急匆匆回来是为了“公事”还是为了“私事”?

第二天早晨,楚寒在窗台上为花浇水,抬头一看,骤然惊疑:“咦!他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他看到了一路点头过来的郑浩天。

“会议不是昨天下午五点才结束的吗?”楚寒蹙眉,“郑浩天应该是昨晚连夜赶回来的,可这事怎么没人报告?”有人调车去了海口也不知道,他意识到县机关大院里仅仅上了一个办公室副主任还远远不够。

“早点回来也好!”楚寒暗忖,他正有事要找郑浩天呢,这几天郑浩天不在,许多事根本办不成。

楚寒搞完卫生,坐下来耐心等着郑浩天过来向他报告,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个小时了郑浩天还没有过来,楚寒渐有了火气,他副主任出去几天,回来后向一把手说一声报个到是应该的啊!难不成还要他这个主任过去反向他问好?

中午十一点,外面足音跫然,终于传来一阵敲门声,楚寒知道郑浩天来了。

“楚主任!”

“请进!”

“楚主任!我回来了!”郑浩天笑容可掬地盯着楚寒,仔细观察其脸色的表情,今天他是故意迟迟不来向楚寒报到的。其实,在进办公室楼之前,他早已看见了正浇花的楚寒,而且他担心楚寒没有看见他,还故意地大声说话,故意地停下来几秒钟呢!

“郑主任啊!回来了?这几天辛苦了!”楚寒欣然站起来,走过去与郑浩天热情握手。

“哪里!哪里!楚主任在家才辛苦,‘绞尽脑汁’为工作,一定很累吧!”郑浩天话里有话。

楚寒针锋相对:“郑主任才累,‘不辞辛劳’地赶路,一定很辛苦!”接着道:“来,郑主任请坐!”

楚寒为郑浩天递上一杯茶,郑浩天道:“楚主任!我向你汇报一下这次地区开会的主要内容!”

楚寒挡住:“郑主任!不急,地区会议精神等明天代表会时,你再向大家一一传达,我们谈谈你离开的这几天县里的工作吧!”

来了!郑浩天暗冷笑,同意:“好!”

楚寒递给郑浩天一份文件,说:“这是去年制定的儋县工业发展计划书,我建议是不是暂停实施?”

郑浩天疑惑:“怎么了?”心中十分不满,这不是否定县革委去年的工作吗?

楚寒道:“计划书中要求建钢厂,要求扩大水泥厂,还要求建造纸厂,这些我们有资金吗?”

郑浩天不以为然:“资金上,财政方面可以挤一挤,银行方面可以贷一贷,民间方面可以借一借,我们还可以向地区、向省里申请一些资金支持嘛!”

楚寒不满:“资金只是一个方面,关键是建钢厂、水泥厂、造纸厂,我们有资源优势吗?还有,这些都是一些重污染行业,如果不能形成规模的话,对环境的破坏比最终的效益产出要大得多!”

郑浩天道:“儋县要发展,人民生活要提高,适龄青年要就业,我们总得建些工厂吧,人家其它县个个都在大建特建了!”

楚寒肯定地点头:“发展是一定要的,工厂也是一定要建的,但我们得结合本地优势,结合市场的需要,建一些投资小,见效快的企业!”

郑浩天睇一眼,笑问:“楚主任的意思是我们该建什么厂?”

楚寒自信地递给郑浩天另一份文件,说:“这是我这一段时间以来认真思考制定的儋县工业发展计划书,郑主任可以认真看看。”

郑浩天随便翻了几页,上面写着鞋厂、砖厂、橡胶厂、糖厂等,每一个项目下面都有详细的说明。

郑浩天虽然不是很懂工业,但也不得不佩服楚寒确实是有两把刷子。

“楚主任!你这份计划书很好,很详细,但那份计划书是前任刘主任主导,全体代表们一致通过的呀?岂能随便更改?”郑浩天为难。

“这关乎儋县今后工业发展的布局问题,我们应该思之再思,慎之又慎,有错误的地方我们就应该改,有缺陷的地方我们就应该补,这两份计划我们可以再审议一次嘛!”楚寒认真道。

郑浩天嘿然一笑:“此事等以后再说吧!”

楚寒不奢望郑浩天能支持自己的计划,但如果能使郑浩天同意暂停执行原来的那份工业发展计划,他便达到了目的。他不担心发展的时间,他只担心造成浪费,项目一经上马便停不下来了。

郑浩天转到另一话题:“楚主任!听说县办公室做了一些调整?”

楚寒道:“哦!对了!这事我也正想跟你说,新上任了一个副主任,叫钟诚!这是代表会上代表们多数同意通过的!至于罗屈明的处理问题,我们还没有作最后决定,正等你回来后大家再议呢!”

郑浩天睃一眼,道:“钟诚是一个老同志,好同志,他以前就是县政府秘书长,现在让他担任办公室副主任还屈才了呢!但罗屈明同志也是一个拥护党,经得起考验的老同志,他犯的错误也只是工作上的小差错,这并不影响他的本质,我们应该帮助他使他提高,对他的处理要谨慎。”

拥护党?拥护你才对吧!楚寒暗冷笑,他已听出郑浩天的意思,郑浩天接受钟诚任县办公室副主任的事实,但同时也要求他不要揪住罗屈明的错误不放。

“郑主任的意见是?”楚寒故意问。

郑浩天抿抿唇:“罗屈明已写了一份深刻的检讨交到我手里,我看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楚寒暗怒,写检讨也应该交到我这里啊?他低头深思良久,方道:“好吧!这次就算了!让他今后工作一定要负责!”

郑浩天大喜:“好!此事就这么定了,楚主任的那份工作计划我看可行,到时代表会上我们大家一起认真议议!”

楚寒颇感意外,没想到郑浩天还送了他这么一个大礼,看来这次妥协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