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二卷 战前卷 第二十二章 枪击事件(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等我和阿超从这家密室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了。

“阿莲姐,你这是要带我俩去哪啊?”平叔和那个熊叔就像色狼碰上浪女一样,好的不得了,把我俩给赶了出来,还说是叫我俩去准备一下。

“叫我阿莲就成,这个姐我是不敢当。”阿莲回头对我俩说。

“你比我俩大,叫姐是应该的,就不用在说什么了。对了,阿莲姐,我们这是去哪啊?”我不想在这上面争论,很是气魄的就把事情拍板决定了。

“那我就托大的认了。有两个选择,一是到原先的地方休息,一是你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的回去。你们自己觉得如何?”阿莲也是个爽快人。

“就在这休息吧,不过我先说好,不要人伺候。”我的脸皮就算比城墙转角角还厚,也不好意思再要这的小姐陪我了。

“嘻!嘻!那我来陪你好不?”阿莲笑的很是风骚。

“我也想啊,可是晚上不是还要办事么,可惜啊!”我知道对于这样的老江湖,你要是拒绝那她就当刚才说的话是开玩笑,你要是答应了,那就绝对当真。

“恩,那也是,毕竟晚上事情重要,不过明天要姐姐来陪你么?”阿莲想了一下后,脸色先是严肃的肯定,然后又风骚的对我直眨眼,还真是老江湖啊,变脸都这么快。

……

美美地睡了一觉,现在刚醒来,还真是舒服啊,就在床上胡乱地吃些糕点,我和阿超跳下床,活动了起来。

“咚!咚!”敲门声。

“谁?”阿超把夜行衣放下,抽出手枪蹲在门口问。

“两位小弟醒了,我是阿莲,快点吧!事情有点变化,平爷让你俩先和那几个当兵的一起回去。”

阿超把手枪往衣袖里一抬就打开了门。

阿莲快速的走过来,帮我俩脱下夜行衣,换上了原先的军装,边帮忙边说:“大哥收到风声,是外地一个叫‘血风堂’的帮派接了暗花,他们现在都埋伏在这的不远处,看样子是要在外面动手了。平爷说要你俩自己小心点,冒险到外面去走一躺,让我们晚上好有借口行动。等一下你就说要带我出去,知道么?放心吧,大哥亲自带人去抓血风堂的人,没有多大的危险。”

不一会儿就好了。出门一看,都是下午三四点的时候了。

穿过澡房来到陈三的房外。

“三哥,三哥,好了么?都这么晚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啦。”我边敲门边大声的对里面陈三说。

“好,好!就出来,真是痛快啊!”陈三的声音有些无力。

阿超也是一个房门一个房门的敲。

不一会儿陈三打开门,先伸了懒腰,在用右手轻捂着嘴打哈欠,再回头和陪他的那个女的一个响亮的亲嘴,最后才满意的向我走来。

“兄弟玩的开心么?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啊,老子要是有钱后,一定先修一座这样的澡房,天天带女人来开心,那就真是神仙的日子了。”陈三笑着一拍我肩膀,感慨无限的回味。

见兄弟们都出来了,而且大家几乎都是一个样——用力过度。

“兄弟们都满意么?不满意的可以说出来,老子不给钱。”陈三笑着大声问大家。

大家都是一阵嘻嘻哈哈地点头或开心。

看见大家都开心,陈三也是很高兴的看着我:“还是我们李峰兄弟有本事,你们看,这位都愿意和他出去玩,我们就只能没本事的在一边干瞪眼啦。哈!哈!”

“长官说这话就见外了,我是和阿峰一见钟情嘛!”阿莲眼角都充满了淫荡的味道,身子帖的我更紧了,让我感觉到那双峰涌动的汹涌,忍不住的向旁边看了看,真是想抓一把啊!

“阿峰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还真是一见钟情啊,不过,以后你也得给我们兄弟几人介绍几个钟情的,成不?也让我们有机会试试这一见钟情是个什么滋味,兄弟们说是不是?”陈三调笑的看着阿莲说。

“对,大哥说的对。”

“成啊,就听长官的,下次来我定为长官介绍几个好的姐妹。”阿莲娇笑着回答,还不忘故意的看了我一眼,把胸部帖到我右手臂上狠狠地抖动了几下,舒服得我眼睛都有点红了。

“三哥,走吧,帐我都结了,我们吃饭去。”阿超见我的注意力都转移了,知道我此时脑袋里想的是什么,急忙对大家说。

“哎!——兄弟这怎么成,要你们结帐那不是打我脸么,这不成。”陈三一副不爽的表情。

“反正旅长给了我们钱叫出来玩的,用的也是旅长的钱,大家何必争,三哥说是不是?”阿超没法子的替我回答。

“也对,不过下次定要我请的,谁和我争就是打哥哥脸,知道不?”陈三听了这话也就不好在说什么。

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见我快要现形的阿莲,为了不让我太出丑,笑着看大家,可手却悄悄地伸到我背后,猛地一扭,世界平衡了。

“啊!”我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实在是太受打击了,早知道如此我还不如先装傻上了在说,可惜啊可惜!

“怎么了兄弟?”陈三听见我的呼叫很是奇怪的问我。

“没,没什么,走吧三哥,我们吃饭去。”我含糊的回答。

“哦!是这样啊,那还真是没什么,我还以为你被蚊子咬住不放呢?嘿!嘿!”陈三调笑的看着我。

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抬头,不过我知道这家伙想歪了。阿莲到是没事一样的拉我就走。

一出玉华堂这个披着羊皮宰人钱的万恶世界,我就有意无意的带着阿莲紧走在陈三的身边,因为陈三比我高,阿莲比我矮不了多少,而阿超也是在拉着一个高大的汉子扯谈。

腰间的枪套都开着,我的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阿莲虽然是抱着我的手臂,但我没感觉到一点重量,看样子她也是在警戒,不过表面上我们都在听陈三说黄段子,阿莲还有意无意的用说挡在我的胸口上。

一百米,没事。

两百米,没事。

三百米还没到,出事了。

“嘣!嘣!啪!啪!”四声枪声在这个炎热的天气中响起。

我是感觉到有人盯着我,在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抱起阿莲,一脚就把陈三揣到地上,我自己也倒在地上,在地上抱着阿莲猛地打了三四个滚。阿超的运气也很好,没受伤,不过满脸是白的红的交杂在一起,那是旁边他拉着那大汉的脑浆。我俩都没有受伤,这得益于我们身为狙击手,而且是杀过多人的狙击手,对枪和杀气后天性的比别人多了一点感觉,这让我们逃过一劫。

我抱着阿莲打了几个滚,在打滚的时候我看见自己是向一棵水桶大的大树滚过去的,一等腰挨着那棵大树,我左手一拉树,右手在地上一称,双手同时用力,然后右手飞快的弯曲抱着阿莲,右脚也是一用力,就这样我抱着阿莲都起身了。左手一拉,在顺着树一转,我俩就躲到树的背后。

担心的看了看阿超,这家伙早就躲到另一棵大树后面,正对着我竖大拇指呢。

五个兄弟,两个中枪倒地不起,一个受伤的被另两人拖到旁边大树后面,正躺在地上哼着,我看了看陈三,那小子也不是个好鸟,没人性的躲在树上面,正从受伤的那人躺着的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吃惊呢。

我听到的是四声枪响,枪声反应的是两把步枪和两把短枪,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但是我知道敌人正看着我和阿吵,只要一露个头保证死翘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