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年过了一年

处于不同年龄段的我,对年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因此,年的概念对于我是复杂的,与年龄有关,与阅历有关,与心境有关。


很小的时候,因为家境的贫寒,所以年是神圣的,几乎用一年的积蓄来准备这一天,“年”。糖果不光是为我们兄弟姐妹几个解积攒了一年的嘴馋,更重要的是为了灶王,让他在小年夜里能多出善言,父母的期盼迫切得让人心酸,孩子多,收入少,只希望来年能吃饱。现在想来这个愿望实现其实很简单,不必把希望全寄托到一个传说中,。但那是那时,不是现在。做为儿女的我们,年过得更加小心奕奕,也学着大人专捡吉利的话往嘴边放,穷人的孩子懂事早,那时我们不知道年的真正含义,只知道带着年味的糖果,吃在嘴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长大一点了,终于不用等到过年才可以穿新衣,吃糖果了,在父母欣慰与满足的眼光余波里,我逐渐偿出了新年的味道,糖果的味道,甜甜的,幸福的味道。于是开始盼年,对年有了更新一层意义的企盼,因为过了年,我就又长了一岁,又向成熟迈近了一步。那时候少年的梦想都是与年有关,屈指算着,再过多少年,我就淑女窈窕初见了,我就毕业了,我就能用工作来为父母减轻负担了。年,成了青春年少,风华正茂时接近人生目标的一个刻度尺,并一年又一年的继续着。那时过年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快乐的事,每个除夕,我都在盘算着,明天,自己又向梦想中的自己接近了一步,这一步,是一年,好慢,好慢……


日月如梭,匆忙交替间,我蓦然回首,才发现,盼年的时光已经很远,很远了。如今的我总感觉一年的时间在不经意间就悄悄溜走了,年如果也算做一篇好文章,开头和结尾也太短了,短得分不清四季。不禁也要感叹时光真的如人们所说,飞逝如电啊。在我还没有懂得珍惜的时候,在我还没有看清爱情的样子的时候,它就用年的形式走远了,空留下我,极力想抓住青春的尾巴的同时,又在埋怨,怎么又要过年?人生是一本书,不知谁说过,精彩的只有几页,而往往又是以年作为书签,一年作为一页。于慌乱中我忍不住想偷看,之后,究竟还有多少页要我来翻?光阴的老人只会讲故事,却不懂得怜惜,他总不肯为我稍事停留,也好让我认认真真地过好我的每一天,也好让我的爱情在该爱的时候爱得明明白白。而终究,我的青春还是为又一个新年的到来而略显苍皇。年,成了一个心结,近时竟开始引发我内心隐隐的痛,却不能言说。


今年的年假一拖再拖,直到农历的腊月二十七下午才刚刚开始,急急地往家赶,路上归心似箭。早已忘记了这天正是情人节。大街小巷,到处有娇艳的玫瑰竞相绽放,而我却以为她们是为了迎接又一个新年的到来。一向喜欢浪漫的我竟也忽略了最浪漫的事,统统归一,朝着"年"看齐了。看来,浪漫终究不是生活的主打,只能做为调料,而最终,我将走进现实,回家过年。行色匆匆的路人,可能也不属于这个情人节的街头,那越来越急的脚步,我想一定也是为了,回家过年。年,是一个总结,一个归属,象落叶归根,年让我们放下一切,回家去。


月缺是诗,月圆是画,只可惜除夕夜里没有太多的情感是关于月圆月缺,四季无法让心情把握,自然规律永远由不得带有情绪的评说。但抛却了季节的纷纷扰扰,躲开了关于月的阴晴圆缺之后,哪一个除夕夜又是空洞的呢,窗外焰火把一切照得通明,还有爆竹噼噼啪啪和着节拍。这一夜,竟包含了曾经所有的夜色的内容,有浪漫,有热烈,更有祥和。屋内,一室欢声笑语,餐桌旁觥筹交错,盼团圆的人在想,今宵纵然无月又何妨,还有元宵,还有中秋的月圆。我扭头,看到父母的脸,慈祥有加,关爱溢满。


院子里,小侄子燃起了烟花,小侄女双手捂住耳朵跑进来,有谁在外面大声的喊,“过年啦!”没来由的,我竟感到了满足,一年内从未有过的,也许,成熟,就从此刻,这个年开始吧?


新年伊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