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55/


震耳欲聋的雷声在战场的上空回荡,两个国家的士兵在雷雨中挥舞着大刀长矛浴血混战,法师们借着雷雨发出的水电系魔法威力大增,一个个的水箭和电弧从天而降,方向直奔敌军士兵最密集的地方,夺取一条又一条坚强而又脆弱的生命。

“啊——”鲁迪大吼一声,飞起一脚把一个敌军士兵刺过来的长矛踢得向上弹去,然后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把战刀插进了对方的胸膛,那个士兵睁着死不瞑目的眼睛慢慢地倒了下去。鲁迪趁此机会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又从这名士兵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来,把自己因剧烈战斗而开始冒血的左臂伤口再包扎了一遍。

战斗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鲁迪从第一次杀人时的胆战心惊到现在的从容镇定,他已经真正地融入到了战争中去。两个多月来,鲁迪已经杀了敌军士兵十多人,还有一名中队长和三名小队长,按战功积累算法,鲁迪已经可以连升两级直接当中队长了,但直到现在,鲁迪仍然是一名小兵。

事实上,鲁迪的战功都被他的上司——一名小队长冒领了。面对上司的无耻,鲁迪是敢怒不敢言,因为他是这个小队中唯一的一个刚刚补充进来的新兵,其他人都和小队长一样当了几年兵了,大家是一条心的。如果他们在战场上的关键时刻给他使绊子,比如有敌人从侧面攻击的时候他们不掩护,那鲁迪就完全有可能不明不白的壮烈牺牲了。对于战场上的士兵来说,想尽办法生存下去才是他们的首要选择,所以鲁迪选择了沉默。

尽管小队的老兵与鲁迪合不来,但战争是残酷的,小队的士兵一个个地倒了下去,补充上来的新兵大多数都选择了鲁迪这个小队中最勇猛的战士追随。这样,20人的小队就分成了壁垒分明的两个小集团——小队长聚集了六个老兵和四个新兵,鲁迪则控制了一个对他的勇猛佩服无比的老兵和七个新兵。虽然小队长还是在统计官那里虚报战功,但已经不敢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了。因此,鲁迪现在也积累了一个小队长和四个士兵的战功,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升小队长了。

“鲁迪,怎么样?还行不行?”跟随在鲁迪身边的老兵基洛格拍了拍鲁迪的肩膀,在他的耳边大声地问道。

虽然雷雨声和周围的喊杀声震耳欲聋,但鲁迪还是清楚地听到了基洛格的问话,抬起头来,把沿着额头往下流的雨水抹了一把后答道:“放心,没事,已经打了个多小时了,雨又这么大,应该要完了吧!呆会回去让邦比路(鲁迪所属中队的牧师)给我治疗一下,再好好的包扎好,应该没事的!”

“那就好。”基洛格点了点头道,他对这个已经杀了十多个人的新兵有一种打自心里的佩服,不愿意看到他受伤或死去。基洛格又抬头看了看周围还在战斗,却都显得疲惫不堪的双方士兵,点了点头道:“应该要完了,双方都累得差不多了。我们还好,对方可不比我们,他们没有我们这样就地招兵的优势,想来应该要退兵了,再打下去他们肯定损失不起了。”

就在这时,战场上响起了波斯帝国远征军收兵的军号声,正在交战的双方士兵马上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虽然双方在战斗的时候很拼命,因为不拼命就可能要死掉,但一停战,双方的士兵都显得很友好,毕竟他们都是给皇帝卖命的,大家同病相怜吧!波斯的士兵缓缓地退了下去,泰特的士兵也没有追杀。战争打了这么久,再笨的士兵也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能不打仗的时候大家都尽量的避免冲突,所以泰特的士兵都没有趁势追杀,尽管站在山头上的将军下的命令的追击,但等命令传到前线,波斯的士兵都已经跑得没影了。波斯的士兵也一样,在这个峡谷停了两个多月,没了攻城略地可以进行的抢劫,又死了这么多的战友,所有的士兵都早就磨光了当初进军泰特时的豪气,现在谁也不愿再打了。除了一心想占领泰特立功的波斯将军和一心想把侵略者赶出去以立功的泰特将军。

关于泰特士兵的心理,虽然谁都知道这些波斯军队是来侵略自己的国家的,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保家卫国的心思,他们大多数人想的都是如何在战争中存活下去,可以在战争结束后再看到自己的妻儿老母。而且,泰特国内从皇帝、大臣一直到下面的一个小村长,到处都充满了贪污腐败和欺凌压迫,这些平民出身的士兵除了少数想升官发财的外,其他的人无不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倒是有很多人听说了波斯帝国的强大而想投降过去的,但又怕对不起自己的父母而没有付诸实践。总之,无论双方的军官如何想,这些士兵是没有心思再打下去的了。

战斗结束后,双方各自派出了一支预备队开始互补干扰的打扫战场,主要是收拾己方士兵的尸体进行埋葬。如果士兵在战死后连基本的土葬都不能满足的话,那活着的士兵肯定会士气大跌,不利于战争的进行,所以这清理战场的工作是必须做的。但因为是在雨中,所以双方都是草草地把尸体埋了起来,至于其他丢弃在战场上的东西,就暂时不管了。

这次战斗除了所有的人都不想在雷雨中拼杀外,还有就是双方主将都想留下点时间争取在天黑之前把营地迁到地势高一点的地方,以免暴雨不止而发生洪水冲了设在峡谷中的营地造成非战斗伤亡就不好了。

这些事情自然是预备队士兵的事情了,像鲁迪这样刚刚战斗过的士兵是要优先休息的,在预备队的士兵打扫战场和布置新的营地的时候,鲁迪和另外两名跟随自己的士兵在基洛格的陪同下冒雨找邦比路疗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