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 第一卷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十章 弄假成真

战火将军 收藏 1 19
导读:困兽之斗 第一卷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十章 弄假成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第十章 弄假成真


罗远鹏笑了“请杨小姐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现在如果想蒙混过关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你和他结婚。”

“啊!”

杨明媚没有想到罗远鹏会出这样的主意,顿时羞红了脸,虽然相处一年以来,她心中已经对这个 男人味十足,既高大英俊又豪爽善良的林虎有了相当的好感,同时她也能感觉到林虎对她也有同样的好感,但是现在两人都还没有说破这样一层关系。况且林虎现在有处与这个状态,两人都没有心思认真考虑这些。不过对罗远鹏的意思,她已经明白了。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为难了你了,但是也没有其他好办法。本来提出来很不礼貌。但是你刚才说只要能救他,什么可以做。我就说出来了。但是你也不必太为难,你们可以先假结婚,手术后再离婚,只是走个手续,蒙混过关而已,现在香港和大陆分属于两个国家政府管辖,兵荒马乱年的年月谁也不会注意,我会为你们严格保密,所以你回去以后不会受影响。手续我来负责办理。现在有不少人通过假结婚办理移民的。如果你认为这样还是不行,实在为难的话,也就算了。”

听了罗远鹏的解释杨明媚觉得也是个办法,但是婚姻大事对于一个连正式的恋爱还没有谈过的年轻女子来无论是真假也不是儿戏。于是她对罗远鹏说:“那么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没有,你也知道那个老头的脾气的。” 罗远鹏摇摇头。

“好吧,那我回去考虑考虑,麻烦罗先生了。”

“好,如果其他方面有什么困难也不妨提出来,例如经济方面的。我和清泉是好朋友。”

“我知道,谢谢罗先生,这方面我们暂时还不用麻烦您。您说的主意我明天在答复您吧,我先告辞了。”

“好,那我送送杨小姐。” 罗远鹏拿出一张纸条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这是我的电话。如果决定了,你可以打电话给我,只需要你们一起签个字,其他的我来办理。”

“好的,非常感谢。”

杨明媚从罗家出来后一直心事重重,不知道该如何向林虎开口,回到医院见到林虎后,面对林虎的追问,只好把罗远鹏的主意说了一遍,林虎一听连连摇头

“荒唐,结婚这样大的事情岂能儿戏啊。”

杨明媚皱着眉头说“可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行,你这样清清白白的一个姑娘,这个手术有如此危险。万一失败了…..再说传出去我怎么对得起你。宁可我一辈子站不起来,也不能因为我耽误了你。”

林虎越这样说。杨明媚反而感动

“其实没有关系,只是走个手续,蒙混过关而已,现在香港和大陆分是两个国家政府管辖,我们又不在这里呆很久,在这兵荒马乱年的年月谁也不会注意这些,的回去以后不会受影响的。罗先生保证过。他一定为咱们做好保密工作。”

林虎看着杨明媚一把拉住她的手:“明媚,你对我太好了,如果我能站起来,一定用一辈子报答你。”

被自己心仪异性拉住手,杨明媚还是第一次经历,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满脸娇羞把手抽回来。

“谁要你报答。”杨明媚羞红着脸低着头嘟囔着。


其实在林虎心中也早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温柔美丽又善良的女子,但是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如此又赶上国难当头叫他怎么能够有这样的非分之想呢。

第二天杨明媚给罗远鹏打电话说可以按他的主意办理,“好,那么一切我来安排,杨小姐听我的消息就可以了。”

果然,几天后罗远鹏就带着林虎和杨明媚来到克雷斯特尔医生的办公室,当他把林虎和杨明媚签了字的同意手术的文件和两人的结婚证明放到他面前的时候,这个英国老头的眼睛里充满了惊谔的表情,但是随即向林虎和杨明媚投来钦佩的目光,

杨明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克雷斯特尔医生,其实我们在国内就已经......确定了关系。”说着握着林虎的手。


“他们的事情我都清楚,这对年轻人真让我感动。克雷斯特尔医生,您可以进行手术了吗。”罗远鹏看着还在愣神的克雷斯特尔说。


“喔,当然可以,祝福你们,你们真是天生的一对,我们这几天就安排手术。” 克雷斯特尔回过神来,连忙说。

“非常感谢您,克雷斯特尔医生,这位林先生是我们的抗日英雄营长,请您一定要把他治疗好。”罗远鹏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

“NO,NO, NO,罗先生,手术费用已经够了。同时我还要减免林先生的住院费用,你们真的很让我感动,尤其是杨小姐,您是一位伟大的医生,也是一位伟大女性。请你们放心,我以上帝的名义保证,我会尽全力的。愿上帝保佑你们。”这个时候,大家突然发现在场所有人眼睛已经湿润了。

三天后,林虎终于被推进手术室。

在手术室门口杨明媚抓住林虎的手深情的说:“亲爱的,你一定挺住,一定要站起来。”

此时此刻,身经百战,在尸山血河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已经习惯的林虎也忘情的紧紧抓着杨明媚的手。他知道今天自己将象以前在战场上一样经受生与死的考验。

“好的!亲爱的,我答应你。”


两个小时后林虎头颅中的第一块弹片被取了出来。又过了一个小时,第二块也取出来。

还有最后一块!在手术室外的杨明媚焦急的来回踱步心都已经提到嗓子眼了。尽管罗远鹏一个劲的安慰,但是杨明媚心里十分清楚取第三块弹片最危险的,也是最有难度的,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手术室里面依然没有动静。杨明媚真是心急如焚。对与她来说每分钟都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可是却依然没有消息,七个小时后,终于手术室门被推开了,克雷斯特尔满头满身的汗水,面色疲惫而苍白。

“克雷斯特尔先生,第三块弹片取出来了吗?”杨明媚语气焦急而胆怯。

克雷斯特尔摇摇头。“我已经尽力了,没有成功。”

“那么,他......”杨明媚几乎带着哭腔。

“没有想到这么麻烦,本来想一次成功的,现在看来不行了,但是前两块已经取出了,目前病人情况稳定,当然能有什么样的效果还需要观察一段。现在看来没有生命危险。

“是这样。您辛苦了”

“不要急,应该没有事的,不过要再观察一段,我在决定下一步。”

当头上缠满绷带的林虎被推出观察室时候,杨明媚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林虎苏醒过来第一个见到的又是杨明媚,

林虎的第一句话就是:“又能看见你了,真高兴。”

杨明媚紧紧握着林虎的说,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泪水.....


令人惊喜的是,可能感动了上仓,也可能也是因为爱情的神奇力量,林虎在杨明媚的精心照顾下身体逐渐的好转起来,3个月以后,林虎居然可以站起来,在杨明媚扶持下走几步,因为能重新站立起来,林虎兴奋的象个孩子,一切都令人喜出望外。经过和克雷斯特尔商量决定暂时不进行手术。

半年后林虎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并且已经可以和杨明媚登上太平山顶看香港这颗东方之珠的美丽夜景了。大陆上烽火连天血雨腥风,这里看起来却象世外桃源祥和平静。但是这种置身事外的祥和平静能够维持多久呢?

共同经历伤痛和死亡的威胁和大悲大喜让林虎和杨明媚这对身处异国他乡的年轻人在朝夕相处产生了越来越深厚的感情。这是一种心灵上的互相依赖和愉悦。让人忘记了尘世间一切。

但是不久传来国内战场昆仑关大捷的消息。是役,日军旅团长中村正雄以下数千人毙命,车辆、轻重武器损失无数。日军不得不承认:“在此地带之上,华军空前英勇,值得我军表示敬意和钦佩”。几天后收到邱清泉的来信,信中除了对林虎身体情况的一些问候以外。并将自己在昆仑关大捷后所赋诗一首相赠,其诗曰:“岁暮克昆仑,旌旗冻不翻。天开交趾地,气夺大和魂。烽火连山树,刀光照弹痕。但凭铁和血,胡虏安足论。”看着这首诗,立刻激起了林虎当年金戈铁马的豪气和回国参战的强烈愿望。看着报纸报道的昆仑关大捷,林虎按捺不住了,一颗久别战火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一天在晚饭后,林虎和杨明媚坐在医院的小花园里聊天,他提出了回国的想法。

杨明媚反对说:“你还没有完全恢复,还有颗弹片在你脑袋里呢,还要一次手术呢。”

“我现在已经好了,你看我能跑能跳的,都养半年了,完全可以回部队了,我看手术就不要了吧。”

“不行,这样我可不放心。”

“你到底想不想帮我啊,国内的将士们在流血牺牲,我却和你在这里花前月下,游山玩水,养尊处优,我的那么些战友的仇还没有报呢。不行,这个事情你不要管了,我一定要回去。”

杨明媚一听撅嘴说:“你现在还是我的病人。你要听我的。”

“你是少尉我是少校你当然应该听我的。”

““瞎说,这里又不是部队。”

“那我现在是你丈夫了,古人云夫为妻纲,所以你必须听我的。”

“你....”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林虎狡猾的笑着。

“你好坏,我们那是假的不算数。”

“这可是你说的啊,那我可不负责了。”

“哼,谁要你负责了。”我走了。杨明媚刚一起身,却被林虎一把拽住,顺势揽在怀里。

“放开我。”杨明媚做挣扎状。

“呵呵,想跑,别白费力气了,没有那么容易,只要被我盯上的小鬼子都跑不了。看你还说我身体不行不?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答应我,现在我就和你入洞房,反正我们在这里早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哈哈哈。”

“流氓,坏蛋,你这....”还没有等杨明媚樱唇早被俘虏过去。

“明媚,我们回家吧,我要和你拜堂,我要明媒正娶你。你放心,我真的已经好了。”初吻过后的杨明媚秀美的脸上带着娇羞的红润,在夜色中更加楚楚动人。她轻轻的点点头,然后靠在林虎宽厚的肩膀上。

“嗯,我明天去问问,你可不要辜负我。”

“放心了,我林虎怎么会是那种人。我还怕我配不上你呢。”

第二天杨明媚和林虎一起找到克雷斯特尔说明要回国意愿。克雷斯特尔摇了摇头,

“你们中国人怎么都这样,年轻人虽然你现在恢复的不错,但是最后一块弹片还没有取出来之前,我很难说你就已经安全康复了。”

“那么还要等多久呢,现在已经手术半年了,我的战友也有受伤弹片没有取出来的,他们也没有什么事情啊。我看没有问题了。”

“你不是专家你不明白,弹片部位不一样。当然就有天壤之别了。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危险,但是以后有什么影响我可真的不好说了。但是现在手术也会有危险,危险系数也不比不手术小。这样把,你在观察半年再做决定。”

“半年?那我简直是会疯了,我现在一天也呆不去了。半年后战争可能就结束了。医生这样好不,我们的钱已经不多了。如果半年以后有问题我们再来找你吧。好吗?”

克雷斯特尔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膀;“那好吧,最好半年后再来复查一下。”

“万岁!”林虎兴奋地跳了起来。和克雷斯特尔握手然后拥抱身边的杨明媚,将近两年了,他终于自由了。心情当然别提多畅快了。

可杨明媚心里还是不塌实。

她单独找到克雷斯特尔还不无担心地问“克雷斯特尔先生,他真的没事了吗?”

“按现在来看问题不大但是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危险了,因为弹片在脑膜和神经细胞间一个很特殊的位置。现在看引起死亡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也可能会引起间歇性狂燥、精神失常或者失去记忆等其他问题。半年后再来复查吧。我给你开些药,你带回去按时给他吃。有问题随时来找我。”

“好,谢谢,您一年来的关照了。”

第二天林虎和杨明媚向罗远鹏克雷斯特尔告别后,终于乘上飞机返回了昆明,终于回来了!林虎长出了口气。那么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这对年轻人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