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连载《蓝剑战记》第十七章

芦荻荭荼 收藏 126 88
导读:[蓝剑原创]连载《蓝剑战记》第十七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楔子 帝国春秋

第一章 新兵的试练

第二章 御前会议

第三章 试练窟内

第四章 吴越同舟

第五章 战争的足音

第六章 关山飞渡

第七章 不思议之作战

第八章 野心套餐

第九章 闹剧为一切悲剧之源

第十章 多变的季节

第十一章 风之赋格曲

第十二章 深谋之刻

第十三章 假相战争

第十四章 深红之月

第十五章 弥漫的雾

第十六章 雾中的克迪安


第十七章 血之誓


“祝阁下武运昌隆。”

“你们也要加油,别让我失望!”

漠漠寒雾气中传来江南疯子和姬凌风之间的对答。

以弥天大雾的掩护,金雕军团在阿尔思兰向导的指引下,全体拔营离开伏兵的山谷,按照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拟定的战法,开始了向克迪安军后方的迂回行军。

直到目送姬凌风的傲岸身姿彻底消失在雾障背后,江南疯子这才带着一丝不安的心情返回蓝剑的本阵。这里也是一派准备拔营的忙碌景象。士兵们有的在收拾着帐篷,还有的则忙于用布匹包裹马蹄。工兵队则已在队主孤独的掘金人的带领下先行出谷,在位于两军之间的那片平原上,利用之前克迪安人留下的拦马栅搭建新的防御工事。

“要谨慎地保存兵力,节约马力。如果敌人胆敢攻过来,就要以弓箭来消灭他们,尽量避免在别动队从背后进攻之前与之短兵相接。”

天浪提出的建议得到了蓝剑诸将领的一致认可,然后以命令的形式传达下去。江南疯子在各个军内巡视了一圈,见大家都在不折不扣的执行,深感满意。然后,他又想起了女兵营,觉得应该特意去看一看。

“乔莎莎,这是去打仗,不是参加舞会,你化什么妆?”

循声望去,江南疯子看到女兵队长zcstmzcs正在斥责一个忙着往脸上涂脂抹粉的女兵。那女兵身旁,芦荻荭荼正在沉静地调试着手中的弓。

“亲爱的队长大人啊,难道你一点也不了解做女人的感觉吗?”乔莎莎手上不停,口中也不停。

“你什么意思?”

zcstmzcs眉头微皱,脸色不善,乔莎莎却置若罔闻地继续说下去:“天亮的时候,也许我们都会战死,我可不想和你一样死得灰头土脸。也不想让克迪安人看到我的苍白脸色。”

“我们是不败的蓝剑,只有胆小鬼才会战死!”zcstmzcs冷冷地说,“你应该学学芦荻,象她那样冷静的人,才能在战场上活得更久。芦荻,告诉这位胆小鬼小姐,你并不害怕战争,对吗?”

“不,我害怕。”芦荻荭荼头也不抬地回答说。

“什么?看不出你也会害怕……”

“害怕并不一定要表现在脸上。如果我不害怕,我又何必修理这张弓呢?只要它好用些,我的心就会平静一点。因为我清楚,只有它才能保护我。我想,即使是江南大人,现在的心情也不会比我们更平静。”

芦荻荭荼的回答令zcstmzcs大为不满起来:“胡说什么,一个小兵怎能与江南大人相提并论?”

“为什么不能?”芦荻荭荼不以为然地回答,“江南大人也是人,任何人都会害怕。或许他比我们更害怕也说不定。”

“你说的对。”

“江南大人?!”zcstmzcs吃惊地望着从雾中走出的男子。

“正如芦荻所说的那样,任何人都会害怕,而我确实比你们更害怕。”

“大人您也会害怕吗?”zcstmzcs不解地问。

“为什么不会呢?在我身上所负担的不仅有自己的生命,还有全军团的命运。如果我出了差错,就会造成许多人的死亡。你说,这样的我怎能不时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江南疯子的话,令zcstmzcs和乔莎莎同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zcstmzcs,告诉我,你害怕吗?”

对着江南疯子投射过来的目光,zcstmzcs迟疑了一阵,终于无言地点了点头。

“恐惧并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反而是成熟的表现。害怕是源于内心的责任感,只有感受到对自己和对别人负有责任的人,才会知道害怕的存在。所以,应该正视它而不是回避。”

“大人这样公开说出自己的恐惧,难道不怕令大家都产生动摇吗?”芦荻荭荼忽然抬起头来问道。

“呵呵,你问的很好。”江南疯子报以赞许的笑容,“我之所以将自己的内心告诉你们,是因为你们都能正确面对恐惧,找到各自的缓解方式。比如你,就把恐惧转移到爱用的武器上,乔莎莎则以化妆来排遣。”

“莫非zcstmzcs队长经常斥责我,也是出于……”乔莎莎若有所悟地说,引来zcstmzcs的抗议目光。

“真是个聪明的姑娘,不过有些事情还是放在心里比较好。比如我,即使心里在颤抖,但是在面对大家的时候,还是会努力地挤出笑容来说些鼓舞的话。”

“大人要将我们的恐惧都收集到自己的心中吗?”芦荻荭荼一边说,一边试着拉动弓弦,检验自己的调校成果。

“现在了解我为何会说自己比你们都要更害怕的道理所在了吧?”

“是,大人的一番苦心,我们都完全了解了。”zcstmzcs答道。

“你们一定要为我保密哦。”江南疯子微笑着,目光落在芦荻荭荼手中的弓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jinyong的遗物吧?”

一旦提及这个名字的时候,江南疯子发现芦荻荭荼的脸色转为黯然。

“抱歉,我本不应该在你面前提他。”

“没什么。”芦荻荭荼在恢复了平静后说道,“谢谢你还记得他。”

“任何一位捐躯的蓝剑兄弟,都是我永远怀念的人。请放心,我一定会为他复仇的。”

“不。”芦荻荭荼坚定地摇头,“这个仇,必须由我亲手来报。”

“了解了。”江南疯子点了点头,“不过我也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您是我的军团长,除了报仇之外,其他的事情只需下令,谈不到请求。”意外于江南疯子不寻常的口调,芦荻荭荼颇感愕然。

“不,现在和你说话的不是军团长江南疯子,而是jinyong兄弟的好朋友江南疯子。”释疑之后,他继续说道,“所以我请求你勿必答应我,不要在复仇一事上拒绝我提供的任何帮助,可以了解我的心意吗?”

面对诚恳而殷切的眼神,芦荻荭荼终于深深地点了点头。她的目光落到手中jinyong的遗物上。那是一张细而狭长的弓,用青色的竹片和鞣成菲红色的牛皮所包卷,弓背两侧还有金丝线掐饰而成的漂亮花纹。

“这还是克迪安之王所赠予的纪念品呢。”

江南疯子的话引发了芦荻荭荼的兴趣,她还真不知道这张弓居然还有如此奇特的来历。迎着好奇的眼神,江南疯子开始追述十年前的往事。

还在颓废帝尚未继位、担任克迪安军元帅与铁血军战斗的时候,他注意到敌军中有一位十分骁勇的少年武将。当他引弓瞄准颓废帝的时候,可能是用力过猛,手中的弓居然在发出一声清脆的异音之后折断。

见此情景,颓废帝在休战回国后,就取出自己多年珍藏的弓,交给一位使者送到铁血的军中。等使者归来的时候,就随身带回了以jinyong手书的感谢状,上面写着“承蒙厚赐,此弓绝不会用于阁下及阁下所统之军的身上!”接下来的故事,芦荻荭荼就很清楚了,正是由于他在交战时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弓箭之术,才陨身于古云星客的战锤之下。

“继承了他所留下的弓箭之术的我,在天明后的战场上会用此弓讨还这笔血债的!”说着,芦荻荭荼突然在弓弦上擦破了自己的中指,任自己的血在弓弦上留下一抹殷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