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二卷 战前卷 第二十一章 援兵来了

haoren5100 收藏 42 111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第二卷 战前卷 第二十一章 援兵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长沙城好大,我和阿超是两个土包子进城——到处被吃(惊)。

“兄弟,你俩看这天气热的很,我们不如找个澡堂子先洗洗如何?”一出军营陈三就笑着对我俩说。

我看看旁边另外陪我俩的五个人,他们各个都露出异样的表情,就好象看见骨头的野狗一样。

“行!听三哥的,反正还有的是时间。”我见天气开始热起来了,也是想洗个澡。我心里骂着:你娘娘地,老子还没换衣服就被你拉来了,猴急个什么劲儿!

“好!兄弟们,都到玉华堂去。”陈三见我俩答应了,立即对后面五人一挥手,豪气的叫起来。

……

大家做人力车到了一个门面很大的房子门口。

粉红色的大门,青色的四角牌子上写了个大大地‘澡’字,进进出出都是男人,出门还有女人相送。

“三哥,我怎么觉得这有点像窑子啊?只见送男的出来没见送女的出来。”我和阿超都是第一次进这样的地方,为了不出丑我才小声奇怪的问。

“本来就是,不过比窑子舒服,这还是一个月前才流行的玩要儿,那里面可贵的吓人,说实话,我也只进过一次。这次嘛!嘿!嘿!走吧,磨蹭个什么劲,男人还怕进窑子?”陈三边下车边笑着拉我进去。

我急忙看阿超,他也一样的被那五个兄弟拉了进去。

一进去我就看见两个穿着时髦的女人站在门口两边对我一弯腰,然后左边的那位一抱我的手臂就问:“长官是要单间还是喜欢大堂?“

我估计着那个女人看我比较帅才这么靠近我的,不过我很不习惯这样被女人抱着:“你问他?”

另一个女人一听立即往陈三身上靠了上去:“长官是要一个人陪还是喜欢几个姐妹一起洗啊?”

“我就喜欢你陪我,都要单间。”陈三在那个女人圆润的大屁股上轻轻一拍,像个掉了魂的醉鬼一样,没边的直看着女人胸部回答。

“里面有请。八个单间——!”一个拖的老长老长的大嗓子在一边响起,把我吓了一跳,暗自责骂:娘地,真是大意了,一进门就只知道看女人,连旁边有个大活人都没注意到,真是该死。

穿过一条黄色的风灯小道,我们来到了一排很长的小屋前,然后大家都各自和自己点的女人进去了,我没点,还是旁边那个女的,也不是我中意她,只是我看人家这么热情,我就不好意思换人了(嫖妓的都老实交代,是不是有这感觉)。

一进门,那个女的快速的关上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一把就跪在那里:“我是专门来接公子走的,公子现在很危险,大哥收到风声,有人出大价钱请人来害您。”

这唱的是哪出戏啊!

我一边骂着一边看周围的环境,四周空空入也,除了木板外什么都没有,这样的环境让我放心不少,至少我还没懦弱到对付不了一个女的。

“你是谁?你说我会不会相信你的话?”我冷笑着。

“公子叫我阿莲就成,我大哥是长沙城里的铁熊熊爷。具体我也不知道,不过是一个叫张平的人,专门拿着一封信找熊爷,熊爷这才让我们专门注意公子的事情。”阿莲依然低着头。

“你说我会不会相信你?”我双手插腰的问她,不是我要摆姿势,而是我的那把‘铁盒子’就在右腰间。

“不信!是我我也不信。”阿莲抬头看了我一眼后也是苦笑的摇头。

“嘿!嘿!你错了,我信,真的!你说吧,怎么走?”我笑的很愉快,为自己做事情没人猜得到而开心。

阿莲在她跪的地方一摸后,拉起个铁环往里面一按,一个通向地下的通道就出现在我眼前。

“等一下。”我说了一声就闪出门去。阿莲好象知道我要干什么去一样,根本就没拦我的意思。

在我旁边阿超的房门口一站,轻轻地推开房门,里面的阿超正拿枪指着那个女的脑袋“嘿!嘿!”直笑,而那个女的却不停的说着什么,阿超哪肯信,绝对符合我想象中的模式。

打了两声响指,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后,我转身悄悄地想再旁边的陈三澡房中而去,里面传出男女之间才有的淫秽之声,我满意的听了好一会儿,确定他不是骗我后,才慢慢地退到自己的澡房中。

“峰少,你说是不是姓李的那个要人来杀我们?”阿超一见我进来后,立即就小声的问我,那个叫阿莲的却耳朵放在房门上,另一个女的没跟来。

“两为公子请跟我来。”阿莲带头就走下了地道。

黑黑地什么也看不见,不过我很放心,因为阿莲就在我身边正关闭着地道口,我有把握在她有想法时一枪打爆她脑袋。

也不知道阿莲用了什么东西,地道里猛地一亮,我和阿超都是一惊,娘地!这一定就是师傅说的灯泡了,我虽然才是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儿,但是师傅那张关于这方面的图纸我到是经常看,不陌生。

努力的平息自己吃惊的模样,慢慢地跟在阿莲身后一米处,还好阿莲没有回头,不然一定会发现我的眼光四处放光。

地道建在地下四米处,高一米五左右,宽一米,我估计有两百米长,通风设施良好。

不一会儿,阿莲在地道尽头处带头往头上爬去。

我急忙把铁盒子拿出来放在衣袖里,只要我手一抖就能把短枪拿出来。

我先上。

一露头,只见平叔大着大光头正对着我直笑。可我怎么看他们笑的特不是个味,突然想起自己是从这个花澡堂子中过来的,那和逛窑子没什么区别,自己出来没几天就知道上这地方,难怪两人笑得这么淫荡。

我本来打算让阿超不上来的,拿脚直往后乱揣,哪知道这家伙以为我有什么危险,死命的把我往后扯,我当然不好意思做缩头乌龟了。阿超见扯不下来,猛地一用力就把我给推出去,然后阿超提起铁盒子就冲了出来,乱比了几下,在众人调笑的目光下,他飞快的收枪,脸也开始红了。

因为成年礼物的关系,我和阿超都上前乖乖地行礼:“平叔,光头大哥。俩为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叫人去接你们啊?”

平叔对我点点头,然后对旁边一个五十多岁,脸上一处长长的刀疤吸引人外,绝对属于那种站在人堆里也没人能记住的家伙笑了一下:“熊哥,我大哥的两为高徒就是他俩了,怎么样?”

我和阿超穿着国民党上尉军服,笔直的站在那儿。

“不错,不错!我听人说两为小兄弟的枪法如神,‘有青出于蓝胜于蓝’之说,早先就在城里传开了,说三十五军里来了两个神枪手,我一打听才知道是他老人家的弟子,这才没感到希奇。”

“来!阿超,阿峰,我给你俩介绍一下,这为是长沙城里的龙头老大——熊叔。”平叔站起来拉着我和阿超对着那脸上有刀疤的汉子说。

“晚辈李峰(李超),见过熊叔。”我和阿超连忙一抱拳弯腰按江湖规矩就行礼。那个叫熊叔的笑了起来:“别听你平叔乱说,我也就是在这地面上混口饭吃。来,来!坐。以后大家要时常的走动走动。”

“那是一定的。”我连忙回答。

趁着坐下的工夫我才有时间观察四周:房子有点小,房中除了我和阿超外,只有平叔-光头-熊叔,加上现在正站在熊叔旁边的阿莲,房中除了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外家四周都挂了些山水画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估计是个密室之内的。

“阿峰,阿超,这次是你师傅让我来的?”平叔见我四下打量,就很直接的给我俩揭开了他出现在这的原因。

“什么!师傅来了!在哪?在哪?”我一听师傅二字就心里发麻,很吃惊的就站起来惊叫。

“耳朵在干什么呢?我是说你师傅叫我来的,没说你师傅来了。”平叔都为我的反应丢脸。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要是让师傅知道我到这地方来,一定是一顿很揍了,没师娘给做主,那可就不好办了。’我心里大大地放心下来。

“平叔,师傅叫你来干什么?”我是有装傻装到底的觉悟地。可惜平叔立即就让我现形了:“你说呢?还不是为了你在吉首市杀的那个叫独眼龙的家伙而惹出的事,擦屁股来了,你师傅对此很是生气,特别是见到了那群小叫花子后更是生气的当天饭都没吃,要是不我拦着他就亲自到省里来看你俩。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的人真健忘,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呢,当是什么人都好欺负,难道我们就没人了么?熊哥,你说我说的对不?”平叔还是向着我的,骂着骂着就把话题给插开了。

“平贤弟说的是,现在的人真是健忘的很,连十几年前称雄南方的冷面——”

“咳!咳!”平叔很急时的咳嗽起来,打断了熊叔的发言,害得我和阿超直叫可惜,就差那么一点了。

“好了,好了,先说正事,说正事。”平叔见到场面不太好,立即就转了风向。

“对,对!正事要紧。”熊叔也是很上道的配合,直气得我想跳起来骂娘,这不是拉人味口么,要是都这样那还要不要人活了。

“晚上平叔和熊叔送你俩一件大礼物。”平叔对着熊叔笑了笑,就像两只老狐狸对着老鼠叫唤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