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 第一章 本章无名 第十一节

青铜人头 收藏 2 0
导读:天火 第一章 本章无名 第十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7/


冷风夹着雪花过来,搅得天空一片混沌。抬头看出去,北方的冬季似乎一夜之间就降临了。红旗也冻得发硬,懒洋洋地甩动着下摆。


丙乙坐在地上,静静听着天地之间的沙沙声。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样的万籁俱寂,这样的周天银白是那样的纯粹洁净。一个月前的那片血火大地变得如此遥远而朦胧。让人分不清楚,究竟眼前的景物和那个惨烈的夜晚究竟孰真孰幻,仰或二者皆是虚妄。皆是一场春秋大梦而已。丙乙还是那个丙乙,而不是现在的没落贵族郗鉴。


一只小小的红泥火炉旺旺地烧着,上面的一锅肉汤散发出诱人香气。


掏出怀里被体温化开的酒,丙乙咬掉木塞子,仰头便灌。


最近,他的酒量越来越大。仿佛只有那种微熏的麻痹感才能给内心以片刻的安宁。


一群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丙乙没有抬头,仍然若无其事地喝着。不用看,肯定是大帅帐前的军官来了。若是敌袭,肯定没有这么大的动静。自从匣口关惨败后至今已逾一月。车骑军撤退到歧辅的不过三千来人,可谓精华尽丧。最关键的是,所有的军官都死伤殆尽,从某种意义上说,车骑军这个名词已经彻底从帝国军队序列中消失了。


但是,帝国的援军迟迟未见。对车骑军的残部来说,战争还没有结束。


“郗鉴中尉,喝酒可不是喝水,你可没有贵族应有的气质。”


说这话的是大帅安幼武帐前新进军官江宗耀。这家伙本是朝廷派到车骑军的监军团的一个中校。匣口大战时侥幸逃得一命,自然全权代理了监军一职。


能够在那样的混乱场面逃生的大凡有几分真本事。并不全靠姻亲、裙带和家世。能够进监军团的多是帝国正牌贵族子弟,不是郗鉴那种没落贵族可比。不过,现在军中也没几个贵族了。


这也是他们关系良好的原因。


不过,丙乙还是有点怵。内务府特派人员都不是省油的灯。


眼前的这个家伙看起来有一头整齐的短发,棱角突出的五官有长期不见阳光的苍白。他摘下头盔放到地上,理了理笔挺的军服坐上去,伸手过来,“给两口,这鬼天气。”


扔酒壶过去,丙乙问:“江中校,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有什么。安幼武将军要所有军官去他那里开会,商量进攻一事。”江宗耀掏出手绢擦了擦酒壶嘴,小心地喝了一口,很惬意地深吸一口气,道:“莫停手中千年酒,谁人堪解与君愁。大帅的脑筋已经糊涂了。进攻,进攻,拿鸡蛋撞石头吗?”

丙乙叹了口气,却不敢多言。军队和监军团历来不睦,虽然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监军是宫中那人的眼睛,很多将军没死在敌人手里却被监军的一句“观其言行,可论大不敬之罪”落下个身首分离的结果。

他忙起身告声得罪便要到安幼武那里去。却不料江宗耀一伸手拉住他的袖口笑道:“急什么,送死也不是你那种慌法!咱们先吃点东西再说。不用理那老狗,他快疯了。十五万大军只剩几千,不捞点什么回来将来怎么面对御史台的言官、怎么面对大理寺的苍鹰们?哼哼!”新任监军一阵冷笑,“大败亏输,帝国之耻。也好意思跟我说什么‘总算保留了车骑军的一点火种。很欣慰’。”


丙乙苦笑一声,“中校,我还是先去见大帅吧!军法无情,迟了可是要掉脑袋的。”说罢忙跳上马背便欲行去。


“阅之,别急,我还有一句话想跟你说说。”江宗耀起身笑了笑,“我监军团也没几个人才,要不要过来帮我?这个车骑军眼看就要散了。你虽是一军官,将来背负一个败军之将的名声,还谈何前程。我是呆不久的,等援军一至,我自回京去做我内务府太平官。到时候……”


丙乙笑笑,“那感情好。不过,还是先保住这座城市再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江宗耀一笑:“其实,安大帅是我最佩服的人,一手快刀在整个帝国也是一等一的。”


“那到没看出来。”


“那家伙没什么杀性,打起仗来手上不愿意沾血。老了,真是老了。”江宗耀也骑上马,抛开随从和丙乙并肩而驰。


新历190年眼看就要过去。


此刻的北方平原像一个已经点燃的干草堆,熊熊燃烧起来。


历史记载歧辅以北的平原就是人类的发源地,在这片广阔的原野上曾经垒起过无数雄城。不过,大多湮灭在时间的尘埃里。新历16年,北方极远之地,獍人崛起,本是一个有着几千个部落的游牧民族。到后来,那些喜好烈酒和快马的蛮子越来越多,逐渐占据了整个北方。年年南下劫掠。新历100年,獍族统一成一个完整国家,国号定宛。新历140年,北兖和定宛獍人大战于罕贴木尔洋。人类百万大军溃败,罕贴木耳洋水为之红。挟大胜之机,獍人兵锋南指,直达歧辅城下。大战经年,北方满目疮痍,生民十不余一。后,北兖大军大破獍人。双方和谈,割让匣口以北城父。战火乃熄。经此一役,北方元气大伤,再不复往日繁华。帝国的经济文化重心也慢慢转移到今天的颖川一带。


这五十年来,双方偶有摩擦。小战不断。


很奇怪的是,獍人的攻势每次都止于歧辅之前。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壁阻挡着他们前进的脚步。但愿这次也不例外。


不过,兵者,是没有任何套路和规律可言的。也许,这次的獍人会有其他想法吧!尤其是得到了车骑军的新式器械后。


历经多数大战,北方第一大城市歧辅已经先后无数次被人扩建,现在变成一座有着内外两城。墙高三丈,宽一丈,各类守备器械俱具。粮草器械可支撑十万人一年之用的要塞。说它是一个大乌龟壳子也不为过。那些在马背上来去如风的獍人真到了城墙之下也要被崩掉几颗牙齿。


不过,城墙的优势现在只怕没剩多少。得到车骑军新式器械的敌人现在是手拿钻头的老虎。歧辅这只缩头缩脑的玄武现在不死也得被人钻出个大洞。


这大概就是安幼武将军急于出击的原因吧!不过,更多恐怕是处于政治上的考虑,损失这么多兵马不捞回点什么只怕没办法交代了。


江宗耀说得没错。大理寺的苍鹰们很乐意对一个失去往日权利的上位者落井下石。


据说,援军是帝国五大主力之一的健锐军。按照兵法来讲,依托坚城消耗敌人锐气。等援军到来,内外出击才是正途。安大帅这次仓促出击,只怕有点……难道,他真糊涂还是像一个输急了的赌徒想最后搏一下?


不管怎么说,战争迟早都会光临。谁也不能肯定自己的生死。


在援军到来之前,安幼武手头的兵力不过是三千车骑军的残余和整个歧辅的居民。三千车骑军残余的战斗力毋庸多疑,能够在地狱般的战场生还,本身的武艺和心志自然强悍。至于平民,在城墙上站站岗,充充门面还是可以。真有战争,到成了部队的绊脚石。


这一点所有的人都明白。


安幼武将军自然成了歧辅方面的最高军事长官。


至少在援军到来前是这样。


这一个月来獍人已陆续扫荡干净歧辅周围的据点,大营直扎到城市北郊的落星丘上。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见远方飘动的旌旗。


不愧为北方第一名城,安幼武的议事厅豪华得到处都在发亮。一屋子全是檀木家具,空气中隐约漂浮让人心神安宁的香味。


地龙烧得很旺,热得让人流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