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7/


吾儿阅之亲启:

惊闻车骑军大败于匣口,实难以接受。母每夜扪心自伤,难以成寐。帝国军力竟如此不堪一战,思之且痛且怒且叹且惜,然则,吾儿能脱出生天,实为上天垂怜我郗氏一脉。


况,匣口一战,车骑军全军尽墨,解散之日已成定局。母观之,北兖之战将于歧辅一线对持有年。大战旷日持久,自是我儿杀敌报国之时。若假以时日,立下功勋,登台拜将,也不枉人生一场。


家中一切都好,勿念。


母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