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决战国民党军被全歼幕后:军长竟是“共党”

yamada13278 收藏 17 10012
导读:莱芜决战国民党军被全歼幕后:军长竟是“共党”

莱芜决战国民党军被全歼幕后:军长竟是“共党”


身处政治夹缝中的韩练成,对蒋介石消极抗日的行为极为气愤,也看不惯桂系小集团的腐败,于是通过密友周士观(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政务院参事)的暗中联系,于1943年夏在重庆秘密会见了周恩来,后又和王若飞、董必武、李克农见过面,从此暗中与共产党建立了联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55年,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

1947年2月20日晚至23日下午5时,经三昼夜激战,华东野战军共歼灭国民党军5.5万余人,生俘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官李仙洲、第七十三军中将军长韩浚等将官19人,击毙第七十七师少将师长田君健、第十五师少将副师长梁化中。

战后,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这次莱芜战役是中国内战史上的空前创举,意义非常重大。蒋介石南北会师侵占整个山东的狂妄计划变成了一场春梦,我渤海、鲁中、胶东、滨海四个军区完全成了一片,不仅山东我军的胜利基础因此稳如磐石,影响所及,即全国独立民主阵线的斗士也得到了极大的鼓励,在改变中国政治局势及促进反攻时机的迅速到来上,起了相当决定的作用。

“二陈”决战

1946年12月至1947年1月,华东野战军连续取得了宿北大捷和鲁南大捷,前者全歼国民党军整编六十九师,中将师长戴之奇自杀;后者全歼整编二十六师和整编五十一师,活捉中将师长马励武和周毓英。

但是,蒋介石并不甘心失败。他对铩羽暴鳞的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极为不满,撤了薛岳的职,特派心腹大将陈诚到徐州坐镇。时任参谋总长的陈诚牛气十足,吹嘘“将于一年内消灭中共”,还给部下打气说:“匪鉴于大势已去,不得不作困兽之斗。国军虽略受损失,但就全局而言,实属莫大之成功。”

陈诚到徐州后,经过精心谋划,制订了一个鲁南会战的计划,其要点是:调集31万大军,分成南北两线,南线集中8个整编师25个整编旅,作为主要突击集团,以陇海路为依托,分三路北进,直指山东“匪巢”中心临沂;北线集中3个军9个师,作为辅助集团,以胶济路为依托,经莱芜、新泰、蒙阴一线南下,两路大军南北对进,钳击临沂,欲置华东“匪军”于死地。陈诚得意地夸口说:“这一次我要在临沂和陈毅决战了!这次鲁南会战,关系重大,党国前途,剿匪成败,全赖于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蒋介石不仅批准了陈诚的这个计划,还亲自飞抵徐州作了指示并进行督促。

这时的陈毅在哪里呢?

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为便于集中统一指挥,以陈毅为司令员的山东野战军和以粟裕为司令员的华中野战军统一整编为华东野战军,下辖9个纵队和特种兵纵队,陈毅任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任副司令员,谭震林任副政委。时为1947年1月下旬至2月初。

陈毅在临沂附近召开的华东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上,号召全军以决战决胜的信心和决心,争取新的更大的胜利。他还挥毫写了一首《决胜之歌》,并请人谱了曲,教全军传唱。歌词中写道:“同志们,战斗吧!自卫战争决胜的时刻到来了,把华东变成蒋军的坟墓!让敌人的进攻,像蒙山的雪,沂河的水,迎风消解,化为尘土。让我们以空前的歼灭战,欢庆胜利的新春……”当陈毅得到陈诚要与自己“决战”的情报后,豪爽地笑道:“好哇!承蒙‘陈总长’这么看得起我陈毅,盛情难却呀!我只好奉陪了,那就来个‘二陈’决战吧!”

“绝密”的高级军事会议不保密

陈诚到徐州坐镇指挥后,即向济南的第二绥靖区司令官兼山东省政府主席王耀武发电报,下达了国防部作战命令。

第二绥靖区的任务是:迅速调集3个军之兵力,南下牵制并吸引“匪军”,并限于2月8日前占领新泰。

军令如山,王耀武岂敢怠慢,于是下令给远在青岛、高密一带的四十六军,令其于1月29日沿胶济线西进至淄川、博山,并命令附近的七十三军和十二军整装待发。

但是,长期的战争实践使王耀武感到陈诚的方案并不完善。因此,他一边执行命令,一边通过各种渠道向蒋介石和陈诚提出不同意抽兵南下的意见。王耀武的理由很充分:一是山东兵力单薄,无法抽调大军;二是南进部队从新泰、莱芜南下,进入了峡谷,前后不能策应,孤军深入,腹背受敌,补给线长,危险大;三是抽调3个军南下后,济南空虚,胶济线及淄川、博山均无法确保。

然而,贪功心切的陈诚,哪里听得进不同意见?!接到王耀武的电报后,陈诚十分恼怒,蒋介石也大发雷霆,致电王耀武:“此次鲁南会战,有关国共两党之成败。如鲁南失败,山东亦不能独存。作为一个将领,应具有决心,顾全大局……”

王耀武尽管心里有保留,但表面上也不敢说个“不”字。他一面调动3个军迅速向博山一线集中,一面敦请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官李仙洲披挂上阵,出任南线3个军的前线总指挥。

1月31日,李仙洲率精干的指挥机构到达博山。次日,王耀武和李仙洲召集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七十三军军长韩浚、十二军军长霍守义,开了一个“绝密”的高级军事会议,部署了向南进军策应由陇海线南下的大军围歼陈毅所部的作战计划。

可是,令李仙洲没想不到的是,当天晚上散会后,韩练成即向潜伏在四十六军的中共情报员杨斯德和盘托出这次绝密军事会议的内容。韩说:“鲁南正处于决战关头,国共两军正调集部队进行会战。此一会战是整个形势的转折点。在北线,王耀武调集我四十六军、七十三军、十二军共9个师,立即南下,于2月6日前占领新泰城。七十三军与贵军交手,屡遭挫折。霍守义为了保存东北军十二军的实力,常常借故对王耀武的命令打折扣。而我四十六军有3个师共两万六千人马,美械装备,素有‘钢军’之称,所以王耀武和李仙洲都很看重我,令我打头阵。请你赶快通知鲁中王司令(鲁中军区司令员王建安),问他有什么要求。亦请通知陈军长(对陈毅的习惯称呼),请贵军即可在胶济线上开始动作,以便我设法将部队拉回。”

军情紧急,杨斯德立即派与自己一起潜入敌营“卧底”的胶东军区联络科副科长解魁连夜出发。解魁的公开身份是四十六军的“高级情报员”,持有特殊的通行证。他找到鲁中军区司令部后,直接向军区副政委李培南作了报告。

韩练成何许人也

韩练成,1908年2月生于甘肃固原县(今属宁夏),8岁起读私塾直至15岁,后在地主家放羊,做店铺的学徒。1925年考入西北陆军第七师军官教导队。因学历不够,借用同学韩圭璋的省立二中毕业文凭,所以他在西北军中一直用的是“韩圭璋”这个名字,直至1933年才改名为韩练成。

韩练成在西北军中,先后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

1929年,蒋介石暗中收买冯玉祥部大将韩复榘、石友三、马鸿逵叛冯投蒋。韩练成也随上司马鸿逵成了蒋介石的麾下。

在1930年爆发的中原大战中,一天夜间,蒋介石正在归德(今商丘)车站“总司令列车行营”指挥,突然冯玉祥部“五虎上将”之一的郑大章率领骑兵奔驰40余公里,奇袭归德飞机场,烧毁10余架飞机,霎时间机场上火光冲天,枪声大作。此时蒋介石身边只有200余名卫兵,哪里抵挡得住西北军勇猛剽悍的大队骑兵?蒋吓得面无人色,浑身哆嗦。参谋长杨杰立即摇通了归德城守备司令韩练成的电话。韩立即率部急奔车站救援。

蒋介石绝处逢生,紧紧握着韩练成的手,连声说:“你很好!你很好!”又问韩是黄埔几期生,韩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蒋对这位在紧要关头忠心“救驾”的青年军官非常满意,事后亲笔下了一道手谕:

六十四师团长韩圭璋,见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许军校三期毕业,列入学籍,内部通令知晓……

从此,不是黄埔军校毕业生的韩圭璋(韩练成),就成了“校长”信得过的“嫡系学生”。

但是,出身贫寒的韩练成,早在1927年春就参加过西北军总政治部代理部长刘伯坚(中共党员)主办的政治训练班,时间虽然只有短短10天,但身为连长兼连队士兵委员会主席的韩练成,却学到了很多进步知识。时任西北军总政治部组织科长的共产党人刘志丹,还单独与他谈话,进行考查和教育。共产党播下的革命种子,悄悄地在韩练成心中不断生长……

北伐期间,韩练成所率的西北第四军独立骑兵团一度划归白崇禧指挥。白对韩很器重,将自己的骑兵团和韩的骑兵团合编为骑兵旅,任命韩为旅长。1935年,韩练成到南京入陆军大学,又与白崇禧的秘书石化龙同窗。后来,白崇禧又亲自找韩谈话,于是韩遂投入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一直从副师长升到师长、副军长、军长、集团军参谋长、副总司令。

蒋介石对韩练成的“救驾”之恩一直念念不忘,1943年将韩调为自己的侍从参谋。而李、白又嘱咐韩,在深入要津后,要暗中注意蒋对桂系玩什么把戏,及时报告。

但是,身处政治夹缝中的韩练成,对蒋介石消极抗日的行为极为气愤,也看不惯桂系小集团的腐败,于是通过密友周士观(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政务院参事)的暗中联系,于1943年夏在重庆秘密会见了周恩来,后又和王若飞、董必武、李克农见过面,受到很大的教育,从此暗中与共产党建立了联系。

抗战胜利后,韩练成任海南岛防卫司令官,率四十六军渡海受降。他暗中请周士观报告周恩来并请求指示。内战紧要关头,蒋介石下令将四十六军北调山东。1946年冬末,韩练成乘调防之际,特地到上海秘密找周恩来,未遇,遂找到了董必武,与董商妥了今后的行动方针和联络办法。

1946年底,中共华东局收到了党中央发来的一份绝密电报,指示速派人与国民党军四十六军军长取得联系。华东局先派军区联络部科长陈子谷前往“探路”,再派秘书长魏文伯前往见韩。韩提出要见华东军政负责人。于是,陈毅派华东局常委、军区政治部主任兼国民党军工作部部长舒同于1947年1月6日秘密潜入四十六军军部。舒同与韩练成会谈后,双方正式建立关系。

舒同回到临沂后,华东局和军区经过反复研究,并报陈毅批准,派胶东军区政治部联络科长杨斯德和副科长解魁秘密打入四十六军。杨化名为“李一明”,身份是韩练成的学生;解化名为“刘质彬”,是“李一明”的同窗好友。


陈毅、粟裕转兵北上

这时,在南线的陈毅、粟裕手里掌控着9个野战纵队,准备从国民党军中选择孤立突出一部予以歼灭。2月7日,华野发动了白塔埠战役,歼灭国民党军四十二集团军两个师,活捉中将司令郝鹏举。不料敌人坐视不救,陈、粟“讨郝打援”的计划未能实现。此时,整个南线之敌重兵密集,实行所谓“硬核桃夹烂葡萄”的战术,以主力夹非主力,以嫡系夹杂牌,稳扎稳打,齐头并进,避免孤立突出。

然而,北线的情况却与南线大不相同。李仙洲主持开完博山高级军事会议后,即统率3个军沿沂蒙山区向南直扑陈、粟。四十六军于2月8日进占新泰城,七十三军紧随其后,十二军的一个师亦紧紧跟上。

李仙洲虽然严令3个军大举南进,但心里却顾虑重重。他曾对人说:我们这样打,摆了一字长蛇阵,首尾不能相顾。加之补给线太长,每天要用120辆汽车送200吨军用品到前线。“匪军”一卡,一字长蛇阵也就完了。他对韩练成也很不放心,私下说:“四十六军老大狡猾,孤军深入匪区,依我看,不是送狼入虎口,就是纵虎离囚笼。”

陈毅、粟裕深感南线战机难寻,而北线之敌却长驱南下。经过反复研究,决定转兵北上,求歼李仙洲集团。中央军委批准了这一作战方案,并指示应装出打南线之敌的模样,以麻痹敌人,使李仙洲集团放手南进,中我圈套。

陈毅、粟裕指示华野参谋长陈士榘率两个纵队,伪装成华野大军,在南线进行正面防御,对敌人进行顽强阻击,摆出一副“决战”的架势。

同时,命令鲁中军区兼第八纵队司令员王建安,派出3个团沿泰(安)新(泰)公路昼夜不停地运动,白天行军,保持与华野总部的电讯联系,使敌人误以为我主力正在向兖州方向开进,并派出部队在兖州以西的运河上多架浮桥,造成华野大军即将西渡黄河的假象;命令胶东军区派出部队,对敌第八军进行猛烈攻击,拖住该军,使其不能西进增援李仙洲集团;命令渤海和鲁中军区部队,暂停对胶济线的进攻,让李仙洲消除后顾之忧,放手南进。

部署完毕后,陈毅、粟裕即率指挥机构,统领华野大军沿沂蒙山的崎岖山路昼伏夜行,向北进发。

抓到了一个“高级特务”

在四十六军南进途中,韩练成与杨斯德常在一起。2月8日,韩部占领新泰城。韩对杨说:这次会战关系整个大局。如你们打北线,请及时告我,以便我进行有机的配合。打北线,最好先打七十三军和十二军,我则将部队向后拖,尽力想办法不与七十三军齐头并进,让他们孤立突出,便于你们围歼。建议陈军长派一部电台距我二三十里处,这样如有情况我可及时电告。如你们将七十三军和十二军消灭,仅剩我四十六军时,请陈军长派一负责干部前来,具体研究下一步行动。

杨斯德迅速动身前往寻找华野指挥部。他脱掉国民党军服,换作商人打扮。前行不久,迎面碰上了华野派出的便衣侦察员。侦察员从杨身上搜出了国民党军四十六军的“谍报证”。

华野司令部侦察科副科长严振衡得到报告,抓到了一个国民党军的“高级特务”,欲立即审讯。不料此人底气十足,一进屋就说:“我要知道你的身份!”

严振衡大吃一惊,问:“为什么?”

“高级特务”说:“我是自己人,有重要机密,不能随便讲。”

严振衡挥挥手令左右退下。屋内只剩下两人时,杨斯德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并要求面见陈毅司令员。严立即向华野指挥部发报,当晚就接到回电:李一明(杨斯德化名)确有其人,暂留你处,很好接待。已派黄参谋骑摩托车前来接你,速返汇报。

严振衡到华野指挥部后,向陈毅、粟裕作了汇报。听完严振衡转述的情报后,粟裕说:王耀武和李仙洲要四十六军打头阵,把嫡系七十三军放中间,以东北系十二军殿后,我们可以将计就计,乘机对敌军予以各个击破。你让杨斯德回去告诉韩练成,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和把握粉碎蒋军的南北夹击。为了不致打错,四十六军有什么行动、李仙洲集团的部署有什么变化,请韩随时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切断该军与七十三军的联系,先歼灭七十三军。接着,粟裕还讲了如果四十六军和七十三军搞到了一起,或四十六军负隅顽抗,我军将采取的下一步作战计划。

陈毅同意粟裕的意见,并对严振衡说:你马上赶回去,要杨斯德速返四十六军告诉韩练成,我们将粉碎蒋介石的这次进攻,请他等着我们的胜利捷报。感谢他给我们提供了情报,并告诉他,我们打七十三军时,将不打四十六军。但请一定要把部署和行动事先告诉我们,免得打错。我们在他的正面、侧面都有侦察分队活动,可以随时联系。如果四十六军和七十三军搞到了一起,分割不开,那时,就请韩练成放弃指挥,我们保证他的生命安全。

“兵者,诡道也!”

韩练成见杨斯德顺利返回,喜出望外。听完杨传达的意见后,韩又对杨讲了如下内容:

第一,上峰要我四十六军向蒙阴进攻。是用全军还是一个师的兵力,何时开始,尚未下达最后命令。

第二,假如要我们全军进攻,我一定拖到18日到达蒙阴,以使陈军长有足够的准备时间。如要我用一个师进攻,我令他们进抵常路(在蒙阴县城北边),看情况再决定前进或后退。

第三,请陈军长告知是否决心保卫蒙阴城,以及你们军事机关、重要物资所在地,以免发生误会。

第四,如陈军长决心保卫蒙阴城,请广泛散发宣传品,欢迎你们各个纵队前来保卫蒙阴城,这样我好借此吓唬李仙洲,说共军主力云集蒙阴,四十六军前进困难,迫使他下令撤退。

第五,我军未开进前,先打空炮,目的是通知你们。如你们决心阻止我军开进,则请在高地上放火,以使我下令停止前进或迟缓前进。

杨斯德派解魁速去华野指挥部,将韩练成所述向陈毅报告。

陈毅于2月16日进驻蒙阴城。在此前一天,即2月15日,华东解放区首府临沂已陷于国民党军之手。

“兵者,诡道也!”陈毅深谙兵法,他在临沂周围用两个纵队打出华野各纵队番号,与国民党军周旋了五天五夜。当北上我军抓住李仙洲集团以后,陈毅即下令主动撤出临沂。骄傲自负的陈诚,哪里会想到中了陈毅的计策呢!

但是,王耀武却获得了情报,得知北上大军确系陈毅主力,意图是吃掉他手下的3个军。王大惊失色,未经请示即下令李仙洲全线后撤。韩练成遂接到命令,将四十六军军部撤出新泰,退至莱芜以南的颜庄待命。

在徐州坐镇指挥的陈诚,对王耀武的举措大发雷霆,发电斥责王:“为何不得命令擅自撤退?”陈诚仍坚持认为:“陈毅所部军心涣散,粮弹缺乏,已无力与我主力作战,放弃临沂向北逃窜。”他严令王耀武:“着该司令官派一个军进驻莱芜,一个军进驻新泰,诱敌来攻”,并警告王必须“依令而行,勿得玩忽”。

在南京的蒋介石也给王耀武发来电报,令其南进。

王耀武见电报后,只得令四十六军南进,再占新泰城。

这样来回折腾,使华野大军赢得了几天时间。

解魁于2月16日离开韩练成,很快找到了严振衡的侦察分队。严亲自将他送到陈毅处。

听完解魁的汇报后,陈毅作了五条指示:一、韩军长诚意告诉我们不少情况,表示感谢,希望他永远为中国的和平民主事业和我们团结合作,携手前进。二、党中央和我对他毫不怀疑,请他放心。我野战军决不打他。三、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守蒙阴城。如果蒙阴不保,会直接影响南面的会战。南北两线,我们都有足够的力量取得胜利。告诉韩军长,他的部队最远到常路。否则,任何部队都要打。四、希望今后不断取得联系,以免发生误会。五、我们的物资,新泰、蒙阴山区都有,主力在常路一带,地方兵团在两侧,以上情况,请韩军长注意掌握。

解魁急匆匆赶回国民党军四十六军驻地,将陈毅的指示传达给杨斯德,杨于当晚向韩练成转达。

韩练成听完陈毅的意见后,连声说:“很好!很好!感谢陈军长的关心。”接着,又向杨斯德透露了最新情况。韩说:李仙洲已决心不打蒙阴了,这样,你们可以将力量用于其他方向,南线可以放手大打,北线可以放手打七十三军和十二军了。

军长哪里去了

莱芜战役于1947年2月20日晚10时30分打响。

这天,陈毅、粟裕又在百忙中接见了赶来送情报的解魁。听完汇报后,陈毅又作了如下指示:

第一,我们对莱芜战役的决心和部署是:把李仙洲总部和七十三军、四十六军、十二军的新三十六师全部吃掉(十二军的另两个师已北撤),不让其一个漏网。我们的胃口大得很!先打其他部队,最后把四十六军包围起来,迫其起义或放下武器。

第二,今晚,战役的炮声响了以后,估计李仙洲会急令四十六军向北增援七十三军。我们对韩练成的要求是:务必不要增援。向他说明:只要四十六军不增援,绝不打它。如果北开莱芜增援,和七十三军搞到了一起,那就难免玉石俱焚了。

第三,你现在马上返回颜庄四十六军军部。在路上拖延一下时间,尽可能晚点进去。晚上10时30分炮声响了以后,再把我们的决心和部署大体告诉韩练成。不是我不相信他,这次战役实在太重要了,万一泄漏了秘密,就会对战役增加很大困难。

第四,为了求得这个战役彻底胜利,你们两位必须始终坚持在敌人内部,决不撤出。你们要积极活动,首先做好韩练成的工作,坚定他的信心。要机动灵活,沉着应战,冷静而恰当地处理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你们打入敌人内部后,任务完成得很好。党对你们是非常信任的,也是非常关心和爱护的。现在为了夺取战役的胜利,党需要你们继续坚持下去,即使牺牲了生命,也是光荣的。

最后,陈毅叮嘱解魁:你回去后,不要对韩练成说见到了我,就说见到了鲁中军区王建安司令员。北线的战役是王司令指挥的。打起仗来,什么样的情况都可能发生。特别是我们与韩练成的关系,只有几个高级领导人知道。我们对部队动员就是要歼灭四十六军。部队打红了眼,打到他韩练成头上,我就可以出来打圆场了……这一次,我们先后变更了七次作战计划,好不容易才把李仙洲抓住,可不能再让他跑了。

这天晚上,韩练成几次派人来请杨斯德和解魁,他俩一再借故拖延。晚10时后,杨斯德估计打莱芜的炮声快打响了,才将陈毅所述大体告诉了韩练成。

从20日晚战至21日,华野一纵、四纵、八纵、九纵等主力在莱芜城东北全歼敌七十三军七十七师,击毙少将师长田君健,扫清了莱芜城外围,使李仙洲总部和七十三军另两个师成了瓮中之鳖。

韩练成率四十六军于21日下午4时许进抵莱芜城下。一路上,杨斯德和解魁一直紧随在韩的左右,力劝韩千万不要进城和七十三军搞到一起。韩予以采纳,傍晚只率军直和特务营、炮兵营等进了城。

当晚,李仙洲召集韩练成、韩浚及指挥机构成员开会,提出于第二天(22日)一大早突围。这时,李仙洲手里尚有四十六军3个师、七十三军2个师及直属部队。李估计有足够的力量可以突围成功。

但韩练成极力主张推迟一天突围,理由是四十六军大部队都在城外,有大河阻隔,再加上弹药、物资等尚需一天时间准备。会议争论很激烈,但鉴于四十六军是突围主力,李仙洲无奈,只得迁就韩练成,勉强同意推迟到23日一大早突围。

22日这一天,对于华野来说是多么重要。粟裕严令六纵务必尽快攻占吐丝口,卡死李仙洲集团北撤的咽喉要道。血战竟日,终于关上了5万敌军北逃的大门,造成了我军“关门打狗”的态势。

23日一大早,李仙洲所率各部均按命令集合完毕,准备向北突围。可是,一直等了一个多钟头,仍不见韩练成的身影。李仙洲下令派人四处寻找,韩练成仍下落不明。韩浚见已到8时多,着急地催促李仙洲说:“再不走就完啦!”李只得下令突围。

原来,韩练成对杨斯德早就说过,四十六军是桂系的基本部队,各师师长都是李宗仁、白崇禧的亲信,他指挥不动。因此,要率全军战场起义是不可能的。于是商定,在杨斯德、解魁安排下,韩练成率亲信卫士一个排,悄悄脱离指挥位置,隐蔽到莱芜城内的两个地堡内。

蛇无头而不行。军长跑了,四十六军失去了指挥,全军就乱了套。李仙洲率领的5万人马慌慌张张,你挤我拥,不成队形,在中午闯进了华野大军布下的“口袋阵”。战至傍晚,全军覆没,李仙洲、韩浚均被活捉。

1955年,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1984年2月27日,韩练成在北京逝世。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