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发病那天起,他把从记事开始的沉芝麻烂谷子翻了个遍,从小学说到初中,从初中说到豆腐房,似乎这三十年来每天发生的事他都记着.脑容量赶超奔四双核中央处理器.没日没夜的说,只要他醒着,眼睛睁着,就在不停的说.连小时候隔壁邻居夸我说:"小雪,你看上去不象妹妹,更象姐姐."他都愤愤不平的说:"为什么说她像姐姐,是不是闲我长的矮,看不起我呀."整整说了两个多月,终于说到他和喜儿的事儿了.

妈眼含泪光的说:"小雪儿,有希望了,你哥快说完了!等他都说完了是不是就该醒了?"我无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