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姓白,名学峰,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短粗胖活脱一现代版武大郎.现年30,做豆腐生意,生活不算富裕倒也安逸.或许是外表的不近人意使他从小就有自闭倾向.什么事儿都只做不说憋在心理,我真希望他不要这样.无数次跟他沟通都以失败告终.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久而久之家里人都习惯了他的沉默.眼看着老哥快奔31,早该到谈婚论嫁的年纪却连恋爱都没谈过,妈这每天急的像抱了个火盆似的.

这天,在七大姑八大姨的串棱下,媒婆领来一个叫喜儿的姑娘,说是百里外李家村的,人长的漂亮,身材也算高调,(当然是相对我哥而言)就这名字总让我联想到那句:"喜儿我自幼儿许配赵家呀~~~"她一看到我哥就相中了,没过几天就住到家里来了.

哥这心理都乐开花了.哥的豆腐生意挺火,十里八村没有不知道"白士豆腐"的,她总说哥特能干,就是不懂得猜女人的心思.哥也开始学着和大家开玩笑,虽然笑话时常让家人尴尬,但父母还是为喜儿给哥带来的巨大转变欣喜若狂.感叹爱情力量的同时巴望他们能近早完婚.

两家人顺理成章坐到了一起,亲家相见格外亲,听说喜儿年幼时母亲在铁道口发生了意外,早已不在,所以今天只有父亲出席本次重大谈判,老人家下口挺狠,一口价五万块,姑娘就算我们白家人了,他也有个养老费,对于一个农村家庭,五万基本等于两位老人一生的积蓄.考虑到哥的情况,父亲连贝儿都没打就答应了,哥自己拿了三万,剩下的二老掂上,在滴滴哒哒的喇叭声中二位新人进入了洞房.

风云突变,就在婚后的第三天,新娘子回了娘家.在妈的再三追问下,哥说出二人吵架的事实,并打了嫂子一巴掌,起因是嫂子骂他不是个男人,又丑又笨,我相信哥,因为哥这辈子从来没说过一句谎话.父亲却骂哥糊涂,并带着他去亲家接嫂子回来.

傍晚时分,父亲和哥回来了,嫂子却没见到踪影,二人呆若木鸡,:"她是个骗子,李家村根本没这户人家."父亲只说了一句却足以让全家四口呆若木鸡.

也许是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打击,哥把自己关在房内两天没有出屋,父亲强行把门撞开看到他坐床上嘴里不停的絮叨着什么.任妈过去怎么打他骂他也叫不醒.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却看不到任何人.我一直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