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罗伊被玛雅说得莫明其妙:“你说,这两把剑来自太阳系?”

“我不是指剑,是说用来铸剑的原料,它们是几十万年前,从太阳系的某个星球落到地球上的陨石。”

“玛雅,我好像听庞统说过,铸剑的原料是从天下掉下来的陨石。”

“迄今为止,能对银河系造成威胁的,只有太阳系的某些星球。我们正在研究这种紫光,这种紫光,比我们掌握的光子,蕴藏的能量更大,我们还没有找到利用或征服紫光的办法。罗伊,你在赤壁大战时,我和父亲通了话。他告诉我,银河系已经受到外界的入侵,我们有几艘洲际推测船失踪了,我的三哥,也与父亲失去联络……”

罗伊为玛雅担忧:“玛雅,事情……是不是很严重?”

“还不至于……父亲只是告诉我他的忧虑。罗伊,飞船因紫光突然出现而发生故障,看来是坏事,但它明确告诉了我们威胁来自紫光。我会把这一发现立刻转告给父亲,加强对紫光的研究与防范。另外,我曾经对你说过我对心欲的担忧,目前,心欲对紫光一筹莫展,说明心欲还有待提高。我们对心欲的过分依赖,是危险的……”

罗伊沉默了,人的智慧,在科技发展到一定的高度,用高科技手段可以摹拟人脑,但决对代替不了人脑。电脑只能对拟定的程序进行选择、思维、演算,而人脑却能进行形象、逻辑思维,它可以是抽象的、概念的、理性的,也能完全违反这一原则进行思维。电脑能办得到?罗伊看到玛雅十分忧郁,他想安慰她,又不知如何开口。

玛雅仿佛猜到罗伊的心思,脸上勉强的露出笑容:“罗伊,不用为我担心,我会想到办法的,心欲并不是一无是处,它对紫光显得无能只是例外。现在你的剑算是保住了,你好好珍惜!根据飞船现在的状况,我们穿越不了时光遂道,我目前无法把你带回当代世界……再说,你对东汉的尘缘未尽,有可能还要在这儿呆上较长的一段时间。在这一段时间,这两把剑对你来说,确实比你的命还重要。不过,你身边有波尼……”玛雅眼里露出几分无奈,几分忧愁。玛雅与波尼之间,彼此的敌视,很让罗伊伤透了脑筋,他装着没看见玛雅的眼神,没听见她说的话。但他一听玛雅说他暂时不能回到当代世界,正中下怀。经历了赤壁之战,铜雀台之行后,他意犹未尽。罗伊此时此刻,挂念起庞统来。那位凤雏先生,是他来到东汉遇到的第一个古代名人,两人在深山野岭的水月庵中一席长谈,给罗伊留下既深刻又难忘的印象。

飞碟逆着月光向一座大山飞去。

玛雅寻找到一个合适的着陆点,把飞碟降落在山坳里。她跳出舱外,替罗伊打开舷窗的门:“罗伊,山下面就是耒阳县,凤雏庞先生就在那儿当县令,你与他有一面之缘,可以借此机会去看看他……”

罗伊好生奇怪,他心里想的,玛雅怎么会知道?

玛雅看着罗伊疑惑不解的样子笑了:“别再瞎想了,我有心欲,只要扫描你的心,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我要警告你,千万别在心里骂我、恨我,我一旦知道不会铙你!”

罗伊笑了:“我怎么会呢,玛雅!”罗伊想到他下山去看庞统,顺便可到他古代的家乡——益州去看看,如有可能,再到江东一游……这一去,不知要花多长的时间?

“罗伊,你放心地去吧,不用担心我!”

玛雅真像她说的那样,罗伊无伦想什么,她都一清二楚。罗伊干脆把他想的全部说出来:“玛雅,我走后,你干什么呢?”

“第一,我和心欲要修复飞船,否则我们无法穿越时光遂道;第二,我要和家里联系,把我发现紫光的事情告诉家里,传回有关紫光的一切数据。罗伊,这就要借你的宝剑一用!”

罗伊双手捧上宝剑,不知是出于担心,还是对美丽非凡的玛雅依依不舍:“玛雅,我会走很长的时间……”

玛牙笑出了声:“我早就给你说过,要学会用宇宙的思维来看问题。你在赤壁、铜雀台呆了那么些日子,我在飞船中仅仅小睡了一觉……你此一行就是三两个月,只当我在飞船中渡过两三天!”

“真的?”罗伊想到玛雅对他说过,“世上方数日,天上己万年”这句话,他在赤壁、许昌、铜雀台,少说也有五、六天,玛雅说她仅睡了一小觉,难以令人难以置信。

“罗伊,进入时光遂道后,地球上的时间改变了,飞船上的时间没有改变,我过去给你说的时间概念就颠倒过来了,现在是‘艇中方数日,世上以千年’!”

“那,我就放心了!”罗伊一拍波尼,要波尼先下飞碟,他跟在波尼身后跳下飞碟。

玛雅把罗伊交给她的“倚天”、“青红”两把宝剑拿进舱内,要心欲扫描、汇集所有数据。她怕宝剑出鞘时的剑光,就把罗伊叫进舱内,要罗伊抽出剑来,放在扫描台上。罗伊一抽出宝剑,两股剑光合在一起,把舱内照得透亮,飞碟处在静态之中,那股雪亮的紫光对飞碟的作用不大。只听得庞大的扫描镜发出“嚓嚓嚓”的响声,很快就完成了扫描、分析、汇集等等工作。玛雅双手把宝剑还给罗伊。

“罗伊,谢谢你!”

“玛雅,我也要说上你几句,现在你和我是什么关系,你还这么客气?”

玛雅一听,高兴极了,两眼深情地看着英武的罗伊。

波尼哼了一声,用它那蓝色的眼睛,狠狠盯了玛雅与罗伊一眼。

玛雅轻轻叹了口气,她又像上次一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罗伊在波尼的陪伴下闯荡江湖……


罗伊告别玛雅,带着波尼出发。他走了很远,回头一看,玛雅依然在向他招手。飞碟闪烁着柔和的蓝光,玛雅站在淡蓝色的光中,修长的身材更加婀娜多姿,罗伊不禁对她生出一丝依恋之情。他在心里把玛雅与他所认识的女孩子作比较,找不到一个可以超过玛雅的。他甚至把他在电影、电视、小说中喜欢的少女和玛雅对比,觉得比起玛雅,她们都逊色了。如果当今日本、南韩最红的少女歌星与玛雅站在一起,罗伊认为玛雅更加光彩照人。

在罗伊的心目中,只有文姬——那个古典的绝代佳人,还有就是他在梦幻中看到波尼变成的少女,可以和玛雅媲美。想到波尼,罗伊无意中看了一眼波尼,发现波尼也在看他。他感到波尼太有灵性了,它真的与人心灵相通。他刚在想波尼,波尼恰好也在想他,波尼会在心里想他的什么呢?

波尼咬住罗伊的裤腿,把他往山路上拉,罗伊知道波尼在想什么了,它希望自己与玛雅离得越远越好。罗伊只好向玛雅最后挥挥手,向深山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