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三卷 铜雀台(82)

辛十三郎 收藏 1 18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三卷 铜雀台(8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大乔至此,己明白了许多,罗伊为什么要救她,她想要罗伊亲口讲出来:“那,你为什么要拼死救我?”

罗伊脸红了,在大乔的紧逼下,他不得不说:“罗伊少不更事,不知世间情为何物,自从遇见姐姐,才略知一二……罗伊是为情所困!”

罗伊说毕,不敢看大乔,把脸扭向一边。

大乔听罢,满心欢喜,心也突突地跳过不停,一脸的冰霜顿时化着春风,她拉过罗伊,柔情似水地对他说:“姐姐错怪了你,弟弟……”大乔望着罗伊,她坚毅地说“我要回东吴!”

“姐姐,不可!此东吴非彼东吴,姐姐回去会有危险!”

大乔一身正气:“我乃大将军的遗孀,有何危险!”

“姐姐,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

“我放不下小乔妹妹,还有东吴的父老乡亲……”

罗伊见大乔一脸悲戚,心中不忍:“姐姐若真要回去,弟弟陪你!”

“你?!”大乔吃惊了。

罗伊坚定地回答:“是的,我!”

大乔感动得泪水盈眶,蹲下身子要给罗伊行大礼,罗伊急忙扶起大乔。


典韦是个粗人,此时竟然被罗伊的真情所感动,他挣扎着滚下太师椅,跪在罗伊与大乔面前:“都督,典韦将令在身,不得不在江东有所作为。今天,为报都督不杀之恩,赎我冒犯乔姑娘之罪,典韦特来帮助都督与乔姑娘!”

罗伊与大乔,听了典韦的话,都不敢相信,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典韦见二人不信,他用剑撑地,艰难地站起身来:“我身后这两百名武士,名义上是来捉拿都督,实则是来保护都督与乔姑的!来路的出口,己被三百名弓箭手把守,你们若从原路出去,必将死在乱箭之下!”他转身指着小院的后面:“小院后面有一条小路,小路尽头有暗道直通铜雀台之下,从此去到暗道,约有一百余丈之遥。都督与乔姑娘若能在三声锣响之前赶到,就能顺利逃走!”

罗伊感到不解:“典将军,为何要等到三声锣响?”

“这是我与魏王约定,每隔一定的时间敲一次锣;第一声锣,表示己对地宫完成封锁;第二声锣,己找到闯宫之人;第三声锣,我要将闯宫之人押解出宫!都督恐怕已经听到了第一声锣响……”

“原来如此!典将军,丞相知道闯宫人是谁吗?”

“不!只有一人听说冷宫出事后,立即猜出闯宫人是都督……”

“那人是谁?”

“末将典韦!”

“你为何猜出是我?”

“在东吴,末将曾见都督坐在乔姑娘身傍;我刺杀周瑜时,曾与都督交过手;我带着乔姑娘退到江中,只有都督一人追来……都督随魏王回到许昌,我就知道都督为何而来!”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向丞相告发?”

“都督,人各有志,何况都督是为情……”

“典将军请勿再讲!”

“都督,时间紧迫,再不走,就无路可走了!”

事以至此,不管典韦是真是假,罗伊只好一试了:“那就谢了典将军!”

罗伊带着大乔、文姬,走下台阶,黑压压的侍卫立即从中闪开一条路来,纷纷举起手中的刀向罗伊和大乔致敬。罗伊刚要迈步,忽听典韦大喊一声:“都督、乔姑娘走好!典韦,不送了!”

罗伊回头一看,跪在地上的典韦,举起手中的剑自刎了,殷红的血,从他的脖子喷射而出。罗伊跑到典韦身边抱起典韦:“将军为何如此?!”

典韦喉管己破,他费力地说出最后一句话:“无论都督成功与否,典韦因失职犯下死罪,典韦既对不起魏王,也对不起都督、乔姑娘,只有以死谢罪……”

典韦话未说完,倒在罗伊怀中。罗伊向着漆黑的夜空,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啊……天哪!”

大乔跪在典韦的面前,她被典韦的义举感动得泪流满面,她从头上取下一支凤钗,哭泣着说:“各位军士,大乔身无长物,只有这一支金钗,请你们换成钱,厚葬了将军!”

所有的侍卫向大乔跪下,跟随典韦多年的一武士,强忍心中的痛,向大乔说:“我们都是将军一手调教出来的,将军来此以前,己报必死之心。我等都有妻儿老小,将军因此独担此任!”武士接过大乔手里的金钗:“乔姑娘放心,我们会料理好将军的后事……”

寂静的夜中,忽然响起令人心悸的锣声。武士惊恐地说:“这是第二道锣声,与第三道锣声,只有很短的时间。都督,第三道锣响,暗道中的石门就要落下,那时想走就来不及了!”

一句话提醒了罗伊,此时不是感动、悲痛的时候,带着大乔、文姬逃出这里要紧!他向武士兵作辑:“典韦将军的后事,拜托了!”

罗伊按照典韦指引的方向,沿着小路奔去。波尼跑在前面,它发现了隐藏在假山中的暗道。罗伊让文姬、大乔跟着波尼进入暗道,他持剑在后面断道。暗道里一片漆黑,他们只有摸索着前进。走了不久,罗伊感到前面有一股微风吹来,风中还带有一丝丝野外花草的芬芳,他由此判断,离出口不远了。渐渐地,暗道中有了稀疏的光亮,罗伊一行来到暗道尽头,看见一个圆形洞口的两边点着两支长明火。洞外是乌黑的天,几颗星星在夜空中闪烁。罗伊心里大喜,果然如典韦所说,暗道能通往铜雀台下面。他催促大乔、文姬,走快一些,尽快走出洞口。就在这时,他听见清脆的锣声响了,洞口忽然从上面掉下来一扇石门,把洞口死死封住。罗伊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罗伊呆呆地站在石门面前,不知如何是好。波尼扑向石门,用它的头撞,用爪抓。文姬急得哭出了声,大乔反而镇定自若:“弟弟,这是天意,我们死也死在一块儿!”

“姐姐,不要轻易言死,我们都才十七、八岁,正当青春年华!我不想死,好日子我还没有过……”罗伊拔出剑来,向石门劈去,石门闪出点点火星,纹丝不动。他退后一步,运气到两臂,击向石门,震落了石门两边的小石块,石门依然如故。罗伊明白他一直没有认真的练功,现在连“七星运气法”的第一级都没有达到,何来神功?他刚才发力摧毁钢栅,是运气所致。罗伊连试几次,都以失败而告终,他沮丧地坐在文姬身边。这时,他想起玛雅,玛雅能削平一座山,要是她在,击毁这小小的石门,她轻而易举!

波尼不死心,它围着庞大的石门,石门底下的缝,闻着,寻找着出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