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那辆豪华得令人咋舌的马车不知何时已停在他们面前。

胡蝶儿正笑盈盈地站在车厢门口。

第五长醉冲她微微一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胡蝶儿柔声道:“人家想你就来看你了。”

“还有人想我?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第五长醉满脸堆笑。

“当然是幸运了。”她轻移莲步,款款向他走来。

隐玉气得紧咬嘴唇,暗自想到,还有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当着她的面勾引第五长醉。而更让她生气的是,第五长醉好像很享受这种勾引,完全忘了马车坠崖的事。

只听第五长醉笑道:“姑娘如此盛情,实属在下福分。只不过……”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隐玉,此时隐玉正对着他怒目而视,他对她一笑。

胡蝶儿道:“不过什么?”

“我答应过,要送她回家,所以姑娘也不要太着急。”

“我不急,就是想时时能看见你。”

第五长醉笑得更灿烂了,道:“世事难预料,有人想离开我,有人却想看见我。”

隐玉终于忍不住了,怒声喊道:“你们都给我滚远点。”说完就要跑开。

第五长醉一把抓住她,道:“天这么黑,遇见坏人怎么办?”

“你就是坏人。”

“我是坏人?那你为何一听见有人想我就生气要跑开?”

胡蝶儿咯咯娇笑道:“这姑娘脾气还真大。”

隐玉连眼角的余光都不屑扫到胡蝶儿,拼出全身力气挣脱第五长醉。

第五长醉笑道:“你手上有血泡,再叫劲会更疼的。”

“不用你管,放开我。”隐玉几乎要哭出来了,她实在不愿在胡蝶儿面前出洋相。

但就在这时,突然利器刺破空气声暗暗传来。

隐玉还在挣扎,猛然瞥见数十道寒光如流星般飞射过来。

速度之快,力道之猛是她所不能避开的。

她尖叫一声想推开第五长醉,但为时以晚,寒光已迫在眉睫。

眨眼之间,只听“叮叮”脆响,数十柄小弯刀被击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传来一股浓烈的酒味。

再接着下一个瞬间,夜空中已撒满密如繁星的小雨滴,劈头盖脸地砸向胡蝶儿那伙人。

顿时,那伙人东倒西歪地摔在地上。

隐玉根本没看清这一切,等她稍缓过神来,只见胡蝶儿笑盈盈地拍着手道:“真是精彩。”

第五长醉站在隐玉身边,也笑道:“过奖。”

“你好像很喜欢请人喝酒?”

“我是有这个习惯,就像你有习惯喜欢替人结账一样。”

“只可惜,这次我的酒量大了一些。”

“当然,用上两次的量对你显然不起作用了。”

隐玉圆睁双眼,插口问道:“你们以前就认识?”

第五长醉道:“我跟你说过喜欢我的人不是祖奶奶就是阴阳人,她就是那个阴阳人。”

“到底什么是阴阳人?”隐玉提高声音,她最不喜欢有人不把话说明白。

“你看她现在是男人还是女人?”

“当然是女人。”隐玉莫名其妙。

第五长醉朗声笑道:“她既是男人也是女人,所以叫阴阳人。”

“什么?”隐玉仍是一头雾水。

这时,只听胡蝶儿娇笑道:“这隐玉还真是可爱,什么都不明白,看来可得要你费心教导了。”

第五长醉笑道:“没有办法,谁让我接住她这个烫手山芋呢。”

“你嫌她是烫手山芋不如让给我,我会把她调教得天下无双的。”胡蝶儿笑道。

隐玉一听这话,肺都要气炸了,刚想开口大骂,却突然顿住。因为胡蝶儿的声音已经变了,并不是原来娇滴滴的声音,而是变成浑厚的男中音了。

她吓得脸都白了,无意识地往第五长醉身后躲了躲,拽住他的衣袖。

第五长醉笑道:“你听出他是谁了?”

隐玉机械地点点头,道:“是司马藤壶。”

“这就是阴阳人,他既是男人司马藤壶,也是女人胡蝶儿。”第五长醉伸出手在空中对着胡蝶儿的身上比划了几下,好像在给隐玉展示一件完美的作品,一个活例子。

胡蝶儿恢复了娇滴滴的女人声,笑道:“我猜你葫芦里的酒对付他们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恐怕也不够我喝的。”

第五长醉也笑道:“你可以试试。”

话音未落,胡蝶儿已起身如闪电般攻过来,同时手中多出一柄寒光闪耀的弯刀。

第五长醉并不急于避开,而是等着弯刀劈向他。

隐玉不禁惊呼道:“快躲开。”

但第五长醉像是没听见,仍站着不动。

弯刀已经斜斜地到了他的脖颈处,只听一声脆响。

隐玉闭上眼睛,泪眼夺眶而出,这一声响恐怕是第五长醉的脑袋掉在地上了。

但是,她却听见第五长醉笑问道:“你的眼泪是为我而流的吗?”

隐玉睁开眼睛,只见第五长醉完好无损、面带微笑地站在她面前。她松了一口气,颤声道:“吓死我了。”

第五长醉朗声大笑道:“有人担心我,感觉还不错。”

胡蝶儿道:“你那葫芦还挺禁砍。”

第五长醉道:“葫芦是藤上结的葫芦,就看是谁怎么用它了。”

胡蝶儿笑道:“你还真不谦虚。”

“没必要谦虚的时候最好不要假谦虚。”第五长醉也回报一笑。

隐玉深深地吸了口气,她料定胡蝶儿是打不过第五长醉的,所以也懒得听他们的来言去语,颇为不耐烦地说道:“长醉,快点结束吧,还要赶路呢。”

第五长醉笑道:“你想快点结束,你跟她打啊。”

隐玉一跺脚道:“呸,我跟她打,留着你看戏?”

胡蝶儿娇笑着,道:“她现在可没有先前那样心疼你了。”

第五长醉也笑道:“就是,女人的心最是善变,明明刚才还为我流泪呢,这会儿又催我去拼命了。”

隐玉不再说话,而是一转身找了块石头坐下来看着他们。

就在她刚坐好的一瞬间,胡蝶儿已又开始了攻击。

这回第五长醉没有粘在地上不动,而是拉开架式移步接招。

明月当空,繁星密布。

两条身影一个如蛟龙,一个似雏凤,在柔如轻纱的月光中划出完美的弧线。

弯刀映着明月,寒光闪闪,每一道寒光无不贴着第五长醉的身体闪过。

而第五长醉的身体则像每一寸都长着眼睛,灵活而巧妙地躲过。

这时,隐玉突然看见夜空中划过一颗流星,她急忙跳起来大声喊道:“要第五长醉赢!”

流星一闪而逝。

战斗也已结束。

隐玉恍惚间看见一条明亮的水雾喷向胡蝶儿,随后,胡蝶儿瘫软在地上,弯刀翻滚着深深扎进泥土里。

她欢叫了一声,跑向第五长醉,道:“终于赢了。”

第五长醉笑道:“有你向流星许愿,我不想赢都难。”

隐玉看着胡蝶儿,道:“她又喝醉了?”

“是啊,她酒量也没有多少长进。”他摇了摇葫芦,“还剩下一点。”说着将葫芦里的酒全倒进嘴里。

“酒有那么好喝吗?”

“你可以试试,我嘴里还剩一点没咽下去。”

隐玉狠狠地踩了他了一脚,恨声道:“不像好人。”

第五长醉迅速避开,大笑道:“这话有什么错,是你自己问的。”

隐玉跑向那辆豪华的马车,用手拍着车厢,赞道:“这车真漂亮。”

“你喜欢就送给你。”第五长醉走到她身边。

“又不是你的,你倒大方。”

“借来用用,反正她还会找到我们,到时再还她。”他跳上车,一只手拉起缰绳,一只手伸给隐玉,“上来吧,我想你不会喜欢独自坐在车厢里吧。”

隐玉拉住他的手跳上车,道:“当然,阴阳人坐过的地方,我才不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