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四节:新来的情报参谋官(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四节:新来的情报参谋官(2)

“可惜啊,我可没带便衣。”

“我有我有,只是琳姐不要嫌弃不是很高档就是了。”白少鱼佩服得五体投地,就象当时宫琳在场听见了一样。

繁华的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匆忙走在街上,赶着一天的工作。只有两个人看似悠闲,闲庭信步。女的漂亮大方,飘逸的白色连衣裙衬得她顾盼之间美丽不可方物。男的黑呼呼拉着一张脸,显得脸色更黑,因为男的听见错身而过的路人们一些小声讨论:

男:鲜花与牛粪的错误搭配。此类不下二十次。

女:那黑小子家肯定是有钱人。此类不下十次。

熊无疾拉拉宫琳小声道:“前面那幢楼六楼4号门就是顾守华二奶住的地方,听说这家伙天天晚上都不宿兵营,在这里过夜。”

“因为喝兵血去养二奶被你告了的一个体重近两百斤的胖子,你说他可能是龙牙吗?”宫琳不解问道。

“当然不是。”

“那还有什么必要查他。”

“因为他该死。”

“该不该死和龙牙有什么关系?”

熊无疾不答,拉着宫琳进了路边一家咖啡店,要过两杯咖啡后才缓缓说道:“廷卫军查了三年没有线索的案子,给非专业的海军陆战队七天时限可能查得出来吗?”

宫琳沉思,“的确不太可能……”

“所以,修将军也根本没指望我会把一个真正的龙牙杀手在第七天晚上交给他,对不对。”

“……对……”

“那么这就结了,他只是逼我交出一个人罢了,我只要交出一个有证据证明他就是龙牙杀手的人就可以换回老虎了,管他是不是真的龙牙杀手!。”

“你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宫琳惊道。

“嗯。”

“就算你说他是,也栽了所谓的几个证据在顾守华身上,难道我们廷卫军侦缉处专业的人都是傻瓜,连这点都看不出来?”

“当然看得出来,但他们不会说破。”

“何以见得。”

“修将军为什么让我参与进这个案子里来?为什么还要给我详细的讲解案情和那些栽脏的细节?从修将军给我描述袁修道和厉行两位队长的想法中我得出唯一的一个结论:

廷卫军根本就不想侦破龙牙一案!”

看着宫琳专注的目光,熊无疾喝了一口咖啡,自信满满的接道:“在他们廷卫军眼中,龙牙虽说给他们惹了不少的麻烦,但总体来说还是欢迎的,至少帮他们清除了一些按正常军法程序不能清除的人渣。在修将军知道我们在新加坡付出了多大牺牲,也明知道老虎是被冤枉的情况下,也不忍把一个忠诚的为帝国浴血厮杀的军官送去枉死城。所以他暗示性的把这事交给我,只要我交出一个确实是劣行累累的人,再栽上点没那么拙劣说得过去的脏,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释放老虎,把那个该死的家伙送上去。这样他们也交了差,双方都是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呢。就算是日后中京廷卫军总部查出顾守华根本不是什么龙牙,最多也只能怪责修将军一个办案不力,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监察长大人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做。”

“他们是完全有条件可以做得到,随便找个重刑犯肯定能做得比我更好,但是出于廷卫军职责的公正心又不能让他们主动去冤枉一个人。”

“你是在送去一个人不该死的人去死!”

“老虎更不该死。”熊无疾牙缝里透出来的冷气让身处在这夏天南方城市里的宫琳打了一个寒噤。

“顾守华可不是哑巴,他不会喊冤不成。”

“他当然不是哑巴,不过……”熊无疾嘴角挂上一丝狞笑,“你又几时见过死人会喊冤的?”

‘叮~’,宫琳手里刚刚端起来的咖啡杯底磕在小盘子上,洒出了几滴咖啡,“你想做什么!?顾守华就算克扣了一点军饷,那也罪不至死!”

“一点军饷!?罪不至死!?”熊无疾眼里冒出凶光,“在你们军饷丰厚的廷卫军眼里,知道那所谓的一点军饷对穷人家来说代表了什么吗?我们在前线流血拼命,他在后方养得白白胖胖,身为一个旅级司务长还克扣我们这些大头兵那点本来就少得可怜,本来就不够养家的军饷就已经该死!”

宫琳无语。

“好,我这只是把他告上了廷卫军,没多久就查无实据他居然就没事了,我连所有的明细帐册都做为最有力的证据送上去了也没用!那我也没办法了,忍了。可后来我在27号高地上战死的102个弟兄的抚恤金他都敢吞!那发到实处的抚恤金甚至都不够他们家里买一头牛!原先战死的一排长刘正伟家里要不是我经常寄钱去接济,他还没见过面的儿子甚至连奶粉都吃不起!这杂种是在拿我战死弟兄的血去喂他的二奶!孤儿失去了爸爸,女人失去了她们的爱人,老父们为国家已经失去了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儿子,已经流干了眼泪,还要他们都流血,都饿死不成!?这杂种要是也罪不至死谁又该死!”说到愤怒处,熊无疾一拳砸在桌子上,‘砰’的巨响引得咖啡店里几个不多的客人和服务员都惊吓的看着他。

“冷静点!……”宫琳一把抓住他的手,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拳头因为握得太紧还在轻轻颤动。

“我冷静,我冷静……”熊无疾喃喃说了两句,压制了一下突然冒上来的情绪,接道:“周春、黄杰、霍远航、余杰。你亲眼看见他们英勇无畏的牺牲,他们为我们能活下去把自己的命留在了异国他乡,我却连他们的尸首都没办法带回来!就这顾守华,恨我告他,仗着有后台居然无视上级他们是出秘密任务才牺牲的通知,硬说他们是逃兵强行扣下了他们的抚恤金不发放!如果我不是越级找上了聂提督,他就真敢让烈士们蒙冤白死!你说,我杀了这杂种有什么错!?”

“你忘了我也是廷卫军吗,竟敢在我面前说要谋杀一名现役军官?”

熊无疾愣了会,沉声道:“如果我连生死与共过的弟兄都不能信任,我还能信任谁呢。”

宫琳看着熊无疾缓缓道:“我怎么突然觉得你真就是那个杀手了。或者你比他更狠,不经过审判就杀人。”

“可惜我真的不是。”熊无疾脸上充满期待,“怎么样,帮我吗?有你这个受过专门训练的间谍帮我,成功的把握一定大上很多!”

“我不能。”宫琳木然的摇摇小巧的头颅,“我也是廷卫军,怎能为你的几句话就抹杀我多年信仰的公正。”

巨大的失落感瞬息袭击了熊无疾的全身,无力的轻轻抽出了被宫琳抓住的手。

“可是我会帮老虎。”宫琳突然轻笑,笑得象月光一样美丽,“因为,他是我生死与共过的兄第。”

“真的?!我替老虎谢谢你!”熊无疾喜出望外,一下抓住宫琳的手死死不愿放开,又笑道:“顺便说一句,你的皮肤真滑。”

宫琳急忙抽手,平时不输给运动员的体力这会也不知那去了,怎么也抽不出熊无疾的魔爪,羞道:“别闹了,快放开……”

“不放!”熊无疾本是厚颜之人,此时又正是大揩其油之时,岂舍得放手。

“你忘了庭审就快开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