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七节 灾难(1)

wanhexing 收藏 4 49
导读: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七节 灾难(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亲戚都走了,于家只剩下老少五人。于友德夫妇没有责备木英,但木英还是感到了一丝冷漠。一天里,大家都很少吃饭。临近做饭时间,一贯主动做饭的婆婆却没有动静,平时很少下厨的木英虽然觉得委屈,但想想目前的处境,只好默默地把孩子放到公婆的炕上,独自一人胡乱热一些剩饭。然后端到东屋炕桌上,公婆自顾自地吃着饭菜,没有像过去那样招呼木英一起坐下来吃饭。没有人搭理木英,木英也只好象其他人家的媳妇一样,站在旁边,帮助公婆盛饭递水。等到公婆吃完了饭,她又默默地抄下桌子上的碗筷,将剩饭剩菜端到屋外的灶台上,第一次趴在灶台前吃那些剩菜冷饭。现在不比从前,还是像姑姑嘱咐的那样,忍忍吧!忍一忍,也许一切都会过去。受委屈的日子总有过去的一天。

吃过晚饭,木英给公婆的屋子点上油灯。抱起儿子静静地站在屋里,等着婆婆发话。“老头子,你说,今天一天没有一个人来咱家。后半夜,还得给五子坟上‘开门’呢,总得有人抱孙子给他爹开门啊!不然,他爹的阴宅就没门了,咱们不能让儿子在阴间住一辈子没们没院的房子。儿子死得冤枉,咱可不能让儿子在阴间也受屈。要知道今天没人过来帮忙,还不如不让老三、老四哥两个走了。”

“你不让走,他们就不走了,一个个就象躲瘟疫似得。外人能往后躲,自家人能往后躲吗?那,还像一家人吗?我看见他们就心烦。走了心里清净。老大、老二在北京也不知道接到信没有,他们哥两个连五子的最后一面也没见着。我估摸,他们也该回来了。”于友德无奈地说,他盼望两个年长的儿子能赶回来帮自己一把。哪怕出出主意也好。他是当家人,必须考虑以后的日。今后怎样对待木英,这真让他感到为难。现在不比从前,以前女人守寡是天经地义的,现在听说寡妇可以改嫁了。木英是经过世面的人,如果她想改嫁,于家是拦不住的。他虽然当了乡长,有点权势,认识一些有权优势的人,但比不过木英家的势力。她要改嫁,于家拦都不敢拦。木英不改嫁吧!她丈夫死了,名声肯定也坏了,她今后怎麽见人哪?于家在村人眼前也会永远抬不起头。劝木英改嫁吧,或者直接一纸休书把她赶走,这样,于家就多少保住点脸面。可木英如果改嫁,于五的两个孩子咋办。他们毕竟是于家的骨血,绝对要留下的。可没爹没娘的孩子,别人谁愿意抚养。他和于五妈都老了,不知道啥时候就会被阎王爷叫去听差,到那时,两个孩子就没人管了。于友德一个人翻来覆去把几种办法想了几天,也找不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老头子,捉摸啥哪?三天‘开门’的事到底找谁来帮忙,你倒是想想办法啊!哎!连跟五子关系最好的张顺也没过来。要不,你去找几个人过来帮忙。”婆婆试探地问于友德。

“要去,你去。我丢不起那个脸。”说完看了看木英。“爹,咱谁也不求,我自己抱儿子去。”木英的倔强脾气上来了,不在沉默。见公婆没有反应,木英第一次替自己的辩解:“爹,我没被鬼子糟蹋。我是清白的。”

“英子,你不用再解释了,我们相信你的话。”于友德听了木英的话,心头一震。想起了张顺偷偷跟他说起的木英砍杀鬼子是得狠劲。于家惹不起木英,更惹不起木英身后的势力。只要她不再惹事,于家就得迁就她。于友德突然想开了,只要不再出事,他自己的脸面算什麽。就算为了孩子的将来,也要忍一忍。

“英子,听顺子说了你杀鬼子的事,我都知道了。凭你的本事,你不会吃亏,我们相信你。”于友德自从于五死后,第一次主动跟木英讲话。他表示相信木英,这样将来过日才不会过于尴尬。说完这段话,于友德觉得也不能太迁就木英,她毕竟还是于家的儿媳妇,他自己才是于家真正的主家人。他必须事先给木英敲敲警钟,免得日后她太无法无天。

“英子,你要明白。村里人没看到屋里发生的事,他们只看到了鬼子提着裤子走出了屋。人都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谓眼见为实。咱们再咋解释,别人也以为是在辩解。再说,人嘴两张皮,别人的嘴咱堵得上吗?大家认准的事,会越描越黑。得啦!咱认命吧。以前,咱们家太张扬了,别人羡慕你、夸奖你,但心里也嫉妒你。今后,咱家过日子,要低调了,特别是你,必须像人家的媳妇那样,才不会招人嫉妒,才会不会招人恨你。咱今后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你不要去招惹她们。慢慢地,人们会忘记过去的事。熬一熬,日子就会过去。”木英听到于友德的话,感动得哭了,终于有人相信自己是清白的了。“爹,娘,我一辈子都会孝顺你们二老,一定把孩子拉扯大。我啥事都会听您的话。”

“英子,别怨爹,想一想,这件事也怨爹,我要是当时听刘翻译的话,让你躲出去,你也不会遇到这事,五儿也不会死。爹不理你,爹心里也有愧,爹对不起你。”说完于友德流下了眼泪。于友德说出此话,一是出于真心,二是为不大里木英找借口。同时他觉得,不能让木英承受太多的压力。作为医生的他清楚,一个人如果承受过于沉重的压力,心理就会扭曲,行为就会变得乖张。木英的个性太强,如果承受不住压力,不知道会变成什麽样的人。如果变得过于偏激,不知道还会惹出多大的麻烦。于家再也禁不起打击。

“爹!您没错,都是我不好。我以后一定听你们的话。”木英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一听公公主动承担责任,立刻觉得一切灾难都是她自己引起的。心里更加自责,也深受感动。

“孩子,咱打掉牙,往肚里咽。过好自己的日子比什麽都强。只要你安心过日子,我们不会亏待你。”婆婆听了于友德的和木英的对话,从来对丈夫言听计从的她,也相信了木英是清白的。去了一块心病,连亡子之痛也减轻了不少。庄稼人毕竟过日子要紧,脸面不丢,就不怕别人。她觉得作为婆婆,也应该像丈夫一样表一表态。所以她自于五死后,也第一次开口和木英说话,表示会像原来一样对待木英。

“爹!人正不怕影子斜,别人误会咱们,就让他们误会好了。咱们也没有必要低三下四地去求他们。过了十二点,我陪你给我五哥坟地‘开门’去。”木英得到理解,立刻恢复了干练个性。

“我也去,咱一家五口,一起去。”婆婆也受到木英的感染。村人的冷落,使她受到莫大的打击,这种伤害比失去儿子还要深。一家人就是一家人,有时还得靠自家人。人心齐,泰山移。只要心齐,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没有挺过不去的灾难。

过了午夜十二点,就是于五下葬的第三天。为下葬三的亲人“开门”是家人的重要职责。坟墓是死者在阴间的房屋,亲人不替它“开门”,亡魂就不能走出房间,它将永远闷守在黑房子里。

于家五人没有提灯笼,他们就着月光走出家门。前面人影一闪,金娥从墙边走出来。“姐,张顺和他妈,真不是人,他们不让我上你们家去,说你是丧门星,还说......。我都没法说出口。姐,我等我婆婆睡着了,我才偷偷过来。我知到,你一定会给我姐夫去‘开门’。我就躲在你们家的大门口等你们。大爷、大妈,您别记恨张顺他们。我和你们一起去坟地。”

“别说见外的话。你有这个意思,你大爷、大妈就知足了。大冷的天,你还是回去吧!别人让张顺惦记。”危难时机见真情,只有这时,才能看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于友德夫妇已经很满足,他们不想让金娥为了自家招惹丈夫的不满。女人在婆家没有地位,一旦令丈夫不满,今后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张顺知道,他本来向来,一是怕他妈说,二是夜里该他巡逻。所以他让我偷偷替他给五哥最后尽点义务。”再说客套话就见外了。金娥接过于友德怀里的孩子,默默地向前走去。

三天“开门”,选择的时间一般都在死者下葬的第二天最后时刻,鸡不叫狗不咬的时候,由孝子在别人的陪同下,来到坟前。等到一过凌晨十二点,孝子和陪同的人绕坟圈三圈。孝子在前,每走一圈,孝子都要说:“爹,我给您开门来了。”走在身后的陪同人就要假装死者回答:“开了!”,表示死者已经知道儿子赶来为它搭建阴宅的大门,如此三次。然后,用三根秫秸弯成的“门”字形一次插在坟头,形成三道门。象征在阴间为宅院建造了房门、二门和院门。“开了门”,孝子要将孝帽子上的两枚铜钱用五色丝线栓好,搭在三道秫秸门上,作为孝子献上的装饰和镇宅信物。最后孝子将点心等供品用碗倒扣埋在坟下,供亡人享用。临走前,孝子要将下葬时埋在坟墓中间的孝子幡折断,表示亡人的阴间宅院已经完全竣工,希望亲人的亡魂不要再随便干扰世上的亲人,阴阳两安,各自安心在不同的世界过自己的日子。

折断最后的孝子幡,于五的阴世宅院宣告竣工。木英等人深深出了一口气,总算对得起于五的亡魂,希望他能保佑于家平平安安。六人刚要回村,突然听到村里的方向传来几声枪声。这几天,木英心里总觉得有什麽事情要发生。枪声一响,木英意识到鬼子前来报复了,村民们要遭殃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