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六章九一八事变 第十一节江桥失守撤离省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马占山从三间房等地刚回来,他已经去后边看那适合继续守下去,但是听到火车站丢了他立即派兵往回打,卫队团手枪队一起发动冲锋,配合步兵旅骑兵旅一举夺回火车站,战斗中马占山身先士卒,表现的毫无畏惧,连张学义这个杀鬼子不要命的砍人冠军也被他比下去,马占山骑在马上手拿双枪应敌,结果战斗开始后一发炮弹打过来把他的战马炸翻,他摔到地上从新起来指挥战斗。就在马占山的鼓舞下步兵坚守阵地,为骑兵旅杀回来赢得了时间,最后当天的战斗再次以中国军队胜利而结束,遗憾的是江桥失守,省城暴露在日军面前,马占山手下一万三千多军队损失也不少,所以连大兴火车站也成了十分危险的地方,鬼子是被赶走但周围全是鬼子的部队,在这里过夜随时可能被包围。

张学义下了马见到马占山,“马主席,江桥丢了我们怎么办?这火车站四周空旷无陷可守呀。”

“这个我知道,喝口水撤吧,这守不住,我已经在三间房布下重兵,我们在那在顶一阵,快走吧。”马占山翻身上马,张学义喝了口水活动了一下筋骨也骑上战马带着张忠撤离火车站。

步兵旅、骑兵旅、卫队团、手枪连辛苦打下的火车站就这样被放弃,这也是无奈之举动,东北军损失了近两个步兵旅,现在兵力不足战前一半,弹药基本消耗光了,大家用生命热血夺回的国图就这样丢了。

张学义在六号晚上随同马占山的司令部撤到了三间房,三间房在往北走三十五公里就是齐齐哈尔,那是省城,三间房能守多久省城就安全多久,一旦这里失守离省城陷落就不远了,坐在马背上张学义打开手电看看地图,就知道打下去必败,但也要打下去,中国军人不是没用的废物,多打一天就可以向全国人民多证明一次军队是爱国的。

在黑龙江省战事最激烈的时候,吉林第一旅旅长冯占海、第二十四旅旅长李杜也合兵一处组成抗日义勇军,部队一度发展到两万来人,就在第二师团进攻黑龙江省的时候他们就在鬼子身后下了家伙,从而牵制了日军一部分主力部队留在吉林省跟义勇军作战,另外辽宁从十一月开始,东北军打散的部队、土匪、绿林好汉、前警察等等组成各路抗日义勇军,在南线发动反击,对日军形成夹击之势。


十一月七日清晨张学义还在睡梦中炮声就打断他的美梦,他正梦见自己的几个夫人都坐在一起陪他喝酒吃菜,一家人坐在一起好不热闹,他还梦到老婆翠儿和小兰能和睦相处,都原谅了他的‘好色’,他正感觉到舒心呢,鬼子从辽宁调来了重型野炮,那是大正十四年式一百零五毫米野战炮,此炮是关东军数量不多的重炮,一调就来了一个大队,炮弹重量比七十五毫米的野炮炮弹重两倍多,一枚炮弹就是三十多斤,炮弹落地下就爆炸,可以炸出一个巨大的弹坑,打到工事上工事废了,落在人附近人就飞了,三十斤的炸药爆炸人那受的了?这炮不算新,是从一九二五年开始生产的,最大射程三十里,东北军最好的大炮才是该炮射程的一半,就是这种跑充当了鬼子的帮凶,摧毁中国军队的炮兵阵地、防御掩体全靠它,七十五毫米炮的炮声被它都盖下去,基本听不到。

鬼子的炮兵现在至少调来一百多门山炮野炮,大口径的火炮一开打就摧毁很多处守军的掩体,张学义从战壕内露出脑袋用望远镜看看,心说话小鬼子我操你祖宗,不过他再骂也骂不坏鬼子的大炮,鬼子的大炮威力比七十五毫米山炮厉害,很多守军在睡梦中就被炸死,防线也被撕开好多处口子。

大清早鬼子的陆航部队再次出动,连日来攻击不利陆航的军官也被关东军司令本庄繁中将臭骂了一顿,陆航军官当然不干心,亲自上阵指挥十架战斗机超低空轰炸。地面上的东北军也生气了,虽然没高射炮、高射机枪、轻机枪,可步枪还有,一起举起步枪对空开火击伤几架敌机后飞机才放弃攻击。

接下来的地面战里张学义还想伸手,马占山走进战壕,“你干什么?”

“干什么,我杀小鬼子去。”张学义提着三八大盖准备从交通壕往最前边走。

“去送死不值得,我也看出来了,你跟我一样,不是好步兵也不是好军官,我们俩只是好骑兵而已,你本不擅长拼刺刀干嘛那么玩命,现在你呆着别动,你要受了伤我没法向汉帅交代,从沈阳到现在你亲手也没少杀鬼子,休息一下吧,等骑兵旅出击我把警卫团骑兵营给你带,你看怎么样?”马占山一边考虑省城安危一边还替他担心,他死了自己少了帮手打起仗或许就不得力,他不擅长步战干脆把他留下,日后即使丢了大城市打游击也行,绿林出身的人不适合正规作战,以后即使派他一个人偷袭鬼子他也可以胜任。

张学义知道他是想保护自己,人家是好心自己又不能伤了别人的心,所以就提着步枪跟着马占山视察前线阵地。他那套打扮在守军中独一无二,里边是中央军制服挂着少将军衔的领章,脚穿大马靴,上身武装带挂满了,胸前是皮制盒子炮子弹带,腰间的武装带左右两侧挂着两支盒子炮,手枪套旁边该有手榴弹袋,只是弹药袋都空了没手榴弹,外穿一间土黄色东北军棉大衣,大衣不系扣子这样掏手枪方便,背后左右斜背着马枪和马刀,身上的零碎还真多,手那一支三八大盖上着刺刀。


马占山巡视完阵地张学义跟着也去了,他的战马在司令部的马厩里被照顾的很好,机枪也挂在马的得胜钩上,大将无马如无双腿,马就是他的腿,看到自己的战马吃的上了膘他就塌实多了,因为张学义知道省城失守后需要一支部队断后,自然骑兵会为步兵断后,他自己肯定也会去执行危险的任务,以后又要在马背上过漂泊的日子。

司令部内军官们每一个心神安定的,这些参谋军官不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就是东北讲武堂毕业的,科班出身的军官根据情报都可以预测到战争的结果。

八日上午关东军的最后通牒连续三次发到三间房司令部里,许多参谋副官都害怕了,因为守军越打越少,日本在通牒未收到答复后立即发动全线进攻,第二师团的七千多部队全线发动总攻,三间房周遍的乌头诺、张花园等地全遭到优势敌人的攻击,守军各旅各团不断发来电报,没次一发都是好几组,第一份是陈述战场情况,第二份是报告伤亡数字,第三份就是请求增援或者允许后撤。

张学义听到副官们读电报心里这个丧气,光从电报里就知道伤亡比前几日更重,守军现在不足八千人,从四号到八号才四天就损失五千多人,平均每天一千人,一万三千日可以支撑到十七号那估计就没兵了,这怎么办呢?中央不派人本地就这点部队。

马占山不派张学义出战,张学义坐在司令部里吃了睡睡了吃无聊到家了,他高兴的时候就拿出自己的地图标一下,守军坚持了十天,奇迹般的事情就在十七号发生。张学义本计算着十七号就没兵了,但是支持到十七号守军奇迹般的还剩下四千人,伤员源源不断的送回省城治疗,前线的人已经不多,三四个主要阵地上每个阵地就剩下一个团,本来是一个旅打的变成团了。

“马主席,报告一个好消息,南京国民政府正式任命下来了,您现在是黑龙江省的正式省主席,代字去掉了,正式任命您为中华民国陆军上将。”副官长一脸兴奋的报告。

坐在一旁的张学义哈哈大笑,他太了解老蒋了,什么忙不帮还奖励个虚的,省主席现在当不当都无所谓,手下的兵还没四川军阀的一个旅长多,地盘无非是一城加几个县,这个省主席太寒酸了,让外国人知道了还不笑死?

十七号这天的战斗中日本军队动用了战车部队,战车部队引导步兵冲锋,把守军阵地切割成好对块,守军没有反坦克武器依然还在死守。张学义骑马去前边转了转,他真想跳下战马端着枪进阵地守着,可是警卫不干,马占山下了死命令了,巡视阵地可以就是不能进去。

在前线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的师团长多门少将亲临一线指挥,把炮兵队战车队分配到最难打的几个阵地前,这一天是前线打的最艰苦的日子,坦克劈开守军的防线步兵潮水般的涌进来,鬼子兵用刺刀刺杀受伤的中国士兵,被分割开的阵地立即被攻占。坦克上的机枪和火炮喷吐着火舌挪动着笨重的履带从守军的阵地上开过去。


司令部已经拆掉电话收起电台向后转移,守军已经竭尽全力,部队从十七日到十八日几乎没休息,除了吃饭就是打仗,张学义站在高地上看着坦克从士兵的身体上开过去,伤心的蹲在地上一个人捂着脸哭,他真想阵亡的那个人是自己,马占山不让自己玩命不是为了他自己,是为了日后的晋升之路,自己成了被保护的对象,他眼看阵地一个个的丢掉痛心不已,他哭的时候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派上用场,投奔红军人家不要,入党人家认为自己暂时不合适,给穷人打仗也是力量微薄,打鬼子又被限制自由,自己下一步绝对不能跟着马占山。

“张将军,撤吧,司令部转移到了省城,外围阵地即将全部失守。”警卫们冲到他身边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就把他扶上战马,警卫有的帮着牵马有的拿鞭子打马,战马带着张学义撤出三间房,在马上张学义边哭边想,以后的人们怎么说我呢,半个月的江桥保卫战我只打了两天,然后就看热闹,多少热血爱国军人沙场捐躯,自己却偷偷活着,历史或许会掩埋在纷飞的雪花中,士兵的尸体会被吹起的黄沙掩埋,阵亡士兵的名字会随着胸贴的腐烂而消失,以后人们或许会记的马占山死守江桥,可那有人会记得这些普通的士兵们。

四千守军退进省城,可省城无弹药也不能继续守下去,十九日守军撤离省城向北开走了,张学义一路之上想了很多事情,民族为难之时自己绝对不能跟着溃兵继续跑,骑在战马上行军的时候他问参谋长谢珂,“参谋长,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能怎么办,战斗到最后一人一枪,我死也不会投降。”谢珂后来真的履行了自己所说的话,他带部队一直坚持抗战,即使马占山诈降以后他也一直打着。

“哎,我该做点什么呢?”张学义像是自言自语的说。

“跟着我走,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你这样能打的将我还怕鬼子,年轻人,塌实点,打鬼子的机会多的是。”谢珂将军虽然经历了江桥战役的残败但是信心十足。

就在司令部和主力部队转移的时候,马占山再次使出杀手锏,派骑兵旅担任后卫在十九号这天他们撤离齐齐哈尔的时候骑兵旅突袭了多门师团的前卫部队,杀伤敌四百多人后顺利返回,掩护司令部以及伤兵安全撤离,为江桥之战画了个不错的句号。


在一九三一年最后的一个月里,马占山的疲惫之师在日军的追击下先是跑到克山,结果日军追来东北军四千多人无力抵挡又退守拜泉,接着又退守海伦,最后日本部队在海伦附近布下重兵围困马占山,两军转入相持阶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