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二部 第二十二章 再次私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从枯燥无味的会堂出来,郑浩天本想追上去跟地区革委会的张义成副主任说几句话,但见还有其它领导在,便打消了此念头,准备晚上再直接去他的家。当年派系武斗时,郑浩天曾率儋县造反派到海口支援过张义成,张义成对郑浩天心存感激,也十分器重他。

回到招待所,听服务员说儋县有人打电话过来,他意识到可能出事了,马上打电话给刘山。

电话通后,等了好一会儿刘山才到。“刘山!上午是你打电话找我吗?”郑浩天首先开口,他已等得有点不耐烦。

“对!郑主任,是我打电话找您!”刘山恭卑道。

“找我什么事?”

“郑主任!机关出了点事,楚寒又有小动作了!”

“什么事?直说!”

“楚寒把县办公室主任罗屈明的职务给暂停了,并调县党校校副校长钟诚为县办公室副主任并暂负全责!”刘山战兢兢道。

电话那头马上传来咆哮声:“我怎么交待你的?不是要你在会上什么事情都不要通过决议吗?”

刘山十分委屈:“我们已很努力了,这是陈灿阳主任的折衷意见,我们总不能不给他面子吧!”

“这还只是折衷意见?”郑浩天甚怒,又疑惑,“到底罗屈明为什么被停职?”

刘山道:“就因几份文件之事!不知什么原因,上面下发的几份重要文件每个代表办公室都有,就是楚寒办公室没有!”

愚蠢!郑浩天这才想起曾向罗屈明交待,要他注意一下楚寒,控制住他的活动,没想到罗屈明竟然不送文件给楚寒,这不是留着尾巴让人抓吗?

“好了!我知道了!记住,要小心应对楚寒,多跟谭维高他们商量商量!”

“是!郑主任!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是说过了吗?要开三天会,我过两天回来!”

挂下电话之后,郑浩天心神不宁,总放心不下,觉得刘山等人不是楚寒的对手,还得想办法早点回去。

今天大获全胜,楚寒十分高兴,看来许多坏事也能变成好事,就看怎么处理利用了。有钟诚进入县机关,以后许多事情都有了保障,他不再两眼一抹眼,他也不再有进县机关大院就如进了敌营一样的感觉了。

楚寒对钟诚作过仔细了解,出身工人家庭,中山大学毕业,工作能力强,既讲原则又不失灵活,从其文革中作为当权派虽被打倒,但一直未被重批重斗上可以看出这一点,最重要的是他的从轻处理并不是因为他出卖人格党性换来的,这充分说明其很有斗争艺术性。

平常午休时,楚寒不回招待所住处,只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小憩片刻,但今天他连午饭也没有吃便急匆匆回了招待所,他约了钟诚在招待所见面。

回到招待所,楚寒把衣服脱了准备冲个凉水澡,这天气太热,随便在街上走一下,便一身的汗。楚寒穿着条短裤衩,拿着毛巾往卫生间走去。突然房门传来一阵开锁声,他吓得目瞪口呆,来不及反应,门已被推开。

“啊!”楚寒与对方对视一眼,马上扑向自己的衣服处。

“扑哧!”传来一声轻笑声,一个美得让人心颤的女人掩齿而笑,浅浅的酒窝就像要人命的漩涡,令人魂都转没了。

“楚主任!您的开水!”女人看到几近裸体的楚寒时,亦错愕了半秒钟。

“放在那里!放在那里!你先背过身去!”楚寒满面通红,手忙脚乱。

女子依言转身,眼却狡黠地瞟着楚寒,暗觉好笑。

“好!”楚寒穿好衣服,接着愠道:“你怎么不敲下门呢?”

女子很委屈,厥着嘴:“平常楚主任中午不是都不回来的吗?我怎么知道您今天突又回来了?”

楚寒想想也是,不能怪人家。其实,他不是在意自己的裸身,以前又不是没在裸人成堆的沙滩玩过。

“以前不是小艳送水吗?”楚寒转换话题。

“小艳回家了,今天我值班!”女子道。

“哦!”楚寒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杨敏,招待所副所长!楚主任今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女子落落大方,原来他是郑浩天的妻子,但楚寒不知道。

“好的!我现在就有事要麻烦你!”楚寒一点也不客气。

“楚主任尽管吩咐!”杨敏欣然答应,她知道儋县来了一位新主任,却一直因为上下班的缘故,未有见过。

“你也不问问什么事,就这么爽快答应?”楚寒有兴趣地问。

杨敏美眸圆转,轻启朱唇:“楚主任吩咐的事都是一些小事,有何不能答应的?”

楚寒大奇:“你这么肯定是小事?”

杨敏清脆道:“当然!”

“为什么?”楚寒追问,他越来越有兴趣,此女古怪精灵有点刁。

“如果真有什么大事的话,我也帮不上忙,楚主任也不会叫我这区区小女子,你早叫下面的人办去了!”杨敏像诸葛神算似的解释。

楚寒暗赞对方思维敏捷,嘴里却说:“那可不定哦!我现在就让你做一件大事,帮我去买点饭来,好吗?”

杨敏露齿轻笑:“我道是什么大事呢,原来只是买饭啊!”

楚寒一本正经:“有关肚皮的事还不叫大事?”

杨敏不再与楚寒贫嘴:“好!我帮你买饭!”

楚寒忙又拦下:“你顺便帮我买包烟及一些水果回来!这是钱粮!”

杨敏道:“不用了,我帮你买就是了!”

楚寒哪能要别人出钱呢?可杨敏早已出了门。

楚寒吃过饭,冲过凉后,钟诚来了。

“楚主任!你找我?”钟诚推门进来。

“来了啊!快请进!”楚寒热情招呼,“吃苹果!刚买回来的!”这个时候,苹果可是稀罕东西。

钟诚虽年龄比楚寒大,但官比楚寒小,显得有点拘束。“楚主任!您别客气!”

楚寒递给钟诚一杯茶后,坐下来,然后有意味地问:“钟诚!你可能听说了什么吧!”

钟诚莫名其妙,摇摇头:“我没听说什么啊?”

这是钟诚与楚寒的第二次私谈,他明显感受到楚寒对他的好感,而他也对楚寒很欣赏,特别在平反干部重获安排问题这件事上,楚寒说到做到,短短几日便解决了问题,他不仅心存感激又感受到年轻人的厉害,他有一种预感儋县可能要变天了。

楚寒认真审视钟诚,判断他话语的真假,他不喜欢虚伪的人。转念一想,他马上释然,其它代表都是郑浩天一伙的人,他们不会告诉钟诚这个消息,而陈灿阳又不是一个多嘴之人,钟诚自然不知道了。

“钟诚!我找你来是准备给你安排新的任务!”楚寒目不转睛盯着钟诚。

钟诚仍一头雾水:“什么新任务?”

楚寒道:“县革委会准备调你到县办公室任副主任,并暂负办公室全责!”

钟诚掩饰不住地惊喜:“真的吗?谢谢楚主任!”他到县党校报到还不到一天,现在又调离,真太有戏剧性了。

“不用谢我,这是县革委会的决定!”楚寒忧忧地望一眼,又意味深长道:“钟诚!其实调你到县办公室去工作,并不一定是好事!”钟诚明白其中的意思,神色顿然凝重。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为国家为人民,后面还有我帮你撑着呢!”楚寒宽慰他。

钟诚点点头:“楚主任!你放心,我会认真做的!”

楚寒叮咛:“工作换了,担子重了,特别处在一个复杂的环境中,要注意讲究策略,认真做好每一份事,有什么难处可以直接来找我!”

钟诚郑重点头:“我会的,谢谢楚主任!”

“你先回去准备吧!今天下午你就去报到,不要管组织部的调令下没下来,你先把工作做起来再说!”楚寒吩咐,他迫切希望能早点掌握县革会大院机关的主动权。

钟诚颇感意外,怎么这么急?但见楚寒射出的殷殷期望,他毫不犹豫站起,告辞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