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春天』烟花三月下扬州

薇薇星雨 收藏 38 1042
导读:『走过春天』烟花三月下扬州

去春来。转眼又到了“烟花三月”的季节。


李白的《黄鹤搂送孟浩然之广陵》诗中,有“故人西辞黄鹤搂,烟花三月下扬州”的千古名句。这句诗和江南名城扬州相得益彰,每当大地回春的时候,都不由得想起这句诗来,也不由得动了想“下扬州”的念头,真想亲身体验一下诗人的感受。


今年“烟花三月”的时候,多年的梦想终于成真了。虽然,没能够和李白一样乘着一叶小舟顺水而“下扬州”,而是乘坐了一夜火车“奔扬州”,但是,终归也是在烟花三月的季节来到这座梦寐以求的美丽城市,了却了一个多年的心愿。


扬州古称广陵,人们又叫它维扬。清代之前,扬州因靠着大运河,一向被誉为南北枢纽,淮左名邦。以今天的地理概念,扬州在苏北,不属江南。但古人自北方舟船而来,一入扬州,心理上便感觉到了江南。



古扬州最令人向往的地方,当在小秦淮与瘦西湖两处。其繁华、其绮丽、其风流、其温婉,《扬州画舫录》皆记述甚详。西湖之名借于杭州,秦淮之名借于南京,但前头各加一“瘦”与“小”字,便成了扬州的特色了。我一直揣摩扬州人的心理,天底下那么多响亮的词汇,他们为何偏爱“瘦”与“小”呢?


瘦西湖完全可叫“大西湖”或“金西湖”,小秦淮也可叫“中国秦淮”或“银秦淮”了。古扬州城中,虽然住了不少点石成金的商人,但铜臭不掩书香,负责给山水楼台命名的,肯定还是李斗、焦循这样的秀才。这两处名字最令人寻味:西湖一瘦,便有了尺水玲珑的味道;秦淮一小,也有了小家碧玉的感觉。如此一来,山水就成了佳丽一族,而扬州城也就格外地诗化了。



莺飞燕语的三月,那杨柳岸畔的水国人家,那碧波深处的江花江草;园林台榭、寺观舫舟,一色儿都罩在迷离的烟雨之中。此时的扬州,那些硬硬的房屋轮廓都被朦胧的雨雾软化了下来,曲折的小巷浮漾着兰草花的幽香。湖上的画舫,禅院的钟声,每一个细节上,都把江南的文章做到了极致。“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样的句子把我们东方人的审美意趣,写得如同梦境。在三月的扬州,我们是可以寻到这种梦境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