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


正在此时,护架大将军蒙毅带着八名近卫亲兵走进城来,赵高连忙上前作揖道:“蒙将军辛苦了!请到偏殿侯旨。”

蒙毅先是向李斯一拜,然后转头对赵高“哼”声道:“中车府令近来清减了,是不是又有了什么别的嗜好,劳了心神?多注意身体啊!哈,哈,哈,哈!”说着大笑了起来。他说中车府令的“中”字时,语调故意加重了一些。

李斯和章邯站在原地颇为尴尬,谁都知道,赵高为内官厮役的时候,曾偷窃过后宫侍女内裤而获罪,始皇帝命蒙毅审理,被蒙毅判死刑。后因始皇帝赏识其“精明强干、素有才华”而赦免,被提拔为“中车府令”并事公子胡亥,教以法律。赵高因此对蒙毅恨之入骨。此刻,蒙毅旧事从提,多有鄙视、刁钻之意,弄得赵高一时下不来台。

李斯见状忙道:“蒙将军,皇上随时可能召见我们,我们还是快去偏殿侯旨吧。”说着一甩袖,转身就走。蒙毅看着赵高又冷笑了几声,才阔步向偏殿走去。

赵高气得脸上青一阵,紫一阵,他牙关咬的“咯咯”作响,强忍着不吭声,跟着李斯和蒙毅缓步而行。

章邯却故意慢了几步,走到婉莹身侧与她同步而行,正待关怀几句,却见她低头不语,只是默默地驱步合队而行,一时倒也不好张口。干脆又大踏步的跟上了蒙毅奔偏殿而去。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一行人便来到了皇陵偏殿。虽然这里只是偏殿,却也是非常的奢华,从平整的大理石地面到一人不能合抱的镏金立柱,到处都在显示着大秦的富庶和皇家的独尊。

四人一进殿门,就仿佛进入了冰窖一样,谁也不说话。尴尬的气氛再次笼罩上来。而蒙毅却似乎完全没放在心上,昂起头来,欣赏起梁壁上的雕刻和墙画来。

过了良久,李斯才开口道:“赵大人,皇上此刻是不是在巡视陵寝?”

赵高上前一步道:“回丞相,皇上进入陵寝已经好一阵子了,不知道陵寝内室有多大,皇上还要看多久?”

李斯顿时怒道:“皇帝陵寝之内乃皇家绝密之事!谁敢多问?活的不耐烦了吗?”

蒙毅插口道:“反正中车府令是打算将来以身殉葬的,多问一点也没什么,倒是我和章邯不该多听,呵呵。”

赵高略微停顿了一下,向李斯拱了拱腰道:“奴才该死,一时犯了糊涂,奴才只是想盘算一下皇上还要多久才能出来,绝无他意,不想问及皇家私迷,还望丞相海涵。”

“连皇上都敢盘算!哼!当真是活的腻味了,不如先殉葬替皇上守空陵,那才安稳了呢!”蒙毅步步不饶的骂道。

赵高全当没听见,站直了身子侧眼瞪了头也没回过来的蒙毅一下,不再说什么,站在原地。李斯正待再开口,却听到殿外侍卫高声喊道:“真人架到!”接着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

李斯、蒙毅、赵高和章邯四人同时跪倒在地,伏下身子,待殿门顿开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始皇帝疑重的脚步跟着二十余名侍卫和四名太监从殿外挪了进来,他刚一进门就干咳了几下,从他支气管发出的尖锐摩擦声极为难听。很快,始皇帝就恢复了均匀的呼吸,他漫步走上殿内的高台,坐在高台中央的一把黄杨木龙椅上,长长输了一口气后,这才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平身!”

李斯起身后从宽大的袖袋中取出一块丝锦,递上前去道“启禀皇上,这是骊山陵寝的地表归置图,请皇上御揽。”

始皇帝从传递太监手中接过丝锦,并不打开,往旁边的小几上一撂,看了看殿下的这几个人道:“这儿没什么好看的,要不是祖上的规矩,我真是不想建这陵寝,根本用不着!蒙将军即刻安排,准备摆架启程。‘真人’在这里感觉难受,不想在这里呆了。”(秦始皇自从求仙,服食“仙丹”后认为自己已是长生不老之身,所以改称自己是“真人”)

御前的四人心中各自都是一凛,皇上刚来皇陵不到两个时辰就要摆架继续前行,莫不是看到自己的陵寝心中不舒服。但大家都不敢多说,蒙毅半跪答道:“末将尊令!”随后看了一眼章邯向殿外退去。

章邯心里知道,蒙毅要自己退殿与他一同去张罗诸事,于是跪凑道:“末将也告退,同蒙将军去安排一下。”

“你等等!”始皇帝一句冷言顶回了章邯,章邯只得跪在殿中等候圣旨。蒙毅见状独自退了下去。

过了良久,始皇帝才终于开口道:“章邯,刚才随‘真人’进陵寝的那十名御前侍卫和御林郎中都是‘真人’精心挑选出来的心腹爱将,跟随‘真人’已经多年了,‘真人’最是信得过。”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道:“‘真人’打算让你再挑选五十名御林与他们一起在这里为‘真人’监工。待这里工程完后,‘真人’自有嘉奖。”

章邯听得如针芒刺背,一股冷汗从头顶浸出。始皇帝嘴上说是自己已成“真人”不在乎这陵寝的建设,但他自己对所服食的“仙丹”是否有用,也打心里怀疑。他听得出始皇帝分明是要自己找机会干掉这十人,然而在此事之后,始皇帝会不会还再给自己罗织一个罪名灭口?

接着他又想到,刚才赵高假传圣旨,要自己留下侯旨,其实早算到这一层了。他是担心始皇帝会派自己的侄子赵旷去做此事,而后被诛杀灭口,所以才留自己做替罪羊。想到这里心中对赵高一通暗骂,但是圣旨在前,又不得不接旨,于是灵机一动道:“臣,接旨,谢皇上隆信之恩!臣想留下赵旷一队,御林五十人,为皇上办差,请恩准!”

“不成!”赵高立刻伏身对始皇帝凑道:“赵旷一队,善轻骑,乃御林前探哨兵,留他们守陵,恐怕会影响皇上出巡的进程,臣以为还是另调精锐御林步、射兵,由章将军差遣为上。”

章邯肚子里又是一阵痛骂,他本想借赵旷为自己上一份保险,万一始皇帝起杀心,关键时刻也好有个殿前近臣赵高美言。但此时,赵高之言明显在将自己拖入死地后,径自保身,无意日后相助。于是章邯又将目光转向李斯。

一直没有说话的李斯猜透了殿内所有人的心思,他抬高了下巴,仰望殿顶,来了个两不相帮。

始皇帝思量了一会儿笑道:“中车府令,赵旷是你三代单传的侄儿吧!”赵高全身一震,连忙跪地不敢再说话,只听始皇帝缓缓地说道:“就这么定了!你们都下去吧,半个时辰之后,我们就启架前巡!”

赵高站起身来,狠狠地瞪了章邯一眼,退出殿外。章邯弓身退到殿门口,微微抬头望了一眼始皇帝,见他正伸手去拿几上刚才李斯呈给他的丝锦,连忙将头低下退出殿外。刚走出偏殿,李斯便跟了出来拉住章邯道:“章将军,你刚才也看到了,皇上嘴上说不在乎陵寝的建设,但对此事仍很介怀。你是明白人,做事情手脚要麻利,不可让陵内之人起疑。估计今夜子时前,皇上便会下诏,调你回御前。你好自为知。”

章邯欠身答谢,望了一眼急匆匆奔寝殿而去的赵高,微微的摇了摇头。他又转头望了一眼殿外等候李斯的侍从们,见婉莹垂手肃立其中,由为出众脱俗。一双赋有灵气的大眼正脉脉望来,心中顿生惆怅。

李斯见章邯走了神,没再说什么,摸了把额下的“山羊胡”挽袖而去。

章邯独自一人来到陵城门前,看到已经开始张罗启程的天子行架,不禁又想起了婉莹。他顺手拿出了怀中婉莹送给自己的荷包,心中黯然。自此一别,也许和婉莹将永无相会之日,思量片刻,他决定冒险再见婉莹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