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长官!机场上,胡任眼眶湿润了。而站在他对面的黎德明也同样的激动。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黎德明有点激动的说话困难,他知道这几名中国士兵是在什么情况下才生存下来的。

很多战友都...............胡任遥遥头无奈的叹口气。

你放心,战士的鲜血不会白流的,不会的。黎德明用一种坚定的语气对胡任说道。

12名幸存的特种兵依次走下飞机,黎德明肃然起敬,“啪”的一个敬礼,对于也是同样特种兵出生的黎德明心中,这些士兵就是他的命根子,哪怕他们退役不在为中国军队服役也不允许他们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这也是他和熊文灿最终闹翻的原因,他十分气愤,为什么本不该这样的结果却因为熊文灿的所谓利益交换而牺牲掉士兵的生命。

士兵回国后领取了一大笔丰厚的奖金后被各个城市安排到了公安或者检察部门工作,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补尝。但是那23名死去的士兵却因为保密的原因没有公开,他们的家属只是继续收到伪造过的从非洲邮寄过来的信件和伪造的声音视频电话图象声音。而每个月寄回国的钱比以前多了很多,他们说国家给涨了工资!而被欺骗的家属却不知道,这些亲人早已经长眠在了非洲再也无法回答祖国和他们的身边了。

而所谓的国家涨工资,只是变相的对他们家属的一种赔偿方式。这些人的死亡真相将在十年后陆续的以各种事故和冲突中牺牲的方式出现。但是唯一受害的确实这些士兵的家属,他们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继续被欺骗着,他们还在每天做着和亲人重逢和思念之苦。

赔偿计划出来后黎德明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甚至闹到了中南海。理由很简单,这些士兵为国家贡献了一切包括生命,他们的家属就有权利知道他们的亲人已经阵亡的消息而不是欺骗的方式出现。

部长先生,请您再考虑考虑,这样的计划一旦实施那我们的将士们将会怎么看待我们?黎德明在国防部里正在苦口婆心的苦劝熊文灿。

这件事情不能让这些人知道,你难道不知道,这些人是执行的最高机密,如果这些人一旦知道了机密那对我们国家将造成多么大的损失!熊文灿冠冕堂皇的解释着。

好了,我听够了这些冠冕堂皇的词了,我只知道,他们为国家贡献出了生命以及一切,那么他们的家人就应该得到公正的待遇和阵亡通知。

要给那死去的23名士兵进行国葬,他们都是英雄!黎德明补充了一句。

少将同志,你没有事情吧。他们是士兵同样也是中国的公民,既然他们选择了参加军队就要时刻作好牺牲的准备,甚至是一切。我们的军队是不怕牺牲的!

但是部长同志您难道不觉得他们的牺牲一点价值都没有吗?本来他们可以不用去那种鬼地方送死的。黎德明情绪激动的说道。

少将同志那你一定是认为这一切的结果都是我造成的啦,回答我是不是?

是的,我是这样认为的。如果不是部长同志您的错误决定那23名优秀的中国军人就不会不明不白的死在刚果,而他们不死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问题。

够了少将同志,这些话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我甚至是在主席的面前说了,对于你这样打小报告的将军我无话可说。

哼,对于您的判断能力和在国防部长的位置上的作为,我十分怀疑您是否有资格在继续担任国防部长这样重要的职务!黎德明丝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黎德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熊文灿极好面子,见不得一点说他的话,所以黎德明怀疑讥讽他的话说出后熊文灿心中的火气噌的一下就涌上大脑了。

熊文灿情绪十分激动的用手指着黎德明的鼻子说道:“黎德明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我,你难道忘记了当年是谁把你战场抗命的事情给压下去了,如果不是我你他娘的能有今天的能水吗,你个忘恩负意的小兔栽子。”

你是为我压下过我战场抗命的事情,但是当时的战役已经超过了我们的发展想象,原来的战术制定已经跟不上变化了。所以作为一名指挥员要有这种魄力,根据战场的瞬息变化来快速调整部署,而且我要说的是正是我的抗命才及时的围堵了日本军溃退的道路。即便军法处要对我进行调查,那也是功过相抵。

请不要拿这件事情说问题,你现在和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对你只有仇恨,因为是你亲手杀了那些忠诚的英勇的士兵。而且又是亲手制订了这种狗屁的计划来隐瞒事实的真相,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你自己的乌纱帽!我说的不错吧部长同志?黎德明现在和熊文灿两个人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了。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别怪我了!熊文灿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怎么你想对付我吗?哼哼,我黎德明随时奉陪你。

那我们走着瞧吧!熊文灿仍不甘示弱的回答道。


刚果事件失败后的第20天,刚果政府总统拉里菲斯和刚果最大的反对派领导人阿尔拉各斯以及其他的2个武装派别的领导人一起在埃及首都开罗参加了由埃及、利比亚、坦桑尼亚等三国发起的至在对刚果的武装冲突各派别之间达成一个停火协议的会议。

会议间,围绕着国家政权的权利分配、国家行政划分以及最终要的资源开采等问题进行谈判。

拉里菲斯坚持认为他所领导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统一进步党要在未来的政府权利分配和资源的分配中占据主导的地位,而作为最大的反政府武装派别的阿尔拉各斯则坚决反对拉里菲斯的这种独裁行为,并且要求拉里菲斯重新制订一个关于新政府权利分配和资源分配的可行性计划。

拉里菲斯则丝毫不为所动,仍然我行我素。其他的2个武装派别因为自身弱小和实力问题都相继归附于拉里菲斯并表示支持其新政府所制订的未来权利计划。

但是阿尔拉各斯却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演说,并表示,如果在24个小时之内仍然无法得到满意的答复,那么他将立即要求他手下的军队朝首都金沙萨甚至是拉里菲斯的新政府所在地基桑加尼继续进攻,直到固执的拉里菲斯答应他的要求为止。

而作为他的对手拉里菲斯则异常坚决和肯定的答复了阿尔拉各斯,他说:“除非他(阿尔拉各斯)同意我们的计划不然我们将寻求西南非洲合作组织出动武装力量来帮助刚果民主共和国来铲除敌对叛乱势力。”

可能是因为依靠着并不太高明的政治手腕和利益的诱导才让两个势力较阿尔拉各斯弱的小反对派归附了他,所以让拉里菲斯有了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所以,拉里菲斯在对待阿尔拉各斯的问题上重来就没有认真的考虑过,在他看来阿尔拉各斯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并不能掀的起多大的风浪,何况西南非洲国家合作组织的几个成员国都已经半公开或者私下里表示了一旦刚果有事将可以提供帮助。

在这样的心态驱使下,拉里菲斯拒绝了阿尔拉各斯的所提出的意见,虽然意见有些过火,但是拉里菲斯却没有真正的认真思考过。他想到的只是如何消灭阿尔拉各斯。

作为中国在非洲的代理人坦桑尼亚总统克劳迪洛在会议上将中国的意见婉转的转达给了拉里菲斯,内容很简单要争取和平而不是继续的发生流血冲突。但是,拉里菲斯没有将中国的意见的听进去而是一意孤行的执行着他的所谓单边计划,并且引用以色列的成果来说:“十几年前以色列搞了单边主义,全世界甚至是美国都反对,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现在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那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做呢!”

克劳迪洛在回答埃及开罗国际大酒店后会见了中国驻开罗大使馆的大使邱彭成,将拉里菲斯所说的话转达给了邱彭成大使。

邱彭成不敢怠慢立即将开罗会议的详细细节发回了国内,杜文辉此时正在江西做考察。作为国务院总理的司贵明认为此事如果处理不当将很有可能威胁到中国在刚果的利益。所以连夜将从开罗发回来的消息通过电话报告了杜文辉。

杜文辉则问道:“如果我们这次不去管听之任之发展回在刚果发生什么?”

司贵明回答道:“拉里菲斯在刚果所掌握的力量来看要强过阿尔拉各斯,一他们其中的某一方被对方打的快不行的时候一定会寻求他国的帮助,这样的话当然我们是首选,但是如果我们不管的话,那么很可能发生其中一方投靠其他大国的可能,这样就会威胁我们在刚果的利益,有可能还会动摇在安哥拉的利益。”

杜文辉在电话里沉默了一阵后开口说道:“派地面部队去刚果肯定是不可能的,一是我们需要部署,二是我们刚刚在那里遭到了失败。那你认为我们该支持两方面势力中的那一方?”

我个人看好拉里非斯,因为他在刚果国内的民众支持率还占有72%左右,而且也占据着全国的近三分之二的土地和人口。最重要的是在国际上他是唯一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合法政府,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投他一票。

不过如果从长远的角度出发的话还是应该支持阿尔拉各斯,他很听话,不象拉里菲斯那样的雄心勃勃。所以如果想长期的在西南非洲乃至整个刚果活动下去的话,还是首选阿尔拉各斯。

两个派别的军队战斗力相比,阿尔拉各斯的部队更强悍。而相对于拉里菲斯的军队来说,他们的政府军却多是些市井之徒,很难称得上是军队。

你可以全权的去处理这些问题,你可以召开一下政治局的常委会议,在会议上讨论一下。

10个小时后,司贵明在北京和政治局常委一起研讨出了一个结果,那就是放弃对拉里菲斯的支持转而秘密的支持阿尔拉各斯,这样对中国来说更有意义。

方案出台后立即便传给了在开罗的邱彭成大使,由邱彭成大使直接转交给了刚果反对派领导人阿尔拉各斯。

吃了定心丸的阿尔拉各斯则继续要求拉里菲斯改变原来的计划,一面将在东部和东南部的军队朝首都金沙萨附近调动。

而铁了心要吃掉阿尔拉各斯的拉里菲斯当然不会答应他的要求,并且更加强硬的表示,如果阿尔拉各斯首先挑起内战那他也将同时与全刚果的人民为敌。

拉里菲斯的强硬也宣布了刚果和平进程的破裂,在会议最后3个小时的近乎于苍白无力走过场式的调节后,大会宣布闭幕并且同时宣布因为双方在政权、行政乃至资源问题上的分歧过大,最终双方不欢而散,也给对方留下了动用武力的口实。

阿尔拉各斯乘坐坦桑尼亚总统克劳迪洛的专机返回博卡,而拉里菲斯则首先访问了南非,作为西南非洲合作组织成员国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个国家,拉里菲斯迫切的需要南非在政治上乃至军事上给予他帮助。

但是虽然南非总统乔基姆答应了拉里菲斯的要求,但是前脚拉里菲斯离开南非,后脚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经济顾问团访问时又失口否认了他曾经答应过拉里菲斯。

而在拉里菲斯回国达到基桑加尼以后不久,阿尔拉各斯便开始积极准备他的军事力量,不断的有军事物资和武器弹药从各个地方运到博卡,其中包括轻武器、药品以及粮食!而他的对手却遭到了连同美国在内的几乎全部国家的武器禁运。

拉里菲斯没有估计到突然发生变化的局势,几乎在开罗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支持他,但是会议结束以后几乎是全部的人都在反对他,时间变了,人没有变,但变的是局势!现在已经不是在开罗时候的局面了。

走投无路的拉里菲斯赶忙乘飞机飞往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去那里求助克劳迪洛总统,因为他知道克劳迪洛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杜文辉的关系非常不错,如果能成功的说通克劳迪洛总统帮助他游说中国的话,那事情还或许有转机。

但是,到达了达累斯萨拉姆的拉里菲斯却失望了,克劳迪洛总统一口回绝了他的提议甚至毫不客气的大加指责拉里菲斯在一系列的政策制订过程中的错误。

拉里菲斯随后又提出了是否可以以坦桑尼亚的名义支援刚果武器,因为坦桑尼亚不少的军事装备都是从中国进口或者是从中国用货物换来的。虽然不算上先进但是却很管用。

即便是这样的要求克劳迪洛都没有同意,克劳迪洛看来,今天所造成的一切问题都应该由他拉里菲斯一个人来承担,如果当初在开罗他要是听从中国的意见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话,就不会出现今天的结果了。

在国内,拉里菲斯的统治正在被动摇,因为国际社会对刚果的封锁,政府所控制的地区开始出现了粮荒,生活必需品开始出现短缺。人民开始对政府产生不满的情绪。而在阿尔拉各斯所控制的地区,却没有出现粮食危机,所以不少的内地难民穿过封锁线逃入阿尔拉各斯所在的地区。

政府军随即便封闭了通往了博卡的几条公路,但是仍然有数目众多的难民每天冒着被开枪打死的危险穿越封锁线而逃入阿尔拉各斯的控制地域。


博卡的阿尔拉各斯的民兵驻地,一名身受重伤的解放军特种兵躺在病床上接受着治疗!他叫许敬东,军衔是上士。直升飞机被击落的时候他正好在那架CH-47上,坠落后他受伤昏迷,后被民兵发现救起。

怎么样,好一点了吗?一名医生走过来问道。

谢谢,拉西克医生,好很多了。许敬东微笑的用手朝拉西克摆摆手。拉西克是一名捷克的医生,是阿尔拉各斯的私人医生。

门,噶吱的一声被推开,墨镜男子走进来!拉西克很识趣的主动的退了出去。

怎么样感觉好一些了吗?墨镜男子用汉语问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许敬东警惕的问道。

哈哈哈哈,男子放肆的大笑起来,许上士你已经问了我这个问题42次了。

中国人吗?

当然。男子摘下墨镜露出一副典型的西北人的特征。

国家安全局的特工?许敬东继续猜测眼前的这位神秘人物。

男子摆弄着墨镜似笑非笑的回道:“算是吧,也不全算。”

怎么这么说?许敬东心中的好奇感让他继续追问下去。

许上士你不觉得你问的过多了吗?有些事情可以让你知道,有些事情则不需要你知道。男子没在和许敬东在这件问题上进行纠缠。

我的队友都幸存下来了吗?

你认为这可能吗?男子反问道。

有多少人?许敬东嘴唇微微的颤动了下。

总共有12名士兵生还,如果算你的话是13个。

那这么说其他人都............。

没有错,全部死了。男子语气没有一丝变化。

能给支香烟吗?许敬东沉默良久后说道。他内心是沉甸甸的,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友就在一瞬间便全部都牺牲掉了。

拉西克医生说过,你中弹的部位在肺部,就差几毫米弹片便穿进你的肺里面了,所以在你没有完全好的情况下,我是不能违背医生的命令的。

什么时候送我出去?

出去?回国吗?男子问道。

是的。

你好了以后便可以。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打这个电话找到我!说着男子将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字片放在病床的床头柜上。

许敬东把身体慢慢的靠在床头,他在想到底为什么会被民兵伏击,为什么又被救活。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他。

开罗,埃及总统穆斯塔法,在首都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从中国引进的98式主战坦克、90式步兵战斗车、90式装甲运兵车、国产的新拉美西斯主战坦克,空军中FC-1战斗机都系数参加了阅兵式。为了庆祝埃及纳赛尔所领导的自由军官团发动的革命政变推翻国王法鲁克的傀儡政府的盛装阅兵。

穆斯塔法出生在一个埃及中产阶级家庭中,父亲深受纳赛尔精神的影响,从小穆斯塔法便将纳赛尔定为自己人生的奋斗目标,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纳赛尔那样的英雄。

前往德国留学归来后的穆斯塔法更加坚定的要投身政治界,他从普通的市议员开始坐起用了十五年的时间终于登上了埃及权利的顶峰,作为一名虔诚的穆斯林教徒,穆斯塔法在对待以色列问题上和纳赛尔有着惊人的相似,那便是消灭以色列建立一个泛阿拉伯的联盟国家。

而这次阅兵更多的是向外国的一种宣扬,借此来抬高在阿拉伯国家中的地位。而这次阅兵却让它的邻居以色列感到了压力,伊朗的所装备的强大的中程弹道导弹甚至可以打到欧洲,而埃及所部署的俄制“伊斯坎德尔”短程地对地导弹和中国的东风M族近中程导弹都可以完全覆盖以色列整个国家。

埃及在阅兵的时候以色列发表了一份谨慎的说明并且在观望着埃及的进一步行为,同时以色列国防部也紧急召开了一次会议,国防部长梅里克·达扬以及参谋长本·拉宾中将都参加了列席会议。

已经硝烟散尽许久,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很久了的埃及一亮相着实让以色列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