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EN 暗渡陈仓 [6] 偶遇

百合浪子 收藏 0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办完手续,杨锐抱着几盒子子弹出了军需处的弹药配发室。他在门口打开一个盒子,从里面抽出一颗子弹,对着灯光仔细地看着,那黄铮铮的铜弹头尖端被削钝,四条暗纹均匀地分布在钝头四周,被切削过的地方露出灰白色的金属。

“7.62口径达姆弹,我们的乖孩子要发狠了。”一个久违的银铃声传进杨锐的耳朵。他转头,果然,身着常服的柯云正微笑地站在他身后。

“你好闲啊。”杨锐笑着说。

“不比你们野战部队,到处划拉东西往自己的背包里装。我们可是轻装前进。”虽然说着工作上的事,柯云依旧是带着那种小女孩的神气。

“跟你们头说说,把我调你们队里得了,整天背着这些破铜烂铁跑来跑去,不累死也烦死了。”杨锐往上擎了擎装子弹的盒子打趣道。

“你?”柯云凑到杨锐跟前上下一顿打量,又绕着他来回转了两圈。“不行,绝对不行。”

“靠,瞧不起人啊?在学校时我可是话剧团主力,说演戏我也不生分。”

“得了吧,少吹牛,就你那眼神足能把你卖了。看什么都死盯着不放,一看就是个狙击手的德行。我们大多时候可是要装普通老百姓的,你可别在我们伤亡记录上当分子了。”柯云一本正经地说,但杨锐不难看出那假正经背后有很大的调皮和搞笑的成分。

杨锐忍不住,笑了:“好了,不跟你扯皮了。最近怎么样?还好吧?”

“还过得去吧,你终于想到关心我了?我都来两天了,你也不说去看看我。”柯云还是带些撒娇的口气。

“我们也是昨晚才到,何况我刚刚才从杰弗逊那听说你们在这。”

“算了,”柯云笑了笑,略有些自嘲的味道。“听说你们打得很艰苦,没遭什么罪吧?”

“还好,就是当了段时间力工,刨了刨土;杂种们看不惯,用炮弹砸了我们两天。”

柯云被逗笑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贫?以前你可不这样,跟个死木头疙瘩似的。”

“可能是被带得吧,我换搭档了,一个从丹麦来的话痨,整天嗡嗡我,近墨者黑。”杨锐耸肩道。

“霍克呢?”

“他懒得理我,放我单飞。可能是最近任务比较简单吧,再上陆,我估计还得换回来。”

“放你也好,让你多锻炼锻炼,省得你这个乖孩子总也闻不出战争的味道。”

“胡扯,我可是硝烟考验出来的。对了,我升官了,下士,再见我,你可得先敬礼。”杨锐笑呵呵地炫耀。穿着作战服,上面没有任何表示军衔的标志。

“哦?那你得请客了,呵呵。我早就听说了,那次是你们跟毒蝎一起行动的,好象是你出的主意,结果摧毁了地上人的一个大油库,对么?”

“你怎么知道的?”杨锐问,他知道混特独立特战队的战果是不予通报的,以防地上人过多了解这几支神秘部队的底细。

“嗨,云,我要你领的装备齐了没有?”正在杨锐迷惑的时候,一个军官吆喝着走过来。

“长官,”柯云转身敬礼。“我……”

“小孩?原来是你!”来者正是毒蝎的李高特。

“李高特中尉,我是来领弹药的。”杨锐抽出右手敬礼道。

“那次任务之后我真想再见你,好好谢谢你,你可帮了我们的大忙。”李高特回礼后笑着说。

“其实,我们并没完成好,让您丢了两个兄弟。”杨锐有些难以启齿。

“那不是你的错,是他们运气不好。”李高特被勾起了伤心往事,苦涩地笑了笑,随后对柯云说:“云,把清单给我吧,你们是同乡,好好聊聊,十分钟后归队。”

“是,长官,谢谢。”柯云把清单交给了李高特。后者向杨锐点了点头,便转身走开了。

“你怎么归他指挥了?”杨锐看李高特走远,问。

“这次我们是协同作战,我被借调到毒蝎,由李高特指挥。你的事还是他告诉我的。”柯云解释道。

“难怪。他是个好人。”

“还成吧,也挺凶的。今天他绝对是给你面子,要不我免不了被骂。”柯云吐吐舌头,还在为刚才没按时领取装备的事心虚。

“真看不出,我们的柯大小姐也有怕的时候。”

“我又不是孙悟空,真是的。不过说回来,你就没有怕的时候?”

“怕?呵呵,说实话,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也很怕,不过打了几仗之后就习惯了。”

“那这个呢?”柯云指了指杨锐手里的子弹。

“这个?”杨锐有点糊涂了。“我怕它干什么?”

“你用过它么?达姆弹。”

“用过啊。”

“在活人身上?”

杨锐摇摇头。以前训练的时候,他只是用它打过钢靶,他知道,薄一点的靶子一下就会被洞穿,而且击穿的位置会留下一个近似于圆锥形的窟窿。

“有一个死在我面前的战友就是被这种子弹打中的,当时他的脑袋一下子就炸没了,甚至还带掉了半截脖子,他的血和脑浆溅了我一身……”

“我是用它来打杂种的。”杨锐打断她说。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不管他是谁,当你亲眼看到他突然支离破碎地变成一地的肉渣,你会不会……更何况这颗子弹是你射出的。你会不会觉得这,太残忍?”

“他们是我的敌人,而且我用动能穿甲弹打过人,我知道那种……”杨锐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是不是你们前段时间的伤亡又很大?”

柯云没回答,只是默默地向杨锐走近了一步,轻轻地把头靠在他肩膀上。又是个措手不及,杨锐左手抱着子弹盒,右手停在空中。旁边路过的士兵都在看着这两个人,并不是因为这暧昧的举动——毕竟在西方人眼里,众人面前打啵都不是什么过分的事——他们好奇的是杨锐的那尴尬的表情。杨锐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右手不由自主地放在了柯云的背上。

“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些。”杨锐轻拍着柯云,心里想,可怜的姑娘,女人真该远离战争。

“答应我,”柯云抬起头,直直地盯着杨锐。“不要被这种子弹击中,不,不要被任何东西击中。”

“放心,我命大着呢。”杨锐笑着想缓和下气氛。

“我是认真的。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柯云顿了一下,补上了四个字。

杨锐一愣,但很快恢复了常态。他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

抱着子弹盒,杨锐回到了仓库。一进门,漫天的口哨声差点把他给“挤”出来。

“小孩,取个子弹要这么久啊?”

“战地情缘,好浪漫啊!”

“小孩,你的子弹是不是都打完了啊?不够我的借你啊?哈哈……”

……

靠,这群牲口。杨锐想着,脸早已通红。他苦笑着,摇着头走到堆放自己装备的位置。

“我让你去领弹药,你却在泡妞?”霍克一脸严肃。

“对不起,偶然碰到的。”杨锐赶紧解释。

“好歹下次通知我一声,害我白白错过场好戏。”霍克依旧严肃,却怎么看怎么是种假惺惺的味道。

“狗屎!”杨锐瞥了他一眼,开始把领来的子弹装进子弹袋。

“哇噢,小孩,那妞果然正点,搂着这么个美人很爽吧?”

“你这是废话,菜鸟。嘿,小孩,你要真不喜欢就让给我吧。”弗劳瑞和鲁兹两个活宝开始一前一后地喷着屁嗑。

“随你便,不过小心她让你下半身不能自理!”杨锐冲他们两个竖起了中指。

仓库里气氛活跃,而在一个角落里,有几个人正冷冷清清地坐在一起,静静地观望着。

“他就那么随便,没人管他吗?”池上恨恨地嘟囔。

“管好你自己吧。”大田只扔下这一句话。

池上没再说话,看看杨锐又不满地瞥了眼大田。

“立——正!”值星官喊道,屋子里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站了起来。

默菲带着军官们走了进来。“抓紧准备,五分钟后在一号大厅集合。”默菲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