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军和亚军

冠军和亚军居住在江南的一个小城镇。小城水网密布,古朴的拱桥连接起道路纵横,划桨的小船代替了奔跑的汽车。小城的墙门是深深的,小城的空气是湿湿的,小城的脚步是款款的。除了舟船这裡没有别的交通工具,因此在小城,最快的速度就是人奔跑的速度了。

冠军和亚军同龄,在少年时代便显示出他们与眾不同的速度,无论是游戏还是学校上体育课。他们总能将别的小伙伴远远地甩到后面,最后,就变成了他们两个人的比赛,另外的人全都成了看台上的啦啦队员。

小城举行首届运动会时,他俩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一项目的冠军和亚军。他是冠军,他是亚军,仅仅一步之差。

奇怪的是他俩的座次似乎就这样缺少悬念地排定了,之后的每一次赛事,他是冠军,他是亚军,从来没有倒过来过,就连那一步之差的距离也是不变的。箇中道理其实也简单:一个想消灭那一步的差距,就勤练苦练拚命练;另一个想保持住那一步的差距,也勤练苦练拚命练。结果,就仍是一步之差。

只有一次例外。

却说那冠军曾离开小城,走南闯北做生意去了。小城人於是很久没看见他,只是时有信息传来,说他发了,又说他栽了,等等。小城人经常可以看见的是那亚军矫健的身影,他留在小城当了一名公安警察。

一起抢劫案轰动了这个和风细雨少有新闻的小城。当警察接到报警赶到案发现场,蒙面劫匪刚刚拔腿逃离。

由於河密桥多,这个小城的警察是无法使用警车的,甚至用摩托车都只能事倍功半,所以他们都练就了一副飞毛腿,尤其这天出击的警察,见劫匪逃跑心裡一点都不慌,他是本城跑得最快的人之一,是亚军头衔的保持者嘛。

过了一座拱桥,又过了一座拱桥,警察与劫匪的距离渐渐近了,「站住!」他大喝一声。他看见那劫匪全身一颤,回一回头,紧了紧脚步,像箭一样窜出去,他们的距离,忽然间又拉大了。

这劫匪熟悉地形,似乎是本地人,但本地人中,哪来跑得这麼快,让他追赶起来颇感吃力的人呢?

难道是他?自己永远没有赶上过的那个人?他也像箭一样窜了出去。

过了一座拱桥,又过了一座拱桥……

结果当在意料之中,否则我也无法知晓这个真实的故事。但新闻报道得过於简单了:「昨日在某地发生的抢劫案中,警察穿过半个城市抓住了劫匪,据说该劫匪曾是一位长跑冠军。」

而当时的情况极富戏剧性──

只见劫匪在前,警察在后,孜孜不倦地跑著,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好像是凝固住了。他稍稍放慢喘口气他也随之喘口气,他加快步伐他也随之加快步伐,似乎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劫匪大概是终於意识到这点,他站住,举起了双手,於是双方都到达终点。

后来劫匪是这样说的:他也许永远追不上我,但我也注定摆脱不了他,这样跑下去又有什麼意义,还不如站住。

后来警察是这样说的:我也许永远追不上他,但我的职责让我必须永远追下去,直到抓住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