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十八章 英雄救美(上)

收藏 31 71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十八章 英雄救美(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1)

故事讲到这里,又该有读者大大问了:三个美女刚商量好要去找心上人,怎么刚出门儿就遇到了鬼子呢?这也太巧了吧。


要不怎么说无巧不成书呢。本来三个姑娘要是大白天的出门,直接找到唐河大堤,然后再一直顺大堤走下去,虽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孟云霄,但也不至于被这股鬼子遇到。可偏偏这三个姑娘是半夜跑出来的,而且还迷了路。


这股鬼子呢,其实也根本不是冲她们三个姑娘来的。因为前天夜里孟云霄他们突围后转移的时候,廖天时曾经在附近唐河大堤一带打阻击,日本鬼子被打死打伤不少,由于当时鬼子忙着追击,所以就把一些伤员和迷路的给丢下了。鬼子天亮回城清点人数,发现除了死伤人数之外,还失踪了好几个,于是就派附近据点的鬼子伪军下来寻找失踪人员。昨天这些据点的敌人就找了一天,但是还没找够,所以今天一大早趁天凉就又出来了,结果就遇到这三个美女了。


三个姑娘依靠柏树坟的有利地形,打了一阵阻击,暂时挡住了敌人。可是又过了一会儿,形势就开始变得危及。这片柏树坟也就两三亩大,鬼子伪军却有一百多号人。鬼子一看正面进攻受阻,马上就把这块屁股大的地方围了起来,从四面八方开始进攻。这下几个姑娘可就有些吃不住了。


眼看着鬼子伪军已经突进到了坟地的外围,连受伤的柯大小姐梦兰都拖着伤腿占据了一个坟岗,和其他两个人呈三角形加入了阻击行列。即便如此,形势还是越来越坏。


“霍姐姐!”柯梦兰在坟岗后面喊,“这么打下去不行!鬼子的人太多,马上就要冲过来了!”


其实梦兰姑娘不说,霍凤凰也明白,如果鬼子不是为了抓活的,自己三个人浑身上下早成筛子眼了。但是不打又能怎么办?梦兰伤了腿,行动已经不方便,在这无遮无掩的野地里跑,纯粹是找死。


柯梦兰看霍姐姐不吱声,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又冲她喊道:“霍姐姐,你带小兰走吧!我在这儿掩护你们俩!别因为我一个人都走不成!”说罢一抬手又是两枪,打倒了一个刚抬起头来东张西望的鬼子。


“不行!”柯二小姐若兰和霍凤凰异口同声地喊道,“我不走!”柯二小姐声音里带了哭腔;“要走一起走,不走都留下!”霍凤凰嘴里说话,手里也没闲着,手一抬,一个伪军的头上冒起一股血花。


“霍姐姐!”梦兰着急了,“你怎么...”说到这儿没声了,不知道该怎么措辞。霍凤凰喊道:“大兰!你别多想!咱们都是好姐妹,生死都要在一起!说什么都不分开!”


“就是!”柯二小姐也喊,“我也不要走!鬼子不是想抓活的吗?正好趁机会多打死他几个!咱们真要是死啦,孟大哥一定会给咱们报仇!”


三个姑娘虽然视死如归,但毕竟是众寡悬殊,又过没多一会儿,三个人的三角形防御阵地就被鬼子逼得合在了一起。越来越近的鬼子伪军甚至能看清她们的模样。就听一个伪军军官淫笑着说道:“弟兄们!都看清楚了吧?是三个黄花大姑娘!都给我卖把子力气,等一会儿皇军玩儿过啦,大家都开开荤!”


“排长!听说共产党都是‘共产共妻’,你咋知道她们还是闺女呢?”一个伪军问道。


“你个骚大麻子外行了吧?没他妈的看见刚才她们在大堤上撒的尿吗?这俗话说得好哇:‘姑娘撒尿一条线,娘们儿撒尿一大片。’跟着老子你就长见识吧!哈哈哈...”


三个姑娘被这些淫词秽语抖出隐私,连羞带气,脸上一阵儿红一阵儿白,再也听不下去了。柯二小姐一抬身,两手匣子枪平端,一扣扳机“嗒嗒嗒”就是两梭子连发,嘴里哭着骂道:“叫你们胡说八道!姑娘送你们上西天!”


“小兰!小心!”若兰姑娘都给气哭了,丝毫不顾身处险境,整个上半身都露出坟岗之外,霍凤凰和柯梦兰同时发现一个鬼子在冲着若兰瞄准儿,梦兰一声惊叫,霍凤凰却扑了过去——


“叭!”鬼子的枪响了,霍凤凰扑到柯若兰面前的身子一震,软软得倒了下去...


“霍姐姐!”柯家姐妹同时惊呼,同时站了起来,四支驳壳枪平举,近百十发子弹成一个扇面发射出去...


柯若兰拼命把霍凤凰拖到坟岗后面,霍凤凰的胸前一片鲜血。“霍姐姐!霍姐姐!”柯若兰哭着喊着。霍凤凰睁开眼眼睛,吃力的把手里的枪送到若兰面前:“小兰...帮我...帮我装一发...子弹...”


“霍姐姐!霍姐姐你...”柯若兰一时没明白霍凤凰的意思。


“快...快帮我...装...一发子弹!...死也不能...被鬼子...被鬼子活捉!”


柯若兰终于明白了霍凤凰的意思,留着眼泪给她打空的弹夹里压进一发子弹,把枪放到她手里。霍凤凰吃力的对她挤出一个微笑,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枪,慢慢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最后的时刻。


失去了霍凤凰这个主力军,鬼子伪军感到三个姑娘的反击火力明显弱了下来。——


“弟兄们!她们撑不住啦!想玩儿姑娘地冲啊!”伪军长官们大呼小叫着驱赶着手下,日本鬼子也嗷嗷叫着,端着步枪开始最后的冲锋。看着越来越近的鬼子和伪军,三个姑娘平静的举起手里的枪,慢慢的指向自己的太阳穴......


就在这即将香消玉陨的千钧一发之际,就在鬼子进攻队伍的后面,从四面都想起了枪声和喊杀声,冲在最前面的孟云霄的身影第一个映入姑娘们的视线——


“孟大哥!”三个美女的惊叫声中既有绝处逢生的喜悦又有恍若隔世的感慨。


(2)

孟云霄来的真是时候,再晚一点他就成鳏夫了。


——你他娘的‘我爱我家’就会说风凉话!你既然知道三个美女这么着急见到我,就不该叫我去端东安那个炮楼!早就该叫我回保定!我告诉你‘我爱我家’:这三个美女要是有一个出点儿什么意外,老子就不和你玩儿啦!



——这他娘的怪我吗?你他妈的到这个时代是来打仗的,不是逆时空旅游!被蚊子咬了一个晚上就他娘的怨天恨地,当初你在丛林里的时候被蚂蟥吸血怎么就忘啦?话又说回来:幸亏鬼子的炮楼建在了府河大堤旁边,才让你想到顺大堤回保定比较安全这个主意,也就碰巧救了你几个老婆。这都是老子安排的好不好?


——是你让鬼子把炮楼建在府河堤边的?你他娘的就吹吧,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东安是若干年后保新路上的必经之路,府河正好通往安新白洋淀,又恰好在东安村边经过,你说小鬼子再傻也懂得个战略要地吧?所以这个炮楼虽然不是我让小鬼子建的,但是是我安排你去打的这一点你刚才也说啦。所以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向着你,你他妈的总是拿着好心当驴肝肺!别他妈的瞪眼啦!还不快去救你的女人,再晚就真来不及啦!

(我爱我家自觉理亏,胡搅蛮缠一通之后赶紧提醒他去救人,唉!这个孟云霄就知道打仗,怎么就不懂什么叫伏笔呢?不叫你在这平原上闹腾闹腾,以后你的粮食从哪儿来啊?这故事还怎么讲下去啊?真是的!没文化!)


孟大虾被‘我爱我家’连挖苦带损的骂了一顿,真是窝气又憋火,等跑进柏树坟一看到三位美女的样子,孟大虾差点就气炸了肺——三个美女当中柯梦兰瘸了腿,站着都直打晃;霍凤凰躺在若兰怀里,脸色蜡黄,气若游丝;再看第三个柯二小姐若兰,虽然没伤没灾,可是怀里抱着重伤的霍凤凰,一脸的泪水,一脸的痴呆。——


“廖天时!伍志彪!给我把这帮人渣全部碾碎!碾碎!老子一个活的也不想看到!不管是鬼子还是伪军!不管是投降还是反抗!逃跑的给我追回来!总之我不要看到他们活着!一个都不要!”——孟云霄疯了!


“都听到了吧!大队长的命令——全部要敌人死!不许漏网!不接受投降!不许用枪!全部用刀!用刀杀!!杀!!!”——廖天时疯了!伍志彪疯了!“蓝狐”小队疯了!太行山下来的人马全疯了!


四百人围住了不到一百人。战场变成了屠宰场!战场本来就是屠宰场!到处是血肉横飞!到处是惨嚎灌耳!刚才还不可一世、耀武扬威的鬼子伪军现在全变成了待宰的羔羊!


“我要进城!我现在就要进城去!”孟云霄接过柯若兰怀里的霍凤凰,激动地喊道。


霍凤凰挣开眼睛,看到自己是被心爱的人抱着,满足的笑意挂上嘴角。听到孟云霄的话,赶紧用虚弱的语气说道:“不要去!全城...全城都在戒严...很危险...”


“你别说话!”孟云霄温柔的制止她,然后抬头大喊:“展翼罗杰!老子要进城!现在就去!”


“明白老大!我们这就准备!”


“海三娃!给我挑最精锐的别动队员,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给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坨南镇!准备接应黄念康和白雪芝,接到人之后,要马不停蹄的给我往回赶,半分钟都不许耽误!现在就走!快!”


“大队长放心!保证误不了事儿!”话音未落,人已经在几米开外了。


“廖天时!队伍就交给你带啦!立刻抢占北面的村庄,给我准备个落脚的地方!”


“是!全连集合!”


“伍志彪!”


“到!”


“我把霍姑娘和柯家姐妹交给你们‘蓝狐’!怎么做我就不说了!”


“老大!只要‘蓝狐’还剩最后一个人,还有最后一口气,我保证三位姑娘毫发不损!”


孟云霄一手抱着霍凤凰,一手扶着柯梦兰,眼睛看着柯若兰,语气立时变得温柔:“小兰,照顾好你姐姐和霍姑娘。我很快就回来!”


柯若兰忽闪着大眼睛,样子很乖的点点头。


(3)

通往保定的官道上,三匹东洋战马纵蹄疾奔。刚换了主人的战马开始有些闹脾气,被孟云霄狠狠地两拳打在耳根后面,这才乖乖的服从了新主人驱使。


“老大!前面就到城门了!怎么进?”展翼在马上问。


孟云霄的回答就一个字:“闯!”


三匹马到了城门口,速度未减。正在检查过往行人的伪军离大远就喊:“站住!检查!”


孟云霄的马到了跟前,没容伪军再次开口,孟云霄的马鞭就抽到了他脸上:“浑蛋!也不看看老子是谁?”一纵马,就直接进了城。


三个人进城之后,先奔药王庙。为了不引起注意,三个人提前拐弯儿到了药王庙的南门。到了门前,甩镫离鞍飞身下马,几个大步就跨进庙门——


“欧阳大哥!”


“云霄贤弟,你怎么...”


“来不及细说了,欧阳大哥莫怪,”孟云霄打断他的话,“云霄有急事要通知山里的兄弟!欧阳大哥的信鸽呢?”


看孟云霄风急火燎的样子,欧阳林也不再客套:“云霄你把消息写下来就行,其他的事你就不用操心啦!”说着赶紧叫人拿过纸和笔。


“好!”孟云霄接过纸笔,刷刷点点写下一行小字,交给欧阳林:“要认识坨南镇的鸽子!”


“放心吧!”


孟云霄二话不说,拱手告辞了欧阳林,转身出来,飞身上马,直奔大慈阁。


大慈阁的叫化子们此时由曹雄主管,孟云霄来这儿是因为大慈阁后面往西就是西大街,距离楚天威的“和气堂”不过几百米的距离。为了不引起注意,孟云霄三人在此寄马。


三个人在南门前下了马,自有叫花子给牵到一边,然后三个人大步进入大慈阁内,穿房越厅,匆匆走到北门,出来以后直奔“和气堂”。


到了“和气堂”的后门,孟云霄一推,里面上着呢。正要砸门,只见罗杰紧跑几步,一个箭步身形窜起,在墙角的一棵槐树上一蹬,飞起的身形借力就到了墙头上,蹁腿就跳了下去,从里面把门打开。


正在后院熬药的楚天威见到他们几个跳墙进来,就是一愣——


“楚二叔!”孟云霄过来就把他拉到屋里,“霍姑娘和梦兰受伤了!”


“什么?”楚天威大吃一惊,“严不严重?”


“梦兰腿上中了一枪,还算没有大碍;可是霍姑娘伤在胸前,比较麻烦!我已经给山里送信儿叫医生往这儿赶呢。您这儿有治疗红伤的药吗?只要暂时能抗住就行。”


楚天威见多识广,一听这话, 二话没说,转身就奔了炕角的一口箱子。抬起箱盖,先从里面拿出一卷红布包着的东西:“云霄,这是东北长白山的千年老参。你拿回去先给霍姑娘熬汤灌服,虽不治病,却能续命!”随后又转身拿出一些膏药和几个瓶瓶罐罐,“这块膏药在火上烤热,捂在梦兰的伤口上;这几瓶是专治红伤的西药,如何外敷内服上面都有说明。唉,你们成天的在枪林弹雨中钻来钻去,我虽然早准备了这些东西,可还是希望最好不要用到,结果还是怕什么来什么...”


“没事儿的,二叔!”孟云霄在炕上找了一块包袱片,将这些东西层层包好,捆牢,然后直接就背在背上。


楚天威诧异的问道:“你就打算这么背回去?大街上和城门口...”


“放心吧,二叔!”孟云霄不等他说完,背着东西转身就往外走。


“等等!”楚天威叫住他,从身上拿出几张纸,“差点忘了。这是特别通行证!带上或许有用!”孟云霄点点头接过来,出了屋拉上展罗二人,从后门溜出来,大步流星的就往大慈阁走去。


“老大,后面有尾巴!”刚走过一个路口,展翼就发现有人盯梢。


孟云霄头也不回地问道:“从‘和气堂’盯上的?”


“不是!刚跟上。”


“那就不管他!”孟云霄说着话,加快了步伐。快速走到大慈阁北门,身形一闪,就消失在门里。曹雄早在院子里等他们呢。


“曹兄弟,后面有俩尾巴,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孟云霄脚步不停,一边往前院走一边说话。


“不会!我们是叫花子,没人愿意搭理我们!哈哈。弟兄们,都去前门看热闹去喽!”


院里的叫化子们听到老大的吩咐,“呼啦啦”都往外跑。孟云霄三个人也趁乱跟出来,看护着马匹的花子把马牵过来,孟云霄几个人先跟在花子们后面,将马牵出去一段儿路之后,这才飞身上马,纵马疾驰。


跑到了莲池大街,又遇到了原来盯梢的那几个特务。——


“站住!你们三个!站住检查!”


“查什么呀?”孟云霄将马放慢。


“包袱里装的什么?”几个特务一边往跟前走一边问。


“药!”


“药?什么药?你先给我下来!”——孟云霄三个人还骑在马上呢。


孟云霄摇摇头:“我老婆快死了,我得赶紧把药拿回去救人!没空和你磨牙!”


“磨牙?敢跟老子这么说话,反了你啦!老子看你像八路!说,包袱是不是治疗枪伤的药?”几个家伙虚张声势地喊道。


“哎哟!你真聪明!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包袱里确实是治疗枪伤的药,但老子不是八路!真不是!”孟云霄诚恳地说道。


孟云霄的表情把几个家伙闹迷糊了,居然还有一个傻傻地问了一句:“你不是八路那是什么人?”


“老子是孟云霄啊!”孟云霄认真地说道。


“哦!孟云霄!啊?孟云霄?!”几个人总算明白过来了,只是有点晚。没等他们把惊骇的表情收回去再换出别的表情的时候,就觉得脖子后面一凉,然后他们几个就互相看见同伴儿的脑袋飞了起来。好像还听到两个不同人的声音说“我老大的大名也是你们随便叫得?”这样的话。


(4)

展翼罗杰马刀飞舞,瞬间斩杀了几个汉奸。这下马路上可热闹了——


“孟云霄进城啦!”


“笑面真君来啦!”


“太行山抗日独立纵队来啦!”


孟云霄骑着马一边跑一边埋怨紧跟在身后的展翼罗杰:“你瞧瞧你们俩!干嘛用刀啊?弄得血淋呼啦的,这下好,炸群了吧?记住:下次直接用手雷炸!”


“知道啦!老大!”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