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十七章 红颜遇险

收藏 25 28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十七章 红颜遇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1)

虽然霍凤凰利索的结束了那个鬼子伤兵的生命,可鬼子伤兵临死前那声恐怖的惊叫还是惊动了一个在走廊里路过的日本军医。尽管没听清病房里传出来的声音的具体内容,可这活到头的家伙还是尽职尽责地打开这间病房的门——


“你们在干什么?”病房里的一片狼藉让这日军军医大惊失色,“伤员不是这样看护的!”日军军医咆哮着走进病房,“他在流血,快把止血纱布拿过来!”


三个姑娘互相看了看,谁都听不明白他在叫唤什么。还是霍凤凰先走过来,只不过她没把纱布递给伸着手的军医,而是把手术刀递了过去。看那个低头弯腰正在给已经死去的伤员检查心跳的医生不愿接,霍姑娘只好不情愿的也稍微弯点腰,把手术刀伸到军医的鼻子底下,军医一愣,刚要发作,却见寒光一闪,随即就感到脖子里一凉,紧接着就听到了自己喉结的脆骨被划破的声音——“呃—呜-噜”那个军医脖子里喷着血,带着这种从喉咙里发出的奇怪声音跑出了病房,跑进了人来人往的走廊...


医院里顿时热闹起来,尖叫声、惨叫声、呻吟声、警哨声,以及听不懂的咒骂吆喝声从四面八方传过来。


三个姑娘从腰里掏出手枪,张开机头,就托在托盘底下,迈着轻盈的脚步从病房里走出来。走廊里的医生、护士、伤员以及来医院帮忙的日本侨民见到这三个“魔鬼天使”一出来,立刻像见到瘟神一样,四下逃避。


两个手持步枪的日本兵出现在走廊尽头,推搡着奔跑的人群,试图接近出现警情的病房。只见柯家大小姐纤手一扬,两道寒光激射而出,两个刚走到现场的日本兵就捂着喉咙倒在了地上。这下人群更加慌乱起来,人们互相践踏着,互相谩骂着,互相推搡着,都想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


三个姑娘也趁着混乱挤过去,低头弯腰从两个死去的日本兵身上解下手榴弹,然后一边随着人流往外挤,一边忙里偷闲的拔开手榴弹的引信保险销,在墙上一磕,随后扔进没有被她们“光顾”过的病房——


“轰——,轰、轰”随着几声巨响,整个医院终于沸腾起来......


(2)


“霍姐姐,我们还去哪儿再‘玩儿’一会儿啊?”从日军的野战医院出来,柯家二小姐心情好了许多。


霍凤凰对这个妹妹的脾气偶尔也会感到哭笑不得:“还闹?你瞧你那脸脏的,还有你身上那味道,哎哟,全是血腥味儿!还是先回家洗洗再说吧。”


“你们还不是和我一样?”柯二小姐指着她俩笑道,“谁也别笑话谁!那就赶紧回家洗澡去吧,孟大哥最讨厌人家脏兮兮的样子。”


三个小美女一路打闹着,穿胡同,钻小巷,七拐八绕的回了“和气堂”。


“你们可算回来啦!”楚天威长长的出了口气。楚二婶指着三个人的鼻子:“你们也就是没婆婆管治,这要是居家过日子,你们俩早被休回娘家啦!还有你,”楚二婶儿指向霍凤凰,嘴里虽然骂着,眉眼里却透着怜爱,“还是没出阁的大姑娘呢,看以后哪个还敢娶你?还不快回后面洗澡去?你瞧你们身上这腥气味儿!”


三个姑娘嘻嘻哈哈的跑到后面,楚二婶儿早给预备下了洗澡水和替换的内外衣裳。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舒舒服服的坐进大浴桶,被温水一泡,几个姑娘就又开始“唱戏”了——


“哎呀妈呀!霍姐姐,敢情你这么白呀?羡慕死人啊!”柯二小姐大呼小叫着。


“你们姊妹还不是一样?有什么好羡慕的?”虽说都是姑娘,但像这样“赤诚相见”的状况霍凤凰还是红了脸。


“不如你啊!你瞧你那大腿白的,还有那小肚子,再加上你那儿的那片...”


“闭嘴!”霍凤凰红着脸娇斥着赶紧坐下去,“你个小疯子!越说越不像话啦!”


“害什么羞呀霍姐姐,还有你胸脯上那对儿......”

(此处是女孩家悄悄话,事关个人隐私,故删掉384个字)


三个美女洗漱完毕,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简单的吃过晚饭,三个人又聚在火凤凰的屋里,开始研究孟云霄的去向,说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头绪,后来大家困了,就都挤在霍凤凰的大床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几个人刚吃过早点,楚天威就来到后边。——


“都给我听着——”楚天威假装虎着脸,“今儿个你们仨人哪儿都不许去!从昨晚你们大闹医院开始,整个儿保定城就开始了戒严,满大街都是日本兵和汉奸特务,都在抓你们呐!”楚天威像吓唬小孩儿似的吓唬她们。


“那怎么去打听孟大哥的消息呢?”柯大小姐急了。


“你们那个孟大哥有消息啦!只要你们肯听话我就告诉你们。”楚天威故意卖关子逗她们。


“听!绝对听!好二叔,快说吧!”柯二小姐过来就腻在楚天威身上,撒着娇央求他。


“别摇晃我!疯丫头,成何体统?我告诉你们好啦——”楚天威的老胳膊老腿儿可架不住柯二小姐的晃悠。——“今天早上天亮以后,出城讨伐的鬼子两手空空的回来了。我听说你们的孟大哥带着人在鬼子的包围圈里杀了个三进三出(夸张!绝对的夸张!)!小鬼子死伤了好几百人,可是别说你们孟大哥的人,他们最后连个伤员都没找到!”


“哎呀,二叔!”柯大小姐急得又跺脚,“您好好说,孟大哥到底去哪儿了?”


“哈哈!”楚天威开怀大笑,“我这不是听说日本鬼子吃了大亏高兴嘛!好好,我正儿八经的告诉你们啊:昨天晚上,云霄带人先是在外面一支队伍的接应下杀出重围,可是不久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又杀了回去;然后没等小日本儿喘过气来,就又杀了出来。然后就顺着唐河,不是向南就是向东撤了。”


“到底是往哪个方向撤了?”霍凤凰认真地问。


“鬼子是向东南方向追下去的,可最后什么也没捞着,这才空手回来的。所以我估计云霄他们应该是向东走了。”楚天威捋着花白的胡须说道。


“那二叔怎么知道他们当中有孟大队长?”


“这个呀,这是小鬼子自己说的。因为被打死的小鬼子有好多不是被砍了头,就是被子弹打爆了脑袋!这种打鬼子的手法不是云霄的人,还会有谁?”


“没错!”柯二小姐兴奋得叫起来,“肯定是孟大哥!周杰的狙击组都是和孟大哥学的爆头枪法!”


“就是他!”霍凤凰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激动地话音都有些颤抖。


“好啦!既然你们孟大哥也有消息啦,那你们就给我乖乖的在家等着,我去给你们搞几张特别通行证,等你们的孟大哥来了好让你们安全出城。”楚天威说着站起来就往外走,边走还边嘟囔:“等云霄这臭小子回来,我非骂他一顿不可!瞧我这心操的!”


(3)


又等了一天,孟云霄还是没消息,也没派个人来联系。几个姑娘又坐不住了。晚饭之后,又聚在了霍凤凰的屋里——


“霍姐姐,咱们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吗?”柯大小姐这回先沉不住气了。


“不然怎么办?”霍凤凰无聊的擦着自己的手枪,“楚老爷子看得紧,又不让咱们随便走动;只能干等着了。”


柯大小姐冲妹妹挤挤眼,柯二小姐就冲霍凤凰狡黠的笑着说道:“霍姐姐,不如咱们也溜吧?”


“对!二叔不让咱出去,要是明天孟大哥还不派人来,咱们就还要这么干等,急死人!不如咱们学学孟大哥,半夜开溜!只要咱们走了,二叔也不就没办法啦?”


“这,...这样好吗?咱们半夜一走,楚二叔还不得急死?”霍凤凰有些犹豫。


“反正现在城外也不打仗了,也算安全;咱们也给二叔留个条,我看最多也就是以后再来的时候被二叔骂一顿,没什么大不了的!”听柯大小姐这么说,这次应该是她的主谋。


“那咱们出城以后,到哪儿去找他们呐?”还是霍凤凰考虑的比较周全。


“这个我都想好啦,”——看来主谋是柯大小姐无疑——“孟大哥他们不是顺着唐河大堤撤走的吗?咱们就顺着唐河大堤往东找,肯定能找到他们!”


霍凤凰又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好!咱们现在赶快准备,后半夜就走!”


“都准备好啦!”柯二小姐从背后拿出一个大背包,“吃的干粮喝的水,花的大洋,爬城用的绳索,还有子弹,全在这儿呢!嘻嘻!”


(4)


霍凤凰曾经叱咤山林,有她在,出城的时候没费什么周折。可是出城以后才走了一个多钟点儿,几个姑娘就在漆黑的夜色中迷失了方向。——


“这是哪儿啊霍姐姐?”听着夜空中偶尔惊飞的夜鸟叫声,柯二小姐语音颤抖,浑身直打冷战。


“我也不知道。”霍凤凰拉着二人蹲下来,向四处逡巡着,“唐河大堤是在保定城的东南方向,大概不到二十里。咱们刚才先后过了两个大村子,应该是樊庄和赵庄。按理说这就该快到了。”


“小兰你也是的,”柯大小姐开始埋怨妹妹,“叫你准备东西,你看完地图倒是带上啊,随手又给仍下,唉!”柯二小姐心知理亏,现在又有点害怕,也就不敢吱声。


“你别埋怨她了。还是想想现在怎么办吧?”


“还能怎么办啊?”柯大小姐无奈的说道,“都不知道哪儿是哪儿,只好等天亮再说吧。”


“也只好这样了。前面好像有片小树林,咱们去林子里吧。”


三个人手拉手的进了树林。可是一进去柯二小姐就惊叫起来——原来是一片坟地,种的全是柏树。柯二小姐说什么大半夜的也不愿和那些坟头里的孤魂野鬼作伴,三个人只好深一脚浅一脚的从柏树坟跑出来,继续向前走。


又走了一会儿,柯二小姐为了不再重蹈钻入坟地的覆辙,现在变得眼尖了——


“那不是一道大堤吗?是不是到了唐河了?”


果然,前面出现了一道巨龙俯卧般的长堤,黑乎乎的看不到尽头。


“应该是了吧?”霍凤凰也不敢肯定。


“肯定是!”柯大小姐宁愿走错,也不愿再黑灯瞎火的乱串了,“咱们现在就顺着大堤走,天亮以后再说。”看来这也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了。——尽管这个选择差点儿要了她的小命,但也就是这个错误的选择救了她们的命。


现在三个人走上的不是唐河大堤,而是府河大堤。因为在保定东南的石桥附近,府河和唐河相距不过几百米。她们三个只要过了府河大堤,没多远就能看见唐河大堤,但这样一来她们距孟云霄可就越来越远了。冥冥之中,这个错误的选择,却使她们和心上人越来越近,但同时,危险也越来越近。


(5)

终于天亮了。三个姑娘带着一身的晨露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堤上,脚步显得有些疲惫。


“霍姐姐,歇一下吧!”柯二小姐先支撑不住,一点都不淑女的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好,歇一下。”霍凤凰四下看看,确定没有什么危险,才靠着堤坡上的一棵大柳树坐下来。柯大小姐看了看她俩,解下身上的背包递给霍凤凰,然后一个人走下了堤坡。


“连个鬼影都没有,走那么远干嘛。”柯二小姐显然知道姐姐去干什么,一边嘴里小声嘟囔着,一边顺手解下裤带,露出玉臀,往地下一蹲,“哗哗哗”一阵水声响亮,就“唯见长江天际流”了!


毕竟都是女孩子,连惊带吓地走了大半夜,起初只是觉得累,可是这一停下,困乏的感觉就上来了。几个人被初升的太阳一照,眼皮就开始有点打架。霍凤凰使劲儿眨了眨眼睛,站了起来——


“咱们赶紧走,这地方不熟悉,也不知道安全不安全,可不能在这儿睡觉!快走!”霍凤凰一把一个把正在打瞌睡的柯家姐妹拽起来。


“走!”柯家姐妹惺忪着睡眼,跟在霍凤凰身后,木然的朝前走。刚拐过一个弯儿,就听见后面人声嘈杂。三个人立时警醒过来。回头一看,只见一队鬼子和伪军正从堤下的一条乡间小路上大摇大摆的朝大堤走过来。


“快跑!”柯大小姐惊叫一声,拉着妹妹就朝前飞奔。


也许正是这一声惊叫惊动了鬼子,后面的人马上就嗷嗷叫着追了过来。


“不能顺着大堤跑!”霍凤凰赶上两个人说道,“我们跑不过鬼子的。下堤!钻庄稼地!”说完不由分说,一手拉着一个顺着堤坡就跑了下去。


后面的追兵开枪了,子弹“啾啾”的从身边飞过。有的伪军在喊:“小姑娘!别跑啦!被子弹伤着身子大爷可就不喜欢啦!哈哈哈...”鬼子兵也哈哈叫着:“花姑娘地!抓活地!”


三个姑娘在慌乱中穿过一片高粱地之后,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大片豆子地。低矮的豆秧使她们失去了大自然的天然保护。三个人一愣,柯家姐妹早掏出了双抢——“和他们拚了!”


“那边有片树林!”霍凤凰向不远处一指,“快跑过去!”


说是树林,其实就是昨夜三个人经过的那片乱坟岗——因为迷路,三个人根本就没走出多远。不过现在为了逃命,也顾不得许多啦,坟头就坟头吧。


眼看就要钻进乱坟岗子了,柯大小姐突然“哎哟”一声,一个踉跄,扑在地上。


“怎么啦?姐?”柯二小姐立刻去扶她起来。


“我的腿...好疼啊...哎哟...”柯大小姐努力了两次都没站起来。霍凤凰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她们身边,顺着柯大小姐的裤管儿一看:“你中枪了!来,...”霍凤凰把手里的枪往腰里一插,伏身就把她背了起来:“小兰,快跑!”


跑进了坟地的柏树林,满头大汗的霍凤凰才把柯大小姐放下来:“小兰,先把鬼子挡一挡!”说着话麻利地打开背包,掏出一卷绷带,然后轻轻卷起柯梦兰的裤腿儿,找到伤口,就给她包扎起来。


柯二小姐若兰则趴在一个坟头后面,左右开弓,两支手枪“砰砰乓乓”的射向追得最近的敌兵。要说这几个女孩子的枪法还真是不含糊,若兰姑娘这一腾下空来的还击立刻就打倒了三个四猝不及防的鬼子。后面的追兵赶紧趴在了豆科地里还击,两下里就开始对射起来。


霍凤凰给柯大小姐梦兰包扎好了伤口以后,也选了一个坟头伏下,也是双枪在手,加入了战团;柯大小姐咬着牙爬到妹妹身边,帮妹妹往打空的弹夹里压子弹。一时间,双方居然打了个平分秋色。不对不对,这么说不合适,小鬼子和伪军被放倒了十来个,三个姑娘却暂时没有任何人再次负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