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南方下雪了

小凤千金 收藏 1 18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如果爱我就珍惜我,如果占有我就保护我,如果疼惜我就尊重我,如果厌倦我就离开我。我只有这样的宣言,就如同盯着一个男人想要爱却感觉不到男人对我的爱一样,只能让心跳证明曾经经历过。爱情就是这样,绕着圈子嬉笑着一个名为圆舞的游戏,一曲完毕后就松手看着原本缠绵的两个人又回到了最初的位置。有人说这种舞曲像缘份一样,若有缘,绕个圈子会终会再牵手,而我不相信缘分,我比划着缘分的模样,冷笑着一季寒冷的冻结。


他说,如果我爱你,除非是南方会下雪。那天的街灯异常的暧昧,我脸上没有表情,只是沉溺在一句话语里。三三两两的人带着鬼魅擦身而过,他在我的左边,伸手便可触摸到的地方,可能是习惯了被守望,所以懒懒的变得有些迟疑,我在想,如果我紧紧的投入他的怀里,会不会在南方有一场雪飘落,但阳光太过于明媚,一切都是那么的明了化,我的眼角闪着冷漠。他说,如果你知道爱情是什么,那该多好。


我知道爱情的模样,是如雪花形状的物体,它能够用手去触摸,只是在手心里会融化。若干年前我曾用所有的体温融化了一抹雪花,看着一滩死水,心仿佛跟着唯美的雪散落空中。这是一个符号,是我记忆里唯一飘过爱情的符号,只是当它从一个逗号变成一个句号的时候是在一个冬季,北方下雪的时候,那满天飞舞的雪花仿佛在诉说着一个永远不会苍老的神话,是那么的歇斯底里,有着我始料不及的苍促。在一个舞曲结束的时候,若不是我故意转头装着没看到伸出的手,或许我会再一次踏入舞池,随着音乐释放心底波动的音符,但是错过的一季花期只有在轮回里得到救赎。


有人说行走在人间的若是灵魂,便就感觉不到疼痛,那我想在若干年前我一定是抱着灵魂跨过一个又一个咒语,否则今生我就不会在咒语前徘徊不前,我没有说我疼痛,我只是在阴暗面前容易失去一种叫平静的东西,这是一种摧残,就如同看着那花开灿烂的玫瑰花,总有一种想要把它撕碎的想法,这想法与罪恶无关,只是心底需要一份宁静的思考,这思考无关灵魂。而我说若人们是怀着思想在这个世间行走,便注定与寂寞结缘,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只是淡笑不语,我知道他嘴角挂着牵强的笑,可是他的不相信却在我离开他后的第六天得到了证明。


缠绵过的黑夜犹如一个烙印般深印在记忆里,北方舞动的雪花纷纷扰扰的偷笑。若一男子爱上一个不应该爱的女子,天空便会在他们拥抱的时候下蓝色雪花,开始的时候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传说,而当我和他拥抱在街角的路口时,空中的雪越下越大,我突然就大声的笑着,因为我看到了蓝色雪花,是那么的晶莹透亮,有着我形容不出的美。他的脸上有着我捉摸不透的神情,像是被咒语诅咒不能胡思乱想一样。


他离开那天是一个雨天,我讨厌雨天,因为这容易让我分不清泪水与雨水的距离,当一个人以背影面对我的时候,我就会容易迷失在自己的想象里。我仍旧记得他说的那句话,他说他若爱我,除非南方会下雪。我说我的笑可以让南方下雪,可以让北方春暖花开,你信吗?他说,宝贝,生命里承载不了的东西就交给记忆,若在记忆的尽头刻着一个人的名字,便能生生世世的记住他,虽然他们不在一起。我迷茫的问:若生生世世的记住一个人,那是不是就生生世世注定得不到完美的爱情?他说,这种记住与爱情无关。



Star 二


紫藤花缠绵于今世舞蹈,那纷飞的花瓣仿佛是一个誓言般,注定不能被捧起。我只是太过于眷恋紫藤花的温柔,才会在誓言与现实之间迷失。他说我像紫藤花,逞强的去开而忘记了是为谁而开,也忘记了到底应该开在什么季节,而我清楚的知道,我是为心爱我的男子去开,我是为迎合我的季节去开。可能是我单纯的以笑来回答,才会让他指着花粉间的露水窃窃私语的说:若一女子愿意为我开一季花期,我就愿意为它守候整个季节,而她却不是为我开,我只是空留了一季花期,空叹了旷世孤恋。


是我太执着的去开,而忽略了这个季节并不是我紫藤盛开的季节,但空留的一季悲哀只能把它归功于了宿命,虽然他一直说他不相信宿命。我爱他,并不是因为我爱上了爱情,而是在某个夜晚孤灯不眠的时候,能有人愿意给我讲故事,虽然它是一些古老的故事。我爱他,并不是只想让他帮我取暖,我只是想在深夜突然醒来的时候,能紧紧的抱着一个人轻声的说我爱你。我爱他,并不是只想对他说我爱你,而是想让他知道其实我也会真诚的爱一个人的。我爱他,但与他无关。我爱他,但他不知。


忘记是何时起,喜欢看着孩子们玩旋木,远远的盯着孩子天真的脸,就想着有一天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天真的笑,虽然在笑里面有着很多苦涩,可我只想笑。我对他说我喜欢笑,我只是习惯用笑来告诉别人我的快乐与不快乐,而他不懂,深夜打来电话,说以后在他面前不要再有笑脸,因为当他看到我的笑时他会心疼。我说好,若我不笑,紫藤便不开花,所谓的逞强也只是挂在脸上的标签,认真不得。


时光飞逝的有些可怕,原本会失去色彩的斑痕竟然在一夜之间泛着长长的思绪,我开始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生活,街角会有着我孤寂的身影,倔强的像一个猫。夜晚被路灯拉的长长的影子里有着千万的寂寞衷肠。我开始学着生活,抛离先前的生活轨道。我以为只要我能简单的生活我就忘记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与某个人发生的某种关系,可是细节在我的骨子里滋长着,我拼命的拨弄着的也是难诉情愫。我说若今生无人懂我,那我一定笑着走入万劫不复。


他喊我紫藤,从不喊我宝贝,我一直觉得宝贝应该是他这样的男人喊的,但在他的言语里除了空洞洞的紫藤,便无其它称呼,可是我仍着迷,因为无人能有他在喊我紫藤的时候,眼中有着丝丝温存。我是一个太过于敏感的女孩,一些淡薄于指间的神情会被我逐渐放大,飘浮的空中抓住的丝丝纯情会被我冷藏,因为我的生活里经不起太多的情感,我只想要一种情感,就是在夜里我能不寒冷。


天使的翅膀在舞动着脱落了羽毛,才会在尘间寻找不完美的残缺。谁会是我转身后弄丢的一根羽毛?是谁带走了我体内的温暖?是谁在千万年前说要相守却在今生痛说不爱?是谁捡到了我的翅膀却又把它丢在了原地?是谁在诉说一种属于尘间的情爱却怀着世俗漠然转身?是谁说了想爱却不爱呢?我把这些问题贴在了我的掌心,我相信随着我的体温它也会变得温暖。只是,只是在某个街角为何相视一笑却匆匆转身离去呢?若无法相爱为何要说如果可以在一起,这种欲迎还休的话语呢?明明知道有些事情会被冻结,为何还空寂一份余温让它消失呢?


Star 三


有时候爱情就是一个眼神,在相遇的时候故作深沉后便寻觅不到。在爱情里,我们的心会渐渐的感觉到累的痕迹,爱也会随着变冷,那我们还要不要相爱?谈了相守又说离别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可是两个人之间又有多少爱值得守望呢?当爱情在时间的冲刷上渐渐变质的时候,我是不是还应该在相视一笑里寻找一种叫感动的东西呢?我茫然失措的站在拥挤的马路口,斑马线上的行人一闪而过,飞驰的时光隧道有谁知晓?或许是经历了太多情感,我们才会在自己的情感里麻木,然后把给对方的伤害说成是无意,实际上对方受的伤害却不及自己的万分之一。


爱情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我只记得若干年前你曾说过:如果有一天我爱上了你,我一定会带你去看海,在大海边说我爱你。可是时间匆匆过去了那么多年,如果你能爱上我,也早就爱上了,不用等到现在了。而我仍旧固执着等着,等着有一天能够让大海听到某人对我说我爱你。但是我知道这句话薄弱的不及春风细雨,若是一份情感只在守望里度日,那我们的心到底又能承载多少感情呢。


她打来电话是一个早晨,那天阳光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在阳光的背后有着莫名的黯然。她说他的MSN上的签名变成了:突然想带着她远走天涯,到一个刻着永远的地方生活。我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声哦,我不知道他所说的她到底是谁。听她在电话里诉说着他最近的生活,突然发现似乎我与他的生活里有着似曾相似的东西。在挂电话前的一刻,我还是告诉了她,我说我的签名也改了:突然之间想一个人奔到属于我自己的天涯海角。她说她早就看到了。


梦醒在初冬的早晨,看身边早就没有了人陪,才知道梦中的温暖是自己环抱自己的原因。我发现片片如织的碎片竟然一下子向我扑来,我躲闪不及,以为会被伤到,却发现它们都在向我微笑,有着我不曾见到的温暖。于是我想,我走不出的是自己,而不是任何一个人给予的任何一份不值得守望的情。所以我选择释怀,虽然我的城市冰雪融化了。那些碎片里的图片都有着一个叫永远的记号,可是我找不到样本,拼不出它先前的模样。夜深人静的午夜我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苍白的脸上写着麻木,一个女人会在等待里渐渐死去的,以前我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了。


他来找我,把我紧紧的拥在怀里说,宝贝,我回来了,南方不会下雪,可是我会爱上你!听着这样的言语我以为我会喜极而泣,可是内心的倔强如雪花般拒绝融化。我只是淡淡的笑着说:南方会下雪,而我不一定还在等待。是的,那个整日在等待里度日的女孩长大了,当她的头发长到能盘起来做一个新娘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她现在急于要做的事情不是一个新娘,而是寻找一份能给她温暖的男子。


谁的冬天比我温暖?我在纸上淡淡的写着,他再一次离开我的城市。我知道有一天南方会下雪,他会回来找我,可是我忘记了,原来一季花期是如期开的,但是若错过了花期,将再也无法守候花期。就如同一份爱情一样,若在该来的时候我故意对它视而不见,那当我再一次回眸时的怦然心动也只能化成相思雨飘洒空中。我对与我和他都认识的一个女孩说:我想在这个春天结束前,找一个男人认真的去爱他。女孩支支吾吾的说:他在前两天也说想试着爱上其它人。


END


PS:原本想写一篇小说,写着写着就变成了碎念文字,看着这样的文字别人会笑,而我写这篇文章的一字一句时是会哭的。若南方会飘雪,你会爱我吗?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