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九节 奇怪君臣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7 6
导读: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九节 奇怪君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赵世卿站起来老半天,才说了‘太仓’两个字,就哆嗦着嘴说不下去。万历很不客气地问他,为什么回不出话了,是不是打算推脱?是不是要等符强许了回扣才打算支应赏功银?

那个赵世卿气得一屁股坐回椅子,不住地大口喘气。万历不去理他,问符强现在住在那里,等下好让户部的人把银子算了给他送上门去。

符强说自己暂住在御史熊延弼家。万历又呆了一下,问他为什么不住驿馆。符强哪里敢把熊延弼说的那些搬出来?只好说自己当前的委扎只是个卫指挥使,不知道他们招待的规格是什么,所以不敢去打扰驿馆,就暂时借住在熊延弼家里了。

万历立即又找到了理由,让那个赵世卿看看人家符强多么体恤朝廷财入。他不但自己朴素节俭,只穿了棉布衣裳,还为了替朝廷省几个钱,特地找了借口到别人家借住。就冲符强这份操行忠义,他赵世卿怎么还好意思推脱符强的赏功银发放?

赵世卿全身发抖,踉踉跄跄地走到前面跪下,启奏说自己年老昏聩,已经不适合再担任户部尚书,请求皇帝恩准自己致仕归老。

万历皇帝没有理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问刚才大家说的熊延弼是那个人?

熊延弼急忙站起回话,说自己就是。

万历指指他又指指赵世卿,说:“对对!就是你这个熊延弼。我想起了,你是御史里面最会参的,那时候任命你的票拟还是我自己批的。哪哪哪,这个人现在说要致仕归老,你先跟他去把符小哥儿的赏功银给代领了,然后他致不致仕由得他去。要是他推三阻四,你就参他!不对,先勘核太仓,看看他的户部为什么支不出人家的赏功银?”

底下的赵世卿当即就倒了下去。

给事中和御史全都站了起来,跑到皇帝座前进谏。说赵世卿历来公忠廉俭,刚才他并没有推脱的意思,多半是因为年老语迟,说话说得慢了些,所以才怠慢忤怒皇帝。皇帝自来就是温恤下臣,一定不会计较他这小小的过失。熊延弼说的那个汤宾尹的弟弟汤务,就是户科给事中,这会还自告奋勇地站出来,说自己这就随同赵世卿前去,让他把银子支给熊延弼。

叶向高也有点着急,找了两个人把赵世卿扶走,让熊延弼和汤务赶紧去支领银子,免得再生事端。

万历皇帝满脸的快意,就像把戏场上抢了棍子,反过来把主人揍了的猴子一样兴奋。

符强把这些都看在眼里,总觉得这个场面十分怪异。

万历认不得自己的臣子不稀奇,反正史书上都写了几百年了,后世的人也都骂了几百年了。可刚才他对户部尚书的反应,就太耐人寻味了。万历刚才的那个态度,明显不只是针对赵世卿一个人,更像是把自己对其他臣子的厌恶也都算到了赵世卿身上。他让熊延弼去找赵世卿麻烦时候的表情,简直就是在巴望自己手下的这些臣子们一个个都被参倒,早点滚蛋干净了事。

另一个怪异的地方就是在李化龙说赏功银由矿税监发放时,万历的过激反应了。符强也不认为万历有理由跟要发出去的银子有仇,以至于赶命似的往自己这边塞,好像花户部的银子就不是他朱家朝廷的银子似的。

叶向高又向万历提起东林书院上疏李三才入阁的事情。万历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答非所问地说,解除海禁的事情等户部那老头回来后,到皇极殿由各部院大员和言官们庭议,符强也去随同旁听。

一群人到了皇极殿,万历皇帝向一个太监交代了几句话,那个太监走了以后,他居然就靠在宝座上睡着了。底下的阁老、部卿、给事中、御史们自顾自的交头接耳。

符强被凉在一边,他连自己该站那里都不知道,只好缩在门边御史们的后面站着。他总觉得这些朝廷的官员们表面上像是在忙着交流国家大事,可嘴里的内容一定有自己和熊延弼的份,要不然那些刺过来的眼神,不应该在假装出来的友善后面还带着其它意味。

半个多时辰后熊延弼他们才来到皇极殿,三个人都是汗透浃背,赵世卿脸上都是污痕。符强知道明朝的一斤有五百九十克左右,这两万七千五百两的银子有一千七百一十八斤十二两重,换成后世的公斤也有一千公斤出零,足足的一吨还多。他估计三个人点银子都点了个痛快。

李化龙和那个主事也带着官服和委扎赶到皇极殿,手忙脚乱地帮符强换上官服。

穿上官服后,符强心里把李化龙诅咒了个狗血淋头。

这件官服估计最少也要熊延弼那种个子才能穿得上,他现在也就一米六左右的个子,粉红的官袍穿在身上拖了老长一截在地下,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小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