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

布什觉得,目前的情况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虽然世界各地战火不断,那些可恶的恐怖份子更是时不时的蹿出来表演一翻,但是总的来

说,世界还是平静的。

亚洲,仍然是亚洲,战火虽然激烈,但是却被紧紧的控制在亚洲范围内,既然不会波及到别的地方,那么做看战火的蔓延又何乐而不为呢?

东亚地区,日本与南北韩联盟打的难解难分,而中国的暗中帮助让弱小的南北韩勉强与日本打了个平手,而在印度次大陆上,巴基斯坦和

中国则连手对付印度这头大笨象。

说实话,当初康多莉扎(赖斯)将这个计划报给自己的时候,布什还是觉得有点不确信,但是印度人显然被他们自己的野心所蒙蔽,自大

到藐视一切的地步。

而中国嘛,虽然与印度一战不会伤筋动骨,但是起码他们已经无力插手其他事物了。虽然台湾的回归多少让人觉得有点吃亏,但是布什知

道,台湾实际上早已经摆在了中国人的日程表上,虽然看着当时台湾领导人上窜下跳的好不热闹,可是谁都不会对这个离中国如此之近的小岛

产生什么觊觎,最多无非是借这帮土财主炫耀的时候,赚上几笔外财罢了。

总的来说,东亚方面,只要有日本就足够了,毕竟东亚不是中东,亚洲黄种人不是中东的阿拉伯民族,他们天生不会团结在一切的,所以

只要让日本立于不败,那么东亚虽大,人口虽多,但是威胁也是最低的。

虽然布什并不怀疑日本的忠诚,这也是当初默许日本独自入侵朝鲜的重要原因,可是对于日本近阶段的表现,布什还是觉得有点恼火,无

论是在联合国,还是直接与中东国家对话,日本显然都明显的站在那些阿拉伯人的一面,是的,日本可能因为国土面积小,所以需要石油,但

是即便如此,日本人做的也实在是太明显和过分了(以上并非杜撰,第四次中东战争时,日本的选择与故事所述基本相同)。

为了教训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小朋友,布什怂恿国会提出了一份关于暂时冻结对日军援的提案,让人高兴的是,提案刚刚提起,敏感的日本人

立刻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友好气氛,很快的,白宫里,华盛顿,等等几乎所有可以影响提案的美国政客家里,都开始频繁的出现一些不断鞠躬赔

礼道歉的日本人的身影。一想到这点,布什就觉得特别的高兴,哈哈,中国人屡次得不到的道歉,普通的美国人却可以得到很多。

日本还是离不开美国的,无论从他针对反潜的亚洲最强大舰队,还是对于他狭小国土显得过于先进的坦克,或者是那些性能出众的战斗机

,无一不是美国提供的,而所有的这一切都让这个带着巨大经济花冠的小个子知道,他只有和最强大的朋友站在一切,才会得到他希望的荣誉

中东目前才是布什最头痛的地方,一战的时候,人们曾说巴尔干是个火药库,至于这么说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他们不知道中东有石油,

而目前,这个火药库的桂冠已经被中东很不幸的获得了。

谁控制了中东,谁就控制了世界经济,这对于目前以经济为主,全球经济化的背景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诱惑,美国要想兵不血刃的打败目

前的敌人,潜在的敌人,甚至假想的敌人,唯一的,成本最低的,最可靠的方法就是控制中东,任何国家告诉增长的经济都离不开石油,只要

控制中东那么就等于将敌人的脖子紧紧的掐在在的手里。

当然不仅仅只有美国意识到这一点,所有想掐脖子和不想被掐脖子的都觊觎着中东的一切,欧洲人,俄国人,中国人,美国人等等等等。

俄罗斯的参战让布什知道,北极熊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称霸世界的设想,或者是,告诉的经济增长让普京有了竞争的资本,这次突然的加入战团

,或许就是想告诉世界,俄罗斯在中东的力量存在。

这是一个契机,无论是对美国还是对世界,都是个机会,美国要建立一个单极世界,一个只有美国自己站在金字塔顶的世界,而眼前,俄

罗斯人的参战终于为美国找到了机会。

这并非是制度的关系,这主要是观念的冲突,自古以来,欧洲对于俄罗斯就抱有很大的戒心,而美国,这个欧洲的后裔,只是将这戒心具

体化了而已。

时间,仍然是时间, 美国需要时间来说服欧洲,需要时间来重新部署,需要时间来缓冲俄罗斯的冲击。不用去担心俄罗斯投入了多少部队

,不用担心他们袭击了哪些机场,更不用因为航空母舰受到袭击而恐惧俄罗斯的力量,因为布什有信心让昨天的苏联成为今天的俄罗斯。

对于目前的状态,安培也非常不满意,日本付出的太多,可是却没有得到预期的回报。朝鲜战争仍然继续着,这个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

从力量对比上,都让日本有着绝对优势的战争,却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

韩国人参战并不意外,意外的是,日本竟与他们陷入了胶着状态,这才是最让人吃惊的地方,日本不能这么拖下去,无论是国力还是经济

都不允许这么纠缠下去,日本需要速战速决。

安培知道,面对几千年来一直觊觎,而目前却垂手可得的朝鲜半岛,很多日本人都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甚至包括安培自己,但是他

也知道,以目前的状况,似乎还不太成熟。

日本不能偶太高的要求,首先要在成功威慑南北韩的基础上,合法合理的占据一部分踏入大陆的入口。而要达到这样的要求,就需要巨大

的,让人刻骨铭心的胜利,要让朝鲜人知道,日本并非是他所能战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