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六.强国基石. 133.步步深化.

7821144 收藏 7 8
导读:重生奋斗史 六.强国基石. 133.步步深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载镔每年只有四分之一时间待在京城,最主要得是为了军令传输,其它重要信息传输获得地迅捷与详尽精确,还有一个可笑得原因是为了偷懒.他的行为虽没有原来那个世界中的改革大潮一般涉及到方方正正,但要改变与正在改变的环节也不少,用后世习惯赞颂起来,监国王万岁就是改革的总设计师了.可这总设计师的头衔想起来令流氓同志沾沾自喜加得意洋洋,做起来却嫌自己魄力不足,智商不高,手脚不够了.所以,他痛责这个那个之后,时尔也要实事求是的自我批评一番,但还是愿意离京城里无尽的麻烦远点儿.可也不能不管哪,于是一年就待三个来月.也确实,监国王万岁只要在京,大小事务就处理个没完没了.因而,载镔事实上就不熟悉京城,他住在皇宫大内,只到过几处军营几处衙门,到过几个重臣的私宅,送别出征出使地将领大臣时,走过几条戒严后的街道,还有就是为鼓起群众的抗战热情,离人群远远得所谓公开演讲个两次.所以,他想亲眼看看京城百姓生活状况如何.

说了原因,怎么收藏飞艇,怎么到了京城边儿上,不必细述.只在他缓步入城前,即猛然发觉不中意得问题,原来京城不是小老百姓想进就进,负责京师防卫的禁卫部队是载镔一手组建并常有思想教育,并没怎么难为百姓,但出入京城是要检查地.

载镔入城没用检查,因为载镔去禁卫部队次数很多,官兵至少也远远见过[上将军]几次,值班地连长更近距离见过监国王好几次.同时,军人已习惯了向上级敬军礼,正是监国王万岁要求并严格强调再强调.所以,守城门的官兵慌乱了一下,也没引起多少人注意.

"派几个人领我四处转转."

连长不敢抗命,只能叫副手紧急通知上头,自己亲自带一个班战士陪上将军视察.结果还不错,到张树声等一帮将领帅兵将监国王万岁护送回宫时,载镔发现京城百姓生活还行,大多人清苦了些,也还过的去.近两年也很少有欺行霸市,欺男霸女之辈.做为军管城市,兼管治安工作的禁卫部队没有恶行出现,法官判案也算公正.

终归是京城,监国王万岁连皇上和太后都镇了,政令在小范围内肯定行的通.但载镔相信,现实应该没有听到的好,成绩自然也不能否定.

回宫之后第一件事,自然是苦笑着批复必需由监国王处理的公务.第二天上午的朝会上,载镔提出了动议给大家讨论:除陆海边防城市之外,内地城防不再以城墙为主.设立警察总部与各地分支部门,治安工作要慢慢由军队转归警察部门.同时,三十万二线部队转为武装警察部队,由警察总部和国防部共管,但战时隶属国防力量.从此后,城墙将做为历史遗迹适当保留保管,不再具备纯粹得军事意义,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进城出城......

立刻有老夫子发表不强烈得反对见,述说着城墙的重要性.

"就目前来说,我不能说城墙已经毫无用处了.但大家都知道,现代战争已是枪炮的战争,在座者没谁抱着大刀长矛不放了吧?大炮轰击下,再坚固得城墙,不过是早塌一天晚塌一天的事."

"监国王万岁高见,以臣认为,只要我大清始终重视科技,教育,军事,决不畏惧外敌,以我大清之人财物力,自能御敌于国门之外,大可不必守着城墙等人来打."

"臣也是如此认为......"

嘿嘿,您监国王万岁说了,总理大臣,国防大臣等支持了,还不就这么定了.何况,城墙做为被动防御的代表作,的确不适应现代战争了,保守派也不是没见过大炮,城墙,不就是等着挨打个东西吗!既如此,此议通过,即日颁告天下.接着敦促内阁与总参投入与展开工作,特别是地方政府改革应该开始了.老实点儿,先以直隶和江浙为试点好了.西部面积太大,经济跟不上,思想更落后,打开局面不是一时半会儿,暂时由着李鸿章从简至繁的折腾.对了,内务部队组建了快半年了,也该派赖文光出发了.

八月十号,内务部队受命拔营,赖文光率主力先到西安支持李鸿章,他的副手率剩下的部队出关协助陈玉成.

接着,三位太后求见,询问加强妇幼权益保护的具体突破点,这让载镔很伤了几天脑筋.三太后的工作颇有成效,还是利用战争,很是鼓励起京城妇女阶级的主人翁意识.也让京城百姓接受了皇家贵妇们抛头露面.但实事求是得说,监国王行事虽堪称雷厉风行,甚至有些不问后果,但和几乎所有人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正面开战,怎么着也得悠着点儿.

开会开会,召集内阁成员开会.载镔自然大清国第一女权主义者,那可是心口如一.说功利点,有全天下妇女支持,咱这监国王也倒不了台.再说,不管哪样政策的颁布,总会有支持者.不过,嗨,也就增强妇女权益,男性支持率比较底.

就载镔的意思,恨不得实行一夫一妻制,男女拥有相同继承权,男女同工同酬.但细一想,这三样到二十一世纪还没真正实现呢!算了,循序渐进.只是,习惯民主的载镔还是表达了一部分这种想法,惹来一片反对声.

载镔决定适当鼓吹神权:"上天所命,要求本王在此生了结前实现万民平等与华夏雄霸天下两大目标,遇阻破阻,遇敌杀敌......"

这小子的话也不算吹牛,众臣也的确一直将监国王和神仙联系在一起.一听载镔这么说,想反驳又有点肝儿颤中以眼色不住交流.

"也别多想,本王多年来没在家里杀什么人吧?内部的对立方我只当政见不合者,从没当过敌人,这杀敌一说轮不到你们.这不,咱们是在商量啊!

两个目标一定要实现,却不是说将现在一棍敲死.说实话,谁本事再大十倍也没那能力,我改变你们这几百人的思想,还常常气的一个人偷偷咬牙呢......"

"臣等迂腐迟钝,不知眼光向前,请监国王万岁恕罪!"众臣慌忙请罪,包括翁同龢.总理大臣阁下一样难以接受男女平等啊!

"行啦行啦!话说明了吧,改革肯定是要改,把妇女当玩物与工具几千年了,上天也无法接受,所以才有我来改变这一切.但脑袋里的屎哪里可能三两下擦干净呢,所以我也不逼大家,五十年改变时间行不行......"

除了慈禧面露喜色接受,她端正态度后,颇有政治家神采,能感觉到五十年实现男女平等不算很长,但其他众臣不出声.

"你们哪,其实想远了.首先要想想,慢慢改变慢慢习惯嘛.不说这个,咱说改变对你们的影响,大不大?谈不上.我说了,万岁的称号是扯蛋,在座各位没几个还能活五十年.那么就是为后代考虑了?那还是扯蛋.林则徐大人说地多好,"子孙如我,留钱干什么.子孙不如我,留钱干什么".两腿一蹬,后代是死是活,你管地了吗?

再说了,万民平等和雄霸天下,哪个难哪个易?大家说说看,我看就翁师傅先谈谈吧!"

载镔还想在十年或二十年后,将政治体制改为君主立宪制,如果条件适合,干脆改为总统制.王侯将相本无种,直接断了家天下的根儿,但这话不是现在可说.

"恕臣愚钝,今日监国王万岁言下之意甚深,臣等不可您有上天诏示,却自知内心里是肯定等级制的.此并非臣等一意坚持监国王万岁所言之落后思想,只是无法想象万民平等后情形.然臣知监国王从执政之始即不惜自削皇权,也许就是循序渐进至万民平等之举.臣虽对此无法想象,但击溃华夏之千年思想基础,恐怕是千辛万阻.反倒是雄霸天下,以我大清此前之衰弱,听起来似是不自量力,但实行起来,以臣看要比万民平等简单些......"

翁同龢侃侃而谈中,载镔心有所感苦笑出声.是啊!万民平等,嘿嘿,那大慨是个共产主义理想了.就是二十一世纪初,万民平等都只是一个口号,我们这个民族远远没做到.号称民主第一的霉国一样做不到,种族歧视大有市场,要不怎么说它的人权论调是放屁呢.所以,就算拿上天说事儿,但"万民平等"四字一出口,载镔就后悔了.连五十年实现男女平等都不该说,起码在前面加上个"基本上"的定义才合适.前世的二十一世纪,嫁个好老公不还是大部分女性的目标吗!有这种想法的女人,其意识深处本身就是承认男女不平等.出于二十一世纪人的正常思想,载镔不认为该怪女性不争气,因为社会现实还在支持着不平等.

"不错,翁师傅不理解很正常.我说话过于极端了,所谓万民平等更多是个理想.可是,我们不能不朝理想而努力,所以说我后来的话做出了一些修正,平等理念不可能在任何国家朝夕成就,但一些人是另一些人纯粹的附庸,这太过于无耻.尊严,权力,义务,是任何一个人都应该拥有的人生要素,否则国不足以富强,民不足以自信.当然,这些要素也需要百姓自身去争取,我们的义务就是给予国民争取权益的方式方法.要承认,这个过程将很漫长,但我们不至于看不到它带给国家好的变化.不错,万民平等肯定比雄霸天下更难,可是百姓也是最容易满足的群体.我不想把话说地太功利,让百姓被动的支持国家的强大完全是空中楼阁,不造反就不错了.但是,如果让百姓为了自己的幸福而主动支持国家呢?想想吧,百姓没有一个相对平等的地位,就拿战争来说,从百姓中强征入武的军人会认真打仗吗?"

"监国王万岁打算如何?"

"我想先从继承权着手.在座于我国固有思想来说,都算开明人士了,可就算如此也接受不了女子权益提升过快,我既理解也接受,那我们就从男子开始.既然都是一个爹的种,怎该有嫡出庶出一说.一个爹的儿子该有贵贱之分吗?骂自己的吧?这是哪个吃屎长大的先贤定地规矩啊?老子就从来不知那王八蛋是谁,他在老子这儿,一万年也出不了名."

呵呵,慈禧禁不住笑了起来.翁同龢则苦笑着起身请示:"我等领会到监国王万岁教诲,内阁即时着重此事......是不是于此制订律法呢?"

载镔一下子聪明起来:"别别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事还要三位太后多尽力,把宣传做到位,争取最大支持后再制订法律条文.就怕内阁不用心支持......"

"臣等不敢......"

"敢的人还是有.话说明了,有意见提,但国策不改.谁要在背后使绊子,我也不要谁的命,回家干看着庶出子女的白眼儿吧!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嘿嘿,慢慢都要废掉......别伸舌头.其实,谁不爱权力呢?但大家要好好想想,新时代终将到来,并且已经朝我们走过来.一切阻挠不过是使落后得旧时代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只能使你们在家里称王称霸,但一出门儿就挨嘴巴子.大家是愿意家里欣欣向荣,出门儿受人尊重呢?还是愿意国家贫弱人前当灰孙子?谁要是喜欢后者,现在就可以在这儿撞墙了,死了拖出去喂狗."

这最后一句话,听起来是给前面两句话做注释,事实上很有些威胁意味.谁都能听懂,却不敢不把监国王的威胁放在心上.这小孩儿,并不窝里狠,却可怕之极,能日行万里后把YF两强搞的哭爹喊娘.怎就那么重视妇女呢?

内阁众臣心中带着怪异疑惑在监国王威逼下认真工作,工作成效等等暂且不提.只说载镔于忙碌中,时间匆匆又过了一个多月,其间,和教育大臣容闳仔细探讨了新式教育规模扩大的必要性,但否定了容闳关于大学的规模化.载镔听过关于大学是象牙塔的说法,这说法颇有些自命清高.大学的主体自然是大学生,但大学生充其量是象鼻子,离象牙还很有差距.不过按从底到高的顺序排列,这说法也不算错.只是,清国目前连象腿象身子还没长壮实,哪儿来的几根象牙?所以说,大学不是不建设,上来就建个一百所就没必要了,否则不是空置就是鱼目混珠.当然,肯定是要批建几所大学的,如京城的清华大学,广州的华南大学,西安的西北大学,奉天的关东大学,金陵的金陵大学等等,但基础教育一定要跟上.

还有,与农业部商讨了沿海地区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国家总体农业政策.前世的载镔,小时候也是在农村长大,虽谈不上对农民多么有感情,但对农民阶级的苦楚还是略有所知.华夏古国的农民,几千年来都是最可怜的阶层,所谓士农工商,农民好像排在第二位,其实最惨,因为士族是统治阶级,工商阶级虽没政治地位,但有钱啊!只有农民什么都没有,可偏偏是农民供养了国家几千年.农民身上的负担直到二十一世纪初的第四代领导集体免除所有农业税,才基本上解除.载镔想把这个历史提前一百多年,但没法说出口.因为二十一世纪的农业税不再是财政收入主体,或者说只占一小部分,可以不收.但1866年的清国,农业税收占了国家财政收入的大半,能不收吗?

不过,载镔转生前几个小时也算做了些准备,抓紧时间抱军事与农业的佛脚.回到一百多年前,农业技术的推广是重中之重啊!其中,杂交种子的原理就是其中最重要知识之一.他也不是不明白,农民种地和工人生产电视机没有本质区别,农产品收割与工业生产线的本质意义也没有不同,难的是本质来源.二十世纪十个最伟大发明,电视机和杂交稻同列其中,国际公认,袁隆平是人类史上最杰出科学家之一.载镔再怎么做弊,也不知道杂交种子的确切生产步骤,但什么野生稻的重要作用,父本母本不育系等等的来源与应用顺序,网络上都能查阅,这些都可能说给现今的农业专家做为技术知识储备.

那么大个国家,事情哪里能少得了,怎可能只有教育和农业上的事务呢!就这样,载镔只能坚持着从流氓向办公室白领的转变.随着天气渐渐凉爽,秋天到了.千盼万盼中,从福建转来的琉球战报终于送达大书房.提前有些零散消息垫底的载镔没多大担忧,可手拿厚厚一份战情汇报,心里还是激动不已.第一批打出国门抢地盘儿的兄弟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