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一生中的每个第一次一定是印象很深的,第一次上学,第一次工作,第一次拿到自己的劳动所得等等。第一次有了自己的车更会是让人记忆犹新。


我第一次有自己的车是1995年底。


我对自己有汽车并不热衷,因为我上小学的时候看过一次车祸,那是一位女工在上班的路上被一辆公共汽车碾过了头部,人们把她的尸体抬走后,她那比我还小的孩子哭得撕心裂肺,那孩子的哭声使我感到毛骨悚然。而且我看到一个人把死者遗落在地上的鲜血,碎头骨和着泥土用铁铣一起铲起来抛进路边的水沟。那情景太刺激人了。


以后又看过一些西方国家的交通事故资料片,里面那些血淋淋的场面更使我认为开车是一件很为危险的事,既然车是为人交通便利服务的,有专业人士开就行了,我们自己何必要自己驾驶,即承受危险又如饱受辛苦。


于是,我进入社会后不管是在农村插队时同龄人为能开上一次拖拉机而兴奋,还是有人以争到了学司机的机会而欣喜时,我都无动于衷,因为我对开车根本没兴趣。当然,那个时代有私人车更是天方夜谈。没人会做这种不可能实现的梦。


大学毕业后,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第一次出国就到了加拿大,这个几乎家家都有汽车的国家,我亲身感受到了有私人汽车的景观。


一次,我和伙伴们正在一条公路边上漫步,那是一片起伏不平的丘陵地带,绿色的草地绵延起伏伸向远方,一条灰色的郊区公路在绿色的大地上像一条带稍有些弯曲的带子从我们身边穿过绿地,直到目光不能见处。天是湛蓝的天,淡淡的白云在高空缓缓飘过,空气中的轻风拂面吹在人脸上暖洋洋的。


忽然,一阵马达的轰鸣声传进我们的耳朵,还没等我们转头去找声音来自何处,一道红色光芒与我们擦身而过,在红光中一缕金光点缀其间。

原来是一个金发女郎开着一辆敞蓬跑车从我们身后高速驶向远方。那火箭般流线型的车身,红色的车颜色,宽大的车胎,飞驰在灰色的公路上。上有蓝色的天空,周围是绿色的大地,多么协调的图画,色彩赏心悦目,动静结合得如此巧妙。尤其是那红车身女郎那飘舞的长长金发更是在这幅美妙的图画中加上了画龙点睛的一笔。


我们眼都看直了,红光闪过后飘进我们鼻中那一股汽油尾气味似乎都是香的了。一个伙伴大声地喊到:“金发妞!我爱你!红跑车!我想你!”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外国汽车广告中为什么一再以运动型,气质型,美女,靓车这些主题招揽人心。任何一个热爱自然,热爱生活,勇于运动,崇尚美丽的人能不对坐在一辆飞驰的汽车中与一位美丽女性共同欣赏大自然享受生活动心么。


以后,我开始留意汽车,各种汽车的品牌,排量,特点,舒适性,扭矩等等,也开始注意那些世界级的汽车大赛,但注意是注意,价格我可不去看,因为再怎么看也没用,即使是最便宜的车我也买不起。更何况当时咱们有钱也不行,中国没有私人汽车这一说,买车要购车指标,学驾驶证要由单位安排。


时间转眼间到了90年代初,北京的有关私人汽车的政策变了,已经有一些有特殊门路和有钱的人开始有自己的汽车了。我周围的一些朋友也纷纷学考驾驶本,攒钱计划买辆自己的车,此时我还是不太积极,因为考驾驶证要单位开证明,那就是说这个单位的安全生产控制里有你这一号,按当时的规定,每个单位在每周要组织所有驾驶员进行一次交通安全学习,那个单位里的驾驶员如果出了交通事故,这个单位要负管理责任,整个北京市一年的交通事故是有指标的,这个指标层层分配到每一个有车有驾驶员的单位,如果那个单位出的事故这年超过了指标,是要受责问的。


这种管理法如果是用在真正守规矩的人们身上那当然很有效,咱们不就是注重集体性么。如果一个人出错连累一群人不愉快,这个人就得谨慎了。可偏偏专有人钻这种管理的空子,他们找熟人托关系把自己挂靠在一个单位的名下,开出介绍信去学驾驶,有了驾驶证开上车后根本不去安全学习,出了事也是那个单位难受。既然这样钻空子那个单位的安全负责人一般不会给别人背责任,可是,这样干那个单位安全负责人就有外快可捞,利益之下开始是个别现象,后来就是都这么干了。


于是有些驾校也开出了诱人到他那里学驾驶的优厚条件:给学员挂靠!不用开介绍信也不用参加安全学习,只要你到他的驾校学车交钱他给办理这一切。


驾校这样干一些与权力机关有特殊关系的企业也发现了这样的生财之道,当时京城就有一家有名的中心,他没驾校也没实业,只有一排办公室,他做的生意就是名下挂靠了数以万计的驾驶员,什么都不用,只要每年交钱就给开学车介绍信,每年年检时就给开体检证明和安全学习证明。


95年秋天。朋友告诉我,因为要控制京城私人汽车的保有量,所以政府正酝酿出台政策,把京城私人汽车的牌照改为限量发放,在此之前领了牌照的就算有了一个资源,如果以后自己换车,可以省去一笔不菲的牌照费,如果不想再换了可以把这牌照权卖笔钱。


我心里明白,这不过是一些驾校为煽动人们到他们那学车的掀起的一股炒作风,国家既然已将发展私人汽车作为产业政策,怎么会这样做呢,可是也有其他城市确实这样做了,这种传闻不能不叫人狐疑。


不容我再忧郁,我公司里的同事们激动起来了,纷纷议论是不是都去学车,即使是买不了车也先把驾驶证考下来,正好一位同事的老公就是一个驾校的负责人,他拍着胸口保证我们去他那学车一定价格优惠,并且在考试时托人让我们一次就过。


这一下同事们都要去,我也不能例外,一共七个人一齐报名参加学习。学驾驶的过程这篇里就不说了,总之,我四十七天就拿到了驾驶本,这在今天不算什么,因为要赶在四月一号新的规定施行之前拿到驾驶本,前些日子我认识的一个小姑娘十五天就拿到了驾驶本。


就在我刚开始学车时,一笔生意一下使我赚到十几万元,这真是一笔计划外的所得,同事们都说这是老天爷鼓励我开车给我的钱,是我今年命中注定该开自己的车了。


有钱了,也学驾驶本了,买车只有一个障碍了:开有停车之地的证明。

开这个证明规定的初衷是为了不使有车没地方停的情况大量出现,给安全,交通等各方面造成不妥。但这又成了一些有权力人捞好处的空子,一些经销汽车的公司就承诺只要在他们那买车就负责给开证明。


所有买车的障碍似乎都没了,实际上我买车最大的障碍根本没有解决:买一辆那个牌子的车?


这个是个严肃的问题,说大了是有没有爱国心的事,说小了是别花钱买罪受。


1995年中国的汽车市场上什么车都有,可以说是世界汽车大全,除了印度和巴西产的车。按我当时口袋里的钱买诸如奔驰,宝马,VOLVO这类的豪华车连买个发动机都不够。中挡车?我是绝不买日本车!不是因为我抵制日货,是因为真正了解世界各国汽车性能的人都知道,日本车除了省油,便宜外没一处可取,它的安全性,耐用性等等远不如德国车,瑞典车。大家看好日本车都是因为那些汽车经销商的宣传。媒体上也大吹特吹日本车如何打入美国市场,打败美国车销量的神话。这写宣传给大家造成了日本车好的印象。我到过美国,在美国那个几乎家家都有车的地方,谁的车一开出来人们一看车是那里的就知道车主人是什么人。开日本车的都是没个性的人,或者只是图便宜的人。


我曾经碰见过一个25岁的美国人开着一辆崭新的蓝色丰田车,我说他的车漂亮,他很不好意思地说,因为刚工作不久,没那么多钱,所以买这个车,等他再干两年有更多的钱,他就换了这车,我问他这车多少钱?他说:“6千美元!”


我还有一个朋友是从台湾移民去美国的,开一辆马自达皮卡,我们说起他的车,他苦笑道:这是农民和工人开的车,MMD!老子在台湾也是一号人物,到这里来穷了,也开上农夫车了!


买国产轿车吧!我还是不想买,那时候北京产的切诺基,上海产的桑塔那,长春产的捷达都是十五万以上一辆,按国外这类车的价格看这种价格简直就是在抢钱!按照商品价格变化的规律,刚上市的车价格会高一点,然后会逐步下调,而且那时我们引进合资的汽车企业不多,如果国家加快引进合资步伐,大量的新车生产线上马,这样抢钱价格的车总有一天得落到她的合理价格上。现在花钱买只是把钱往人家口袋里塞,人家还笑你笨。


说我忧郁不决也不完全是,我心里有一种车甚合我意:北京2020系列越野车。


1965年因军用车需要而由北京汽车制造厂生产的北京吉普车一生产出来就很快普及到了部队和政府部门。那时候是县团级以上干部的配车,我很小的时候就坐过这种车,她车身宽大,动力强劲,机器结构简单,操纵简便。坐在里面虽然没有轿车舒服但在当时中国没有高速公路的道路上也算得上飞驰,不在道路上行驶时,轿车不能走的她能走,沟沟坎坎,水洼泥地,她挂上四轮驱动一跃而过。


还有就是因为她最早是装备部队的,所以,总给人一种是军用车的感觉。这不是笑话,我的一个香港朋友,94年时来北京玩,这家伙长得五大三粗,为了方便找朋友借了一辆北京212。偏巧还是绿色的,他开着在北京郊区四处跑着耍,每到停车时人们对他都很优待,他自己开始也奇怪:我是从北京去的香港,说话是纯正的京味,怎么人们还对我那么客气?后来才明白是因为那辆绿色的越野车,使人们以为他是军人。


对于我这样一个军迷来说,没当过兵还不能过过MS军车和越野车瘾么。当然还有北京产的切诺基是越野车,不过那是合资的,而且下面我说到我儿子的原因也是我决定不买切诺基的理由之一。


我要买这种车还要考虑的是买这车一是油耗大,二是现在北京已经有传闻说政府要限制小排量车和越野车上路了。NND!怎么专和我们国产车过不去?小排量和越野车在北京不都是国产的么。可我的经历告诉我,只要老百姓举起保护民族工业的大旗呐喊,地方政府再考虑本地企业的利益,政府里那些制定政策的人们就不能太过分。果然,后来京城虽然也限制了一段时间小排量车和越野车上路,开始分单双号,后来是分路段,都遭到老百姓和一些企业的反对,于是只好用环保达不达标来限制了。此时我的车已经逃离京城。


至于油耗大,越野车么,马力大自然油耗高,而且我对未来充满信心,也就过几年我一定会有钱换辆更好的国产车,那时候我们的国产车价格性能比会更好,品种会更多,在这几年里我还是开着我们北京自己产的越野车耍吧!


我找到一个汽车经销企业的老朋友,他这会已经是第一把手了,他听了我的要求劝我买别的车,我一口回绝:“哥们!别和我说那些外国车!我就买北京人自己产的车!”

他也乐啦:“你这家伙,去过那么多国家还是这么爱国!”

“废话!那些说国外好的豆是因为没去过国外或是去少了。哥们我转了四十多个国家,还是咱家好!别闲扯了,给我最优惠的条件,我要在最快的时间开上自己的车!”

“这没问题,你交钱去吧!”


第一把手关注豆是起作用,在我交了钱后的第三天开始,一位业务员给我打来电话叫我随他去办上牌照手续。我赶到地方,只见一辆崭新的白色北京2020SG越野车停在那里,白色的车身光洁闪亮,四个宽大的车胎牢牢地抓着地面,大方的前脸上两个圆圆的前大灯就像一双姑娘的大眼睛发着迷人的光芒。我跳进车内,活活,车内真是又宽又高,我这185个头。200斤体重的大块头坐在里面一点不局促,底盘高,前方视野开阔,我点着火,85马力的发动机低吼着,我挂上挡就想走,那位业务员拦着我说:“大哥,别呀!你还没驾驶本,还是我开吧。要不是有些手续非得车主本人到场我就帮你全办了。今儿我全程给你一天全办齐,你就跟着我走吧。”


真扫兴,看这么好的自己的车还不能开,再怎么急我也不能无照驾驶。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做到副驾驶座上,看着他把车稳稳地驶上公路。


车向车管所驶去,我好奇地问:“怎么交了钱还要等三天才有货?”


“大哥,你别看现在北京买车的都买进口车,这车没人看好,那些买进口车的大多是花公家的钱,我靠!如今这年头也不知道是咋了,国家花钱和外国人合资生产汽车。车生产出来再花国家的钱买了给公家人用,合着里外里全是拿老百姓的钱给外国人捞好处了。真正掏腰包买车自己用的人还买国产车,就说这车吧,在北京不吃香,可在河北,山西,内蒙,东北火着哪,抢着要,马力大,皮实,便宜。啥沟坎破路都能蹿。谁不喜欢呀?要不是油耗大点这车没得说。

你交钱三天提到车算快的,现在生产线上的车都有主人了,我这还是找熟人提的,而且昨天下午提回来就送去把内装饰搞好了,够快的了。


不过大哥我先给你说明白,这车最早是北京汽车制造厂造车身,北京内燃机厂的发动机,后来不是北汽要和美国人合资生产切诺基么,北汽就把这车的生产分出来了,分一厂,二厂生产,一厂全用的老职工,专给部队生产军车,那质量还是没问题,有军代表把着哪,二厂是由下岗职工和厂照顾就业的子弟攒成的,给老百姓生产车。这质量不好的名声就是二厂造的。发动机也分三个厂生产,哈尔滨飞机制造厂生产的最好,人家是造飞机出身的军工企业,装他们造的发动机的车也是给军用的。然后是北内造的发动机,还有就是大同造的,你这车是质量最次都攒一块了,二厂的车身,大同的发动机。大哥你先别急!不是我成心不给你好货,是你说了只要最优惠价格,一分钱一分货,这个价钱的就这车,别看差两千块钱,质量不一样。“

我一听就火了:“MMD!你们头儿也没和我说里面还这么多道道。早知道我添两千也别用这最次的!“


“大哥我说了你别急,听我慢慢对你说。其实我刚才说的情况是真的,但是也没那么邪唬,说最次也没太大的区别,就说发动机,大同生产的质量都合乎标准,只是这机器上有一个皮垫的设计和北内,哈飞的有一点不一样,以后要换这皮垫时你得费力找找才能有配件。其他质量没太大的区别。说车身质量实际上是一些小配件质量不如一厂的,因为一厂的配件都是军工厂生产的,二厂为了节省成本,用了一些私人生产厂生产的,这些厂生产的也差不了那去,因为质量太差了不给他们做了,他们也不敢坏了这么大个客户。


再说了,大哥你是开第一辆车吧,以前学车那像现在学着开就成了,都是从修车保养车开始学起,那样学出来的车在路上有啥毛病了自己都能捣固好,你开这车一准是周末去野地里耍,在荒山野岭里跑。再好的车也有抛锚的时候,好车都是大件总成,没专业修理工和工具你别想修好,而这车就不同,只要你知道她毛病在那,有简单的工具,怎么着也能修得她走起来回家,不信以后你就记着我这话,到时候你就知道这车好处大了!“


闲聊的功夫就到车管所了,上检验线,踏车架号,发动机号,买保险,填表格,拍照片,最后拿到车牌号再去交车辆购置附加费和车船税,忙了整整一天总算可以把车牌号装上了。那位业务员帮我把车开回单位后又告诉我几个他知道的修车好价格合理的修车厂后就走了。


我围着车转了好几圈,那种心情难以言表,驾驶证考下来这前还是不能开,我心里痒痒的难受。


正在这时,单位的司机回来了,他看我有车不能开的难受样就出主意说:“大哥,这样,我把车开到工体去,那地方有路又不是公路,你在那过过新车瘾,顺便也练练开车,岂不是好事?“


他这样一说我到想起来了,北京工人体育场是一个圆型建筑,有体育比赛活动时那是个比赛场,平时那就是个大旅馆,由于战地面积大,围着体育场有一圈环形路有四车道宽,里面没有交通管制,也没车行使,是个练车的好地方。


司机把车开到工体环型路上,我坐到驾驶位上,起步,加挡,再上三挡,由于这车有两千公里的磨合期,速度不能超过40公里/小时。我的水平也就在这个速度内控制车不会手忙脚乱,这样行驶很好。哈哈!车稳稳当当地载着我们在宽敞的道路上前进。一圈两圈三圈,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我觉得过够瘾了,准备再转半圈到大门口就停下来给司机开回去了,正在我得意地向大门口行使时,不知从那钻出个警察来,他站在车前面不远处招手示意我停车!


坏了,这不是没警察么?那钻出这么一位?想起来了,因为工体是北京举行大型体育比赛的地方,好像北京公安局管理体育比赛安全的一个部门就驻扎在这,莫非是这个部门的警察?按说他不是交警,管我在这开车是多管闲事,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警察有权管一切违法违规行为,再说工体也是他这个部门的管区。碰上他我今天算是倒了霉了。没办法,停车吧。


我将车停在他面前,开开车门问他:“警官,您好!什么事?”

“你在这开着车转什么?“他一脸严肃样。

“没转什么,买了新车试试车?“我若无其事地说。

“试车?这是试车的地方么?“他反问道。

“哦,对不起!我马上走。“我一看他没提我有没有驾驶证的事想趁机溜走。

“等等!你的驾驶证哪?“他想起来了。

“我刚考完驾驶本,通过了在等发本子。“

这一下这警察可找到理由了:“什么?考通过了没拿到本子?那也是无照驾驶,下来!“

“你别那么大声行么?我胆子小。“我也不客气。

司机在一边一看说:“这是我的驾驶本,你们说这事,我把车开一边去。“

那警察可不傻,车开走了他拿我就没多少招儿了:“不行,车就停在这,人跟我走!“

“走就走!“我一边底气十足地说,一边暗示司机别熄火。

警察毫不客气地要我交出行驶本,然后叫我跟他到不远处的一处平房去。

我们俩跟着警察走进那个平房,果不其然,里面挂着的门牌表明这是那个管理体育比赛的部门。


警察走进一间大屋子,那里面似乎是个会议室,但此时没人在里面开会,只有一个警察在大会议桌前趴着写什么东西。他一见那个警察带我们俩走进来就用眼神问那个警察是怎么回事。

那警察开口说道:“没拿到驾驶本就开车,还开到体育场里面来了?“

写东西的警察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微微一笑,收拾好自己的纸笔走了。

我俩站在桌边看那警察很舒服地自己给自己到上茶水,抱着杯子坐下,点上一根烟很得意地抽着。我们也不说话。看他怎么处置我。


等他抽完一根烟他开口了:“怎么样!你是不是认错?“

“党的政策不用你重复了,坦白从严,新疆搬砖,抗拒从宽,回家过年。你先别急,我这点事有什么要坦白的?该按那条法律条例处理就按那条,和认错不认错有关系么?“我不急不慢地说。

警察大怒:“你什么态度?你态度好了可以从轻,态度不好就得从严!“

“是么?我态度好不好还不是你说了算,我要说你态度不好,粗暴执法,把你告到六处你也有吃不了兜着走的。说我态度不好从严?你是拘留我还是扣我的车?“我一点也不服软。

“你在六处有认识的人?“这位用试探的口气问我。

“六处是你们纪律监督处,认不认识人都可以去告状吧,我告到六处他们不能不调查,起码你被调查那几天就别威风了。“

“好!你!先出去,我和他单谈。“这位示意司机出去。

司机也不是软柿子:“我看我也别出去,你最好在找个你的同事来,别到时候有啥说不清的。“

我一看越说越僵,马上换个口气:“这样吧,你也别生气,今儿这事也很简单,你说罚多少吧?再耽误时间费口舌没劲。”

“按治安条例罚款200元。”他想了想后说。

“开收据么?给收据就交。“

“开!“

我拿出200元放在桌子上。他拿出一个收据本写上钱数后撕下来给我。我看了看收起收据和行驶证转身就走,刚到门口,一个年青警察走进来。我立刻转身很老实地向那位警察说:“谢谢您的教育,下回我再也不敢了。给你填麻烦了。“


出了门司机上车发动车,我们俩相视一笑:“走!喝酒去。“


一个星期后我拿到了驾驶本,这回可以堂堂正正地开车上路了。刚开始开的时候车还在磨合期。我也是新手,所以以中速不紧不慢地在公路上晃悠。虽然周围的车看我中速行驶不满,可也无可奈何,因为我的车后面贴着一副对子:

上句是:新车磨合走不快。

下句是:新本手潮有点呆。

横批是:你急你超。


这车不仅我开,公司里刚拿了本子的同事谁想练谁开。刚拿本子的人那种跃跃欲试的劲都一样,恨不得打瓶醋都开车去。还好因为开的不是自己的新车,大家开的时候都很谨慎。很多人都以为新手上路肯定是毛病百出,最容易惹祸,其实不然,那个时候驾校的教学还是比较严的,如果老老实实练够时间还是可以上路的,而且不会太差,不像现在突击培养出来的“马路杀手”比率那么高。一些天生就没车感的人即使是开车相当长的时间后该惹事还是惹事。


一个人开车第一个三千公里内惹点小事,第二个三千公里就好多了,惹祸最多的却是在万公里左右,因为此时他自己觉得已经开了不少时间了,啥路况也经历过了,于是松懈了,反而容易惹祸。


我这车前后有七个新手开过,只有一个人惹了点事,那是他开着在一群民工中慢速驶过,虽然他小心翼翼,但车驶过后我们没发现有啥异常时,忽然后面有人大叫:“压人脚了!”


我们马上停下车,下车去看是怎么回事。只见一年青小伙子抱着左脚坐在地上呻吟着,我弯下腰问他:“你怎么了?伤到那啦?”

他一句话不说就是叫疼。我以为周围围上来的民工都和他是一起的,便问:“他是怎么被压着了?”

没一个人回答我,我明白了,这个小伙子和他们也不认识,我和开车的同事扶起他说:“走吧,送你去医院。”

到了医院,大夫开出单子照了X光片后说:“什么事也没有。也没软组织损伤,我检查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我请大夫开了一些外敷药,把小伙子扶到走廊的椅子上坐好,问他:“大夫说了你没伤着,你还有什么想法?”

这小伙子吱吱呜呜也说不清楚,我听了半天才明白他是说:“你们不能不赔我。”

我说:“好,我去车上拿钱,你在这等着。”

我和同事回到车上,我发动车回办公室干活去了。


两千公里的磨合期过去了,我把车开到修理厂做第一次保养,修理工按要求做了保养项目,告诉我可以放开了速度行驶了,最好还到高速公路上去开一次最高速度,因为这时开出最高速度时达到的时速,是一个界线,比再开了很长时间想开到这个速度,发动机加速的速度要快得多。


正好有一个去机场接人的机会,我将车开上去机场的高速路,看看前后车不多,就挂上四挡一脚将油门踩到底,50,60,70,80,90!

发动机轰鸣声越来越大,到时速90时发动机的声音已经变成了怒吼,车身也剧烈地抖动,似乎要开始散架了。虽然时速表上表明的这车最高时速是120,但我不敢再继续了,只好放松油门减速。


看来越野车的性能主要是为中速及复杂路况设计的,不是以高速行驶设计的。以后跑高速公路时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在最外侧车道行驶吧。


此后,我经常周末开着我的越野车驶往郊区的山区,水边,尽情地享受在乡间公路,崎岖山路,没有路的河滩,野地行驶的快乐。每当我和朋友们结伴出游时,我的越野车就是头车,在车队的第一个带路,因为我的车不能开高速,所以我在最前面以中速行驶,我后面的车一旦被别人的车隔开或因为一些原因被甩开时,他们的好车能开高速可以毫不费力地追上我。这也是一群车排成车队列训练时按车况分前后顺序的一个经验。


也有些朋友嘲笑我的越野车:瞧你那车四处露风也没空调,开起来速度有上不去,坐在里面颠得人肚子疼,还费油。有什么好的?第一年新鲜劲一过换辆轿车吧。


每逢此时我都哈哈一笑:“咱是北京人就开北京车,玩的就是越野车,你的高挡车好,咋一到好路之外就小心翼翼,一点障碍就不知所措?笑话我的越野车,下回陷到泥里别找我拉你。”


还真有几次,因为要去河边扎营,我的越野车下了公路挂上四驱顺利抵达,而朋友的那些好车都是左躲右闪小心翼翼好不容易才到目的地,下了车还得左看右看是不是刮了蹭了,在不就是就是陷在坑里,泥里,叫我的车回头脱他的车出来。


当然这车也有缺点,因为没有空调,冬天从热风口吹出的热风依然挡不过车门透进的冷风,热风口在中间,冷风从两侧进来,真是热吹中间烤,冷冻两边凉。夏天就更不好啦,京城的夏天一年比一年热,没有空调,即使我把车窗全部打开,慢驶时依然热得人汗水淋淋,快行时风声又刺耳烦人。


尽管有这些缺点,我还是喜欢她。天下那有尽善尽美的事,既然要玩越野风格就别想要轿车的享受。而且我儿子很喜欢这车,尽管他也看着轿车眼谗,知道好车威风,但他还是喜欢坐我的越野车,车越颠他在车里越欢实,原因很简单,他晕车!越是好车封闭性越好,好车车速高,平稳。每逢这时候,这小家伙就小脸惨白,坐在车上一声不吭动得力气都没有。


有这车半年后,我开着她第一次出远门去太原市,那时北京到太原的高速公路的第一段北京到石家庄段已经通车了,而第二段从京石到太原还有一些没修通,这一次从北京到太原来回我行驶了高速公路,山路,正在修的公路等各种情况,在太原还把一辆崭新的凌志车顶了一下,赔了三千元,虽然捧上了不少事,还算顺利地回到北京。


这年夏天,我开车去我当年插队的山里玩,一个错误的操作使车向右翻了90度,因为有车身上部的一根粗保护杠顶着没再继续翻转,如果是轿车,那天我将和俩位MM随车一起滚下几十米高的悬崖落入几十米深的水中,就不会有今天在这讲故事的幸福了。为此,我再次深感有一辆越野车和北京2020SG的设计制造在复杂的情况下和操纵失误时,给我生命带来的保护的感谢,也庆幸当时我决定与这辆为伴选择的正确与先见之明。


97年10月1日,我和一个同事开着她从北京出发沿107国道驶向深圳,三千多公里的行程我们开了三天,途中发生了很多事。尽管到结束这次远行后她进修理厂好好修理了一番,但她的结实耐用及容易修理还是再一次得到了证实了那位业务员当年对我说的话。


这两挡子事在这就不讲了,说的太多了大家看着也累,有时间我另外开楼说。


到深圳后,这车又为我们公司的工厂服务了三年,到本世纪第一年时,公司把她卖了,卖了多少钱,卖给谁了我一概不打听也不想知道。因为那时我已把她过户到公司财产名下,从所有权来讲不是我的了,可大家还认为那车是我的。对于这样一辆我内心永远不会忘记的车,看着她被别人买走我会心里很不是滋味。所以,人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不知道更好!


现在这车可能还行驶在某地的公路上,也可能早被送进了拆车厂,不管怎么样,这辆白色的越野车带给我的快乐和幸福是我终生难忘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