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 第一卷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八章 武汉失守

战火将军 收藏 0 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我已经死了吗?”迷迷糊糊中他仿佛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往阴曹地府走了一遭。另林虎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他感觉要去的地方仿佛很温暖也很安全的,那里再也看不见血腥的杀戮和战火硝烟,迷迷糊糊他好象看见张金生李广拄和其他一些已经死去的兄弟在向他笑,朝他招手。并且他恍惚中还看见两个美丽的白衣天使站在他面前,而并没有传说中的牛头马面。他心里暗自庆幸着。原来死亡是这么幸福。他努力睁开眼睛,他想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杨军医,他终于醒了!”林虎听见其中的一个“天使”说。

“ 快去告诉王院长”。

“是。”个子矮点的应了一声走了出去。高个子的站在那里看着他。

“这是在什么地方?”林虎艰难地问。当林虎彻底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 但是他感到混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要命。尤其是头部,简直象要裂开一样。“这里武汉陆军医院,你受伤了,已经昏迷四天四夜。我们已经对你进行了两次手术。”

他看见床边站着一个穿白大褂年轻女军医,领章是少尉,女军医的身材高挑匀称梳着齐耳的短发,白皙的皮肤,明亮清澈大眼睛显得超凡脱俗。秀丽的脸庞虽然不施粉黛,却透着一种清纯无邪的美。胸前卡片上写着武汉陆军医院实习医生杨明媚。“她一定是在阳光明媚的日子出生的,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林虎想。

真是名如其人军医杨明媚的脸上总是挂着象春天的阳光一样的微笑“你的身体里有13块弹片,已经取出了10块,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你要注意静养,不要激动。”

林虎发现这个女医生不但长的美,说话的声音也很温柔动听。他孩子般的点点头。女医生朝他微笑了下,“你现在可是兰封大捷的英雄营长。”这个时候病房进来几个人。“院长来了” 杨明媚礼貌的冲来的几个人一一点头微笑了一下。来的几个人中为首的是一个50多岁的长者。穿着白大卦,领章是上校军衔。“感觉怎么样?少校。”他问林虎 “其他方面还可以,就是头又晕又痛。”

“嗯,你来的时候邱清泉长官特意关照过,说你是一位英雄营长 我们一定会尽力的。你已经昏迷了4天了。”

原来林虎的装甲车被鬼子战防炮击中了。毕竟装甲车的装甲比坦克车上的要单薄不少,里面8个人,2死3伤。林虎的伤最重。如果不是当时戴了钢盔,恐怕早就去阎王那里报道了。鬼子的炮弹原来是盯着最“猖狂”最突出的邱清泉的坦克打,结果林虎的装甲车冲出来吸引了火力。在对射了一阵后,鬼子发现37毫米口径的战防炮要击穿T26坦克的正面装甲不太容易。而T26上面的45毫米口径火炮对他们却很有威胁。尤其是静止射击的时候。而邱清泉的坦克已经缩了回去和其他4辆排成一行,稳住阵脚,掩护后面的装甲车。

这样他们也占不到什么便宜,而中国方面有一辆战车被毁,要抢救受伤人员。所以双方各自退去。这一仗歼灭敌人一百多,虽然最后也损失了一辆装甲车和几名人员。但是大小毕竟是个胜利,高兴也在情理之中,可邱、桂二人似乎生来就有吹肥皂泡的本领,他们乐不可支地分别给蒋介石、程潜、薛岳打电话,拍电报,吹嘘什么:“兰封大捷”,歼敌无数等。

于是林虎自然而然成了兰封大捷的英雄人物之一被新闻报纸追捧,一时间来采访和看望的新闻媒体和各界人士不断,但是因为身体未恢复原因都被院方挡在门外了。“现在他的情况还不稳定,请大家理解 ,等有了院长的批准我会通知大家的。”杨明媚始终微笑着和众人解释。

确实林虎因为头部的弹片没有取出,病情还不稳定,经常感到头痛恶心,甚至昏迷。

此时呆在郑州的蒋介石却十分兴奋,为他的得意门生创造的兰封大捷欢欣鼓舞。吃掉土肥原已是指日可待的事了! 他很乐观地想。

但吹起的肥皂泡终究是经不住任何风吹雨打的。仅仅过去的一天,23日,土肥原的一个加强旅团在飞机、坦克、大炮的支援之下,向兰封城展开了遮天盖地的打击。两三个小时之后,桂永清便招架不住,全线溃败,被冲散了的溃兵裹伤抱残,如潮水般向西落荒逃去。邱清泉则仗着战车之利,一口气就逃到了罗王车站。桂永清跑起来自然没有他这么麻利,他知道,作为主官丢失兰封意味着什么,于是,逃跑途中他匆匆给88师师长龙慕韩写下一张字条,令龙师长固守兰封,自己则马不停蹄地狂奔到罗王车站,说是收拾残兵败将去了。

而88师师长龙慕韩竟步桂永清后尘于5月23日擅自放弃兰封,使日军不费吹灰之力进占战略重地兰封。德式模范师竟如此表现,实在令人痛心疾首!

蒋介石闻讯后严令48小时内必须收复兰封。国军71军、74军、64军和27军全力反击,血战两天后于27日收复兰封,激战中46师再无昔日的赫赫虎威,三个旅长一死两伤(教导总队改编而成的138旅旅长马威龙阵亡),团长伤亡各二名,营长阵亡九名,全师伤亡达5000余人,却毫无战绩可言,收复兰封及周围要地的功劳均归于71军和74军。因此战后88师长龙慕韩被处决,成为抗战中第一个被处决的嫡系将领,桂永清和李良荣均被免职,第27军番号撤销,第46师仅剩3000多人,残部被撤回武汉休整,不久也被撤消番号,曾经显赫一时威风八面的教导总队现在基本已难觅其踪了。

27日以后大量伤员开始转到武汉,其中不乏第46师的,兰封大捷变成了兰封大败,也受了轻伤赵震来看望林虎。特务营也伤亡大半。由于林虎依然没有脱离危险。医院决定先不要告诉他实情,只说战斗依然在进行中。

歼灭土肥原师团的美梦也成为笑谈,同年6月中旬,日本北方集团军第2军突破国民革命军第8集团军在郑州的防线,中国西翼几乎门户洞开,国民政府开始从武汉撤出。为了赢取时间重新集结部队,构筑武汉地区的防御工事,蒋介石不得已下令自掘黄河大堤以迟滞日本第2军的前进速度。在这场大水中有许多无辜平民被淹死。蒋介石明白历史也不会原谅他的举动,因此他在命令书上并没有盖上自己的印章。日军无法前行,在此停留了近3个月时间。

为了保卫武汉,蒋介石共在此屯国民革命军120多万,其中还包括国民革命军空军整个家底的100架飞机和国民革命军海军仅有的40艘军舰。他将兵力分为南北两线,其中北线由23个军组成,由在台儿庄战役中威名远扬的李宗仁将军指挥;南线包括26个军,由其心腹爱将陈诚指挥。由于北线受长江洪水的影响,路面泥泞,因此南线成了武汉会战的主战场。武汉所有重要部门、工厂、设备等都向内陆,如“陪都”重庆、昆明、宜昌、湖南和西南地区转移。6月底林虎随着医院转移到了云南昆明。 继续进行治疗。在走前已经被调往66军的严震,这个时候来看他,才告诉他兰封失败经过马旅长阵亡,和27军以及46师被解散的消息。林虎的心情顿时郁闷起来。因为严震的部队马上要参加武汉保卫战只好和他匆匆告别了。

虽然现在他的昏迷情况已经有所减轻,由于脑部的弹片压迫小脑,造成运动神经障碍,手术因为没有必要的内外部条件暂时不能进行,两个月来,他是还是只能躺在床上,连大小便都得别人伺候。在那段灰色的日子在林虎眼睛里连春城昆明的太阳都失去了光彩。烦躁、苦闷和绝望。让他的脾气变的越来越暴躁。

一次他护士来给他喂饭,他不但拒绝还和护士发脾气,这个护士急了便回了句嘴 “有什么了不起,打了败仗,还总认为自己是个英雄。”气的他大吼“老子从来都没有认为自己是个英雄!我只是个大混蛋行了吧!”喊声惊动了杨明媚。她走进房间,让护士出去了。

然后,走她到林虎的床边脸上挂着她独有的微笑。

“你就是英雄,但是你要证明你自己在任何时候都是,而并不是只在战场上,在病床上也一样。”

“杨医生,你老实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看见杨明媚进来。林虎的语气缓和了不少。

“谁说的!不过你要配合治疗。”

“还要怎么配合?我现在已经躺了两个多月了下半身一点知觉都没有。我是不是已经残废了。”林虎有点绝望的摇了摇头。

“想根治你的伤必须进行开颅手术,把你颅腔内的3块弹片取出来。”

“那为什么还不动手术啊!在这里这样躺下去我都快疯了。”

“这是非常复杂的高难度的手术,需要很好的设备和专家来进行。现在前方战事正在吃紧,一线部队都缺医少药。一时间还很难凑齐这些必要条件,再说你整天情绪不稳定,身体也没有完全恢复。现在还不是动手术的时候啊。说句实话,你能活下来,并且恢复到现在这个水平已经是个奇迹了。你这叫福大命大造化大。所以你一定能站起来,放心吧。”

听了杨明媚的话,林虎的心情宽慰了不少。杨明媚乘机拿起饭盆

“你看。这白米稀饭和鸡汤。看了连我都谗了,你还不趁热吃了。”

说着乘了一羹匙鸡汤送到林虎嘴边,林虎被逗笑了,顺从张开嘴。喝了一口,觉得今天这鸡汤异常鲜美。

“嗯,这样才乖嘛” 这样的情形,林虎长这么大没有经历过。脸立刻红了。

“你是四川人?”为了掩饰尴尬林虎找了个话题。

“是啊,你怎么知道?”杨明媚问道。

“猜的,四川的女子皮肤好嘛。”这回轮到杨明媚脸红了。

“看不出来你对这方面还挺有研究的嘛!”

“呵呵,不是我研究的,都是听我手下的兵们说的。”

“我家乡在四川乐山的五通桥,很美的地方。”

杨明媚一面用纤指捋了下秀发,一面用一羹匙盛上稀饭送到林虎嘴边。

“是吗,真遗憾我没有去过,以后有机会一定去看看。我家乡在东北沈阳,“九一八”以后已经8年没有回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