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 第一卷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七章 兰封遭遇战

战火将军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第七章 兰封遭遇战


经过两个星期艰苦卓绝的战斗,行动迟缓的日本陆军北方集团军主力在山东腾县遭遇到了中国军队的猛烈阻击,驻扎此地的是从四川急调过来的第41军。该军作战英勇顽强,特别是第122师,整个师包括师长王铭章在内全部阵亡,没有一名军人投降。最终,他们成功地抵抗住了日军近乎疯狂的进攻,收紧了包围圈。

在中国军队奋力抵抗日军第5、10师团的时候,李宗仁命令主力部队从日本帝国陆军的背后发起攻击。日军不但损失了最精锐的两个师团,而且速战速胜的希望也被彻底击碎。到1938年4月时,在中国领土上的110万日本陆军中有25%或阵亡或受伤。

1938年4月,一条惊人的消息像春雷在空中炸响,隆隆地滚过中国大地,世界也感受到它的震颤。这一声春雷,划破了中国上空厚重的阴霾,把一丝希望之光洒向大地。

4月7日,当台儿庄最后一声枪响沉寂下来后,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上将骄傲地向外界宣布:中国军队于台儿庄地区重创日军精锐第5、第10师团共敌2万余众。

当台儿庄大捷的电波传向四面八方时,中国人一扫压抑了太久的沉闷,人人欣喜若狂,举国上下也跃入一片欢呼沸腾之中。这一天,中国人心中的那种消极颓丧、恨铁不成钢的悲观气氛一扫而光,一口压抑已久的恶气长长地吐了出来。其实就这场战役本身来看,中国军队虽歼敌万余人,自身伤亡也在2万上下,实是一场歼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消耗战。但俗话说,兵败如山倒。就在中国军队从华北、京沪仓惶渍逃的情势下,在日军所向披靡的声威中,李宗仁竟以哀兵兜头打出一棒,打的日军损兵折将。这无疑给艰苦抗战的中国军队和整个中华民族打了一针兴奋剂 !

4月8日,国民党军委会所在地,中国战时的实际首都武汉三镇,跃入一片沸沸杨扬的狂欢之中。自1938年新年后,日军飞机便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光顾这座长江中游的美丽城市。但每次带来的都是摧毁安定、美丽的死亡恐怖和悲观压抑。但今天不同了,

“中国军队痛歼东洋鬼子”的消息像插上了翅膀,迅即传遍大街小巷。当中共的《新华日报》、国民党的《大公报》、《中央日报》等各大报纸的号外铺天盖地撒向大江南北时,一颗颗激动的心达到了沸腾的顶点。

报纸上描述着这样的情景:“入夜,武汉、广州、重庆等尚未沦陷的中国各大都市都有数十万欢乐的人海提灯挚火,把城市燃得通明。纵贯武汉的长江两岸更是人声鼎沸,火龙翻飞。人人眉飞色舞,喜气盈盈地说着、笑着、喊着。

“咱们中国军队打败日本了,痛快!李长官真行啊!”

台儿庄这个过去极不起眼的小村庄,一夜间竟成了中国人心中的圣殿,散发着民族复兴的希望之光。心灵趋于麻木的中国人,似乎也在这一夜惊醒了。堂堂5000年的华夏古国难道还斗不过一个尊中国为师数千年的弹丸小国日本?!可就在数天前,有这般豪情的人却少得可怜。

台儿庄大捷同样令西方各国振奋,却又大惑不解。连日来,各国驻华武官、军事观察家、新闻记者涌向徐州、涌向武汉,都想一睹让日本人大吃苦头的李宗仁的风采,当然他们更想知道中国军队的实际战斗力。也难怪,国民党中央军精锐部队连遭败绩,失地千里。可台儿庄中国装备低劣的杂牌部队能创造出奇迹,而且歼灭的偏偏又是日军最为精锐、凶悍的机械化师团,不可思议。在他们看来,中国军队的实际战斗力如同中国这个千年古国一般,神秘莫测。但有一点却是众口一辞:中国人同样能击败日本人。

沸腾之夜,汉口一间二楼的窗口里亮着灯光。灯下,美国驻华使馆武官史迪威上校正奋笔写着将发往国内的一份报告,报告中有他奔波多日得出的一条结论:中国有最好的士兵。从长远看,中国人一定能击败日本人。这位日后成为美国陆军名将的“尖刻的乔”这时并不知道,他作为军人的辉煌时期正是日后在中国、在远东战场,虽然日后对他的军事才能和战场指挥等方面还存在一定争议,但有一点他胜过了许多西方军人,那就是对中国的判断。

蒋介石自然喜欢听这样的“颂词”。经过了上海南京北平等一连串失败,尤其是在9月25日共产党八路军取得了平型关大捷以后,他的国军太需要一场胜利了。唯一让他感到美中不足的事这次取得胜利的依然不是他的嫡系部队,而是李宗仁指挥的杂牌军。看着报纸上连篇累牍的刊登着称赞李宗仁的文章和李宗仁的大幅照片。蒋介石心里不太是滋味。中日开战以来,八路军和地方军都能战胜强敌,号称精锐的中央军却连遭败绩。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他准备寻找机会一雪前耻,他把目光投向自己的中央军部队和嫡系将领们。同样准备摩拳擦掌大干一番雪洗耻辱的还有桂永清和邱清泉。

“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号称“蒋介石的铁卫队”,总队成立的时候,桂永清被任命为总队长,邱清泉为参谋长。这两位都是身受蒋介石器重的将军。都曾经留德学习军事,号称德国将军。

教导总队在南京失守溃败以后整编为27军,桂永清继任军长。南京失利后这两位德国将军都感到一肚子的窝囊。尤其是邱清泉在亲眼目睹了日本兵屠杀他手下的伤兵以后更是憋了一股火要找日本人发泄,更是多次向蒋请战。

机会终于来了.......

蒋介石接到情报,5月中旬日军第14师团(师团长土肥原贤二)孤军冒进,由濮县渡过黄河,企图遮断第五战区的突围部队和第一战区的接应之师!可令土肥原料想不到的是,他们在攻陷菏泽,窜进内黄、仪封、野鸡岗之后,一不留神竟钻进了国军十万大军的包围之中!

在国军主力开始徐州撤退后,蒋介石早就憋足了劲想打个翻身仗,这次他选择了孤军深入的日军主力土肥原师团,也准备来一个象台儿庄那样漂亮的歼灭战。给自己和嫡系的中央军长长威风!

于是在武汉长江畔休整的27军奉命开赴黄河边的防守重镇--- 兰封。

本来,兰封是由宋希濂的71军防守的,邱、桂两军到后,蒋介石改令71军向红庙方向进击,而将守兰封的任务交给了27军,且把71军的88师(师长龙慕韩)暂留下来,交桂永清指挥,邱清泉协助之,换防时,宋希濂向邱、桂两人介绍当面之敌和友军的情况,邱清泉不等宋希濂说完即打断他的话说:“嗨,这点敌人算什么,看我们来打他个落花流水!”

桂永清也满不在乎地说:“以少胜多,难乎其难,以多胜少,又有何难?”

宋希濂见邱、桂如此骄傲轻敌,便不无讥讽地笑着说:“好哇!你们两位‘德国将军’来了,这次一定可以打个大胜仗。”

5月21日,踌躇满志的邱清泉带领着5辆新进口的T26坦克出城巡逻、由于接到城郊有日军小股部队活动的报告。他特意带上林虎的特务营的尖刀连的一排前往。三十几个步兵由林虎带队分乘5辆BAE装甲车出城。这个10个钢铁怪物组成的车队,令兰封城的老百姓侧目不已,许多人都没有见过这轰隆轰隆响的庞然大物。在兰封城郊照例巡逻时,开出城也就一公里,邱清泉就接到最前面坦克发来的报告他们正前方,正碰上了一支百余人的敌人骑兵部队朝兰封方向搜索而来。

“哈!狗娘养的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人试炮呢!弟兄们报仇雪耻的时候到了,跟我冲!”邱清泉象看见鲜血的鲨鱼兴奋异常,他第一个驾驶坦克一边开炮疯狂冲向了敌人。邱清泉自从在南京亲眼目睹了日军大批屠杀中国伤兵和俘虏,日军暴行在邱清泉脑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从此,邱清泉对日军更加仇恨,只要和日军对垒就激动得象发疯一样,猛冲猛打。日军一听到“邱疯子”的名字,都颇为畏惧。 今天送上门来的报仇机会他“邱疯子”岂能放过,他自己冲在最前面猛冲猛打。完全没有顾及后面的队伍是否跟上。

骑兵哪是坦克的对手?鬼子们也不傻,调头玩命的跑,但是马腿再快也跑不过炮弹和子弹,随着坦克和装甲车前机关炮和机关枪的欢快叫声,马上的鬼子就像被砍断的树桩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倒栽了下来,死了主人的战马在野地里四下惊奔起来,……不一会儿,鬼子纷纷落马,已经倒下一大半。邱清泉怕落马鬼子没有被打死,驾着坦克从栽落马下的鬼子身上碾压过去。随着一声声惨叫,邱清泉的坦克履带上已经沾满了血肉。“哈哈哈,过瘾啊。给我追,一个也不要活着放回去。”“邱疯子”命令道。不知不觉已经追出去几公里。敌人骑兵被消灭了一百多,我军无一伤亡!邱清泉依然亢奋的对剩下的二十几个鬼子骑兵猛冲猛打,穷追不舍。这二几十个鬼子骑兵为了躲避子弹有的趴在马背上狂奔有的跑S路线,或者干脆跑进不利于坦克部队行动的农田,林虎在装甲车里一面指挥机枪对敌人进行扫射。一面观察着前面的敌情。眼看着离兰封城越来越远了。“邱长官,前面敌情不明,地形也越来越对我们装甲部队不利。就剩这几个鬼子了,我看咱们不要恋战,见好就收吧。”林虎通过电台呼叫着。可“邱疯子”杀的兴起哪里肯听,依然狂追不止。

终于,在敌人还剩下几个骑兵的时候,前面地平线上出现了鬼子的8门战防炮。“不好!快!冲上去!保护邱长官!”林虎命令到。他的装甲车一面开火一面迎了上去,生怕身为将军的邱清泉有个什么闪失。“轰隆”“ 轰隆 ” 鬼子的战防炮开火了。邱疯子的坦克和另一辆坦克被击中。“快冲上去,掩护邱长官的坦克!”林虎担心邱的坦克被打坏以后,邱清泉被敌人火力封在车里无法撤出来,如果被鬼子把将军活捉就更麻烦了。但是林虎很快发现好象邱清泉的坦克并没有被击中要害,他依然在开炮还击,正在他稍微感到宽慰的时候。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林虎只觉的脑袋“嗡”的一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