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欲渡黄河冰塞川 警情骤起(10)

彭宁辉 收藏 4 34
导读:长夜救兵 欲渡黄河冰塞川 警情骤起(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一)

薛平给何冬点烟,他高大的身躯被油灯映在墙上。

“明天,我和薛参谋渡河去赵家镇,一切相机行事。可能的话,希望独立营派出队伍在渡口接我们。那里的敌情怎么样?”何冬吐烟问道。

陈楚风进来,对赵春山轻轻摇头。说了几句介绍情况,一旁的何冬处长说,我有办法,走,去看看抓住的这几个家伙。

大石庄南的一间土屋里,紧张激动了一天的区游击队长段义气满身尘土和几十个区游击队的弟兄睡得正酣。没有人会知道,几个小时之后,这个对抗日的八路军主力部队景仰到了极点的山西汉子将和自己白天亲自抓住的“八路军主力部队的人”共同出发还要并肩浴血。

战争,关系简单得象段义气在乡间瓜地摘起一个沙瓤西瓜一拳砸碎那么明快简单。战争,也像刘亚军在无数次战斗中开枪那样血腥残忍。

几个小时之后,当太阳还映不红朝霞,这两条汉子和另外一些人,也许就会在争取民族独立的伟大战争中的一场无足轻重的战斗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与原因牺牲!他们的名字,或者刻不在纪念碑上,然而鲜血却滋润肥沃了生养自己的土地;其魂魄在每一个日夜眷念游走于山林间,长风起时——枫林青翠、关塞转黑!

(二)

刘亚军敌意地看着面前的何冬,瞬间,又觉得了什么,欲言又止。面前这个人给你有种能看透你的的感觉。

何冬赞道:“好精壮结实的一条汉子!不打鬼子可惜!”

“你怎么知道我不打鬼子?”

“据说是三五八旅?”

“本来就是三五八旅新一营。”

“新一营什么时候升级划归三五八旅的?”

“今年春节过完,在唐家堰接到师部和旅部决定的。”

“五月的米峪镇战斗——打村上大队,你参加了么?”

“参加了,我连担任2号高地主攻。”

“简单说说战斗情况?”何冬侧目。

“我连伤亡17人,击毙日军一个约小队多43人。首长表扬我们打得好,号召全旅学习。”

“就这些?”

“战斗结束后,我连两个战士对缴获的日军毒气弹好奇,不小心引燃,恰好旅部首长在场……幸好没有伤亡。为这事,我连又被团长营长连着撸了几天。”

何冬笑:“就是‘土’八路了?!”

“土……就土!土人有土福、土人有土胆!你问完没有?”

“最后一个问题,这次作战既然你参加了,战前的政治动员口号是什么?”

“打好回师晋西北第一仗!彻底粉碎敌人扫荡!”

何冬转身,对赵春山陈楚风点点头。上前给刘亚军松绑:“小刘同志,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赵春山不太好意思:“刘连长,上次米峪镇战斗,我们独立营后期也参加了!刚才……一场误会。”

“我说了有机会让你说明白的,是不是?”陈楚风有些尴尬,也上前握手。“来,介绍一下,这是120师的敌工副处长何冬同志,这是我们独立营的赵春山营长……”

刘亚军扭脖子,甩手。他的第一句话谁也没料到:“那个拿刀顶着我的家伙呢?”

没人答话,因为担任大石庄南面警戒的哨兵带着本村的一个游击组员冲了进来,哨兵有些慌乱:“国民党驻26团三营向我们放出警戒哨,全营整装,发放子弹、准备干粮,随时可能向我们压过来。”

再接着,一个王家庄自卫队员提枪满头大汗在院子里面高喊着“营长”不知道该进哪间屋,他手里捏着一封上官云湘的亲笔信,上官团长一手漂亮的颜体在纸背上明显透露出一股铁血骄横的意味:“独立营赵春山营长钧鉴:鄙人率本团一部执行上峰紧急军务,拟于今夜十时借道贵军防区南下。你我同为逐虏之师,同仇敌忾,还请准行。否则,兵戎相见,无端干戈,实属自毁长城之举,有损华夏抗日大计!”

3分钟之后,这封信被几个人传阅中,赵春山陈楚风听了这样一席话,心里打定了决心:就是全营打光,也不能让26团南下!

何冬处长是这样说的:“近来全军——整个山西、华北有大的作战任务,各部队调动频繁……师部、野战医院和随校近来也在向我们背后移动,这条路,让不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