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二卷 大明功臣 第六节 孤儿有家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11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儿郎们都怎么样了?鞑子走远了没有?”虎爷对站到面前的着龚赶山,劈头就问。

龚赶山等人告知了战况,虎爷两眼瞪得溜圆,看向符强:“都杀了?我本来只是想。你们铁厂那边就是给鞑子们攻了,他们损失也一定很大。小兄弟带着堡里这些婆娘孩子用炮铳坚守,那时候他们看捞不着太大便宜,多半就会自己离开,咱们也就算是给三姓堡留下种子了。这就都杀了?全都是给小兄弟带着婆娘孩子们杀了的?”

三姓堡一干人个个点头。虎爷抖索着要起身给符强和方容磕头,俩人急忙止住。正在争执间,那位重伤壮汉也醒了过来。

“我女儿呢?”壮汉四下看了一看,两眼中还有些懵然。

虎爷疑惑地向符强和方容问:“这位是?”

符强和方容相视苦笑了一下说:“我们也还没请教这位大叔姓名,他是我们路上捡的。”

壮汉把他们看了许久,眼睛里渐渐恢复了神智,他定了一会神,努力拱了拱手说:“两位小……恩人想必就是被熊某误认做儿子和女儿的人了。救命大恩,如同再造。熊某当时糊涂,居然还训斥恩人,万万不要见怪。啊,还没请教两位大名,是那家贤良后人?”

“对对!还没请教恩人姓名。两位恩人长得这么相像,难道是姐弟?”虎爷哪边也如梦初醒,急忙询问。

符强把方容肩膀拍了拍,大言不惭地说:“我叫符强,这是我老婆,叫方容。咱们这是夫妻脸。”

虎爷把俩人的名字念叨了一会,困惑地问:“两位恩人是符方堡的人?”

这一问立即把俩人难住,方容支吾了一会说:“我们以前的事有很多都记不得了。”

符强看见大家都狐疑地看着自己和方容,急忙接口说:“我们是在一个山谷里醒来的,醒来时有两个劫匪以为我们诈尸被吓走,那地方还有一百多具男女老幼的尸体。我们爬出山谷时刚好山崩,把那个山谷填满了。我们俩原先可能是给强匪们掐得昏死了的,所以醒来时只记得自己的姓名,以前的事都忘了。这个……我们是发现带着的玉佩是一对和合双佩,才知道俩人是夫妻的。”

他临时编了一个和合双佩的名堂胡诌,说着还让方容一起,把脖子上已经紫黑的掐痕和玉佩水晶佩露给大家看。

熊姓大汉忍不住问:“你们一个是披发,一个绾的还是垂髫。应该还只是订了亲,还没有成亲吧?”

虎爷脸上本来在沉吟,听到这么一说,突然变得神色恍然,惊讶地说:“这么说你们真的是朵儿沟符方堡的人了!记得上回符堡主到这来,要我们帮忙配制四千斤火药,就是我带人送去的,那时候还远远见一个年轻家仆带着一帮你们这样大小的孩子在山腰上玩耍。我问起时,符堡主说方家族长是他妹夫,两家都有一双儿女,刚好订下了两门亲事,亲上加亲。难怪你们这么相像,原来是中表姐弟的姻亲。”

方容立即把符强的手紧握了一下,符强也是喜色上脸。本来看见山谷里那一百多人老弱的尸体时,他还以为俩人在这个世上的亲人已经都没了。现在既然虎爷说自己和方容就是符堡主和他妹夫的孩子,那么朵儿沟肯定还有青壮年的亲人在那边。而且,俩人居然还是现成的婚姻关系。

虎爷看着俩人,突然小心地说:“你们……回去过朵儿沟没有?”

符强想起引起山谷塌方时符方堡方向的爆炸声,立即觉得不好,急忙追问:“符方堡怎么了?”

“两位恩人……还请节哀顺便……”虎爷担忧地看着他们继续说道:“我天没亮时从朵儿沟路过,发现符方堡已经被夷为平地,四周都是爆炸的痕迹,中心附近被炸了一个大坑,残肢碎肉和汉装衣布散落了一地,外围还有两百多具被炸死的鞑子尸体和一些死马。田里和路上,被马蹄踩得一片狼藉。就是因为这样,我担心三姓堡有事,所以催马往回赶。路上发现原先哪个山谷给塌方的泥石填满了。既然你们就是从那下边上来的,那么说来,符方堡的老弱除了你们外,恐怕也是都没逃脱的了。”

“后来我从山头上绕路,耽搁了好些时间,到家时就看见堡里这些婆娘孩子被十来个鞑子押在佛朗机下守着。我不敢妄动,又潜到铁厂那打探,里头的男丁正都给几百个鞑子堵在里面。我回到堡寨这边,想从堡墙爬上去摸掉那几个守佛朗机的鞑子时,被谷里出来的两个鞑子暗算,挨了他们几箭。堡里的鞑子也出来围攻,被我杀了几人。而后的事情,就是被你们所救了……”

符强对虎爷后边的话一句都没听进去,他看着傻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方容,脑袋里空白一片。才找到个家,连这边的父母长什么样、家世又是怎么样都不知道,就被人告知家里剩下的人也全部死光,连住的地方都已经被夷为平地。

或许是因为托生的这具躯体对亲情的本能,符强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全都是对亲人罹难的悲恸。

隔了一阵,符强感觉到上嘴唇一阵剧痛,龚赶山的大手正死死地掐着自己的人中,其他的人也正关切地看着自己和方容。他这才发现,方容伏在自己肩上,脸上和自己一样,竟然也挂满着泪水。

熊姓大汉满脸悯惜,对着方容说:“方小姐也不要太过悲伤了。在下……在下被你们救起时,就曾经把你们误认做自己儿女。要是方小姐不认为在下唐突,是否能让在下把你收做义女?”

符强和方容没有反应过来,两个人盯着他愣愣地看。大汉着急起来,从腰带里翻出一个象牙牌说:“我是正经人家,不是匪类!我就是辽东巡按御史熊延弼,有身牌为证!”

熊延弼取牌时用力过猛,当即痛得他脸上渗出汗来。

方容惊讶地看向符强,符强点点头,方容赶紧拜了下去:“女儿方容,拜见义父。”

虎爷突然大声对龚赶山等人说:“把我和熊大人抬到门口,让儿郎们和婆娘们都到面前排好!”

龚赶山出门一声令下,外边六百多人齐齐列队排到了门前。虎爷对着众人说道:“都跪下!”

三姓堡众人唰地齐齐跪下,就像是一个人做动作发出的声音一样。熊延弼面色一凛,看向虎爷的眼光里多了些思索。

“今天我们三姓堡这些活着的人,全靠这位符方堡的符公子相救才脱出死难。我们在这里请熊御史做个见证。从今天起,符公子就是我们三姓堡的少堡主!每年全堡收入,七成依旧公有公用,三成归入少堡主名下,子孙永世受三姓堡这份敬俸。”

说着虎爷挥手道:“大伙都给恩人磕个头!”场中大人小孩,齐齐磕了下去。

“这这,这不太妥当吧?虎爷快让他们都起来吧。”符强慌了手脚,眼前这六百多人跪着,扶都扶不过来。

三姓堡每年十分之三的收入是多少他不知道,多和少也不是他计较的东西,虎爷这么做着实让他心里难安。看那些妇人孩子们的上阵杀敌的举止和虎爷说的‘公有公用’的意思就知道,这整个堡寨的人都是生死与共,祸福同享。既然他们靠的是共同的辛劳吃饭,自己又有什么理由靠一个‘救命恩人’的名头让他们用三成的辛劳供养自己?

“大伙都记住了,不管在内在外,都只准称少堡主做符公子。要知道咱们是什么身份,别给少堡主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虎爷让众人站起,看着熊延弼拱手说:“熊御史想必也不会把这事传到外面,老汉先谢了。”

符强还在虎爷耳边喋喋不休地说着这不妥那不妥,龚赶山像抱婴儿一样一把他抱过来,放在方容身边挤着,让他们不能动弹。

熊延弼目不转睛地看着虎爷,手里快速地掳着下巴的短须,没有说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