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一) (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经过好几个昼夜的奔波,郑鸿仕终于回到了家乡。他下了车直向陈惜俊家而去。因为他近日和陈惜俊通信时曾告知他自己将要回来一趟,陈惜俊就叫他回来后不必回县衙,直接去他家。原因他没讲。

转过几条街道,到了陈惜俊的家。但郑鸿仕看了半天觉得怎么都不象他的家。原来郑鸿仕十几年没回过家,陈惜俊早已将自己的家由结婚时的小洋楼翻新成一座全新的欧式楼房,有三层,外面刷成乳白色。占地面积非常大,约有四、五千平方米,四周为花草树木所环抱。这应该是兴国县城里最气派的建筑了。郑鸿仕来到大铁门外,里面有一个老仆坐在一把靠椅上守着大门。他见到有人来,忙起来问:“您是谁?要找谁?郑鸿仕刚要说,那老仆惊喜地道:“原来是少爷!少爷您回来了?”郑鸿仕仔细一看他,这才想起他原是自己家里的一个老仆人,自己多年不在家,都快忘了他了。老仆忙边掏钥匙开门边对着里面叫道:“陈泰,快去告诉陈老板,郑先生回来了!”接着,从大门旁边的小屋出来两个年轻的男仆,一个向里面跑去;一个出来把郑鸿仕的箱子接了去,并对他道:“请您跟我来。”

郑鸿仕随他进入院内。只见里面设计非常考究,水泥路的两边是翠绿的草坪,上面还栽了一些稀有的树种,树下摆着一些椅子和茶几。沿路两侧摆了许多花盆,上栽颜色各异的鲜花。走在其间,闻着花木的清香气息,耳听树上鸟儿清脆的鸣叫,令人想这条路长些,好多享受一会儿。

进了大楼就是一间很宽敞的客厅,窗明几净,摆设豪华但简单。那男仆请郑鸿仕坐下稍等片刻,他把箱子放在墙角就出去了。这是西式客厅,厅的一侧摆着几把扶手椅和黑色的真皮沙发,还有茶几。角落里摆着上栽清洁室内空气的植物的盆子,此外便没有其他摆设。

不久,扶梯上响起匆忙的脚步声,就见到一个中年人快速走下,他上着白衬衫及西装短外套,下穿深色西裤,他正是陈惜俊。他先是站住看了郑鸿仕片刻然后紧行几步双手抓住郑鸿仕的双臂道:“老弟,你可回来了!”郑鸿仕也和他互相打量着道:“是啊,陈兄,你我数年不见,都快认不出来了!”接着郑鸿仕又问道:“陈兄,你找我有事?”陈惜俊道:“坐下,先喝口茶水,我慢慢跟你说。”这时跟在陈惜俊身后的太太左云芳也来到跟前,郑鸿仕又站起和她见过礼后坐下。丫鬟端上茶和水果。左云芳也在一旁坐下陪着。

陈惜俊待郑鸿仕喝过几口茶,便对他道:“令尊、令堂皆已搬出县衙在我这住下,包括府上的下人也都在我这做事。”见到郑鸿仕有些不解的眼神,就又说道:“这事也怪我没在信中告诉你,所以你觉得有些突然。现在我就详细告诉你。”

“你走后你家中倒也没什么事发生,日子平静没什么变化。直到前几年的辛亥年,湖北武昌发生革命起义,起义军攻城夺寨,许多省份都宣布独立。于是我们这也不平静了。先是一帮占山为王的草寇趁乱到处打家劫舍。这些强盗人多势众,个个凶猛剽悍。但他们与别的强人却有所不同,他们专门打劫官府,除财物抢掠一空外,若知道官员贪污腐败、徇私枉法者,则连他的命也要了。所幸令尊在任时在子民中口碑尚可,因此强人只将府上财物尽数抢去,府上老少倒未伤及皮毛。那些草寇倒也奇怪,只专门跟官府作对,并不危及百姓。周围几个县也都遭殃,县衙全都被抢掠一空,有两个县令还被杀掉。后来听街上传言说,那草寇头子原是农民,因被知县知府层层相害最后导致家破人亡,他一怒之下,招集些人马占据了个山头落草做了强盗。他认为当官的都不是好东西。所以此次趁乱报了家仇。他手下有上千号人马,官兵也奈何他不得。”

“财物抢去倒也罢了。后来有一帮自称是革命党的又攻入衙门,将令尊一家老小赶了出来,他们组建所谓的新政府,宣布脱离清政府统治而独立。所以我得知后将令尊一家接了来。现在二老在我这衣食无忧。府上原来的仆人也都在此做事。你是不是现在就和父母见面团聚?”

听说完这些,郑鸿仕站起来握住陈惜俊的手激动地说道:“陈兄,小弟离家在外多年未回,这些年战乱频繁,要不是你如此细心周到,小弟怕是与家人见不得面了。小弟何德何能敢受此大恩?叫我何以为报?”陈惜俊忙说:“老弟休这等说。咱俩虽说出身不同,然自幼一起玩耍长大,关系甚为融洽;况兄弟所做之事俱是为国为民,愚兄敬佩老弟之所为,为你做这一点事也是应该的。”左云芳也站起道:“是呀!而且听惜俊说,他小时候家里穷,时常得到你的接济,使他一家可以度过困难关头。如若不然,说不定他没有今日的成就呢!”陈惜俊听了也赞成道:“贤妻所言极是。老弟你就安心在这住下吧。”

陈惜俊叫一个仆人带郑鸿仕去见父母。仆人带着他来到后花园,后花园东侧有幢洋楼,虽然比起前面的大楼要小得多,但装修得丝毫不比它差。郑老爷夫妇就住于此。因陈惜俊家里常有商界朋友上门造访,陈惜俊担心他们夫妇年事已高,住在前楼会过吵。所以让他们居于后面小楼,更为前静。

正在后花园浇花的老妈子,也是原来县衙里的仆人。这时见到郑鸿仕由仆人带着进来,她忙跑向小楼,嘴里惊喜地喊道:“老爷、夫人,少爷回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