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八章:应龙、牙旗(五)下

红色猎隼 收藏 15 55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八章:应龙、牙旗(五)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在往东走是一个傣寨,你看那些竹楼密密麻麻连成一片,许多庄严的中缅国界就从这样的寨子里穿过,把一个寨子划归两国。不过这国界线实际上却是鸭子都不屑跳下去觅食的污水沟。缅甸那侧的大嫂家里缺什么东西,出门走几步路到公路旁中国小铺子买了回家,实际上已经是一小笔进口生意。边界线只是政府间认真的事,老百姓是不太认真的,毕竟云南的傣族,就是缅甸的掸人;而缅甸的克钦人,在中国称为景颇人。多少人两边都有亲戚,常往来于中缅之间。” 林明贤一路说笑着。不时地教大家几句缅甸语的问候词,并以其中文谐音开玩笑,比如你好是“老马对面”,再见是“姐夫你妈来”等等,把本来因车慢路颠而沉闷的旅途气氛调节得颇为热烈。丝毫也没象是雄据一方的霸主不过荣波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和“牙旗”部队要象在缅北畅通无阻的抵达预定位置,没有林明贤的帮助几乎是痴人说梦。

2月的缅甸山中温度还是很低,公路两旁不时有穿棉衣的缅甸当地居民走过。但是走出山区车队上了伊洛瓦底平原上的柏油马路,这里海拔比山地至少低1000余米,气候和温度自然比山那边的要热得多。太阳光猛烈得多,衬衣和外套都用不着了,汗衫才最实用。三三两两的椰子树和成片的椰林点缀着肥沃的河谷,山麓牧场,收割后又灌满水而倒映蓝天的稻田,葱茏的菜地和竹楼密布的村落、学校等沿路散布着。

这一幅世外桃园的景象不禁令荣波为之陶醉。此刻他的头上已经不再是中国陆军钢盔而是一顶式样别致卡其布的大毡帽,在缅甸的烈日下这样既能遮阳又能很好的掩饰自己的身份,不能不说一举两得。路边的小店里不时传来悠扬而富有异国情调的缅甸歌曲,吸引着车队不时驻足让战士们下车购买了几盒香烟和饮料,也缓解长途旅行的疲劳和寂寞。店主也多半是华侨讲普通话,收人民币,更乐意到给远道而来的中国客人提供方便。

“不知道其他分队的进展情况怎么样了?”荣波靠在摇下的车窗边,脑海里反复思量着由林太平指定的行动路线。总数为2500人的“牙旗”特种部队将分四路前往预定的集结地点—密支那。由林太平少将亲自调集的重型车辆在北安达曼群岛由他亲自清点完毕之后,由海路运低缅甸南部的港口城市—仰光,然后再由铁路经缅甸新首都—曼德勒直到目的地,技术装备则由泰国曼谷以军用运输机直接运低密支那机场,这两路虽然路途遥远,却无疑是最为安全的。而真正令荣波担心的却是自己所亲自指挥的人员分队和从昆明出发的直升机分队。特别是直升机分队,他们的行动路线是从昆明出发,在大理、保山的军用机场接受补给,最终飞越中缅边境地形复杂的山区,最终抵达密支那附近的前进基地。虽然此前荣波也质疑过这样艰难的长距离跨区域机动是否有必要,但是林太平显然有足够的理由—如果“牙旗”部队连中缅的山脉都无法征服的话,又如何能面对下一个阶段更为严峻的挑战呢?

而就在荣波为那些此刻应该正在山谷之间小心翱翔着的中国陆航雄鹰们担忧的之时,林明贤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看!那就是八莫地区著名的坦克公墓!”谈起着片墓园,林明贤显得有些惆怅,这是当年他在缅北八莫密支那一带随缅共游击队一起战斗时发现的,据说是二战期间中国远征军与日寇在这里激战后,战后用敌军战车的残骸堆起了坟墓,以安葬来自中国英烈。

如果说浩瀚烟波的西太平洋是中国通往世界门户的话,那么位于中国西南扼守着印度洋入海口的缅甸就是中国侧后以备不时之需的防火门。而在中国近代的历史上这里更曾是生死悠关的生命线。虽然此刻荣波无时间找到那里为献身异域的中国抗日军人献上一份后人的敬意。但只要后人不忘记前人在此流过血,他们就是泉下有知,应该也会理解的吧!

车队一路向北终于抵达了八莫城区附近,卡车顺着林明贤的指引在河边绕一段路,拐进一排中国老式民居之内进行午餐。荣波让战士们下车休整,重新清点人数。此刻与荣波同行的“牙旗”部队人员分队总计为820人,大多来自于中国人民国防军的退役特种兵和军事院校。虽然他们的职业都与战争息息相关,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实战还是那么的遥远。

此刻虽然还是旱季,但伊洛瓦底江的江水依旧还是那么湍急,站在水位却低得江边露出数百米的河滩之上,荣波可以想象当雨季来临之时,这条江河的磅礴大气。“今天晚上我们就会抵达我们的第一个前进基地—密支那,在那里我们将进行为期三天的时适应性训练。而接下来我们将要去向那里,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如果有谁想要退出,那么请现在提出来!”荣波熟悉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们都曾是他的部下或学生,他从未怀疑过他们的勇气,但是此刻如果真的有人退缩,也绝对与怯懦无关。

伊洛瓦底江依旧奔腾向南,空旷的河滩之上瞬间鸦雀无声。荣波如鹰隼般锐利的双眼扫视过眼前每一张坚毅的脸旁,最终落在伊洛瓦底江无尽涌来的源头。那里是他命运的拐点—密支那的方向。

密支那是缅甸北部最重要、也是最大的城市、克钦邦的首府,这里距仰光919英里,距缅甸新首府—曼德勒487英里。他坐落在伊洛瓦底江边,缅甸位置最北的河港和铁路线终点。以盛产砂金、翡翠、玉石而著名。同时还是柚木采伐和加工中心。绵延的公路南经八莫可以抵达中国云南边境城市畹町,西北则与印度边境相通,向北沿迈立开江可通向中国西藏的边境。

不难看出这里是缅甸北方最为重要的战略要冲,也是兵家的必争之地。1942年日本帝国陆军利用精锐的第56师团出其不意从侧翼击溃了拥有十余万之众的中英联军,攻占整个缅甸之后,便在密支那地区囤积了大量的武器和军用物质,将这里作为日本陆军缅甸战区的指挥中心所在,究其原因正是因为从密支那出发,无论是北上攻略中国的滇南还是出击印度东部都是绝佳的前进基地。

直到1944年5月17日,中美英三国联军才在由史迪威将军指挥的代号为“威尼斯商人”的行动之中,经过长达近三个月的特种奇袭、围困、强攻后才最终收复密支那地区。不过此刻昔日的浴血搏杀已经远去,在这座夜幕之下的缅北重镇里更多的可以感受到了是古老的神秘和现代的商业气息。随着中缅边境贸易的发展,大量的中国商人早已涌进了缅甸,在城区里缓慢行驶的车窗中向外望去到处可见由中国经营的各色商铺,从饺子馆到牛肉面,从玉石加工到移动通讯,在这样的城市里荣波丝毫感受到不到异国的情调。

在这座只有5万人口的城市里,竟同时拥有城西和城北两座军用两用机场。它们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反攻缅甸时建造的,不过此刻这些的历史遗迹依旧发挥自己的“余热”,每天都有从仰光和曼德勒飞来的航班在这里降落,而在夜间更有不定期从泰国南部的中国军用机场转场过来的中国空军运-8S型军用运输机在机场夜航设备的引导下,降落在沥青的跑道之上。

虽然连日赶路早已令荣波疲惫不堪,但是他还是在赶到密支那的第一时间前往机场去清点已经运低的那些“特种装备”。在林明贤的陪同之下,荣波驱车来到了密支那城西机场,可是一到机场,眼前的情况便多少令他有些不快。此刻密支那城西机场的跑道上和机库外,到处可见一个个穿着缅甸传统服饰“笼基”,腰里别着对讲机的缅甸男子。不问可知这些都是缅甸国家安全局密支那分局的便衣。

“不用担心这些都是我们的人!”看出荣波此刻的不乐,林明贤赶忙说明道。果然不过多时,缅甸国家安全局密支那分局的局长就亲自赶到机场,满脸堆笑的向荣波说明,这里的行动他们只对林明贤负责,缅甸政府方面毫不知情,而且所有便衣的行动都被严格限定在机库之外,对于中国空军连日来运送来的货物情况,连他在内都是一无所知的。同时缅甸国家安全局密支那分局还早已为荣波准备好了缅甸北部详尽的军用地图。对于对方盛情难却的帮助,荣波此刻也只好坦然受之。

进入早已封闭的机库,荣波立即命令随行的部下打开一个个没有任何标识的木箱,在昏暗的灯光之下。一套套崭新的特种装备令荣波一路上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而正当荣波仔细的检查着自己眼前陌生的这些装备之时,又一个好消息接踵而至,从昆明起飞的“牙旗”部队的直升机分队也已经抵达了密支那,所有战机全都平安抵达。此刻的荣波才终于长出的一口气,今夜他第一次可以睡了安慰觉了。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荣波和他的部队主要的任务是安装和调试自己手中的一系列装备,并开始为下一个阶段的远征作最后的准备。而有林明贤所统帅的缅甸北部四个特别行政区共同组建的“缅北联军”也在这几天里陆续集结完毕,这四个特别行政区中,除了彭家声领导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和林明贤的掸邦第四特区之外,佤邦第二特区和克钦第三特区此前也都曾是缅共领导的根据地的一部分。

特别由是续彭家声之后独立的昔日缅共北佤县县长、12旅旅长的赵尼来和时任中部军区副司令员的鲍有祥组建的佤邦第二特区,在美国国务院的官方调查报告一度被称为是世界上武器装备最为精良的贩毒组织,在金三角群雄争霸的战国时代里,佤邦军队曾经在泰缅边境一战成名击溃了金三角之王昆沙的武装贩毒势力,占有金三角毒源地最大的罂粟种植园区和60%以上的毒品产量。不过这不过是迫于生计,在中国政府的帮助下昔日的万亩罂粟地正在逐渐变成了稻田和橡胶园。

而由克钦族人组成的第三特区其前身也是缅共的101军区,这支部队在20世纪60~70年代仍是与缅共并存的克钦独立军,从一定意义上来讲只是缅共的盟军而非下属。虽然在与缅共分道扬镳之初,克钦第三特区的实力是四个特区之中最为弱小的,不过当佤邦与坤沙部作战之时,果敢陷入权利、利益纷争之时,第三特区的领导人丁英等人却在与缅甸政府和中国地方政府极力的搞好关系,复苏当地经济。由于克钦族所控制的地区正是缅甸北部最著名的玉石加工、聚散地,加上中国政府对“陆路南方丝绸之路”的恢复,克钦第三特区在经济上迅速崛起,目前每年财政收入都在亿元人民币之上。

虽然历史上这个四个特区之间也曾有过矛盾和冲突,但此刻他们的战士却重又会聚于密支那地区,不过这一次他们不在是为了共产主义的理想,而是为了与自身利益休戚与共的中国朋友。在密支那集结的“缅北联军”总数在5000人以上,其中克钦族的部队将主要负责这次远征的后勤和补给线的畅通,佤邦的部队则负责外围的警戒工作。而由林明贤亲自统帅的彭家声和自己的掸邦战士则将与“牙旗”部队并肩作战。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荣波的“牙旗”部队以密支那为基地开始了中国军队在21世纪第一次穿越缅北野人山的秘密远征。地处中、缅、印三国接壤地带的缅北野人山,在世界地理上被称之为胡康谷地,这里山脉和溪谷绵延千里,纵深200多公里,海拔平均在2600米以上。山中乔木遮天,藤草迷漫,毒蛇、疟蚊、蚂蝗遍地,高坎低壑,行走艰难。

当年由抗战名将林聿明统帅的十万国军精锐,在英国军队不战而溃,与中国本土联系断绝的情况下,不得不分数路退走野人山向印度方向撤退。当时雨季已到,山洪爆发,道路淹没,部队进退两难,带来粮食已经用罄,医药缺乏,官兵饥饿疾病交迫,又与盟军和重庆失去联络。一路死伤累累,惨绝人寰。后来得到盟军飞机多次侦察,发现远征军踪迹,才得空投粮食物品,得以维持生命,雨季将过,逐步转移,最终退到印度利多。

此刻“牙旗”部队的军车沿着横穿缅甸北部、多次重新修建的“史迪威公路”直奔缅北野人山,荣波已经可以想见山谷里既有当年远征军溃败时留下的成堆尸骨,应该也残存着远征军大反攻时英勇斩杀日寇、修路、架桥、铺设油管的战争遗迹。这座人迹罕至的群山之中既是中国军队的耻辱之路,也是中国军队的光荣之路,自己此刻又将踏着这里奔赴战场,等待着他和他的战士们的又会是什么呢?


第四十八章:应龙、牙旗(完)


敬请期待下一章:敌人之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