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中倭战争 梦回唐朝 出使

大汉高祖 收藏 0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8/


我叔叔满意的看着我,就像一个男人看着另外一个男人,他接着说:“我军兵力太少,新罗军本来就靠不住,那个新罗王金法敏别看岁数不老,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狐狸。要想让他和倭奴硬拼,根本就不可能。所以仗还是要靠我们自己来打。不过新罗军靠不住并不等于一点用都没有,关键是看你怎么用它。那么一大队人摆在那里,对倭奴军肯定会造成一些震慑。我之所以冒险亲自冲锋,不仅可以吸引倭奴军的注意,而且可以引起他们的疑心。等我军骑兵在倭奴军阵后出现,倭奴们的疑心终于找到答案:我军要包围它们。别看倭奴们吹的厉害,什么武士道、不怕死,其实逃跑起来比谁都快。”

“明白了。我们的两队骑兵之所以不合龙,就是为了给倭奴一条生路,好让它们逃跑,免得它们狗急跳墙,反咬一口。”

我叔叔打了个哈欠,再一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说:“对。我又不是真要包围它们。真要包围它们,我哪来那么多兵?”

我也躺在床上,对我叔叔说:“那些新罗兵用来装装样子还是不错的,足以把这个时候的倭奴给吓跑。”

聊着聊着,我和叔叔就都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跟着我叔叔去见刘仁愿大人。不知道这个刘仁愿大人到底和我叔叔是什么关系,他和我叔叔的名字为什么那么像?我也不敢问我叔叔,免得露馅。刘仁愿大人还在和我叔叔打屁,我听见我叔叔说:“怎么没见新罗王呢?”刘仁愿大人说:“他呀,今天一大早就走了,就像怕我把他留下来似的。他本来想留两千兵帮我守城,我看了一下他的那些兵,实在是看不上眼,就对他说还不如给我们一些军粮呢。”我叔叔说:“那个金法敏是个老滑头,我在长安的时候就领教过。他可能是故意派一些老弱残兵给你,就是要你看不上眼的。军粮是我们现在急需的,必须派一个人去一趟新罗,免得又被他滑过去了。”刘仁愿大人说:“我也这么觉得。我觉得派你侄子去就挺不错的,我听说昨天他一口气砍了一百多个倭奴,这么神勇,足以把那个滑头给吓住。”

“我侄子?不好吧?我觉得他也是一个滑头。我看还是让杜爽去比较好,杜队正那样的人,可以对付一切滑头。”

搞什么搞?这也要让那个什么杜爽去?难道他是我的命中克星?好在这时刘仁愿大人笑了笑说:“那倒是。不过我看还是让你侄子去比较好,一来可以让他多历练历练;二来,我觉得派去对付滑头的,最好还是滑头。”

我叔叔也笑了,说:“那好吧。彘儿,你去收拾一下,现在就出发到金城去。”

显然,后面的这两句是对我说的,我急忙答应一声:“是!”

去和新罗王打交道,是我再愿意不过的事情了。一想到上次他送我的那些黄灿灿的东东......我恨不得现在就飞到金城去。

刘仁愿大人像是这才看见我,他仔细的打量了我一会儿,说:“不错嘛,正则。令侄相貌堂堂,再加上昨天在战场上的神武都被金法敏看到了,对付那个老狐狸正合适。对了,令侄现在是什么官职?”

“他呀,现在才是个从事,还没有正式的官职呢。我正准备保举他为校尉。”

“哦?这样不好,由你自己出面保荐,就是无私也有私了。我看这样吧,我先委任他为都督府主簿,这样去见金法敏名义上也好听一点。”

我叔叔看了一眼刘仁愿大人,刘仁愿大人不甘示弱的和我叔叔对视着。良久,两个人都呵呵的笑起来。我叔叔一边笑一边说:“士元老弟,愚兄谢谢你啦!”

他们为什么这么开心的笑呢?莫非他们是更老的老狐狸?


就这样,我没当上校尉,却做了主簿。我带上刘仁愿大人写给新罗王金法敏的亲笔信,打马扬鞭直奔金城而去。从泗沘城到金城有两条路,南路是一条小路,虽然略近一些,不过路上有许多小山丘,并不平坦,步行的人大都走此路。我是骑马,于是就走了宽敞平坦的北路。北路宽阔,出了泗沘城,沿着熊津江南岸向西一百多里,熊津江向南一拐,奔向大海,北路则在此渡过熊津江之后,直奔新罗王城金城而去。

一路上紧赶慢赶,我终于在下午两点钟的时候赶到了金城。新罗王金法敏亲自把我接进王宫,虽然他已经吃过午饭了,可还是好意请我再吃一次。我已经饿坏了,狼吞虎咽的大吃了一顿国宴。大概是因为我既然这么强烈的表示饭吃得很爽,所以金法敏这一次就没有送给我那些黄灿灿的东东,这让我非常失望。TNND。

吃过饭谈正事,对于刘仁愿大人马上送粮的要求,金法敏一口应承下来,反倒把我吓了一跳。这又不是请我吃顿饭,给我送点礼的小事,他也没有和他手下的大臣们商量一下,就把这种重要的军国大事做了决定。莫非他在糊弄我,只是做给我看的?

似乎是看到了我的满腹狐疑,金法敏特意带着我去巡视新罗的粮仓。眼见着一队队的新罗兵把一担又一担的粮食搬上手推车,准备明天就出发。我特地随手打开一袋粮食,里面装的是成色极好的大米。我虽然有些疑惑,又还能说什么呢?


眼看天色渐晚,金法敏请我在王宫休息。陪我吃过晚饭之后,金法敏就回后宫去了,把我留在前殿一侧的厢房内过夜。这个地方是新罗大臣们的休息室,有时候大臣们办公晚了不想回家,就在这里过夜。一个满脸堆着笑的老太监,带着四个小太监把我领进了房间,对我说:“今晚由奴婢等伺候大人,请大人休息。”

跑了一天,我也有些累了,正准备躺下睡觉,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此时此刻的新罗王宫里,除了这些不男不女的太监,就只有金法敏和我两个男人。

那我要这些太监干什么?!

我恶狠狠的对这个老太监说:“什么?!就你们几个?”

老太监仍然带着职业化的笑容,这笑容就像我以前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政治家式的笑容。他说:“大人如果觉得人手不够的话,奴婢就多叫几个人来服侍大人。”

“不用了,我睡觉的时候不喜欢身边有不男不女的人,你们去找几个女的来!”

“啊?!”这个不幸的老太监脸上的笑容终于凝固了,经验老到、和人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他(或者她?)大概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过了半晌,他(她?)才说:“大人,我们新罗王宫的规矩,宫女是不可以出王宫的。”

我冷笑一声:“这里难道不是王宫吗?我也没让她们出王宫阿。”

不幸的老太监终于在我面前消失了,过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四个美女进了我的房间。

嘿!

作者不善于H描写,请大家自行YY。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