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一学期打烂多少副扑克牌

孤独神剑 收藏 20 2419
导读:大学生一学期打烂多少副扑克牌

谁能猜得出,南京大学的一个学生宿舍的四名大学生,一个学期打烂了多少副扑克牌?


4月24日的《南京晨报》揭开了这个谜底:176副!报道说,这个宿舍的四位同学,通宵达旦打牌是日常功课,整个学期没上过几节课,有时连考试都不参加。他们把打烂的扑克牌专门摆在窗台底下,说是为了留个纪念。宿舍管理员来帮他们收拾垃圾时,数了一下,被打烂的扑克牌竟然有176副之多!


这或许是个特例,不能以此来权衡所有的大学生。就整体而言,我们的大学生,还不至于放纵到这个程度,但是,关于大学生荒废学业,荒唐度日的消息总是时时见诸报端,不能不叫人感慨万千。有调查显示,一半左右的大学生认为没有空余时间读书。时间哪去了?他们自己总结为“吃饭睡觉打牌上网谈恋爱”。


是什么导致我们的天之骄子好好的书不读,荒唐糊涂混日子的?


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但我们的不当的家庭教育方式难辞其咎!在大多数普通的家庭里,家长看待孩子,无论年龄大小,都是永远长不大的,对他们的一切行事都不放心。含在嘴里怕化了,攥在手里怕碎了,时刻管教着,孩子们受到了极严重的压抑。一旦脱离父母的手掌,也就无所不为,毫无顾忌了。比如弹簧,压制得越厉害,反弹的力道越大。明朝小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塑造的李甲形象就是一个生动的注脚。李甲出身官宦人家,从小被父亲严厉管束,一言一行,都得遵循规矩方圆,恰如《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处境:“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行一步路。”一旦远离家门,置身繁华热闹的京师,自是“顿开金锁走蛟龙”,于是花街柳巷,纵情流连,自遇了杜十娘,喜出望外,把花柳情怀,一担儿挑在她身上,哪里记得自己是个以读书为业务的太学生!

如果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还只是小说,不足为凭,那么,翻开中国宫闱史,皇帝的纵情声色,任意妄为,荒唐糊涂混帐的事更令我们感慨。略举几例。


球员皇帝唐僖宗整日沉迷打马球,球艺也不错。他洋洋得意地自我吹嘘说:“我要是应考球进士,一定能考得头名状元。”


木匠皇帝明熹宗朱由校,癖好是做木匠,盖房子,亲自操作斧头凿锯,一点不含糊。他的寝宫里常常堆满了各种木料。他打造家具时往往日以继夜。当他干得起劲时,根本不愿花时间去会见百官臣僚,更不愿处理军政大事,一切都让太监魏忠贤去主持操办,形成了晚明多年极其黑暗的阉党专制。


乞丐皇帝北齐后主高纬,有个更荒唐的“怪癖”――喜欢当乞丐。他在后宫华林苑,设立了贫穷村舍,他自己亲自穿上破衣烂衬当乞丐,沿街乞讨,这倒不是他想体验贫苦人民的生活,而是想出新鲜法子来玩,寻求刺激,以打发无聊而空虚的生活。结果,不仅荒废了政事,而且败坏了政风。

之所以如此,“圣天子富有四海”,“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家天下观念自然是根本原因,但从小受到严厉的管教,如何说话,如何行事,甚至如何思维,都有严格的规范,一旦身登九五,不再受他人管制,埋在内心深处的放纵思想立即发酵,沛然莫能御之,也就在情理之中。


现实生活中,我们的许多家长,有鉴于不可放纵孩子,在孩子考上大学以后,不远万里,来到孩子就读的城市,继续他们的陪读事业。不知道孩子毕业了,参加工作了,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了,你陪还是不陪?


照此看来,南京大学的那四个大学生,一学期打烂176副扑克牌,而没有去花街柳巷流连,更没有学古代的荒唐皇帝胡乱地找刺激,这真是值得庆幸的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