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二卷 战前卷 第十八章 都是好奇惹的祸

haoren5100 收藏 35 3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九天后,我们一路平安的到达长沙城。

在门口,我和阿超吃惊的看着这高达十二米的城墙,就像癞蛤蟆看见天鹅在跳舞一样吃惊不已。

“峰少,你说这样的城墙能用梯子攻打上去么?”阿超看也没看我,盯着城头上巡逻的士兵就问我。

“不知道,反正我从上面跳下来,绝对不死也要残废,什么轻功气功都白搭。”我一边用手指瞄准那个巡逻的士兵一边回答。

陈三一碰我:“兄弟,走吧,这还不是最高的,最高的在北方,那才叫高,有机会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好了,走吧。旅长已经安排了,我们这十几个人先去军营报到吧。”

“还有更高的?”我和阿超同时比见到山鬼还要吃惊的问陈三。

“当然!”陈三也许觉得终于有地方能超过我俩了,十分得意的回答。

……

报到后,为了不让我俩在军营中乱闯而惹祸,陈三成为我俩的专职导游间领导。

这会儿陈三肚子痛的厉害去茅房了,我和阿超在外等他。

“峰少,你说那里面是什么人住的,这么高的房子那得住多少人?”阿超指着一处三层楼的洋楼问我。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很好奇:“看看不就知道么?”

我就要拉阿超去看,阿超反手拉住我:“陈三不是再三的说不要乱闯,不然看见什么军事机密的话,我俩要被枪毙的。”

“怕什么,我就不相信那栋洋楼里还能有什么军事机密?走!”我死命的拉着他就跑向那座大洋楼。

雪白的墙壁,高大的围墙,围墙上面还插满了尖尖的碎玻璃,红色的门窗,蓝色的窗帘让人看不到里面,不过我和阿超此时正悄悄地躲到一棵大树上,看见围墙里的小花园中,一个三十五六的汉子正在练习枪法,他旁边还有三个军官人物正在对他说着什么,他却没发表任何意见,专心的用手枪瞄着三十米远的一个木制红心靶,在外面一点就是八个拿着冲锋枪警戒的士兵了。

阿超在一边轻轻地碰了我一下,对着一个带军冒有些胖的人指了指,我仔细一看,那不就是我们的旅长大胡子吗?他正在对那个人说着什么,看他小心的样子,难道那个人的官位比他还大,那就只有我们省的省长兼我省第三十五军的军长何键大人了。

我禁不住又对那个拿着手枪的汉子看了看:秃头,人很高,很健壮,穿着一身白色长衫,双手大没有手茧,说明此人不长劳动或打枪,长的怎么样我到看不清楚。

何键还是没有说话,他还是用手枪瞄着那处红心,突然,不知道大胡子说了什么,他一点头就开枪了。

“啪!”一声枪响后,见到何键摇头苦笑,还对另三人说了句什么,另三人都是笑着对他说了好些话。我努力的看着靶心,在那张雪白的大纸上和红心处找了半天,眼睛都盯红了后终于肯定:这老小子竟然脱靶。

我强忍着笑和阿超对看了一下,他也是捂着嘴对我做鬼脸。

何键又开始瞄枪,不过这此枪声很快的响起,因为大胡子对他说了句什么,他脸有喜色的就开了一枪。

“啪!”

妈地!还是脱靶了。

“哈!哈!……啊!阿超救命!”我实在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一不小心就掉下树。阿超一边笑一边拉起我看伤势,见我没有一点事情的还在笑,突然想起什么,拉起我就飞跑。

“哒!哒!”

两声轻机枪的枪声响起,两颗子弹从我的脚边射入地,一声巨响:“站住!什么人敢擅闯军事重地,在动我就打头了。”

我和阿超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我回头偷看了一下,十几个人正向我俩走来,两挺轻机枪正在一个小土坡上冷冷的对着我俩。

一大个子上来就对我和阿超各一脚,我俩都来了个狗吃屎,我不服气的就要站起来找他比试,四把步枪两前两后的对准我,我立即举手低头,看了一下阿超,他也一样,也是拿眼睛正瞄我看。

“把他俩带到司令面前,听候司令处置。”那个大个子从我和阿超身上搜出‘铁盒子’和三十多块银圆两根金条,他提着铁盒子,很自然的把那些银圆和两条黄金放进了他自己的口袋,旁边的士兵就跟没看见似的,也许是那两根金条起了作用,又或者是身上的军服有些有用,他没当场枪毙我俩,而是要带到他说的司令面前。

我和阿超一被推进那个小花园就看见了大胡子。

我和阿超穿着少尉服,低着脑袋,举着双手,正用眼睛给大胡子打眼色。

何键一见我给大胡子打眼色,转头看着大胡子笑着问:“子建(大胡子的字),是你的手下?”

大胡子也和我一样的苦笑:“报告军座,是我的手下。”

我听大胡子前面说的那声报告很有力,但后面的一句却很是小声加小心,心里不仅有点紧张。

“既然是自己人,那就算了,不过军营里怎么能到处乱闯呢?拉下去各打十军棍,以是惩罚。”何键转身很严肃的对着我俩说。

我安心了不少,不过我还是有些生气:不就是看了一下么?也不用打十军棍吧,我虽然没挨过军棍,但肯定很痛,忙给大胡子使眼色。

押着我的那两人正要拉我出去,大胡子终于出声了。

“军座,明天就是比试时间了。他俩就是我刚刚说的那两个神枪手,要是这一打,那明天不就?——还请军座体谅他俩出来,不知道规矩,希望军座能谅解一次。等比赛过后,在加倍处置不迟。”大胡子快步走到何键面前,立正敬礼后才小声的说。

“哦!——?他俩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当世仅有的神枪手?”何键对我和阿超看了看,又问大胡子。

“是的,军座,属下跟了您这么多年,属下什么时候和您打马虎眼。属下愿立军令状。”

“你等都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说什么军令状。”何键边说边转身对着押我和阿超的那十几个人一挥手,他们一个立正就都出去了。

见我和阿超还跪在那里,何键对我俩抬了抬右手很平静道:“都起来说话。”

我和阿超连忙站起身,我心里有火,所以站起来后我是昂着头看何键的,我用眼角看见阿超也一样。

何键是个秃头,浓密而黑的眉毛,大而有神的眼睛,鼻子也有些大,嘴唇后而有点翘,没有胡子,长着张马脸,不过他那双有神的眼睛里,总给我感觉到一种不得志的惆怅,虽然我没敢看他眼睛,但是我凭着我天生的直觉还是很肯定这种想法的。

“今天就看在子建的面子上,放你们一马,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知道吗?”何键把手枪放在一个大花伞下的桌子下面,对着我俩说,不过我感觉到压力,那是一种只有长期带兵之人才有的龙虎之气。

“是!”我和阿超急忙立正回答。

“好了,听子建说你俩的枪法了得,怎么样,给我表演一下,让我也开开眼?”何键指着桌子上的手枪对我俩说。

“是!”

我一碰阿超,他看了我一眼,知道我要他先打,也不做声的就走过去,拿起手枪对着那个三十多米开外的红靶连开五枪。

五声枪响后,一个站在旁边的士兵跑过去,不一会儿用两块砖夹着一个梅花形由子弹头组成的铁梅花,士兵看了阿超一眼后双手递给何键。

“好枪法!”何键和旁边三位军官一看后,何键吃惊的对着三人看了一眼,见他们也是同样吃惊,回头就对阿超竖起大拇指赞扬。

“报告司令,我兄弟的枪法比我更好。”阿超面无表情的着拉我下水。

“哦!”何键看了大胡子一下,见大胡子点头,又疑问的看着我。

“报告司令,我希望用长步枪。”我见躲不过去了,只能提要求。手枪都被阿超打成这样出色的,我再打手枪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好!取我的那把新步枪来。”何键显然有些开心,站起来就对着三人中那个副官说。

副官立即跑进了那栋大洋楼。

“来!大家都坐,你俩也来做,不要那么紧张,就当是到了自己的家里好了。”何键开心于表的对大家说,也叫我和阿超坐,可我不敢座。

一分钟都不用,那个副官就拿出一把长步枪,等他转身递给我时,我一看,眼睛都痴了:这不就是毛八枪么?不过短了一点点而已,枪头没有专门为子弹出膛而设置的,灭烟灭火的装置罢了,不过还好瞄准器还在上面。

我摸了摸,又瞄了瞄,没有多大的区别,放心的开始寻找目标。

“报告司令,请指定目标?”我实在是找不到目标。

“司令看打天上那只雄鹰,可以吗?”何键没来得急说,后面那位和大胡子穿得一样是旅长军服的胖子抢先说。

何键看了我一眼,我点头答应,他也就点头。不过我却看见大胡子很是气愤,我立即醒悟过来,这大胖子一定就是另一个旅长,两人这次是死对头,要是我我也要这样,很理解二人。

那只孤独的雄鹰飞的很高,从我这看上去因该有一千米,它就好像围绕着太阳不停地盘旋着,太阳光线正对着雄鹰也照耀着我的脑袋,我眯眼看了一下,还真是难以睁眼瞄准。

用瞄准器试了一下还是没用,我四周看了一下,大家也都看着我不做声,我甚至看见那个大胖子在何键后面列齿冷笑。

我努力的平息自己的气愤,不断地看着四周不说话。

一个阴暗的角落引起了我的注意,走过去往天上雄鹰往,发现雄鹰在盘旋到一定地方的时候,我大慨只有一秒的时间可以不被太阳光照射,这个发现让我惊喜不已。

“报告司令,我可以连开两枪么?”

“可以!”何键对我鼓励的一笑。

我用枪瞄着那个角度,等待雄鹰的习惯性飞翔而来。我感觉到脸上的汗水,那是我紧张的缘故,因为这次我也没把握,光线实在对我太不利了。

从瞄准器中我看着有些刺眼的蓝天,等待着,等着!终于,那只雄鹰的鹰嘴一闪而出,想也没想我就抠动了扳机。

“嘣!”

枪声响起,大家都在看结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