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十七章 神枪手

haoren5100 收藏 35 83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十七章 神枪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一进入大胡子旅长的军营,正逢当兵的在吃早饭,走过去一看,娘娘地,当兵的都吃这么好?还有鸡肉和猪脚吃,早知道我叫我们那儿要饭的都来当兵。

“这是当然的了,兄弟也不是外人,给你露个底:我们湘西穷是穷,地少山多,大家本来是没饭吃的,可是我们发展了别的项目啊,那项目一发展起来,兄弟们的日子就好过多了。”陈三见我疑问的往望着他,很是理解的就解释起来。

我一拉他到一边,好奇的问什么项目这么好?哪知道他的回答是——旅长不仅自己种鸦片,还用军队走私鸦片,这样不赚钱才有鬼了。

来到操场,见到满地当兵的站在那里听台上大胡子训话,我不好意思上去,陈三一推我,我只能硬着头皮上去。

“下面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代表我独立旅去省里参加比赛的最后两为选手。大家鼓掌!”大胡子一见到我和阿超就停止了刚才的讲话,一拉我的手站在话筒前,对着下面当兵的就吼。

“哗!!……”掌声稀少。

“我操你奶奶地,我知道你们这些家伙是嫌他俩没见过,还以为我找人凑数拉关系进来的是不是?老子告诉你们,这两为可是有真本事的,不信就请两位表示一下。”大胡子看到我露出的冷笑,觉得没面子的对下面骂道。

骂完了又小声的对我和阿超说:“兄弟,对不住,一定是有人不服大哥选的人,还请两位见谅,帮兄弟争争面子。”

我和阿超对看了一眼,都有些气愤:娘娘地,当初可是你千求万求的才把老子骗来,现在还要看老子的本事。我操!——

“没事,大哥说怎么办都成。”我对阿超使了个眼色就回答大胡子。

“兄弟不介意就好。不介意就好!”大胡子显然松了口起。

我和阿超不知道的是,就在今天早上,大胡子派人给我师傅送了封急信,同时又给省里的李国民大人送了封吊丧的信。他现在是想和我划清点界限,但又舍不得放弃前程,所以才如此安排,让大家都看到他和我有界限,但私下里又和我关系很好,还真难为他做了旅长还这样难。

我和阿超默默地来到靶场,看见有十个海碗大的酒坛子,一字排开的吊在一百米外,我心里冷笑:大胡子也他娘的太小看我了,就这点距离还好意思要我俩打枪,老子九岁就能在这距离上百发百中了。你让老子有意见,我也让你难看。

“大哥,你看这样表演太没意思了,要不你也让人出来和我这兄弟一起玩玩?”我对着身边不远的大胡子大喊,那声音,绝对让全操场的人都听的清楚。

大胡子苦笑着对身边的人看着,老半天后,在我冷笑嘲讽的面色下,终于有两个出来了。一个长的有点胖,我对他厚厚地手掌看了看,看样子是个军官,还有些本事;还有一个油头粉面的,我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在军种混职业的公子哥。

让人把吊着酒坛子换成了酒瓶子,还让人在两百米外打。

那个油头粉面的志高气昂的就出来首先打枪,他拿着长枪就这么站着瞄准,全场鸦雀无声。

“嘣!”

十个酒瓶子没有丝毫的晃动。他不服气的红着脸又看了第二枪

“嘣!”

还是没有晃动一下,好多当兵的都开始吹口哨的取笑他。他不好意思的摔枪捂着脸跑了。

我得意的对大胡子笑着,大胡子也笑,不过声音很低,而且不好意思和我对视。看到他这样子我本来还想说“大哥真是幽默,派个人出来让大家活跃活跃气氛”,这样的话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我对着那个军官一拱手让他先请,他也不客气,端枪-瞄准-抠动扳机,时间虽然有点久,但是

“嘣!”“啵!”

他还是有些本事的开枪就干掉了一个。全场都为他而欢呼,大胡子也是喜笑颜开的带头拍手,那个军官也没有得意之色,只是微微一笑,拉栓-提枪-瞄准-抠动扳机

“嘣!”“啵!”

又一个酒瓶子破裂而开。欢呼声又响起,比前面那次还要热闹,大胡子都有些挑衅的看了我几眼。

阿超拿起枪,没有装瞄准器,单膝跪地-枪-瞄准-枪响,一气而成,没有丝毫的犹豫,可以看出阿超十年苦练的成绩。

“嘣!”“啵!”

“嘣!”“啵!”

“嘣!”“啵!”

三声枪响三个酒瓶子报销了,快速而有序,中间没有停顿,看得人是绝对佩服。

“漂亮!好枪法!一流!……”这就是现在操场上士兵们议论的话题。

“小兄弟好枪法,当初听人说旅长得到了两位神枪手我还不信,今日一见我自愧不如。”那个开始打枪的军官把枪对后面的士兵一扔就抬手对阿超抱拳说。

“过讲了,峰少的枪法比我还好。”阿超有些不习惯和别人说话,还是当着这么多人说。

“哦!——”那个军官听阿超这么说,明显的有些不信,转头就对我看着。

我对于他这样有本事的军官还是很客气的,对他一抱拳拿起没安装瞄准器的毛八枪,转身就走向陈三,因为他的手下站在他旁边还牵着马。

轻轻地抓起一把青草,双手捧起,放在鼻尖处狠狠地闻了一下,觉得整个人都清醒舒服了,一个‘鸽子翻身’就上了马,双脚一夹马腹,大吼几声:“驾!驾!……”,用手马鞭在马屁股上狠抽了几下就扔掉马鞭,那马也开始加快速度的向前冲。

大胡子他们见我上马,早就叫人清理出一条大慨有十米宽的大道,左边围满了士兵。

“驾!驾!”我一路打马而过,我只是转头看右边的酒瓶子,估计着距离和马的速度而形成的角度。

旁边的士兵见我没开枪,都同时吐了口气,心情放松了不少。

我又打马而回,还是没有开枪,不过我用枪比了比,满场的士兵中都有开始吹口哨的了,大胡子也是不解的看向阿超,阿超到是没看别人,只是盯着我没有任何表情的看。

第三次打马而过,提枪-瞄准-抠动扳机,“嘣!”“啵!”一个酒瓶子应声而落。

全场鸦雀无声的看着正骑在马上拉枪栓的我。

马骑到了尽头,我掉转马头,“驾!驾!”我摧着马,尽量把自己的身体帖在马背上,“嘣!”“啵!”又一个酒瓶子报销了。

全场士兵开始鼓掌,大胡子站起来,笑的很是开心的使劲鼓掌,仿佛看见自己正在接受师长的委任状一般。

我开始觉得兴奋点了,不过我的表情更加严肃起来,自己感觉到自己就好像正面对着敌人的脑袋而开枪。

“驾!驾!……”我使劲的鞭打的马,要它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最快。马飞快而过,已经离开了我原先开那两枪所在的中间地,我突然一个倒帖,背帖马背面朝天,对着一个瓶子一瞄准就开枪。

“嘣!”“啵!”地三个酒瓶应声而开。

全场又是没声了。好一会儿后:

“好!好!神枪手!神枪手!”大胡子吃惊的看着正在下马的我,半天才回过神来,表情严肃的对远方的我竖起大拇指,很是激动的在话筒边大声叫唤起来。说完他又对底下的士兵大声叫道:“士兵们,这就是代表我们独立旅去比赛的神枪手,大家为他们欢呼。”

底下的士兵在他的带动下大声欢呼起来:“神枪手!神枪手!……”

我默默地来到阿超身边,两人同时对着对方胸口就是一拳,然后彼此拥抱的大笑起来。

当下大胡子上来就对我表示祝贺,那个军官也上来对我竖起大拇指:“小兄弟枪法如神,我平生仅见,此次大赛定能夺冠。兄弟在这里先祝贺了。”

我对他也是一抱拳,微笑的点头就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

“大哥什么时候让我们去比赛啊?”在‘百花楼’吃饭中,我边吃边问大胡子。

“不急,反正上面也没说什么时候,先在大哥这里玩几天,教教我那些不成器的士兵,让他们也粘粘冠军的福气。”大胡子边和旁边的窑姐亲嘴边含糊的回答我。

“大哥可别乱说,还没比呢?”我自己都觉得脸红。

“就凭兄弟马上的那手枪法,我看想不夺冠都难。”还是那个打枪的军官对我一举酒杯就接口赞扬。

“来!来!大家举杯,为了此次我兄弟能夺魁而干杯,干杯!”大胡子很是上道的就带头起哄。

……

三天后,我和阿超还有十个要比赛的人,在大胡子和他警卫营的保护下,开始起程前往省城长沙。让我气愤的是那个打枪的公子哥也在那十人之内,我悄悄的问陈三为什么如此烂枪法还有脸比赛。陈三也是无奈的为我解开了谜底:这小子家里有的是钱,这次去只是个花瓶,既然肯定我和阿超是夺冠主力,那别的参赛选手的名额就让给这些公子哥了,当然是要钱买这名额。

娘娘地!难怪大胡子大方的在出发前,给了我和阿超一人五千大洋票。他妈的,感~情!羊毛出在羊身上。

由于没有火车,大家只能骑马赶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