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序章

tkdrby 收藏 2 48
导读: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序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4/



秦天蜷缩在斗室阴暗的角落里,目光呆滞的望着对面墙壁两米多高处的窗口,透过十几道比拇指粗些的钢筋,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蔚蓝的天空和自由飞翔的小鸟。

风,依旧轻轻吹过,可是却带不走秦天心头的那片阴霾,终审判决已经下达,半个小时后他将被押送到军事看守所服刑。

对于军事法庭的终审判决,秦天没有多做辩驳,三年的刑期比起吕腾飞一条鲜活的生命,可以说是不值一提,千万个如果被他抛在脑后,自欺欺人的借口不要也罢,但良心的谴责却在不断吞噬着秦天的灵魂,他将为自己轻率的决定付出应有的代价。

************************************

“赶快报告队里,让队长联系当地驻军,请求增援!”吕腾飞靠在列车铁皮门旁躲避着呼啸而至的枪弹,对着秦天大声喝道。

“该死!”秦天一边低声咒骂着一边不停的按着重拨键,可那该死的手机就是没有半点信号,早知道备张移动电话卡在身边就好了,秦天苦涩的摇了摇头,将手机揣进怀里,抄起身边刚刚组装好的八一步枪来到吕腾飞身边。

“班长,联系不上。”

吕腾飞听了秦天的话,神色不禁有些暗淡,他心里清楚,就算联络到了当地驻军,等他们赶到这里,自己和秦天恐怕也不能幸免,就算他和秦天真的支持到援军到来,前五节车厢里的军火也早被这些来历不明的家伙搬光了,光凭自己和秦天手中的两把步枪,怎么也是压制不住对方几十杆AK的攻势的,况且前面第二节车厢里还有班用四零式火箭筒。

好在车厢外的武装份子怕流弹引燃车厢内的军火,并没有步步紧逼,只要吕腾飞和秦天不露头,他们也只是偶尔朝天上开个一两枪做为警告,但等前五节车厢里的军火一旦被搬空,随之而来的也就是他们两人面对命运抉择的时刻了。

秦天和吕腾飞两个人相对无言,默默的整理着装备。最后一节车厢里的物资有限,只有些步枪的零件和7.62mm口径的步枪弹,要不是条令条例里枪弹必须分离的规矩,他们两个人也不会被打个措手不及,被逼到最后一节车厢,失去了重武器的辅助。

吕腾飞将第五个压满子弹的弹夹装进弹药带里后,从怀里拿出块手帕,轻轻擦拭着肩头上银色的军衔,想想自己也算是个老兵了,五年的军旅生涯将他锻铸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本来今年年底就可以退伍回家,和自己的心上人共结连理,从此过上幸福平静的生活,没想到到头来只是大梦一场,他真的很不甘心。

“秦天,你怕吗?”吕腾飞将手帕揣进怀里,轻声问道。

“我怕,是人没有不怕死的。”秦天一面压着弹夹一面哽咽着回答道。

“呵,如果你现在缴枪投降的话,也许还能活下去。”吕腾飞笑道。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吕腾飞的枪口向着秦天微微移动了些,全神贯注压着弹夹的秦天丝毫没有察觉。

“缴枪投降?呵,班长你可真有想法,虽说我当兵还没到一年,在你们眼里是个新兵蛋子,可作为押运兵的觉悟我还是有的,货在人在!我是怕死,可我更怕我妈骂我,怕人戳着脊梁骨骂我是个孬种,就算我今天死在这里,怎么说我也算得上是个烈士吧?!”秦天的声调虽说还有些颤抖,可那绝对不是胆怯的声音。

“嗯,这才是我吕腾飞手下的兵,算我当初没看错你。”

“班长,抱一下,也许出去就没机会了。”秦天猥亵的一笑,张开了双臂。

“滚你个鸟蛋,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不正经。”吕腾飞笑骂道,不过两个人的手臂还是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兄弟,珍重,希望我们能活着回去!”吕腾飞说出了诚挚的祝福,猛的一推秦天,飞身跃出了车厢。

秦天被吕腾飞这么一推,失去了重心,再想拉住他已是不能,一时间,只听得车厢外枪声大做,秦天也顾不了那么多,将八一步枪横在胸前也跟着冲了出去。

秦天双脚刚一着地,一梭子子弹不偏不倚的正扫在他身前,击起一片尘土,吓得他忙矮下身形,就地来了个驴打滚,什么战术卧姿战术隐蔽的,霎时间都被抛到爪洼国去了,毕竟如此真刀实枪的战斗还是他头一次经历。

躲过了子弹的秦天脑中一片空白,傻傻的趴在地上喘着粗气,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栗着,突然间,他只觉得脚下一紧,小腿似乎被什么拉扯着,身体迅速向后退去,紧接着就是又一轮枪声和飞溅的血花。

“妈的,我中弹了。”秦天感到脸上一热,一股腥咸的液体顺着脸颊流进了他口中。

“怕个鸟,是老子的血,还不快给我打。”吕腾飞忍着肩膀上的巨痛,冷哼着说道。

“这、这可怎么办,对,赶快先止血,人命关天啊。”说着秦天就准备凑过去检查吕腾飞的伤口。

“草,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跟我废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毙了你,赶快给我打,他奶奶的,老子的命就算再不值钱,也比你这帮狗日的金贵,想要老子的命有那么容易吗,怎么也得给我付出点儿代价!”吕腾飞强忍着巨痛用毛巾扎紧了腿上的伤口。

秦天在吕腾飞的催促下,借着凹下的地形开始还击,可是微颤的双手总让他的子弹偏离了准心,看得旁边的吕腾飞直摇头。

“你小子在新兵连的射击成绩是怎么打出来的?!”吕腾飞一面换着弹夹一面讥问道。

“紧张啊班长,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事。”秦天一低头,躲过了扫射过来的子弹回应道。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吕腾飞扯开那五音不全的嗓子仰面朝天的嚎了起来。

不知怎的,平时最受不了狼嚎一样歌声的秦天在此刻觉得吕班长的歌声特亲切,不自觉的跟着他哼哼起来,颤抖的双手也渐渐恢复如初,丝毫不在调上的歌声伴随着紧凑的枪声响彻原野。

可能是挂彩的手下越来越多,也有可能是吕秦两人离开了弹药车厢,又或者是车厢里的弹药已经被搬得差不多了,反正武装份子的头领再也不能容忍他二人的存在,扛起了刚刚缴获的班用四零式火箭筒,对着他二人的藏身之地就开了火。

火箭弹摇曳着灰黑色的尾巴,发出嚣张的破空声冲向了两人栖身的凹行地带,秦天见状惊叫着缩回了头,心中祈祷着他所知的所有神明,希望这颗火箭弹能稍微偏离些轨道,或者它的制造者稍微偷了点懒,忘记了在弹头部装撞针,可吕腾飞的神经却没秦天那么大条,明白事态的严重性,在最后关头扑倒在了秦天的身上,紧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响声和弥漫于空气中浓重的火药味……

*****************************

“秦天,上路的时间到了。”平淡的呼唤声打断了秦天纷乱的思绪,不知何时,紧闭的铁门已经被打开,两名持枪的士兵跟在一名军官的身后,静静的站在那里望着他,三张冷俊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秦天缓缓的站直身体,下意识的整理了下褶皱的军服,挺起胸膛走出了牢门。

闪着银光的手铐锁死了秦天的双手,两名士兵夹着他走上了军事法庭外那辆墨绿色的二零二零吉普车后坐,随着吉普车马达声的响起,带着滚滚的烟尘,秦天一行人消失在午后烈日照射下的营门转角处。

秦天望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又陷入了纷乱的思绪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