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谁是胡蝶儿?”

“中午那位姑娘啊。”

“你连人家名字都知道了?”

“是她主动告诉我的,她还说她很喜欢我呢。”

“哼,一看见漂亮姑娘腿都软了。”

“我的腿要是软了怎会追上你的车。”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用手拍着车厢,“追你赶的车还真不容易,你根本不跑直线,看那姑娘没腿软,追你赶的车倒是腿软了。”他哈哈大笑着,仿佛看见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

隐玉一听也不禁笑起来,抬手就往他身上打。

第五长醉抓住她的手,道:“胡蝶儿伸出手想让我握住,但我想你要是知道了会气疯的,所以没敢握。”他低头看着隐玉的手,“你手上都是血泡?”

隐玉迅速抽回手,道:“都怪你,那缰绳太粗糙了。”

“把血泡挑破会好得快些。”他从怀里掏出火折子打亮,又拿过隐玉的短刀,在火上烧了烧,之后拉起她的手,小心地刺破一个血泡,再将血水轻轻挤出。

隐玉看着他,忽然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早把先前想甩掉他的念头忘得一干二净。她看着他,从牙缝里挤出二个字:“长醉。”

第五长醉抬眼看她,但见隐玉泪眼朦胧,便笑了笑道:“怎么?这就感动了?”

隐玉咬着嘴唇没吱声。

第五长醉接着挑下一个水泡,笑道:“你用短刀袭击我时的劲头哪去了?”

“我知道你能躲开。”

“我还以为你真想让我死呢。”

“那你还跟着我。”

“我不跟着你谁给你挑水泡啊。”

“讨厌。”隐玉白了他一眼。

“终于挑完了,你是想赶路还是想在这儿过夜?”

隐玉看了看车厢外,太阳已经完全沉入山底,彩霞还没有完全退去。她道:“赶路吧,现在还早。”

“你想坐在车厢里还是跟我坐在前面?”

隐玉没有吱声。

第五长醉笑道:“坐在前面吧,说话也方便点。”


第五长醉的赶车技术确实比隐玉强得多,至少他走的是直线。

隐玉坐在他旁边,看着渐渐升起的星辰,道:“听说天上的一颗星星就是地上的一个人,如果地上的人死了,天上的星星也会掉落一颗,就是流星。”

“如果流星划落时你最好许个愿,没准会实现。”

“我向流星许过愿。”

“实现没有?”

“没有。”

“看来不太准。”

“也许准呢,只是时候没到。”

“等实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如果有流星划过,我知道你会许什么愿。”

“哦?”

“你会许是你先得到宝藏。”

第五长醉朗声笑道:“如果我得到宝藏,也不是因为向流星许过愿,而是因为自己的能力。”

“你就确定别人没你能力强?”

“我不比别人能力强,但别人也不比我能力强。”

“这么自信?”

“当然。”

“凭什么?”

“就凭你自愿和我在一起。”

“我回到南山后就不和你在一起了。”

“那没准,你师父也许已经不在南山了呢。”

“胡说,他不在南山能去哪儿?”

“去找宝藏啊。”

“没听说我师父会鸟语。”

“你会鸟语你也没听你师父说起过。”

隐玉咬了下嘴唇,道:“你好像什么事都知道。”

“也不是什么事都知道,比如你何时发脾气。”

“我没乱发脾气,是你说错话。”

“可我就是不知道哪句话说错了,会惹你发脾气。”他叹了口气苦笑道。

隐玉侧过脸看着他道:“大叔,你是不是也像你师父一样啊?”

第五长醉哈哈大笑,道:“刚才还叫我长醉,这会儿又叫大叔了?”

“问你话呢!”

“我武功是我师父传授的,当然和他一样。”

“我不是问这个。”

“哦,喝酒和我师父也有得一拼。”

“真够讨厌的。”

第五长醉大笑道:“我可没我师父那么走桃花运,看上我的姑娘不是祖奶奶就是阴阳人。”

“什么是阴阳人?”隐玉第一次听见还有这种人,不禁大睁着眼睛盯住他。

第五长醉看了她一眼,笑道:“你还是坐稳了吧,小心掉下去。”他突然一挥缰绳打在马身上,枣红马猛然向前一蹿。

隐玉赶紧抓住他的胳膊,恨声道:“我要掉下去了,你想摔死我啊?”

“告诉你了让你坐稳。靠在我身上,抱住我的腰,你就不会掉下去了。”他转过脸看着她微笑。

“呸。”隐玉这次没有发脾气,但也没有抱住他的腰,而是紧紧抓住他的胳膊。

但是,就在这时,不知在何处突然响起一阵尖利刺耳的哨声。

那匹枣红色的马立即全身一机灵,仰天长啸一声,撒开四蹄,疯狂地向前窜去。

第五长醉拼出全力也没能止住马车狂奔。

隐玉惊慌得抱紧了第五长醉。

眼看着马车就要带着他们冲下悬崖,第五长醉松开缰绳,一把揽住隐玉的腰腾空而起。

就在他们刚落地的一刹那,马车冲下悬崖,翻滚着落入崖底。

隐玉惊魂未定,全身颤抖,吓得脸色苍白,紧紧抓着第五长醉问道:“马怎么突然疯了?”

“不是马疯了,那哨声破坏了马的神智。”

“是谁啊?”

“他们已经来了。”

果然,在他们身后出现一伙人,隐玉定睛一看,不禁惊呼起来:“是胡蝶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