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十六章 安排

haoren5100 收藏 37 169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湘西土匪篇 第十六章 安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今天的天气真他娘的好啊!”嘴里叼着根牙签,左手端着茶,右手摇着一把刚从龟奴那抢来的小扇子,翘着不停抖动的双腿,这副造型的我坐在‘百花楼’大厅中感叹着天气的好坏,不过我小腹还真是空啊,都是做多了次数才有这感觉的。

一个龟奴和那个陈老妈子在旁边陪笑,大清早的窑姐们哪还起得来啊,就连我身边的两人都是哈欠连天,大厅中空空如也。

“叫人多买些吃的喝的,给我送到那群小叫花子住的那个破庙里去。另外再对他们说,我等会儿就到那去看他们。”对于昨天没去我心里多少都有些放心不下,特别是那双明亮而又天真无邪的大眼睛。

“好!快去。”老妈子对我一个笑脸后立即吩咐旁边的那个龟奴。

我满意的点点头,继续我现在的享受生活。

“峰少,峰少!有点事要和你说。”阿超一露出脸看见我,就像见到菩萨一样的对楼下的我喊了起来,能让他当着外人面大喊那可不多见啊!

“什么事啊,看你急的。”我把茶杯给他一递。

“我说——你下去吧。”阿超一见那老妈子在旁边,不好意思的对她说,老妈子也是个吃脸色饭的人,哪会不知道意思,急忙一福礼就下去了。

“什么事啊!怎么搞得这么神秘?”我看他这样子,觉得好笑的很。

“昨天我俩都喝醉了是不?”阿超一边拉我往外走一边问我。

看到我点头,阿超继续说:“昨天喝醉后,我和两个女的上床了。”阿超声音和小脸色有点红的对我说,还有意无意的对四周看了几眼。

“那又怎么了,难到那两个窑姐敢偷你的枪,还是你那个不行啊?哈!哈!……”我说着说着就越说越开心的猜起来了。

“不是,这可不能乱说,只是要是师傅知道我俩刚出来就来找窑姐,你说师傅会怎么样?”阿超小心的看我神色说。

“哎呀!坏了,坏了!坏了,我怎么就把师傅给忘了啊,这可麻烦了。都是那个狗日的大胡子硬是要灌我们,这下好了,大家都不用活了。”我也是一惊,终于想起了师傅的戒条。

“我就是着急这个啊!这不,刚醒就想找你商量来着。”

“娘娘地!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做都做了还能怎么办,师傅来了就说我俩是被强奸的,是被大胡子用枪逼的。要死大家一起死好了?”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办法,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阿超拿着眼睛问我‘这样也行?’

“算了,做都做了,大不了等师傅来找我俩的时候,我俩还不能逃跑么?笨!”看到他的眼神,我只能这样和他说。

“走吧,我们去看幺妹他们。”我见他还在发愣,只好拉他走人。

“阿超,你老实告诉我,昨天你爽不爽啊?”我一侥他就小声的问。

看到阿超脸色开始红了起来,我怪笑着对他感叹:“这窑姐还真她娘的好啊,真是会伺候男人,你是不知道,我一被扶上床就被她俩一前一后的给按着,一个窑姐亲我的嘴一个窑姐解我的裤子,当时我可着急呢!还是那两个窑姐有办法,只是两人往我身上一压,啧!啧!娘娘地,真她娘的香!”

走到大门口时,我从两个龟奴手上接过长枪盒,一掂量就知道只重不轻,再把阿超的枪递给他时我打开一看,多了十根金条,旁边那个龟奴笑着弯腰对我点头说:“老板特别交代的,还请两位不要嫌弃,一点小意思。”

就象怕我拒绝似的,他一边点头哈腰的说一边向后退,我笑了笑,赏了块银圆给他就背起枪盒拉着阿超继续说事。

“阿超,我告诉你个秘密,你可千万不要对小敏说:你知道不?后面那个窑姐,……你的是不是也这样?哈!看你脸红的,一定是这样,不要害臊,快说说细节。”我边拉阿超边问,可这小子不讲义气,我都说了实话他就是红着脸不承认,气得老子当时就想转身回去问伺候他的那俩窑姐。

……

还没走到破庙就被大胡子的心腹陈三给骑马追上了。

“两位兄弟,不知道两位现在方便不?我大哥有请。”陈三对我一抱拳就问。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昨天那些叫花子怎么样呢?”我抱拳回礼。

“没事,我叫人看着了。”陈三一把就把功劳给抢了过来,脸不红气不喘的对我说。

“有件事想请大哥帮个忙成不?”

“大家是兄弟,说什么请不请的,有事只要说声,我绝对赴汤蹈火的去办。”陈三拍着胸口的对我叫唤。

“我想找人把他们送到龙山红岩李家寨去,不知道大哥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这事好说,刚好中午有几条船要到龙山去,我派专人给送去行不?”陈三笑着回答,他还当是什么事呢,就这事,好办的很。

陈三也不催还和我俩一起走向破庙,不过他不愿意进去,就在门口等。

我笑着走到破庙里,看见大家都在吃东西,幺妹还拿着鸡腿小心的撕着肉喂二狗子,见到我和阿超进来,大家都叫唤着给我俩找个座位,好热闹啊!我就喜欢这样的热闹。

来到二狗子身边,看他的伤势也有大夫看后现在好多了。他见我和阿超就要挣扎的爬起来,我连忙把他按住说:“起来干什么,就这么躺着。”

“谢谢大哥帮我们报仇了,今天早上我都听说了。我二狗子没别地说的,今后这条命就是大哥的,绝不后悔。”二狗子眼睛红红的对我说。

我点点头,看了看四下,这儿还真是破啊!除了年久失修的破泥菩萨外就是满地的野草和石头,头顶上的屋顶还有好大几个大窟窿在透着阳光,那根顶梁柱上面落了好多灰尘,而且我总觉得这房子好像随时要塌一样。

“和你商量个事?”我看着环境对二狗子说。

“大哥吩咐就成。”

“也没别的,就是想接你们到我家去住,你们在这要饭也不是个长久之事,到我家去,让我婆娘给你们找老师,等你们学了些本事,将来才有个好出路,对不?”我看着二狗子说。

“可是大哥,我们这么多人去,大哥家能养的下么?”二狗子好心的提醒我,小声的说。

“放心,养的下,只要你们自己争气就成。”

“大哥放心,我们保证不给你丢脸,哪个要是给你丢脸,我保证狠狠地揍他。”二狗子高兴的忙回答。

又说了些事情,我看外面的陈三等的有点不耐烦了,就起身要走了。

“大哥哥,你就要走了么?我还能见到你吗?我不想让你走。”幺妹死死的拉住我的裤脚就是不放手。

我一把抱起她:“放心,哥哥送你到一个有吃有喝,没人欺负你们的地方好不?”

“好!可是,大哥哥你和我们一起去么?”幺妹抱着我的脖子小声的说。我轻轻地闻了一下,她衣服上已经没有了昨天的酸味,看样子大胡子还让人送衣服过来了。

“当然去啊,那是我的家。幺妹乖!等哥哥在外面办完事情后,就回来和你玩,你可要等着哥哥,成不?”

“好,不过我要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忘不掉。”我和幺妹用小指头钩着说。

……

“谢大哥了,走!”我一出门就对陈三一抱拳答谢。

“说这些就见外了,走,把马牵过来。”

上马前,我向陈三借了笔和纸,给老师-幺妹-平叔各写了封信,也没多说什么,就是向他们报个平安,然后就是说出了对于幺妹他们的安排。

陈三当着我的面叫人去办,我急忙拿出一根金条给那两人,就当是生活费用和小费,要他俩一定要亲自送到。

看着那两人欢天喜地的离开,我这才和陈三骑马离开。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