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符强十分惊讶。万历皇帝没有向任何人询问,直接就向自己招手,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穿的是平民服装啊,而且这奇胖的老头也绝对不可能认识自己。

他突然有些醒悟,向那位武选司主事看了一眼,发现他正冲着自己拱手,好像是表示没有事先告知的歉意。

“你就是符强?还是个小哥儿嘛,今年几岁了?”符强觉得万历皇帝似笑非笑地往自己看来的眼神里有点其它的意味,就像是一个打算报复邻居的小孩正在掂量找来的石头合不合手。

符强想如果再说十一岁,可能不利于自己争取实际职位。反正现在的个子已经长到了一米六左右,不如说大一点。不过原先熊延弼好像已经把年龄按十一岁报了上去,要往太大了说,好像也说不过去。他想起龚猛回答年龄时候的话,急忙借用了出来,说:“草民……是大人了,这个月已经满十二岁了。”

万历皇帝发出一长串嘿嘿嘿的声音,符强隔了好一会才判断出,哪可能是老皇帝用来表达心里某种计划即将得逞的得意。

叶向高向万历启奏,民间东林书院顾宪成带领学子上书朝廷,提议李三才入阁、全面解禁海禁以便民通商,臣子们正在庭议,是否继续?

万历听到顾宪成和李三才的名字就露出嫌恶的神情,仿佛这两个人曾经当街扒过他的裤子让他丢丑一样。符强想这东西是朝廷高级官员的大事,自己站在这儿不怎么适合,正在琢磨怎么向皇帝告退。万历皇帝这时却好像忘记了叶向高正在奏报的内容,突然关心起符强怎么穿的还是平民服装起来。

符强看见叶向高脸上露出一丝喜色随即又被挤出来的失落掩盖了过去,他转过身问兵部尚书李化龙,兵部没有给自己官服是怎么回事。李化龙支支吾吾,脑袋四处乱转,好像是在找人帮腔。那个武选司主事正在着急地向李化龙打手势,不过可惜他好像没有看见。

半天后还是李化龙自己憋出了理由,说符强三姓堡战勋越擢都指挥佥事的委扎,皇帝刚刚批复下来,而他又在黑风山新立了大功,兵部正在草拟二次越擢的奏疏,所以一时不知道该给他准备什么品级的官服。

万历让李化龙立即当庭核定符强黑风山战勋应擢的赏功,立即让兵部的人把相应的官服送来。

李化龙奉旨后两腿似乎都抖了起来,眼睛不住地瞟向那些虎视眈眈的给事中和御史们。符强看见叶向高偷偷向李化龙示意了那个发了半天信号的武选司主事所在的方向,李化龙如获大赦,把那人招到一边,嘴里大声吩咐,让他立即去兵部把符强战勋核报的疏文带来。

武选司主事风车般地迈动双腿跑了以后,李化龙又变得胸有成竹起来。向万历奏报,说符强黑风山斩获长昂以下六名首酋的首级,其余首级五百四十八级,献俘三十一名,战勋总共二百一十一秩。依赏功例,应当超擢三秩进都督佥事,赏功银一万零四百两。黑风山的赏功银着符强日后到辽东矿税监张烨处,与前三姓堡的赏功银一万七千一百两一同支领。

李化龙说赏功银到辽东矿税监处支领的时候,万历的脸上立即扭曲起来,比被抢走奶嘴的婴儿还着急,杀猪般地叫喊:“符小哥儿的赏功银立即由户部支领!我大明赏功罚罪,历来雷厉风行。他回辽东路途遥远,张烨又事务繁忙,要是碰得不巧,那不是耽误了赏银发放?到时天下百姓就要以为我皇家刻薄,赏罚无信了!”

万历鼻翼急剧掀动,指着下面坐着的一群官员喊:“陈蕖!你即刻着令太仓把人家的银子给支喽!你们就是脱了裤子当掉,也得把银子给支喽!我大明哪有赖人家赏功银的道理?”

叶向高在边上小声地说:“陛下,现在的户部尚书是赵世卿。”

万历呆了一呆,嘀咕说赵世卿原来好像一直只是侍郎吧,自己是什么时候批的他任尚书了?而后他居然把刚才喊话里面的名字改成赵世卿,冲着下面原模原样地又喊了一遍。

下面一个穿二品官服的瘦干老头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