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汽车][长城原创]伴随我成长的公交车

霆少 收藏 15 270
导读:[生活中的汽车][长城原创]伴随我成长的公交车

自小,出门不是坐老爸的单车就是做公共汽车,单车不能进汽车版,所以就不写了。再说,单车怎么发展也是两个轮子,哪像公交车那么多变。


很小很小的时候,大概是幼儿院吧,我那时比较胖,当然是非常的可爱拉。邻居的哥哥姐姐都喜欢抱我玩,经常做的就是带我去“游车荷”,就是搭车兜风的意思。坐的当然就是公共汽车拉。我都是被抱着,坐在座位上,把窗户打开,觉得那风的确很舒服。那时广州的空气还是不错的。一边看路边的风景,一边吃着哥哥姐姐买的零食,很开心。那时年纪小,手脚笨,经常把那些污迹揩到他们身上,呵呵,幸亏他们不怪我。不过他们也只能坐在作为上才能抱着我,如果碰上没有位置的,就只好站着,谁叫我重呢。不过也有例外的人,就是我老爸老妈,他们能在我睡觉的时候一路地抱着我,直到下车。想起都觉得恐怖,太难为他们了。背着只猪还有不让那猪被震醒。


大班的时候,搬家了,从东山搬到白云山,而幼儿园还是在东山念。补充一下,那时白云山的感觉就是郊区,交通不方便,所以每天早上都是坐老爸的单车上学。到了小学二年级,就要我自己乘车上学了。那时我坐的是24路公共汽车,从白云山总站一直坐到公园前总站,就是北京路那边的了。早上大概需要35分钟,傍晚回来会塞车,经常需要一个小时。那时候的公共汽车,发动机是装在前面的,驾驶室很大,也很热。车子很长,分两节,中间有一个圆盘来连接,连接部位外面用一些帆布裹起来,车上分前中后三个门。有两名售票员,他们兼顾卖票验票开关车门的工作。桌子上有两个控制车门的把手,那时很想去拉它,但始终不敢。售票员有专门的椅子,是那种固定在墙壁,然后可以拉下来的,在那位置的旁边,有一条用铁管围起来的通道,叫“售票员通道”,是不给人进去的,主要供售票员走动,卖票的。驾驶室和售票员通道都是我们那些小孩避难的地方,因为那车实在的挤。司机和售票员基本上不管我们这些小孩,不过碰到凶点的,就会赶我们出去。


那个时候车的班次很疏,人又多,有时候我在总站等车回家,连续等了几辆都上不了车。那时候,还没有“排队上车”的说法,那些人,等车一靠站就挤上去,上面的人还没有下来呢,有的更离谱,真的是从窗户爬上去的。碰到这种情况,我就通常走到总站的前一个站下车,我们叫作“搭回头车”,呵呵,走远点,就有位置坐了。反正那时候用的是月票,多乘一次也不用加钱的。到了后来,有了先下后上的规定,算是有一丁点好转吧。


挤车很辛苦,天热挤车更辛苦。那种时候,车上的味道实在难闻,所以通常我都会去驾驶室和售票员通道躲着。驾驶室里,司机座位后面有点空位,是可以坐下的,但是那里很热,热得很容易睡着。通常会睡得口水都流了下来。在售票员通道了,就舒服一点,不过得站,但要是真累了,可是站着都能睡着的。有一次我就是这样了,不料司机来了个急刹车,我就冲了到前边的售票员那里去了。不过那时小,没撞伤人,呵呵。


车上人少的时候,我就喜欢站在那圆盘的上面。当车转弯的时候,那个圆盘会转,也顺便看着车底下的马路,觉得很过瘾。不过通常都有大人来吓唬我,说什么哪里有个小孩就是从这圆盘边的缝隙里掉下车去。总之就是要把我兴致打掉,吓得我每次站那里看的时候,都扶得紧紧的。


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前门上车后门下车的规定,秩序相对好了,不过总有一些人硬要从后门上。素质问题!那时候,车票好象是4角,月票18元,不知道有没有记错。


到了大概五年级的时候。96年左右,广州开始换那种短的车型,实行无人售票。那种车只有前门和中门(在车中间,不过习惯叫后门),发动机也装到车尾去了,驾驶室变得很小,刚够司机坐下。刚开始的时候,把后门前边的一个位置,贴了张纸条,写着“售票员专座”。车前的钱箱口,用一个抹布盖着。那时候,感觉那车特别宽,特别明亮。估计是因为缩短了长度,而中间不透光的连接部取消了的缘故吧。那时,车票好象也升了,变5角。不久,售票员取消了,广州的公交车都变成了无人售票,好象是全国的先河吧。后来有段时间,车票又涨成了6角,不久有涨车了1元,月票也变成25块,具体的对应时间我不太清楚了。也大概是那时候吧,24路车在在公园前总站放了一个铁架,要人们上车排队,我算过,从上车位到铁架后的榕树大概可以站24个人,而那种车就刚好有24个作为,吾是每次我都要看看我是不是站在那榕树前面,如果是,就放心了。当然,有时候也有人打尖,我也和不少这样的人冲突过,可惜,小孩嘛,谁管我。


到了初中,我还是在那一带读书,于是,又是坐24路上学,搭了9年啊。初中放学的时候,有好几个人是和我一起顺路到车站的,就结了伴,一起走,很开心。还有的是那时候,24路车的总站迁移去了珠光路,以前的公园前站也移动了一点,去了中山五路。也就是说,我不是从总站到总站了,回家变成了在中途站上车,当然,会更挤,有位置坐的几率更小了。而且有时候还要追车呢。就是你快走到站的时候,发现你要坐的那辆公交车快要开动了,于是为了赶车,你就得跑过去。有的司机很好人,会等你,有的更会把车开前一点让你不用跑那么远,但有的看到我手上拿的是月票,就干脆不管我,加速逃跑了。所以我养成了不上车不掏月票的习惯。有的人更绝,拿张5块前去晃,上车了掏月票出来,把那些司机都气死了,不过我可没有那么损。


在车上,认识了几个住在我附近的朋友,年纪都一样,所以一上车,都四处张望,首先要找一找有没有熟人。如果见到他们,总站在一起说话谈天。有东西吃就一起分享,有好书就一起看。有时候,坐在车的最后,还在那椅子后空出来的地方把象棋,边坐车边下棋呢。初中的时候,我可是车里嘈闹的代表。


不过到了初三,就开始在车里看书了,只要有位置坐,都会拿课本出来复习,没办法,功课紧张,不过幸亏,我到现在还没有近视呢。


应该是在初中的时候,市面上出现的空调车,收两块钱。的确是很凉快,不过总有一股臭臭的味道,不喜欢。


高中,我考去了7中,是东山上学。从家里搭63,223,285都可以。都是不能用月票的车,好象羊城通就是那个时候开始使用的。就是一种IC卡,存了钱进去,上车时去接触一下感应器,就会自动扣钱,那时候还有95折呢。


三辆车,63要兜远路,不喜欢;223的车站离家远,也不喜欢;285的总站和24路是一起的,离我家近,所以基本都是坐它上学。不过回家的时候就是看有哪辆就坐哪辆。后来,223变成了空调车,2块的,就死活不坐它,不过那时广州的老人有乘车优惠,于是老人们都去坐223,上白云山嘛。结果,223吃大亏,后来又改回普通车了,持续到现在,还有一半普通车一半空调车。


至于285,现在倒变成空调车了,晚上坐的话几乎没人,呵呵。那时候好象是高二了,那车就是那种打不开车窗的,听说燃料是用LPG。


不过那时候,有个女生和我在一个车站一起等车,她不是和我一路车的,不过她就老是不让我比她先上车,我的车到了就拉着不让我走,要是她的车先到了,就自己跑上去。回头对我做个鬼面什么的。玩得多了就熟了,呵呵,一直到现在还在玩呢。


到了大学,就没有什么新意了,坐的车是专线,走高速,4块钱的,幸亏只是每周来回一次而已。那个车,只能用“挤”来形容,车次又疏,把我们这些学生害得可惨了。有限的车厢无限的运载力,司机老大每次都能把人全部塞进车里,可怜我们的脸都压在玻璃上了,他还塞人。我就不明白,他汽车公司就不肯多派一辆车吗?每次都是那几个高峰期,就不把我们当人办了。


从小到大,出门几乎都是坐公交的,可以说,我见证了广州公交车的发展,估计在今后的一段长时间里,我还是要挤公交,希望他变的越来越好了。现在,感觉可以又挤又闷又慢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