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在道德沉沦中的写真

disashi 收藏 3 143
导读:中国高校在道德沉沦中的写真


这几天比较烦,有几十个MBA速成班的促销小姐邀请本人参加所谓的MBA、EMBA培训班,凡发文凭者,莫不是名校,凡授课者莫不是名师。特别是北京的两所所谓的“著名”大学、上海的几个“出名”大学,雇佣几个声音甜美、肉麻的小姐或者几个奶声奶气的小男生不厌其烦的电话骚扰,一再邀请本人参加其所谓的速成班。曰参加者可获得结业证书,成绩上网,学习经历可列入晋升和加薪的资历云云。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中国所谓的“名校”与国外的一些“克莱登”大学搞合作办学,联合发售一个注水的“洋文凭”,还美其名曰国际教育本土化,不出过门可以拿到别人羡慕的洋文凭和证书。本人不堪其骚扰,便以文泄私愤!



本人曾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只是生性顽劣不好学,也没有学得多少真才实学,只好灰溜溜的混得一张文凭,悄然离开校园。但当时的校风颇好,人情醇厚,校园环境清静,无张扬的浮躁之气,亦无铜臭的弥漫之苦,教师也言为人师,行为人范,比起现在充满张扬的个性、弥漫着铜臭、游荡着同居气息的校园,实是一片净土。



我仔细观察和研究现在的中国高校,基本有以下表征:



一、一切向钱看,完完全全一幅敛财像


现在的高校只认得“孔方兄”,不认得孔子;只认得钞票,不认得文曲星!确确实实在执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国策。学校除了国家应给的经费以外,不择手段的从银行贷款、融资,还美其名曰加大办学力度!高校开许多公司、搞许多产业,还美其名曰“产业化”。高校的敛财手段卑鄙而下作,不择手段,能捞就捞,能诓就诓,能骗就骗!我们不说别的,就说“大名鼎鼎”的清华大学,听说有2000家公司,今天清华紫光、明天清华同方、后天清华同仁,上市公司就有几十家之多!清华大学好象没有在科技方面搞出什么出名的东西,也没有培养出什么国际级的大师,更没有培养问鼎诺贝尔奖的得主成绩,但是在开公司、赚钱方面确实是世界级的大师,总之林林总总,本来清静的校园成为“孔方兄”较力的场所,能有结果吗?



这还不算,清华还搞许多文凭批发公司,今天博士课程培训班、明天高级经理研讨班、后天EMBA速成班,给一群智力低下,年轻时不学得纨绔之徒,又要猪鼻子插葱装象的人提供所谓的“镀金”机会,发一个注水的文凭,装扮门面。只要有钱,就可参加清华大学的许多培训班,获得一个一文不值,一无用处的速成文凭,然后再社会上招摇过市、坑蒙拐骗!清华大学也象一个恬不知耻的贪财之徒也沉沉地捞上一把,总之潘金莲爱西门庆,一个好色一个好财,可谓鱼入深潭,相宜得彰。清华大学在社会上所谓的合资办学,所谓的二级学院,打着教育的幌子,扯着教育产业化的狐狸皮,干着捞钱的勾当!



中国最好的大学都这样,其他的大学也只好竞相效尤!由于整个环境笼罩在铜臭中,书香之气荡然无存,培养的学生自然耳闻目染,潜移默化,浑身充满铜臭之气。为了钱干什么的都有,当“二奶”的,到校外作三陪女的,充当打手的,做鸭子的,可谓乌烟瘴气!至于学校的教授、校长更是臭不可闻,根本没有人伦!例如西安交通大学的一个知名教授担任陕西杨陵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该公司做假账,虚假1亿元的销售收入,难道该教授看不出来?如果少给这个畜牲10块钱,他马上狂吠起来!可是他为什么看不出来?金钱使然,道德丧失使然,良心埋没使然!上海复旦的教授嫖娼,北大的教授走穴、哭穷、炒房,上海交大的院长造假,更是比比皆是。所谓的教授、老师都是这样的贪财好色酒肉之徒,其弟子难道会不受污染!只要能保住原来的纯真就算烧高香了。张扬的氛围,沉沦的治学心态,唯利是图般的心境,我们不难理解清华、北大50年来没有大师出现,学生也是一蟹不如一蟹!至于原来的老招牌冯友兰、季羡林、王淦昌等等,那都是以前的遗老,不是近50年的“产品”。



二、不顾廉耻和礼仪、彻头彻尾一幅无赖像



孔子曾经告诉我们“人不知而不愠”,尚书也说“满召损、谦受益”,中国的大学应该起到一个表率作用,用良好的操守和教育教化国民,可是我们的高校再干什么?我们以北大为例来看一看。



北大很会“炒作自己”,本来自己就比较出名,又热衷于往脸上贴金,不想事与愿违,好像一个贵妇人自我毁容一般,弄得一脸伤疤,狼狈至极、难堪至极。开始大洋彼岸的丘成桐老先生勇敢地指出北大在人才引进上注水、造假;继而是北大的校长和书记出来辩解、辟谣;进而是北大抹黑丘成桐说“丘成桐要控制中国数学界”,还要控告美国的媒体;本以为这件事就此平息,冷不丁又抛出一个北大的教授在“走穴”的时候哭穷;哭穷的问题还没有了断,又冒出北大360名教授在山东日照“炒房”。总之是眼花缭乱,出名的是北大,得好处的是北大,受害者是全国的人民和关心北大的无数人士。不过北大这样的做法标志着北大已经死亡,留给国人只是一具散发着恶臭的死尸!



孔子曰:闻过则喜。北京大学作为中国最有资格的老牌大学,“闻过则喜”这句话他们应该知道,就是不知道,北大的中文系的教授专家也应该知道!如果还不知道,就向读过《论语》的人请教一下也应该知道!有人向自己叫板,向自己提意见和批评者本是常事,“人为完人,金无足赤”,北大也不例外,北大决不是清秀的一点瑕疵都没有!丘成桐老先生说北大人才引进造假,免费点明自己有缺点,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按道理北大应该“闻过则喜”感谢丘成桐老先生。就算是丘老的意见有不实之词,北大完全可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远人不服,当归而修德以是来之”,检讨和规范自己的制度和行为,也不失为大家风范,也不失为中国教坛老大的地位和名声。结果北大的做法是奋起反戈一击,说丘成桐别有用心,要控制“中国数学家”,摸黑给自己提意见的人。这就是北大的治学态度和为人处事?“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校训是说给谁听的?“从善如流”的故事难道仅仅是一个成语故事,教小学生应付考试的?北大是老虎的屁股摸不的?只需要高帽不需要批评?



老子说:善言不辨,辨言不善。北大既然做的很好,没有作亏心事,就不怕半夜鬼叫门,更何况丘成桐不是鬼,是一个著名的数学家,是一个著名的科学家!就这样一件事,北大搞了多少解释和辩解,甚至还要中国的教育部门出来替自己辩解,这样做可以吗?你既然在堂堂正正的做事,办教育那里怕人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丁有一句诗“走自己的路,让人去说吧!”不是流行几百年了吗?北大这样沉不住气,说明什么?要么自己浮躁,要么做贼心虚!别人唱衰不了自己,只有自己唱衰自己。北大辩解的结果是什么?是人们更怀疑北大竟在捣什么样的鬼!搞什么名堂?越描越黑!



***说:事实胜于雄辩。中国有“黔驴技穷”的成语,好事者将毛驴贩卖到贵州,结果无用,只好放之山林乡野之间,毛驴的本事就是叫唤,也就是常说的“叫驴”。外强中干的毛驴的“嚎叫”不能挽救自己的命运,“嚎叫”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最后还是成为老虎的美餐。



北大这样嚎叫有什么用呢?看一看改革开放30来,北大究竟做出那些成绩?是否自己也清一清盘子,几块骨头几块肉?是培养出了诺贝尔奖得主呢?还是培养出与丘成桐比肩的数学家?还是在那一个领域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就连我们国家的科技一等大奖也几年空缺,没有成果可以评选,说明什么?说明北大没有货真价实的东西,连国内的一等奖都搞不定,还能搞出什么名堂?北大还有脸面和丘成桐摆擂台?有本事你培养几个数学水平超过丘成桐的再和他论高低、一比谁是孙子谁是爷爷!技不如人还不服输,还不让人评介?只有无赖才这样做!我是无赖我怕谁!纯粹的武大郎开店---个子高的莫进来!北大没有做出“事实”,只好如同“黔驴”一般进行心虚的“雄辩”,因为北大可以调动几千张嘴和丘成桐一张嘴进行“雄辩”,可以用“毛驴的叫声”淹没丘成桐的声音!北大的做法也很像“毛驴”,不过还得加一个“乏”字!



社会风气本来就不好,世风日下。众多高校本来是中国社会的“肺”,期望它能“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不断向社会输入清泉、输入清新的力量、输送一股正气。可是见到北大这样“听不进去人话”,不检讨自己的行为,反而是进行反击和狡赖,甚至抹黑丘成桐,实在是无耻至极,给中国人起到一个邪恶的榜样的作用!北大都这样没有水准,其他人就不敢更无赖?更无耻?



三、一切向官看、上上下下一幅官吏像



现在的教授、老师不是比学问,而是羡慕“官”,为了一个小科长,可以不做学问;现在的学生不是学而优则仕,而是仕而好则学,许多人是先当校长、再当院士;先当部长再读博士。你们看一看《自然》、《科学》等知名期刊可有中国的文章?不是凭实力,而是凭权力!这就是今天高校的怪状!由于不是“学而优则仕”,自然是歪瓜裂枣。现在官员贪污、骄奢、没有廉耻之感;社会的富裕阶层为富不仁;社会的特殊阶层中饱私囊;社会的弱势群体如同风雨中的“羸狗”;农民则饱受各个阶层的盘剥与压榨;社会道德日益崩溃和瓦解;衡量道德的标准和尺度越来越没有是非曲直。这与大学一切向官看有莫大的关系,视仕途为投资之道,官员能好吗?教育的根子有问题,上梁不正”,“下梁”自然“歪瓜裂枣”,“上梁”无耻,“下梁”自然无赖。



清华大学引以为荣的是自己有许多学生当官,值得自豪吗?值得庆贺吗?孔子有三千学生,他以学生为官而荣吗?这恰恰是清华的悲哀,清华大学是培养高层次的学术人才的大学,不是国家的行政学院!不是出政客的地方!也不是政治家的摇篮!你们什么时间能培养出1930—1949年期间那样的大师,才是清华的骄傲和光荣!



其他高校更是不值一提,越说人血压越高,越愤慨!



四、高校性混乱、里里外外一幅龌龊像



现在的校园根本不是学习的地方,倒像一个恋爱俱乐部。社会上由许多人给女大学生泼脏水,污蔑高校是中国最大的妓院,难道会空穴来风!你到各大高校看一看,现在的男生女生除了所谓的学习,就是享受甜蜜的“性趣”,就是迫不及待的探索人类生育的奥秘!体验生理的快感.看一看现在的女学生所作所为,那个像学生?看一看现在女学生言语和谈吐,有几个像纯情少女?看一看现在的男生,有几个是“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男子汉?还有所谓的美女作家用身体写作,实际就是写自己的“性”的习性和记录。



再如高校附近的出租屋很火爆,为什么?男女需要,高校提供一个个条件。难道就是学生的错!一到假期流产的女生增多?何也?性使然也!现在有人比喻高校的男人是经过熏陶的“猪”,见那颗白菜拱那颗白菜!高校的女生是沈从文笔下的花板床,想睡哪里就睡哪里!



那么我们要问:进入高校以前,他们是好男孩,好女孩,怎么接受几年高校的教育就变成“猪”和“花板床”了呢?高校会狡辩是荷尔蒙的作用,可是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为什么不是这样?20年代、30年代的大学为什么不是这样?国外的大学为什么不是这样?你去看一看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德国洪堡大学、美国的MIT是不是这样?难道这些大学的学生就没有荷尔蒙?



学生被教坏还是其次,更可恶的教授嫖娼、裸体授课、学生导师要求女学生提供特殊交易才能毕业等等丑恶事件,说明什么?说明高校是秦淮河、是杜十娘、是李香君、是李甲,是河畔的酒肉好色之徒!



一个社会不怕一人为祸,怕的是一人为祸,千万人竞相效尤;不怕一人“作孽”,怕的是一人作孽,一人为祸,起到一个表率作用,继而千万人竞相效尤作孽,千人万人跟着为祸!中国的高校就起着这样一个角色!



秦巴山区的木头人









作者:伍德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