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程普由衷地赞道:“真乃孤胆英雄!”

“曹操未曾怪罪罗伊,反而答应一俟东吴平定,就护送大乔返回东吴。三个月后,曹操派张辽带领一万精兵,护卫大乔来到耒阳,正好碰上司马敬来杀学生!”

“之后呢?”

“将军不要性急,听我一一道来!莫非见司马敬久久不归,又得知青州军到了耒阳,就带着本部三万人马来到耒阳。他知道司马敬被斩后,要为司马报仇,在耒阳峡谷中与青州军大战……”庞统望着天上的太阳,已经快到午时:“想来战事已经结束!”

“夫人现在何处?”

“已经到了柴桑郊外!”

“啊!……”程普惊得站了起来:“那先生来见老夫……”

“学生与张将军昨日星夜出发,他带大队人马奔袭天池水师,断吕蒙的右臂;我则来见将军!”

“先生有话就讲!”

“夫人要将军率部接应,与她共除国贼!”

“这……”程普对庞统所言之事,不得不信,又不敢全信。他正在为难之际,忽听空中响起三声炮响。庞统听见炮声,刚好午时三刻,他放心地笑了。程普疑惑地问他:“先生听见炮响,何故发笑?”

“张将军已然得手,那三声炮响是我与张将军约定,他到了柴桑就连发三炮!”

程普不信庞统所言,天池水师提督孙蛟,是吕蒙一手提拔起来的悍将,对吕蒙忠心耿耿,他能轻易让张辽得手?还有大大小小一百多位将领,虽然算不上吕蒙的死党,但也跟随他多年,恐怕也不是随便可以吓唬得住的。庞统见程普仍在怀疑,他指着院墙上的望台:“将军可与学生登高一望!”

两人来到高台,天高气爽,能见度极高,远远眺望,柴桑中果然停泊着数百艘战舰。往日各舰上飘荡着斗大的一个“吕”字,现在全部改成“罗”字,主帅舰上,一面杏黄大旗迎风飘扬,代替了原来的帅旗。

庞统笑问程普:“将军有何感想?”

程普深思熟虑之后,问庞统:“先生,夫人如何吩咐本将?”

“学生已经将夫人的懿旨口诉于将军!”

“请先生再传一次!”

“夫人要将军集合本部人马,将柴桑团团围住,休要放走了吕蒙!待她与罗伊将军来到柴桑,再与吕蒙决一死战!”

“先生,本将如何信你?”

庞统从怀中取出大乔的凤玺:“将军,夫人凤玺在此!”

程普双手接过凤玺仔细察看,果然是夫人的传国之玺,他贸然捧着凤玺哭拜在地:“夫人,末将遵旨!”庞统扶起程普:“将军,时间紧迫,还是立即下令所属各部往柴桑进军要紧!”

“先生放心,本将三万骑兵中的两万精兵,以及四万步军,数日前我以演练为名将其调来京城附近,半个时辰即可来到柴桑城下!”

“将军这是未雨绸缪!”

“非也!吕蒙杀曾元时,老夫就猜到下一个会是我,提前做了准备;为此,老夫己将家眷送出城外,免去后顾之忧!”

“如此更好!将军,学生猜想,大乔已然离柴桑不远,我陪同将军前去迎驾,如何?”

“待老夫换上戎装方可!”

程普下了高台,叫管家取来他的铠甲,牵来他的战马,抬来他的大刀,换上戎装后的程普,更有一番英雄气概。他叫来贴身侍卫,带着他的虎符飞马传令,要各营将士做好作战准备,向柴桑进军,他将在城外十里长亭迎候。


庞统与程普上马并鞍而行,为了不引起京城守卫的注意,他俩故意有说有笑,一路缓缓而行。庞统眼看他的计划基本实现,他想得更远,以程普的资历和威望,是都督的最佳人选。想到此,他想试探一下程普,看他是如何想的。

“先生,”程普收敛起笑容,认真的问庞统:“此等大事,先生去见过主公否?”

庞统如实答道:“主公患病之中,己不理朝政多日。加之他授陆逊将军为大都督,受到阻挠,一气之下不见任何人,学生去了也无用。倒是这军情紧急,容不得丝毫闪失!为此,学生就直奔将军而来……”

“那,新上任的大都督陆逊……”

“学生也未曾前去。想来将军也知道,陆都督他,不过有名无实罢了!”

程普一听,脸上出现愧疚之情。当初孙权任命周瑜为大都督,他就不服气,暗中与周瑜作对,仗作他是三朝元朝元老,且功勋卓著,与周瑜分庭抗礼;前不久孙权意欲令小将陆逊接替周瑜,程普更是力阻,连孙权拜陆逊为都督的仪式也拒绝参加,让吕蒙有了可乘之机,夺了天池水师,掌握了京城城防之权,架空了陆逊。程普为此后悔莫及。

“将军,你看这都督一职,谁最合适?”

程普想了很久,摇了摇头:“东吴将军中,除了公谨,无人能担此重任!可悲可叹,他己驾鹤西去……”

“难道将军也把自己排除在外?”

“老夫不才,不敢有此非分之想!本将心中倒有一合适之人……”

“将军说的是谁?”

“小将陆逊!”

庞统心中一惊,想不到程普心胸如此开阔,选才不拘一格:“将军为何荐他?”

“陆将军人品高尚,功勋卓著,且智勇双全,遗憾地是他过于年轻,不知东吴诸将服不服他……”

庞统不由说道:“当初任命周公谨时,不也有人有异议!”

“此一时,彼一时也!”

“如若有你鼎力支持,谁敢不服?”

庞统这句话说得恰到好处,程普很是受用,脸上露出欣慰之情。

东吴平定后,如何妥当安排程普是件大事。程普也清楚,在柴桑决战中,他举足轻重,他偏向哪一边,哪一边就会稳操胜券。安排得好,国泰民安;反之,将狼烟重起。他主动放弃大都督一职,为陆逊扫清了障碍,庞统放下始终悬着的心。

“将军,其实都督一职,非你莫属!”

“十年前,老夫对此甚为在意!如今老矣,心己不在于此!先生不是问老夫尚能饭否?”程普爽朗大笑:“待东吴平定以后,老夫向主公告老还乡,解甲归田;隐身山林,寻找渔樵之乐!……”

两人对视片刻,会心地笑了。

程普突然奇怪的问庞统: “你来见老夫时,为何不直说来意,也不拿出夫人的凤玺?”

“将军,我一来就照你说的那样做了,你能相信庞统?能飞马传令三军?”庞统仰天大笑:“恐怕庞统早就做了你的刀下之鬼!”

“知我者,先生也!”

程普信服地望着庞统,在马上真诚地向庞统拱起双手。

庞统与程普以及随从出了城门,前来迎接程普的军队,己排列在郊外。程普一见,立即扬起手中的鞭子,战马如离弦之箭飞奔而去,卷起阵阵尘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