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三十四章 搏斗

得心 收藏 0 2
导读: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三十四章 搏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7/


一路上刘健赌气走的飞快,王擎追上想和他说句话,但看着他爱理不理的样子知道他还没消了气,也就不说什么了.他心里知道,刘健本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也许是下不来台吧,挺豪爽的一人这时候扭捏的样子也怪好笑的.索性就不管他了,等等再说.

两人漫无目的地走了半天,刘健其实心里也想通了,但拉不下脸去自己说什么,所以两人就只好这么僵着.再走了一会,刘健忽然醒悟过来,说我这是走哪儿了,看看周围,再登高观察了一下周围,还好.没迷路!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坐标一屁股坐在地上先看了起来.

王擎装做没事一样也凑在他身边,刘健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地研究坐标.

顶二...方右.无疑最终的完整坐标指示的就是任务的完成地.但仅从这四个字上还看不出什么.但顶...刘健一激灵.这两天看到的人都是绕着大山的主峰转,这顶该不会就是指顶峰吧?再想想看,全队60个人扔山里头找一个坐标,离谁近了都不是办法,也许教员们的意思就是以主峰为中心,把所有人沿边缘平行地放置,这样谁也不吃亏,搜索范围也就有限多了.总不能把人都扔进什么八百里山脉,十天半月都找不着的强吧.再说了,没有方向的约束,只是凭借个人野外生存经验和侦察知识来找线索,从蛛丝马迹入手,再到最终找到其他人完成任务,这不正是一次非常有效的锻炼嘛.其中有伪装,侦察,搏斗.顺带能真正考验人的智慧`毅力还有体能,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办法.整个环境被模拟的就像是身处敌后,你的周围都是陷阱都是敌人,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你自己和你的队友两个人,那么这办法绝对算得上是个考验单兵和协作能力的一个绝好的好主意.

他越想越是感觉自己是猜对了.兴奋之中一扯王擎,劈头盖脑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讲了一遍,然后问:"怎么样?我说的对吧?"说完才发现王擎微笑着看着自己,这才回过神来,把头撇到一边,自己都觉得有点尴尬.

王擎笑道:"你猜得没错.我也觉的对.这样吧,我们干脆就照你的想法来个守株待兔."

"守株待兔?"刘健也顾不上其他好奇地问.

"对!守株待兔.办法很简单.既然所有人都是围着主峰转,一来二去,别人都会跟着追到这,慢慢的人越聚越多.我们干脆就找个他们必经之地猫起来打黑棍."

"打黑棍?是黑吃黑吧?"刘健笑道:"不过这主意我喜欢.就这么定了.可是哪儿会是所有人的必经之地呢?"

王擎笑道:"这个不难.他们在这山里头总是要生存的,对吧?要想活下去就要有饭吃有水喝..."

刘健突然打断他,"我知道了.无论干什么都离不开水.我们就找个明显的水源地埋伏起来,黑吃黑!"

王擎笑道:"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但我得纠正一下,这就叫打黑棍,不能叫什么黑吃黑.你想啊,我们都是毛主席手底下的革命战士,怎么能来旧社会拉帮结派,青红帮的那一套呢?"

刘健瞠目结舌道:"拉倒吧.打黑棍不也是那几年青红帮拿手的绝活?还有什么仙人跳,放鸽子.你小子蹲树后头拿根棍子拦路抢劫也算得上是正道?"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先前的不快转眼就被抛到了脑后.接着两人计划了一下开始向主峰行进.依然是一前一后,保持三十米以上的间隔,由刘健打头.原因是这小子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那两下子格斗技巧制服老婆不成问题,但要比起其他队友来,面对面的人家搞定他基本不费一点功夫.所以还是由王擎断后担任支援,这样即使他前面中了埋伏也不至于有多大问题.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小心翼翼地走了五六公里,一路上绝不回头联系更不敢掉以轻心.谁也摸不准这周围有多少组人正在活动,可千万别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没赶上打人家闷棍呢先自己被人一黑棍打翻在地.

到了离主峰还有七八里地的功夫两人开始休息并找吃的补充体力.然后下午就近开始寻找水源,找了半天找到一处山崖的下面,然后顺着山崖断层走,因为这样的地形比较容易出泉水.

走了半天刘健前面远远发现有片小空地,似乎有反光,回头冲王擎发了个信号.右手把大拇指和小指收起来做成川字型,然后拇指食指圈起其余三指扬起,意思是前面有水源,OK!等了一会见王擎摆摆手,自己做了个走的手势,左手收起拇指四指平伸,意思是前进.整个动作的大意是我从左侧侧面抄过去.刘健知道他是多心了,点点头,自己慢慢地观察周围的动静,一步步地猫着腰摸了过去.

王擎见他行动了自己却没急着动,而是帮他观察附近想找出点问题来.等了一下见刘健已经摸到了水源地似乎在查看水质,还捧着喝了两口.他见四周没动静,这才悄悄从左侧蹲下身子包抄过去,选择了一个制高点的地方继续观察.

刘健等了半天不见他来,回头看了一眼.暗骂这小子也未免太小心了吧.不管他了,自己先喝点水再洗把脸.

这处水源是从山崖的断层中涌出来的,水量不大.流出两米远就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圆形的水坑.水也不见满,更不溢.原来是自产自销,流出几米远就又渗进地层里面去了.

刘健一边喝水一边暗暗观察周围,等了半天还是不见王擎.索性摘水壶满满灌了一壶,打个饱咯.自己走了.走出老远也不见他的踪影,只好坐下来原地休息,没多会功夫王擎果然又转了回来.

刘健道:"你TM搞什么玩意呢?我等了你半天怎么不出来?"

王擎轻轻一笑:"你先别急.先听我说.我只是心里怪怪的,总感觉那地方有什么问题,走的越近心里越慌.该不是真有什么埋伏吧..."

"慌个屁."刘健道:"要是有人的话早就出来了.还能等我一个人游哉游哉就那么走出来?"

王擎笑道:"打草惊蛇的成语谁TM的都懂.我就怕埋伏的人见你是一个才故意不动手.再说了,我真的有预感那儿肯定有问题.往草丛里一蹲,我就感觉好像有人一直在看着我似的.弄得我tm心里怪毛的."

刘健说:"那现在怎么办?"

王擎嘿嘿一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们这就去杀个回马枪."

"现在?"刘健问.

"对!现在.找个高点的地方先蹲会."王擎说完拉起他两人看看附近走远了一点再慢慢绕回来选择了另一个方位居高临下观察水源地.这一等就是足足一个多小时.刘健不耐烦了,拍了一把飞到后脖子上的一只虫子,道:"这TM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老子都等不行了."

王擎说:"再等会."

刘健咧咧嘴,骂道:"操!你说老子这是来慰问蚊子是怎么着?来就来吧,还带了不少东西,其他没有,新鲜大活人两个,管饱!"

王擎轻轻一笑,不理会他.又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刘健道:"还有完没完了?这都快他娘到晚上了."

此时王擎心底的那股不详的预感还是没有消退,但等了这么久也不见动静自己也开始怀疑起自己来.也许自己的预感是错误的吧,杞人忧天了.一边刘健又催得急,他只好道:"那行.你打头,我们过去找个地安营扎寨就这蹲点了."

刘健咧着嘴一笑,自己一马当先又去开路,却全然忘了做炮灰的尴尬.王擎则还是相对拉开二十米的距离后面跟着,一前一后走了过去.

刘健回头看看王擎走一步就要先张望半天,不禁好笑了起来.自己先趴在水塘边捧起把水自言自语自得地道:"先洗把脸先.靠!TM浑身黏乎乎的."话音才落,水里猛地出现一个人的倒影,只见满脸花里胡哨把他吓了老大一跳.紧接着屁股上被人狠狠踹了一脚,一头就栽到水塘里.

王擎走在后面只见眼前一花,一个穿着一身丛林迷彩的家伙就跳到刘健身后,.他正要大喊:小心后面.只见那人已经一脚把刘健踹到水里.他刚要奔上前去,喉头一紧,被人从后面死死地扼住.

王擎知道是中埋伏了,一面用右手托住扼得越来越紧的那只手,另一面左臂回身一肘向背后那人肋间狠狠砸了过去.那人用膝盖顶住他腰眼往上一顶再一提,好让他站立不稳.同时一手挡在他的肘上,向下用力一压.

王擎心底一阵雪亮,基本可以断定后面肯定是侦察兵出身的特战队员,出手又狠又猛.专挑人在最松懈的时候发起攻击.想不到自己早上才上演了一幕声东击西,转眼下午就被人复制还施彼身了.

前面刚把刘健踹到水里的那人转过身来脸上涂满了伪装油彩,花花绿绿,说不上的诡异.见队友已经扼紧了对手的喉咙,忙上来帮忙.

王擎挣扎着踢出一脚先把面前的这人逼退,接着两手使力想先脱困.只是后面这人力气绝对不小,压死了他的喉结,气渐渐喘不过来.

刘健刚从水里爬起,先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转身想要上来帮忙,吼了一声向刚才偷袭他的那人扑了过去.那人一闪,顺势就是个过肩摔,把他重重摔在地上.刘健爬起来再打,那人一把抓住他挥过来的拳头,另一手掐在他喉咙上,左脚向前垫了一步别在他腿后,喝了一声,干净利落地一下就把他平行着整个人都飞了起来,重重地磕在地上.

刘健后脑在地上一撞,也说不清是疼还是晕,眼前就像有无数个绚丽多彩的毛毛虫扇动着五颜六色的翅膀在漫天飞舞.朦胧中有个影子快速地飞了过来,瞬间挤满了整个瞳孔,天刷地一下就全黑了,昏沉沉再也没了知觉.

王擎急得眼珠都要跳出来了,想吼却被人扼紧了吼咙什么都喊不出来.那人一拳打晕了刘健,转身径直向着自己冲了过来.

情急之下他一沉腰向地下一弓,也顾不上喉咙被人扼得青紫,差点就把背后那人甩了过来.那人吃了一惊,收腿猛地又顶了过来.这时王擎已经站稳了重心,一个正踢过肩,啪地一声踢在那人手臂上.那人手臂一痛,稍微一松.他右手一托那人还扼在他喉咙上的手臂,左手抓紧那只扼着的手,吸一口气,全身先是一松,拳法云: 欲抑先扬,一塌腰,大吼一声,右臂向上猛地一托,抽身一退,把那人连人甩了出去.这时另一人转眼已经冲到他面前.王擎闪电般左腿飞起先是对方左膝一记,反腿右膝一记,回腿头部一记,.三记三样腿法,分别是左侧鞭腿,反钩侧蹬,凌空弹腿.快的叫人闪都没法闪,只听一记闷响,那人一头栽到地上.

不等刚才那个偷袭他的人站稳,,王擎抢上去又是一记类似跆拳道里的双飞,先左后右,但又接了一个360度的原地转身,一脚侧踹.那人飞了出去,撞在一棵树上,虚弱地用手捂着胸口,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透过他脸上的伪装,王擎一眼就认出是野狼的队员郭星火.

郭星火想爬起来,但右臂疼的也死,也不知是不是脱臼了.死死地看着王擎,却不见他冲上来狠狠地揍自己.

王擎冷着脸看着他,手摸摸被扼的又青又肿的喉咙.低下头咽口唾沫都觉得痛的发涨.犹豫了一下,去看仍然昏迷不醒的刘健.

还好刘健伤得不轻,淋了点水就醒了.迷迷胡胡地道:"这TM都哪儿?我脸上怎么跟火烧着一样.伸手去摸自己的脸,肿的老高,碰一下就疼."

王擎摇摇水壶才发现没水了,正要过去打点给他喝.背后伸过一只水壶来.他回头一看,郭星火拖着右臂平静地看着他,手里的水壶晃了晃:"给脸上撒点,水越凉越消肿."

他默默地接过水壶,郭星火看看自己的手臂只是挫伤没有大碍转身去照顾自己的队友.等了半天刘健才清醒了一点,,看看他又看看那边的郭星火两人.刚自己晕了,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打着打着就停了呢.

天渐渐地黑了,四人都沉默着坐到了一起,郭星火才道:"你刚怎么不打了?"

王擎摇摇头,也不说话.郭星火看他一眼道:"其实你们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们老早就看见了.但你不出来怀疑有埋伏要走我们也没在意,我猜你回头肯定会再回来的.所以一直沉着气等你们自投罗网,没成想,偷袭都没搞定,明着来就更不是对手了."

刘健苦笑道:"对手不对手的免谈.你们两个家伙下手倒是够狠."他摸摸依然肿着的脸:"请我洗个澡也就算了,后来还送了个烧饼.这活做的也真算是地道,都赶上买一赠一了."

郭星火长出了口气道:"其实我们蹲这也不是说就是冲着你们来的.只是正好你们找到这,我心想陆风栽你手里了,我怎么也要给自己争口气."

王擎忽道:"不用说了.其实我们也是瞅准这地方来的,要怪也要怪我意志不坚定,心里老觉得这地方有问题,可还是经不住人家三推两推的,自个掉了进来."

刘健脸刷地一下就红了,怒道:"你这是怪我了?"

王擎嘿嘿一笑:"怪你谈不上,只是提醒兄弟以后小心点,我可是风里火里都跟定你了,要是我以后再皱一下眉头的话,就叫我不得好死."

刘健迟疑了一下问道:"真的?"

"真的!"

刘健死死地看着他,突然把他一把抱了起来."说定了!既然是兄弟,别说风里火里,就算是死我也会毫不犹豫,你说跳我就跳."

说不清是什么缘由,两人一时间激动起来,抱得紧紧的.郭星火和队友羡慕地看着他们,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这样的兄弟不正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嘛…

郭星火笑道:"好了好了.别再这么肉麻下去了.即使是亲兄弟不也要吃饭嘛.你们两个休息一会,我们出去一下."

王擎和刘健看着他们两个匆匆而去,过了只是一会就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只兔子,拿了不少野菜和蘑菇.

"走!去我们住的地方."郭星火说完就带头走了.两人跟着他们走了只是一会就来到一处山凹里,布置的十分隐密.若不是他们提醒,即使走的很近也根本就无法发现这里居然还别有洞天.

到了宿营地也不用王擎刘健动手,只是一会功夫一只烤兔和一锅香气四溢的汤就做好了.刘健动动鼻子搀的口水都要下来了.

"怎么还有蘑菇?"王擎奇道:"你们就不怕有毒吗?"

郭星火笑笑:"没关系.其实只要你经验丰富,认识的就摘点,色泽特别艳丽或是生长在潮湿阴冷地方的多半有毒,那就打死也不要碰.从原则上讲,蘑菇这东西还是尽量别吃的好,好多我也不认识."

他的队友笑道:"这点小事哪儿能难得住我们队长,想当年我们队长在原始丛林里一呆就是几个月,什么没见过,想要在这种地方生存下去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刘健好奇地道:"我听说你们常常参加实战,都杀过人?给我们说说听听?"

郭星火和队友淡淡一笑,不作回答.在他们心里却一直不愿回想曾经的往事.风光也罢,传奇也罢.想起那些常眠在边境线上的战友,叫谁的心里能轻松的起来.

王擎和刘健看着两人沉默着一时间神情变得伤感起来,再不敢问.只是记得闲暇时老兵口耳相传的关于野狼大队常年在边境线上奋战,每年都有不少队员牺牲在那片红土上.他们才是真正的共和国的卫士,总在默默地奉献着,哪怕是青春哪怕是热血,更别提又有多少战友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多少人想起那些年青的生命就痛不欲生.

半饷郭星火才道:"都别发楞了,吃吧!"带头吃了起来.四人默默地吃完饭,郭星火问两人有什么打算.刘健说他们两个其实也是打算埋伏在这儿,但既然你们已经在这了,我们就只好换地方了.郭星火说不用.你们蹲你们的,我们蹲我们的.干脆就南北分两段,一人一边.谁先找够了坐标谁先走.王擎想了想说好,那就这样.

于是两组分别在水源地两侧设伏,只等有人自投罗网.晚上刘健问王擎先前怎么不赶尽杀绝,好好地揍郭星火两人一顿.王擎笑笑说何必呢.当他面对着倒在树边的郭星火,看到的是一双坦荡荡的眼睛.没错,这次考验就是一场惨烈的有你无我的殊死竞争.郭星火面对着他毫无惧色,更无一点后悔或是恐惧,既然是对手,那么就要全力以赴.铗私报怨的事他不会做.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郭星火也在和自己的队友聊天.队友奇怪地问为啥王擎那会占尽了上风却不下杀手.郭星火笑笑,那家伙也是个坦荡荡的男子汉,既然是竞争,占了上风也就算了,赶尽杀绝的事他做不出来.你还没看出来吗?那小子我总感觉他有一股子不要命的精神.

队友说他不要命我们难道要命?死有什么好怕的.要是到了该死的时候,我TM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郭星火叹口气,说那不一样.到了要我们牺牲的时候我们是不怕,可那小子平常做事也有着一股不要命的冲头,这就不简单了.他意味深长地说完,望着远处王擎二人栖生的地方,脑袋里浮现的竟然是自己大队长方志向的身影,你别说,他们还挺像的.但真要说起来,王擎倒更像王文纪,言语不多,但总让人从心底看得出来他们都是一类人,都是只做不说,更别提眼睛里都着一些其他人所没有的东西,那就是他们时刻都不把自己的性命放在眼里,仅仅是一副皮囊,到了该丢的时候,总是毫不犹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